yuo7w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光頭魔法師-第六百一十四章 傳承看書-ji7ol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巫人和人巫都是指巫族与人族结合但剩下来的后裔,既有巫族的强横肉身,同时也诞生了灵魂,能够修炼元神。
当年人族出现,不断扩大,渐渐地与巫族有了接触,两族样貌相仿,都是部落群聚,交往之下就开始出现巫人这样的后人。
后土见张玄神色不定,便道:“你的灵魂不染因果,不存六道,好像是遁去的一一般,叫人难以捉摸。”
张玄看向后土,说道:“变数?”
“差不多”
后土说道:“巫族不知天数,也算不透天数,我若是没有化身六道轮回也不知这些东西,不过现在能算了,也抵不过定数。”
后土颇为自嘲,轮回之上还有天道,有些东西定了,圣人也难以推翻。
“可是因为别的世界?”
张玄提出了心中的疑惑,后土对他知根知底,有些事情瞒也是瞒不住。
他本以为自己是变数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灵魂来自别的世界,但是没想到这话一出,后土却是笑了起来。
“你以为还有什么世界能叫你成为变数?你的灵魂自始至终便是洪荒诞生的。”
后土目色微冷,凝声道:“小家伙,莫非你以为随便一个灵魂占据了我巫族的身躯,本座会凡人不管吗?”
若是其他强者,见到张玄这般的变数,只怕是不管从何而来,先是利用了再说。
holtcity貴族學院
但是巫族不同,巫族性子刚强,可不会轻易妥协,若张玄真是将这巫人身躯占为己有,只怕第一时间就会灭了他。
张玄听到后土这话,神色大变,脱口而出道:“那我这脑中那些…….”
“记忆?”
后土打断了张玄的话,她摇头道:“不知道ꓹ 这才是你成为变数的地方,或许是某种预知。”
洪荒当中各种天赋千奇百怪ꓹ 后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心中也不无猜测,只不过却不打算与张玄说道。
“庄生梦蝶么?”
张玄喃喃低语ꓹ 前世种种如果都是幻影,到底真假如何ꓹ 已经难以辨明,心中复杂可想而知。
后土只是看着张玄ꓹ 却不说话ꓹ 究竟看不看得开,那是张玄的事。
好在张玄前二十年久居九叔世界,很多事情看开了不少,经过了短暂的复杂心情之后,在平复了夏利。
勢不可擋,BOSS空降突襲
他抬头看着后土,问道:“祖巫如此培养小子,可是有何事吩咐小子去做?”
种种手段ꓹ 不管是封锁九叔世界还是封锁灵魂摆渡的世界,都显示出了后土是在培养他。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ꓹ 哪怕他是半个巫族的人ꓹ 想来也不会平白无故得到后土这么多好处。
后土道:“你觉得我会让你做什么?”
做什么?
自己一个小人物能做什么?一时间张玄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ꓹ 他心中想到了巫族的事情ꓹ 硬着头皮道:“争主位?”
后土一听却是笑了起来,她道:“小家伙ꓹ 你倒是敢想ꓹ 人族主位后边占了好几个圣人ꓹ 你也能抢?”
后土也不再逗张玄,她道:“我要你带着巫族重回大地。”
巫族归隐轮回六道ꓹ 虽然说保全了自己,但却是轻易不能再回洪荒大地,这般做法和坐牢有什么区别。
后土祖巫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重回大地便是她的想法,到时候究竟是留在大地还是回到轮回,去留皆有巫族定。
张玄听了面露苦笑,这也不比争主位简单多少,要知道别人就是担心巫族闹事与人族争夺主位才将巫族镇压轮回当中的。
“祖巫,你这也太看得起晚辈。”
“哼,小家伙有何不能?你灵魂特殊,身体如今已经融合强良哥哥的精血,虽然修为还不行,但是跟脚可不比西方那两位为下次大劫孕育的小家伙差,你担心什么?”
“那血液竟是祖巫精血!”
张玄神色一惊,没想到神秘血液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后土道:“是祖巫精血不假,不过被我封印了大半威能,要不然你还融合不了。”
后土微微一顿,她道:“我本想让你慢慢成长,但是却算错了你竟然知道各间世界走向,而且也没想到有些人似乎察觉了我的布局了。”
天道之外的变数,不可谓不重要,后土原本打算,是做好了布置,让张玄在她控制的各个小世界下,逐渐融合祖巫精血,并且执掌轮回。
床咚小萌妻
祖巫精血极为强大,在加上轮回之力,等到张玄夯实根基,崛起的时候,那就不比祖巫差多少。
契婚:腹黑老公要復婚 韓秋草

但是后土却是没有想到张玄竟然知悉各个世界,并且还知道洪荒与巫族的事情。
诸多布置倒是叫张玄找到了几分线索,再往后瞒也是瞒不了多久。
所以这次后土才是现身虚影出来见面。
张玄眉头微皱,问道:“祖巫,敢问是何变数?”
后土道:“无妨,本该是是你下一次要去的地方,有人渗透了点力量进去,只是试探罢了。”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我即是蟲群 不小心成神
怒火雷霆
后土只是稍稍一提,随后就道:“时间也差不多了,待久了会叫别人察觉的。”
后土面见张玄有几分临时起意的意思,说完了事情,身形忽然消失不见。
张玄拱手恭敬道:“恭送后土祖巫。”
他神色恭敬,内心却是极为复杂,没想到自己竟然还牵扯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话音刚落,天空中却传来了后土祖巫的声音:
“小家伙,强良哥哥的传承便在此处,赶紧去拿吧,要不然你另一世界的恋人朋友可就危险了。”
后土提醒了张玄一句,却是让张玄脸色大变,这话的意思莫非是西王母醒来了。
“祖巫,可是那世界的西王母醒来。”
张玄出声发问,后土声音传来道:“虽然未醒,但也差不多了,倒是个天才人物,还真强行融合了几分,可惜了……”
后土微微一顿,她道:“小家伙,赶紧取的强良哥哥的认可吧,你不过半步天仙,那人几近半步金仙,你想要敌过她,可不容易。”
话音落下,张玄脸色如铁,忽然周围地面开始震动起来,龟裂、崩塌,纷纷粉碎。
无数的雷电自地面涌出,将这整个空间变成了一个雷域。
张玄定睛看去,之间空间的最中心,出现了一个气势极为强大的雷球,那便是祖巫强良的传承。

0lwsn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愛下-第六百一十二章 危急-uuvlv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灵魂摆渡,滨海城。
一日的战斗将这本该繁华的滨海城市变成了一座废墟。
高楼变成了残垣断壁,街面龟裂好像是经过了地震一般。
战斗还未结束,不过从两军对垒,变成了更加难缠的缠斗。
双方不是派出小队偷袭,厮杀,地面上的鲜血干了又被染红,凝成了暗红色的痕迹。
“杀”
戰國第一紈絝
小巷里,一队异人与半鱼半人的怪物碰到了一起,当即是红眼冲了上去。
昨日一战,这些怪物不知道的杀了多少的异人和鬼差,早就杀红了眼。
“狗日的蛇皮怪,老子日你仙人板板。”
二十出头的一个年轻人,手中激射出了数到钢针,对着面前的怪物打去。
他操着一口四川话,脾气爆的很,显然是地道的四川爷们。
钢针极为厉害,上面凝聚着浑厚的炁,瞬间洞穿了那个鱼首人身的怪物,鲜血激射而出。
“噗”的一声倒在地上。
年轻人上前想要半蹲下来拾取自己的暗器,冲着吐了口痰,口中骂道:“龟儿子还想灭世,也不看看你长了个批样,格老子煲鱼头汤,老子都嫌弃。”
他捡起了自己的暗器,自语道:“啷个小说都写了,我命由我不由天,你介个….”
话未说完,忽然他脸色猛然一边,身后陡然一暗,一个身高将近一丈的巨大怪物站在了他的身后。
头颅好似鲶鱼,身上却是虎皮一样的斑纹,手中的骨爪已经是猛然抓向了年轻人心中。
骨爪来的飞快,远超年轻人的想象,他下意识的只是将手中的钢针往后一折,激射过去。
但是这钢针仅仅是碰了一下,就被磕飞出去,丝毫阻碍不了这锋利的骨爪。
年轻人只能眼睁睁的看这骨手冲着自己的心脏而来,心中一沉:
“完球咯…..”
然而就在这时ꓹ 一柄飞剑忽然冲了出来,好像是一道雷光划破了这已经触碰到了年轻人皮肤的骨手。
如同刀切豆腐ꓹ 骨爪在这剑光划过之后,瞬间掉落。
斜里横冲出一个身穿破烂布衣的老人,手一招剑光飞回ꓹ 他抬手就是一斩,将这怪物一把斩成了两半。
鲜血流淌一地ꓹ 好像是泉涌一般,年轻人见到怪物被杀ꓹ 好不容易松过气来。
“老爷子ꓹ 谢….”
網遊之暴走盾戰
有狐待天明 百煉終成繞指柔
“谢你的龟儿,啷家的批小子战场走神,小心点,不然老子打爆你批头。”
老爷子一开口就是四川话,一把就往这年轻人敲了个大包,显然很生气刚才年轻人走神的事情。
“对….对不起,老师你也是蜀地人?”
老头眼睛微微一眯:“叫我老师ꓹ 你是个山城娃儿吧?”
年轻人点点头,老头道:“莫大意咯ꓹ 战场不是耍的地方。”
“要的。”
两人并不认识ꓹ 是自发在这城中与怪物战斗的异人ꓹ 也得亏是年轻人运气好ꓹ 遇到了老爷子要不然刚才死定了。
“老师,开个黑?”
年轻人小心翼翼的发问ꓹ 老爷子一愣:“撒子开黑?”
年轻人立刻反应过来ꓹ 老爷子不知道这个ꓹ 连忙道:“租个队,搞死这些狗日的。”
老头一听ꓹ 颔首笑道:“介个得行”
话到一半,忽然老头神色一变,一把将这年轻人推开:“小子,快跑。”
他猛然回身,手中的长剑激射而出,但是下一刻一道白练猛然袭来,竟然将这长剑瞬间摧毁。
“噗嗤”
白练穿心而过,热血喷溅而出,染红了年轻人的脸颊。
“老….老师,你没得事,告诉我你没得事!”
“龟儿的…咳咳..是天人,娃子…快跑,这…婆娘厉害,斗不得她…”
大口的鲜血如同泉水一样从老头的口中涌出,心中被穿透的他生命的气息逐渐变得虚弱起来。
“啊!狗日的天人,老子杀了你们。”
年轻人双目瞬间通红,身上所有的钢针和暗器猛然向着天空中的天女激射而出。
“哼,不自量力。”
白练抽飞出来,带着鲜血,轻轻一卷就将漫天的暗器卷飞出去,然后如同一条白蟒一般,冲着年轻人而来。
年轻人疯了一般的冲上去,他只想舍命也要攻击到这天女身上。
殞身成魔之末世修羅 邪千血
“轰隆”
一阵暴响,白光拦住了这白练。
星魂戰士 文刀l
“带着他的尸体快走。”
女帝:獨步天下 奈何妖
身前忽然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人,言语冷淡,但是却用一拳将这白练挡住了。
来人是正好赶来的王小亚,那个年轻人怒视天女,一副还要冲上来的模样。
王小亚冷哼一声,她道:“你想他死无全尸吗?”
“求求你杀了她!”
年轻人咬紧牙关,最后的理智告诉他留在这里会成为王小亚的负担,他抱起老头的尸体,轻身离开此地。
心中却是下了拼死的决心,打不过天女,那就是去杀怪物。
要么杀光怪物,要么他死,再无别的退路,血债血还。
年轻人走时,天女没有阻止,冷冷看着王小亚,嘴角冷然一笑:“娅,还是冥顽不灵啊。”
天女虽然是和聊天一般说话,但是手上就已经是一道更加强大的白光飞来。
王小亚陡然变色,双臂交织于身前,想要抵挡住这一道攻击。
但却是顷刻被轰飞出去,嘴角溢血,没有羽衣的她,面对羽衣天女,实在是力有不逮。
王小亚被打进了废墟,她迅速起身,激射而出,一拳向着天女打了过去。
两人拳来脚往,声势巨大,动手指间更是隐隐有风雷攻伐,将这周围建筑崩塌不少。
但是王小亚没有羽衣,实力弱了不少,竟然是被天女压着打。
只见天女身上忽然博爆出强大而力量,身上的羽衣变作了数个龙卷风旋在了身前。
她一拳打来,这风的力量全部轰向了王小亚。
網遊之霸氣幹
王小亚脸色一沉,身上同时鼓动出了不少雷电,迎了上去,但声势却是小了不少。
“轰隆”
招数打在一起,轰鸣声如同千钧炸弹爆炸一般,王小亚陡然被轰飞。
这一次,伤的更重了。
“该死!”
王小亚挣扎的起身,但是那天女却是冷笑上前,一脚将她踢飞,她道:“蓝离玄女已经去拖住了他们,娅没人会来救你的,所有人都要死。”

189ld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線上看-第六百零六章 隱祕熱推-0erwb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八奇技是异人江湖的密辛,更是数十年来无数人疯狂追求的东西。
饶是车上都是张之维的弟子以及徐三徐四几人,面对这个话题,也不由得为之呼吸一滞。
张楚岚最为震惊,没想到这天柱的事情竟然还能和八奇技扯上关系,心中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爷爷。
当即是问道:“师爷,我……我爷爷他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之维一巴掌打在了脑袋上,笑骂道:“就怀义这个大耳贼,也想和天柱扯上关系?”
张楚岚挨了一巴掌,心思越大的迷糊起来,不知道老天师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车上的其他人此时也是心中好奇到了极点,身子微侧,耳朵动了动,都想知道老天师的下文是什么。
老天师看了众人一眼,他道:“本来这个事情就是到我死了,都不该说出来,不过到了现在,也没什么了。”
他缓缓道:“八奇技与天师度同源,都涉及同一个密辛,那便是成仙。”
“成仙?!”
老天师的话,让众人一惊,虽然异人世界都是修炼者,但也不过是修炼强身,得到不一般的本事。
真的论起成仙,那只能说是传说中的事情。
就像是异人当中御物一脉的高人驱使飞剑,声势厉害,在古时候被称之为剑仙一般。
然而此时在场的众人谁都不会认为老天师口中说的成仙会是那些御物仙,隐隐的众人都将这口中的仙默认成了传说当中,长生不死的仙人。
张楚岚想到仙人长生不死,下意识得到就看向了冯宝宝,宝儿姐身上的某些特性,与这仙人倒是有些相似。
张楚岚问道:“师爷,什么成仙,难道这世界真的有神仙人物不曾?”
老天师张之维笑了笑,他道:“阴司都有了,再有仙人又有什么奇怪呢?”
张楚岚愣了一下,忽然想想不无道理。
老天师道:“你得过张道友的传法ꓹ 应当知道他们的修炼体系。”
张楚岚点点头,说道:“知道一点。”
老天师道:“张道友他们的修炼ꓹ 更近古法,更合天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练神返虚ꓹ 数日之前我也不过是相当于炼虚的修为罢了。”
张楚岚听到这里,脸色一变ꓹ 他虽然没有细细了解张玄修炼的境界体系,但是却知道炼虚之后ꓹ 还有不少的境界。
异人绝顶的老天师竟然只是炼虚ꓹ 实在是出乎张楚岚的预料了。
老天师看到众人不解的表情,他道:“张道友修行之法,除去炼虚,这往上还有两层,一是天师境界,天师者寿五百,飞天遁地ꓹ 是为陆地神仙。”
“师爷,那我们龙虎山?”
张楚岚心念一动ꓹ 看向了老天师。
特種狂少 空虛書生
一直以来ꓹ 龙虎山每一代掌门ꓹ 都被授予天师之名ꓹ 这般叫法,很难不让人与这天师境界联系起来。
“天师难渡ꓹ 我们龙虎山也没有多少人突破到这个境界。”
老天师缓缓道了一句ꓹ 言语之间却也透露出龙虎山有过天师ꓹ 老天师道:“而且天师只是人仙,在往上还有个天仙才是。”
老天师道:“八奇技与天师度ꓹ 都是凡人想要成仙的法子,偷得一些仙人手段,只不过这么多年来,也没见几人能成,人族的天仙难成。”
老天师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天师度中包含了历代天师的感悟,同时也藏了不少隐秘的事情,知道的越多,他越是觉得有一只大手隐隐把持住了人族的命运。
三國之呂布傳奇 何家四郎
徐四不觉间点上了一支烟,眉头皱了起来,他沉声问道:“那这天柱….”
“天柱?”
老天师眼睛微眯,沉声道:“天师度所记,上一次出现应该是上古逐鹿那一场仙人大战时候出现的。”
絕世最強劍尊 沐爺
老天师说完这话,不去管车上众人的惊诧,开始闭目养神。
有些话他似乎还不想多说,比如说这一场逐鹿大战,在天师度当中显露出来的蛛丝马迹当中,可不是什么黄帝统一人族。
而是一场神仙毁灭人间的大战。
天柱再现,人间只怕又要掀起一场波折了。
徐三徐四虽然有意再问事情,但是见到老天师这般模样,就知道了老天师不愿意多说。
两人一路载着众人来到了哪都通公司面前,将车停好。
徐三还没来得及开口,老天师先是睁开了眼睛,说道:“除了楚岚和灵玉,其他人先下车休息吧。”
老天师的话显然是对自己的弟子说的,他看向驾驶座的徐三,他道:“徐三,我的这些弟子就麻烦你了。”
徐四回头看向老天师,问道:“老天师,您这是要?”
魅惑妖嬈:不歸路之守墓人
“呵呵,去找一趟张道友,没什么时间休息了。”
徐四听到老天师这么说,沉声应道:“好。”
出了张灵玉与张楚岚,老天师的九名弟子都下了车,随着徐三进到了那都通公司。
徐四坐到了驾驶座上,侧头问道:“老天师,我们现在就去小酒馆?”
顏傾天下:紈絝凰尊太囂張 九紅兮寶
百忍成婚 林妞
老天师手中的手机一扬,他道:“不去那里了,他们人不在那里,去泰山吧,田师弟已经把定位发给我了。”
徐四目中微微意外,不过转念一想,想到了张玄等人的身份,便知道田晋中此时应该也是鬼差,这般倒也是正常。
他道:“坐稳了,赶时间不敢开慢。”
泰山离滨海城不远,但是小说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不过徐四心急,生生是将这时间压缩到了半个小时,一路疾驰不一会就赶到了泰山之下。
此时的泰山,依旧人满为患,到处都是游客。
自从天下汇集团开始开发泰山之后,古风古色的建筑为泰山增添了很多韵味,让这里的游客多了不少。
几人刚刚下了车,徐四正想着询问泰山这么大,怎么找到张玄等人。
便看见身边出现了一团黑气,几个呼吸之间,变成了一个身穿黑衣的人,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人的模样徐四也不陌生,见过几面。
他道:“孔先生,是张先生叫你过来接我们的?”
孔小龙摇摇头,他道:“跟我来吧,大人不在,是三位冥城护法叫我过来接你们几位的,无名王、徐翔鬼判都在那里。”
冥城护法自然是姬梦玉三女,至于无名王便是赵吏,四人都是张玄身边主事做事的人,如今齐聚,徐四心中便是一个咯噔,知道事情似乎越发的复杂了。
老天师道:“有劳鬼差带路了。”
“老天师客气了。”
孔小龙回了一句,然后转身,身影如烟,带着几人向着泰山深处赶去。

smg1q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討論-第六百零一章 母子燈籠推薦-gzh6i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阴间比起阳间,更加的广袤,但是比起阳间的繁华,阴间的大地更多而都是荒芜和诡异。
阴脉孕育了许多的诡异事物,而这经年累月下来的逗留在阴间的鬼物,将这阴间变成另一般的世界。
这冥渊城就是阴间里其中的一个地方。
混乱、邪恶、诸多恶鬼邪物齐聚此处,是这阴间一等一混乱之地。
阴间没有日夜,张玄也不知道行了多久,终于是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涧面前。
说是山涧,但却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左右峭壁,岩石漆黑,似乎这山壁还是某一种阴铁矿石。
山谷深邃,而且曲折,刚入谷口便是一个急转,叫陡峭的岩壁挡住了谷内的情况。
谷口烟雾缭绕,朦胧瞧不真切,唯独两排大红灯笼在这烟雾当中,若隐若现,红的吓人。
张玄只是看了这灯笼一眼,便是露出厌恶神色。
两对大红灯笼,人皮为衣,尸骸做骨,里头点做灯芯的,竟然是两个蜡油封住的孩童。
“人子芯,母皮灯,好狠的手段。”
张玄冷哼一声,脸色难看几分,他手中飞出了两道淡金色的符箓,直奔两个母子灯笼而去。
金色的符箓很淡,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道法的世界
符咒飞到了这母子灯笼上面,母子灯笼忽然冒出了淡淡的青烟,隐隐约约哭泣声传来,灯光晦暗不明。
张玄叹了口气:“唉,去吧,会给你们报仇的。”
位面小小生
母子灯笼里面,并无亡魂,只有纠缠不去地怨气。
只不过越是这样,张玄心中才越发的厌恶,母子为灯,魂飞魄散,这般的鬼城礼节,当真是叫人恶心。
金色的符箓散发着金光,将这两个灯笼笼罩起来,浑身的怨气,淡淡的净化干净。
致命誘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然后符光一闪,两个灯笼慢慢的降落下来,落在了地上,妖异的红色灯光,终于暗了下去。
张玄大步走进了浓雾当中,谷口的两个灯笼,让张玄心中给冥渊城判了死刑。
谷口一个急转,峭壁之后,厌恶越发的浓厚,当中阴气纵横,一些峭壁裸露的岩石上面,布满了寒霜。
张玄身边,淡金色的符箓飞出,环绕四周。
金光照亮了周围,驱散了寒冷,行了许久,张玄忽然止住了脚步。
他看向了浓雾的深处,手一挥,金光四散而去。
数个呼吸,忽然一声炸响,轰鸣声响起,浓雾当中报发出了金色的火光。
下一刻,云雾好像是收到了强横的狂风席卷,顷刻之间,散了七八分,张玄眼前,出现了高大而阴冷的墙垣。
张玄冷眼看去,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鴻運至尊 唐九
城墙很高,似乎是阴河河床上的沉阴石打造的,透着古怪的气息。
每一块巨大的沉阴石砖上面,都刻着许多的人脸,扭曲,可怖、空洞,好像是一个个骷髅一般。
城墙的正中央是高大阴森的门洞,门洞上面,是一块巨大的石质匾额,上面写着:
冥渊城
张玄目光透过了洞开的城门,落在了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面。
冥渊城静的吓人,诡异不同寻常,完全没有那一个传说中的阴间混乱之城的模样。
惡魔校草只愛我 林煙雨
本该熙熙攘攘的恶鬼邪物,如今却是一个人都看不见,好像都消失了一般。
张玄迈开步子,向着城中走去。
城池不大,嵌在山谷当中,不过是个千余米的鬼城,一般暴露在露天,一半延伸到了两侧的山体当中。
张玄穿过了城门,脚步踏在了黑色的地砖上面,踏踏声,在这城里回响,似乎整座鬼城只有张玄一人。
张玄抬头,目光落在了城门所对的冥渊城中线上面。
城池的深处,是一个座宫殿,白骨为墙,磷火为灯,幽蓝色的灯光是这冥渊城的唯一亮光。
这一座宫殿,出了尹无修只怕也没有别人敢住了。
张玄向着宫殿走去,走到了一半,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了一阵大风,竟然卷起了无数的白纸钱。
漫天飞舞,好像是无数只白蝶。
张玄只是冷笑,狂风当中,隐藏了一抹鬼气,就这点本事么。
他看向宫殿,忽然间磷火霎时变成了幽绿色,自灯盏当中蔓延而出,凝聚到了大殿面前。
火焰汹汹燃烧,竟然顺着街面上的石道,一左一右延伸而来,齐齐在路边烧出两道火线。
“哗啦”
宫殿的门窗忽然洞开,昏暗的大殿内,传来了一声沙哑的声音:
“哈哈哈,贵客迎门,尹无修失礼了。”
大殿内一阵黑风席卷而来,一个黑袍人忽然出现在了黑风当中,弓背、白面,满脸皱纹。
他一副老朽的模样,枯手拄着一根拐杖,慢步走出了店门。
他像个普通的老人,但是目中却透着一股挥散不去的阴翳。
他笑的像一只柴狗,露出尖锐的白牙,他道:“不知这位天师朋友,是何门何派?”
他阴翳的眼中透着打量神色,隐藏着不知道什么心思。
“门口的那对母子灯笼是你弄的?”
张玄看向这个老鬼,鬼气深沉如渊,不比张继先四人差。
“朋友原来是恼这个。”
尹无修笑了起来,他淡淡的说道:“让朋友见笑了,那母子灯笼可不是我弄的,都是此前这城中恶鬼捣鼓的玩意。”
他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冷意渗人,他道:“不知好歹的东西,把这冥渊城当做自己地盘,该罚。”
他手一指整个冥渊城,然后看向了张玄,问道:“朋友可觉得,这冥渊城清理的干净吗?”
张玄只是冷笑,老鬼灭了城中的恶鬼,尚不知是何原因,反倒是像自己邀功来了,冷哼道:“不干净,一点都不干净,最大的污秽还没扫除,怎能说干净?”
“哈哈哈,嫉恶如仇,朋友这是斩妖除魔来了。”
尹无修忽然狂笑起来,他目中忽然变成了幽绿色的光芒,冷然诡异,冷声问道:“朋友莫非是茅山出身不成?”
“是不是茅山不消你多问,你既然喜欢清理,不若这次我帮你理一理这冥渊城。”
张玄看向尹无修,身上的气势不断的攀升。
那尹无修听到了张玄这话,微微一愣,然后是哈哈大笑起来,他道:“茅山的果然都和玄青那家伙一般狂妄。”
他深深的看了张玄一眼,沙哑的声音道:“不过,你倒是有狂妄的资本,少年天师茅山好运道。”
官涯無悔
他桀桀的笑出声来:“不过也好,教训这般刚入天师的后辈,老鬼我到也有过一两次经验。”

o7m6z人氣小說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光頭魔法師-第五百九十九章 力壓三人-1shrw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张玄的光罩陡然破裂,好像是玻璃一样的在空中消散,几个金色的符文也是同一时间变成了碎片。
张玄的符道修为虽然厉害,但是面对三个天师修为的高手围攻,如何能用仓促的符文抵挡得住。
“该死!”
玄青在一旁陡然脸色一变,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是将判官笔拿在了手上,目色极为凝重。
若非知道张继先三人不会轻易下死手,以及还没看到张玄使出轮回本源,他只怕已经是冲进了场中了。
张玄搏前路秘密这件事很重要,但是他另外一个身份却还是茅山弟子,就冲这一点,玄青就不会任由他拿命去搏。
烟尘逐渐散去,但是张继先三人却没有一个人露出轻松的神色。
他们是场中决斗的人,比起一旁的玄青有更加清楚地感觉。
腹黑會長的火爆甜心
虽然说张玄的符咒光罩被他们三个人破了去,三人的攻击也都是打在了张玄的身上。
但是攻击的刹那,他们才是陡然发现,这攻击好像是打在了什么极为坚硬的地方上面,丝毫没有刀刃入肉的感觉。
“三位前辈好手段,是晚辈大意了。”
烟尘散去,张玄身形显露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是烂了大半,露出了精壮的肌肉。
摯愛成寵:愛情,別來無恙
肌肉之上,符文闪动,好像是游鱼一样在张玄的皮肤上游动。
符文不多指甲盖大小,模样古怪,透着淡蓝色,好想是电弧一样的闪烁着。
“大意?我可没见你大意,不过是我们三个狡猾了一点罢了。”
说话的是离子风,他手中紧握着那一柄如墨一样的黑剑,目光却依是比起方才动手的时候还要凝重。
张玄身上的衣服的破痕,毫无疑问,背上那一道是他的黑剑斩破的。
但是斩破的也仅仅是张玄的衣服,裸露的皮肤不见有半分的伤痕,这才是他觉得可怕的地方。
想到这,离子风不由得暗嘲一句:“玄青这老小子走了狗屎运,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后辈。”
诚源和尚看了张玄一眼,也是接口说道:“没想到是老衲看走眼了,小友的肉身,比起修为还要厉害数倍。”
“巫文,所学还真是不少。”
张继先依旧是少言寡语,但是却一语道破张玄身上肉身横炼有巫法的痕迹。
这一点确实让他刮目相待,巫法易学难精,尤其是到了后期,那更是比起道法难以精进天师。
如今眼前不只是灵力修为突破了天师,肉身修为更是强横,法体双修不外如是。
张玄笑了笑,他道:“让前辈见笑了,晚辈本是茅山巫蛊一脉的出身,母族是月儿寨一脉,会点巫法并不奇怪。”
张继先道:“谦虚了。”
离子风倒是若有所思道:“原来是月儿寨一脉,难怪还有这般肉身修为。”
他微微一顿,却是摇头道:“不过,这般我们三个却是危险了。”
月儿寨一脉的人虽然不经常行走江湖,但是离子风这人却是听说过这个巫寨,也说过月儿寨的化纹之术。
张玄道:“既然前辈知道,那么晚辈就不藏拙了。”
张玄说罢,手中的黑棺印记泛出黑光,飞翼冰蚕以及化生蛇立刻飞了出来。
一个是数十米的庞然大物,投下了阴深深的黑影。
另一个一出来就是带出了淡蓝色的寒气,将这地面冻出了无数的冰棱,森森然极为可怖。
张继先脸色一变,口中道:“好灵兽!”
诚源和尚目中透着震惊,他可是没想到张玄竟然还有这么两个极为逼近天师修为的灵兽。
要知道,灵兽不比人族。
湯律師,噓,晚上見
突破天师更为困难,需要消耗更多的资源,但是也意味着更加厉害,更加难缠。
张玄的这两个蛊兽,虽然只是半步天师,但是斗起来,就算是天师也不能轻易将它们拿下。
诚源大师想到的是,张玄的两个蛊兽拖住自己这边的其中两人,破开联手之势,好叫张玄逐个击破。
但是他却是没有注意到一边的离子风脸上的一抹苦笑。
诚源大师想的的确不差,但是就他知道的月儿寨的秘术,所是张玄能够化纹两个这么厉害的蛊兽,那只怕是更加可怖了。
怕什么来什么,张玄看着三人微微一笑,然后道:“三位前辈,小心了。”
话音落下,化生蛇与飞翼冰蚕发出一阵可怖的嘶吼,然后身上冒出了光芒。
下一刻,身形化作晶蓝与乌黑两道光芒,直直的遁入张玄的身体当中。
张玄的皮肤上,陡然出现了两道纹身,身上的气势更加的可怖起来,虽然还是天师,但是去给人一种比之天师还要厉害的感觉。
张继先三人心中陡然一沉,知道事情不好。
张继先反应最快,虽然不知道张玄这是什么秘术,但还是想要趁着融合完成之前将张玄击败。
他手中雷电重新凝聚,掌心雷冲着张玄打了过来。
但是这一次,张玄避也不避,伸手出来,竟然是赤掌对了上去。
雷光好像是无数条狂暴的毒蛇猛然轰击着张玄的神奇,好像是下一刻就要将张玄的手臂烧成焦炭。
但是声势浩大之下,仔细一看,却不见张玄的手臂有半分损伤。
张继先脸色沉了下来,但是张玄的攻击已经来了。身上雷光猛然爆发。
竟然是顷刻之间席卷过去,将张继先整个人都击飞了,身上焦黑一片,跌落在地。
網遊之菜鳥天王 鈍初
张继先一时间只觉得经络当中充斥着雷电,身体麻痹,动弹不得。
解决了张继先,不过是瞬息之间。
张玄身形忽然一闪,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了诚源大师的面前。
“大师小心了。”
张玄出声提醒,但是诚源大师早就是下意识的将数十颗佛珠凝聚在了身前,神色凝重,张玄的厉害已经远超出他的想象了。
张玄见到诚源大师如此防御,不见半分迟疑,左手忽然泛起了淡蓝色的寒气,对着这些佛珠屏障,猛然一拳打了下去。
“咔嚓”
顷刻之间,佛珠屏障直接被张玄的寒气冰封起来。
这般冰封的不只是佛珠,还有诚源大师不停灌注的佛力。
佛力被冻结,诚源大师脸色大变,但是张玄这一拳却是压了下来。
登时被冰封的光幕碎裂,佛珠激射而出,诚源大师也是别张玄这一拳打飞出去。
身上布满了冰霜,若非张玄留手,只怕这一拳就能要了他的命。
武戰蒼穹 東京衛龍
“阿弥陀佛”
诚源大师打了声佛号,驻足化解寒气,不再动作,输了便是输了。
张玄身形一转,便是要冲向离子风。
离子风此时目中凌厉一闪,口中道:“好小子,看剑。”
胜负结果,离子风早就是心中有了答案,但却还是拔剑相向,想要看看张玄的真本事。
张玄右手一招,雷纹桃木剑激射而来,被他握在了手上。
之间两剑交织,下一刻离子风的黑剑就被张玄挑飞出去,雷纹桃木剑的剑尖,削落了离子风的鬓角。
交锋之下,离子风也是败下阵来。
“败了败了,茅山的小子好本事。”

ll7ut精品玄幻小說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笔趣-第五百九十一章 撈陰門讀書-dstq0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鹧鸪哨与红姑娘霍然抬头,看向张玄,目中带着希冀,张玄的无疑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王老五的單身生活
鹧鸪哨道:“先生,你的意思是?”
张玄从黑棺空间拿出了两样东西,将它们递给了鹧鸪哨与红姑娘,一人一间,包裹模样。
张玄道:“这是一位前辈托我传下去的手艺,棺材匠与二皮匠,都是捞阴门的行当,虽然比不上正法,但是各有隐秘诡异之处,与他正好合适。”
鹧鸪哨与红姑娘是江湖中人,对于这两个行当,也有耳闻,神色严肃的了几分。
鹧鸪哨道:“多谢先生。”
张玄道:“鹧鸪哨兄弟手中的是棺材匠的法门典籍,红姑娘手中的是二皮匠的典籍,分属于两位前辈。”
前世今生愛上你 穆欣
“你们都是老江湖了,这传艺的规矩,比我清楚。你们二人是小长生的父母,他如今年幼,这法门你们两人可分别学着,待他长大,交还给他。”
鹧鸪哨重重点头,他道:“鹧鸪哨明白,两位前辈传承,自始至终只有长生一人,我与红姑学艺只为传给长生,立誓终身不用。”
张玄摇头道:“这倒不必,你们可作为那两位前辈半个弟子,可用不可外传。”
张玄倒也不是乱来,鹧鸪哨常年下墓,命格很硬,只是资质差了点,学习这个棺材匠的手艺倒也能学个两三分。
红姑娘是月亮门出身,一双巧手能使飞刀,也能开遍机关窍锁,端是灵巧,这二皮匠的手艺她学了倒也合适。
张玄既然这么说了,鹧鸪哨不在拒绝,拱手谢道:“鹧鸪哨多谢先生,不知这两位前辈是何名字,回去好叫长生记住。”
张玄道:“棺材匠槐百柳,二皮匠王池。”
鹧鸪哨将这两个名字记下,两人虽然未成见过,但是对小长生而言却是救命恩师,这份恩情不能忘记。
解决了鬼物,张玄带着两人回到了大厅,小长生也跟在身边,虽然好奇,但却很安静。
私人婚寵:腹黑老公狠狠愛
三人又是聊了许久,在任家吃了晚饭,第二天一早,鹧鸪哨便是和张玄辞行。
華麗變身:假面灰姑娘 密罐裏的奶茶
“先生,不必再送,多番受先生恩情,鹧鸪哨当不起先生送行。”
鹧鸪哨与张玄一拱手,极为恭敬。
张玄道:“送送你们吧,这次去了重洋彼岸,只怕也没什么机会再见了。”
张玄说的是实话,鹧鸪哨与红姑娘则是有些默然,离了故土,即是为了活命,也是为了逃离纷争,很多的关系都会断了,思绪多少复杂起来。
张玄道:“去了那边,托人找找老罗,那家伙现在应该混的风生水起了,有他帮助你们落脚应该方便点。”
鹧鸪哨点点头,抱拳说道:“山高路远,就此别过。”
皆自混沌
我的小人國
紅樓之另有幹坤
红姑娘也是拱手道别,身边的小长生不知怎的也学了这个手势,虽然不像,反倒显得几分可爱。
鹧鸪哨转身离开,与红姑娘越走越远。
张玄看着两人背影,忽然传音与鹧鸪哨道:“你自无忧,下代扎格拉玛族人,为定数之人,可解诅咒。”
鹧鸪哨微微一愣,心中默道一声谢谢,他求不到结果选着放弃,但是不代表他对结果不执著。
张玄告诉了他一个结果,扎格拉玛族最后能够解除诅咒,这就足够了。
我真沒想無限融合
鹧鸪哨走后,这阳间的事情便是逐渐平息了。
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只在任家镇呆了几天,就离开了任家镇。
用一休大师的话说,那就是修士本是漂泊人,久居不如行走救世。
千鹤道长也没有久留,四目道长走了没几天,他也出去行走江湖了。
江湖人江湖事,聚少离多,张玄也多少习惯了这些师叔的行事,有些慨叹,但却没有去干涉。
阴阳医馆,张玄伸手划破了空间,点出一个黑色的旋涡,然后踏步进去。
阳间事了,也该是处理自己的阴间的事情了。
张玄踏步进去,便是黄泉路附近,黄沙漫漫,天空灰蒙蒙的。
张玄四下一看,也没在意,这段路当初他可没有少走,找了找判官殿的方向,便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然而让张玄意外的事,还没走出了多远,不远处的路上,却是站着三人。
张玄定睛看去,没想到竟然是柳风和谢良、赵帆两兄弟。
“大人,好久不见。”
谢良和赵帆拱手先与张玄打招呼,张玄微微点头,然后看向了柳风,说道:“师叔,好久不见。”
柳风面带笑意,他道:“好小子,这次是事情干的漂亮。”
柳风虽然没有去干涉阳间的事情,但是对于张玄的事情,却是了解的很清楚。
张玄道:“侥幸罢了。是玄青师祖让师叔过来的的吗?”
柳风点头道:“不错,你一入阴间不久,玄青师祖便让我过来。”
柳风稍一打量张玄,然后道:“走吧,先去玄青祖师那里,他说你若是回来,定然有要事。”
柳风带着张玄,一路走过了黄泉路,然后到了玄青的判官殿。
柳风道:“阿玄进去吧,我们在外边等你。”
魔獄
柳风没有进到大殿的打算,张玄与玄青有要事要讲,有些事情还不是他该听的。
张玄进了门去,案台之上,玄青抬起头来看他。
上下打量,虽然面上依旧镇定,但是心中却是极为的惊讶,满打满算张玄不过离了这世界两年。
竟然回来的时候却是天师修为,两年登天师,而且刚回就与一个天师修为的对手打了起来,碾压而胜。
半点都不像是刚入天师的样子。
玄青笑了起来,他道:“小猴子厉害,两年不见了不得了。”
张玄道:“弟子见过师祖。”
玄青道:“行了,别客气了。”
玄青站了起来,走到了张玄身边,他道:“你去过别的世界了?”
张玄去别的世界的时候,没有与玄青说,虽然出于警惕,但是对于一直帮他的玄青,多少有些不讲义气了。
不过玄青也是老江湖,知道小心无大错,倒也没有在意。
张玄道:“去过了,天师不是顶点,还有前路。”
玄青目色一动,心中显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調教武俠 寂寞大師
他深吸口气,然后平复心情,他看向张玄,说道:“小猴子,老道我也不与你遮掩,日后只怕要麻烦你捎带一程,这前路如何,我也想看看。”
玄青开诚布公,张玄点头道:“没问题,不过…”
玄青看向张玄,问道:“不过何事?”
张玄道:“那世界似乎前路也被封住了,只比此界更进一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