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zga笔下生花的小說 巖忍者日誌笔趣-新書《重裝機兵之勇士傳說》已發佈!!熱推-0w48f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木叶三十二年,雨之国边境。
已经发呆好多天了,目前仍然躺着仰望天空思考人生的上原土石,他现在正在思考一个从古至今难倒无数哲人的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以及…….明明上一刻还在写毕业论文,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来到火影忍者世界了?!更要命的是,穿越就算了,不是宇智波,不是木叶忍者也就算了,这具身体目前的名字——上原土石,一听就是个龙套。。。
上原无数次想过要偷偷找个机会溜走,可想了想,看着四周无数林立的土遁高墙,十几天来时不时听见的爆炸声,看着四周神情精悍的忍者,这是个到处都是危险的地方,貌似,跟大部队待一起更安全一点儿。
“第十四分队,领取忍具!”一声呼喝打断了上原的遐想,他翻身而起。只见领军需品的地方一个壮硕的岩忍忍者,咚的一声放下巨大的军需箱,拆开封条之后,里边满满的一箱寒光闪闪的苦无。
流逝在時光裏的記憶 菲J
鉆石男神:逼婚前妻 皇族菲兒
入仕奇才
早已轻车熟路的上原一骨碌爬起来去领取忍具。
“吁~又是苦无。”上原领取了小队的所属的六十把苦无向营地走去。
满眼望去,到处是休息警戒的忍者。红色的宽袖罩衣,土黄色的战术马甲,再加上护额的样式与记忆中客串了无数次炮灰的岩忍式样一模一样。
“军粮丸还没到啊,我的可快没了,上原,你的还有多少?”一边抱怨着,一边狠狠的把苦无一个接一个的插在树上,这个发泄着对战争的不满的胖子,就是土石目前的同伴,下忍佐琦梧桐——所有的胖子,似乎都对吃有种莫名的执念,尽管,军粮丸并不好吃。
上原笑笑不说话,掂了掂新到手的苦无,总的来说,岩隐的忍具还算精良,重量差距并不太大,不需要换一批忍具,就要重新适应。
“军粮丸啊,别想了,我听岩流上忍说,这是村子里紧急开发的秘药,数量并不太多,还有啊,村子里制作兵粮丸的技术是跟木叶学习的,效果并不太好。”这个时间段,木叶的医疗忍术体系碾压别的忍村,别的忍村可没奢侈到每个小队都配备医疗忍者。
“奥,原来是木叶忍者开发的,那木叶忍者的军粮丸是不是会更好吃一点?”
不理会碎碎念的胖子,上原四处打量,“胖子,你刚不是领新人去了吗?人呢?跑哪儿去了?”前两天,小队的另一个下忍踩到陷阱不幸阵亡,等到今天,新的队员到来,小队将会被补齐。这让上原很不安,二线防守部队,这么快速的补充战力,估计马上要投入战场了。
有客到:陰陽通婚書 小企鵝的肥翅膀、
“奥,新人啊,黑色头发的女孩子……”胖子四处张望,说的若有其事,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定是忘了新人的样子了。
絕情王爺彪悍妃 煙雨相思
“笨蛋!!这么多人,哪个不是黑色头发的!”上原一头黑线。
聖魂槍神 重新飛起來
金浮圖
……
“是那个吗?胖子,那个被抓起来的女孩子是我们的队员吗?你没记错?暗部的人抓她干嘛?”等上原跑遍了半个营地,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浑身布满灰尘的,一头短发,小脸脏兮兮的,还一直不停的抽泣的女孩儿,会是自己的新队员。
“暗部阁下……”上原走上前,与正在审讯的暗部沟通,“抱歉,我不太懂该怎么称呼暗部的——“大人”。”低头看了看新队员,还好,除了脏一点儿,并没有什么不妥。
“作为小队的队长,我有必有关心一下,我的队员犯了什么错。”
“她极有可能是敌方忍者派来的间谍,所以……”
“扑哧……”上原忍不住笑出声,这么个笨笨的的小姑娘,能混入敌方阵地当间谍,这该是多么不靠谱的事。“抱歉,暗部大人,这样的家伙能当间谍?你难道不觉得,我这样身经百战的家伙才够格当间谍吗?我觉得,你最应该审问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同伴。”暗部的工作,被所有忍者所讨厌,这是上原观察所得出的结论。从四周渐渐围起来的人就可以看出,暗部被人讨厌到什么程度。
“中忍,请离开,暗部的工作有第一优先权。”暗部忍者把手放在背后,驱逐上原离开,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
“那这就没办法了啊……”上原无奈的摊了摊手,最不讲理的就是这群暗部的人。
“新来的同伴,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过,我不相信你会是间谍。被暗部的大人带回村子关押审问也好,至少,不用再上战场了……”说着,上原便往回走。
“特殊时期,这种平民忍者,不管是不是间谍,作为逃兵,下场只有一个——被清理。”鹰嘴面具下,暗部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任何波动,毫不留情的嘲弄着上原的无知。
“你说什么?”上原觉得自己听错了,他艰难的转过脖子:“清理?混蛋!你凭什么轻易说这种话!”拿出苦无,上原摆出战斗的架势,极其嚣张的把苦无狠狠的钉在暗部脚前的地上,“那就抱歉了,除非我们带队上忍同意处死她,我才会把她交给你,但在那之前,不然我绝不会允许将与我并肩作战的同伴被你带走轻易杀掉!混蛋!暗部又怎么样!”
“胖子!过来!过来抢人!忍法——岩分身之术……”两个土黄色的岩分身,左闪右躲,一左一右向暗部包围过去……
佐倚梧桐,上原口中的胖子,是个十足的胆小鬼,这点上原早就知道了,只见他一边回头一边大叫着一溜烟的跑开,“上原,别冲动!克制!我去叫岩流队长……”
不出意外,仅仅纠缠了片刻,上原的两个岩分身被暗部两个手里剑以刁钻的手段轻易的干掉了。又掏出了两把苦无,上原心里没底,他可嘴却上不饶人:“暗部的混蛋,适可而止了!虽然小爷打不过你,但是,把你揍成猪头还是能做到的,所以啊,嘻嘻,你最好……”
“碰。”脑袋突然受到重击,像被拍了一砖似的,“哪个混蛋……”上原嘴里还在咒骂着,却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本战区第三中队十四分队队长,上忍岩流。按照作战手册规定,这样的情况,有带队上忍担保,事情就容易解决了吧。”岩流收回手刀,无所谓的甩甩手,丝毫不在乎,他刚刚差点儿把某个倒霉的穿越者打死。
“岩流,你的忍者似乎不怎么样啊。我只是执行任务,不过,如果是你担保的话,那就没任何问题,人你可以带走。”鹰嘴面具的暗部说到。
岩流抬手制住对方要继续说下去的话,他打算解决问题之后再与土牙叙旧。
“新来的下忍,你的姓名。”岩流皱着眉头问到。
“雪……雪勒纱……”下忍小姑娘还没从上原与暗部的对战的震惊中回复过来,结结巴巴的回答。
鳳禦凰:第一篡後 半壺月
茅山筆記 錢二翹
“没有姓氏……又是平民出身的忍者啊……”岩流小声嘀咕。
“作为你的担保人,我不想再有第二次逃逸事件的出现。”岩流语气严肃,上忍的气势全力爆发,旁边的佐倚梧桐都感觉手脚不听使唤,更别说风口浪尖的纱勒雪。看着小姑娘害怕的几乎要哭出来,岩流满意的收回了气势。
“不过嘛……”岩流语气一转,用脚踢了踢委顿在地的上原,看他并没有要死的样子,“你似乎有一个相当不错的队长,虽然呢,笨了一点儿。”
岩流看着脏兮兮的小姑娘好心的提醒道:“雪勒纱,可以离开了,营地里有水源,你可以清洗一下。”
“队长,那上原他……”胖子小心翼翼的问到,不停抽搐口吐白沫的上原,怎么看都不像安然无恙的样子。
“放心,睡一觉就好了。”严流挥挥手打发梧桐离开。
得到命令的梧桐赶忙招呼自己的同伴:“嗨,那个,雪什么,我们把上原抬回去……”
等雪勒纱走远,岩流看着摘下面具的忍者,“土牙,听声音我猜就是你,任务期间摘下面具,这违反规定了。”
被称为土牙的忍者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三代大人的命令,抽掉部分暗部忍者作为二线部队的战力补充,所以,现在我同时具备暗部和作战部队忍者的双重身份……”
“所以,”岩流的语气并不友好,“白天并肩战斗,晚上秘密处决同伴吗?”
“额,”土牙无奈的捂着额头,“岩流,你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ih7oe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巖忍者日誌 起點-第四章 倖存者推薦-1rgj3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不出赤沙之蝎所料,砂隐村的旧址只留下了一堆废墟,砂忍们消失的无影无踪。
从风之国到火之国漫长的距离,除了潮水似的怪物以外,没有见到任何的活,每时每刻都有伤亡,蝎忧心忡忡,这个世界已经荒芜了,没有拯救价值了,而另一个世界同样处在危险之中。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诸位。”
有着人类躯体,却长着黑色的肉翼,脑袋却是木质傀儡的怪物在蝎杀死它前桀桀的叫着。
“我在雷之国等着你们。”
啪的一声,怪物的脑袋直接爆掉了。
“雷之国?”蝎脸色阴沉。
这是目前为止,联军得到唯一的信息。不管是真是假,联军没有选择,只有一试。
蝎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不应该贸然的闯入这个世界,最稳妥的方法应该是直接封印了命运之门。虽然,蝎和其他影很难坐视另一个世界的毁灭。
“目标,雷之国。”蝎略带疲惫的下达了命令。
鸣人快要累趴下了,他要负责给联军忍者补充查克拉,还有用数量众多的分身参与战斗。尽管鸣人每一个分身都能轻松击败上万头怪物,但是整个荒芜了的世界,怪物的数量数以亿兆,每一个影分身被击溃,反馈给鸣人的疲劳感不停的在累加,鸣人这个强大的战力渐渐不支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联军已处于岌岌可危的处境,似乎这个世界的怪物都知道有入侵者了,赶来的怪物们越来越多,攻击密度随着时间以指数倍上升,联军已无多少进攻能力,维持基本的突进速度已很艰难。
艰难到达雷之国后,五影脸色都不好看,雷之国的境况与风之国和土之国基本相同,云隐村大概也遭遇了不测。
已经和联军宣战,本该在雷之国出现的幕后主使大蛇丸,也丝毫不见踪迹。
到达雷之国后,联军所遭受的攻击突然强了数倍。
这下就算是傻子也该看来ꓹ 雷之国早布下了陷阱。
联军被大蛇丸玩弄于股掌之间。
明明拥有绝对的优势,大蛇丸却不肯与联军正面作战ꓹ 曾经数次被上原血虐的经历,让自大的大蛇丸学会了谨慎,让宇智波斑白绝和秽土转生大军都折戟沉沙的数万忍者部队ꓹ 不把他们全部淹没在傀儡海中,大蛇丸绝不肯露面。
保命功夫一流ꓹ 又狡猾如蛇的大蛇丸,没人能轻易找的到他ꓹ 而大蛇丸却可以绝对安全的操控整个世界的怪物源源不断的消耗联军。
联军已经陷入了绝境。
联军开始从雷之国撤离ꓹ 撤离的每一步都很艰难。
如果所有忍者全部消亡在这里,另一个世界也很快就会步入这个世界的后尘。
到了这个时候,再去指责谁已经毫无意义了,五影全部同意进军命运石之门,后果自然应该所有人一起承担。
妖孽皇太子:獨寵下堂妃
或许联军还有最后的生机,那就是五影和其他影级强者放弃联军立刻突围回到另一个世界。
放弃村子里的忍者,五影都做不到。
五影都想的是另一个方案——五影断后ꓹ 让联军撤退到另一个世界。但是这个方案执行起来难度同样太大,敌人太多了ꓹ 所有影级强者加起来也不足以完全庇护数万忍者联军。
联军撤离的速度越来越慢ꓹ 渐渐陷入了停滞ꓹ 上亿甚至更多的怪物在围攻区区几万的忍者部队ꓹ 被保护在结界术内的联军仿佛海啸中的孤岛,被一波接着一波黑色的海啸冲击着ꓹ 随时会有被冲垮的风险。
打败幕后黑手大蛇丸ꓹ 以及逃遁到这个世界的带土ꓹ 都成了奢望,现在连逃回去也机会渺茫。
傀儡术可以有多可怕ꓹ 来自不同忍村的忍者们都从遮天蔽日的黑影中有了最直观的感受。
在联军陷入绝境之时,天空密密麻麻的飞着一层又一层怪物之上,再之上高空飞的云层,云层更高处大气层之外,残破不堪舰队在冰冷而又黑暗孤寂的太空中停泊着。
“青,地面发生了什么?”
“有奇怪的查克拉查克拉源出现,数量很多。”青皱眉,“不同于怪物们波动异常并不稳定的查克拉反应,那些应该是“活物”。”
活物,在整个世界都被怪物吞噬了,地面哪里还会有忍者在活跃吗?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有可能是陷阱,敌人要故意吸引我们回到地面去。”带着木叶护额的忍者担忧的说着。
“不管会是什么,有必要一探究竟。”
“水门,交给你吧。”空气污浊不堪的飞船仓内,身材瘦小的忍者看向一旁休憩的年轻忍者。
“交给我吧,三代大人。”有着一头金黄色头发的木叶忍者应到。
——
联军的感知小组突然察觉到了从天空传来的威胁,有速度极快的物体在极速接近。
“我去看看。”蝎取出腰间的一枚红色的卷轴,人傀儡召唤出的一刹那,蝎从毫无死角的结界术的内部直接消失了。他甚至不用结界班帮他打开缺口。
轰!!
相距联军的阵地不远,坚实的登陆仓如同陨石坠落,狠狠地撞在地上,地面被砸出巨大无比的深坑,无数怪物在强大的冲击波被掀飞出去,间接造就了一片不小的怪物真空区。
“螺旋丸!”金黄色头发的年轻忍者,身体快成了一道光,螺旋丸在他手中凝聚,螺旋丸极速旋转着,轻而易举的绞碎所有与之相接触的怪物,一道怪物尸体铺成的长长的走廊快速向联军阵地蔓延而去。
突然,水门突进动作戛然而止,人影闪动之间,有人挡在了他的身前。
(这是……我?!)水门瞳孔紧缩了一下,看到了他自己。
蝎的身影从人傀儡后闪了出来,“波风水门?”蝎眉头微皱,他有些意外,“这个世界还有人活着?”
替婚盛愛
“蝎?”水门比蝎还惊讶。
不对,这不是蝎。虽然长的很像,但是蝎没有这么高。
黃粱一夢之皇子爭奪戰
星鋒
“我们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蝎比水门要先反应过来,他随手击费又扑上来的怪物,时间紧迫,容不得耽误,“水门,你们得世界发生了什么?”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簽到
水门终于从看到自己的震惊中反应过来,然后他就见到了更让他震惊的事。
“跟我走。”
蝎操纵着人傀儡发动忍术直接离开,水门清楚的察觉到了飞雷神之术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