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23z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笔趣-第2138章 遭受創傷-k7x48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尼曼莎孤注一掷紧追关奎,钻入芦苇丛中便看不到人影,所幸干草被踩倒,踪迹清晰可见,见前方芦苇草晃动,循着足迹急追。
刚越过一片浅水滩不远,正在寻找前方动静,猛然身后惨叫声迭起,尼曼莎吃了一惊,回头看时,却见无数汉军从草丛中钻出,手拿刀枪围杀身后的士兵。
“卑鄙!”
尼曼莎大怒,想要救人,又担心前方的人逃脱,正犹豫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人提枪乱杀,眼睛一亮,“原来你在这里。”
首席霸愛:夫人欠收拾
她将埋伏在这里的关海当做了关奎,虽然二人的兵刃不同,但盔甲相差无几,外表上没有什么分别,再加上西域之地和中原人面貌差异较大,只要相貌相似的都分辨不出,更不要说让尼曼莎辨认这对双胞胎了。
关海舞枪连刺数人,正准备去救关奎,却见那女将催马折返回来,一袭白衣白甲,头戴面罩分辨不出模样,倒是战马速度极快,气势汹汹。
关海横枪立于草丛中,看着疾驰来的马匹不为所动,直到接近十步之内,忽然抬手大喝道:“起!”
嗖——前面的小路上忽然弹跳起一连三道绳索,坐骑吃了绊马索,立刻便翻滚在地,尼曼莎猝急不防,整个人向前抛出,滚倒在乱草之中,还不等她起身,早有埋伏的士兵冲出来将她牢牢按住,七手八脚绑上了绳子。
“手下放干净些!”
关海看到几个士兵趁机揩油,皱眉呵斥。
听到喝骂,冲上去的士兵哗啦一下散开,躲得远远的,尼曼莎还脸朝地趴在地上,独自挣扎了许久,才侧卧在地上,披风压在身下,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周围的汉军不自觉瞳孔放大,咽了口唾沫。
“放开我,放开……”尼曼莎挣扎着,用力甩着挡住她视线的头盔,在地上蹭了几下将头盔取下,仰头正看到不远处的关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咧嘴大笑,“哈哈哈,这样霸道的男人,我喜欢,快来打我,踢我……”看到尼曼莎如蛇一般扭动的身躯,关海脸色大变,连退了四五步,刚才面对即将冲到眼前的战马,他都面不改色,纹丝不动,这时候反倒失态了。
“哎呀,我滴个亲娘嘞!”
一旁的士兵惊得家乡话都蹦出来了。
“呃……这是母夜叉吗?”
刚才咽唾沫的士兵忽然觉得有些恶心。
“他么的……亏到姥姥家了。”
刚才绑了尼曼莎的一个士兵在同伴身上狠狠地擦着手掌,仿佛上面沾了什么剧毒一般,嘴里不住咒骂着。
“快来啊,抓我,快抓我,绳子拉紧一点——”尼曼莎也是金枝玉叶,从未被人如此粗鲁对待过,即便是丈夫巴隆,也因为自卑而畏畏缩缩,刚才被无数士兵粗鲁地按倒绑住,她竟然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激动和兴奋,甚至有点不能自控。
此时的尼曼莎浑身沾着枯草,头发散乱,面颊绯红,原本十分诱人,但她嘴里那几颗土黄色的大板牙实在太吓人,再加上她近乎癫狂地嘶吼,场面显得十分诡异。
关海这时候才咽了一口唾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低声道:“这母夜叉,不会是疯了吧?”
美國大牧場
“小白脸,你是我的,快过来,只要你答应做我的丈夫,不但石城给你,龟兹也都给你,全给你……”尼曼莎笑着叫嚣,脸色通红,额头上青筋冒起,扭动了一阵之后,竟然如蛇一般向前蠕动,往关海脚下靠近,眼睛里散发着奇异的光彩,仿佛野兽看到美味一般。
“疯了,疯了,这娘们彻底疯了,”关海刚刚成年,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吓得再次后退,用枪指着尼曼莎,“快把她拦住,快快快……”“二弟,发生何事?”
就在此时,关奎折返回来,看到这混乱的现场目瞪口呆。
揭秘千年鬼市之謎:陰陽收屍人 欲海潤少
“大哥,你你你,你招来个疯婆娘,你看看——”关海指着地上的尼曼莎,心有余悸,“这该怎么交令?”
尼曼莎听到身后说话的人声音有些熟悉,扭头一眼,却是一模一样的人,不禁一愣,回头又看看关奎,再看看关海,忽然激动得颤抖起来,大叫道:“太好了,我有两个丈夫,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哈哈哈……太好了。”
大唐尋芳譜
关奎脸色一黑,对旁边的亲兵吩咐道:“过去把她弄晕了,带回去。”
“遵命!”
两名士兵上前,在尼曼莎后颈处一掌击下,尼曼莎的嘶喊声戛然而止,软软地瘫在了地上。
“都愣着干嘛?
把她抬回去。”
关海长出一口气,瞪着周围暗暗向后缩的汉军,十分不满这帮家伙关键时刻居然退缩。
此时尼曼莎带来的士兵早被杀散,各自去逃命,关奎看着地上的人,脸色阴沉,越过尼曼莎和关海往石城赶去,身后汉军你推我让,终究还是有胆大的,干脆上前将尼曼莎直接扛在了肩上带走,赢得众人暗暗竖大拇指。
一场大胜又活捉敌将,这可是极大的功劳,但关奎兄弟二人脸上却没有半分喜悦之色,反而显得郁郁寡欢,心中像吃了苍蝇一般膈应。
关海嘟着嘴,低声埋怨道:“大哥,我的眼睛不舒服,受到了伤害。”
关奎一瞪眼:“我哪料到这母夜叉如此变态,大哥我心里还受了创伤呢!”
关海十分失望,痛苦地揉了揉眼睛,叹息道:“我想见见伯父,只有他老人家才能开导我。”
关奎想着刚才阵前的对话,脸色发青:“哼,要不是青龙刀不能杀女人,我早将她一刀砍了,还落个清净。”
关海抖了抖手中银枪:“你以为我这枪没有说法吗?
刚才我就想捅死她了。”
二人嘀嘀咕咕埋怨着,等他们带兵来再赶到石城的时候,周处已经领兵夺了城池,原来尼曼莎带了精锐出城,被王征和周处杀散,城中守军见尼曼莎狼狈逃走,顿时乱了阵脚。
周处趁势冲过护城河,守军无人指挥,再加上听了许多汉军战无不胜的传言,早就畏惧汉军之勇,纷纷弃城逃走,竟还有五六百人主动留下来投降,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石城。
暗夜盛寵:老公麽麽噠
“回城交令,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韶顏 梁璟慧
关奎深吸一口气,大步进城。
“你想让我交令?”
关海怪叫一声,紧随其后,都不想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兵卒。

26sv0優秀玄幻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笔趣-第2131章 糾結難定-wjxcw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巴楚城中,龟兹左将军阿不都哈克闷坐在木雕虎皮帅椅中,两道褐红色的朱砂眉拧成了疙瘩,面沉似水。
此次奉命援助疏勒,没有杀退汉军,趁机偷袭疏勒的计划也化为泡影,更主要的是非但无功,还损兵折将,狼狈退军,甚至败得莫名其妙。
驚世拳芒 三千晴空
身为十大名将之一,阿不都哈克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这场稀里糊涂的败仗让他整日郁闷不平,回去之后还不知该如何向龟兹王交代,恰在此时左丞相阿里罕建议主动出兵,不可让汉军攻入龟兹境内,及时派来援军。
阿不都哈克得到信使传旨,不由大喜过望,马上传令全军休整准备,准备反击汉军,挽回颜面,正当他憋了一口气蓄势出兵的时候,等来的援军却让阿不都哈克犹豫了。
援军统帅司明拉是大将军铁瓦萨克的徒弟,号称龟兹之矛,无坚不摧,此人力大无穷,连最强的铁瓦萨克在力气上都不如司明拉,这一次派他领兵,就是因为听说汉军中猛将极多,让他来对付敌将的。
前次与文鸯交战,阿不都哈克败于其手,两千人被杀得大败而逃,成为平生最大的耻辱,还未来得及报仇,如果司明拉出阵战败了文鸯,他这个左将军的面子往哪里放?
虽说军中都传言司明拉最强,但阿不都哈克心中并不服,更不希望司明拉与文鸯交手,一旦司明拉取胜,说明他还不如铁瓦萨克的徒弟,将来还怎么和其他几位将军平起平坐?
所以当探马来报文鸯恰好就在莫纳克的时候,原本报仇心切的阿不都哈克反而犹豫起来,司明拉初来军中,锐气正盛,几次请令出兵,都被他给压下了,以粮草还未运到为由拖延数日。
昨日第一批粮草从水路运到巴楚,督粮官也带来了最新的军报,听说汉军兵分两路,刘封就在莫纳克,龟兹王和两位丞相商议,决定由大将军铁瓦萨克亲自领兵来对付刘封,只要击败刘封,另一路汉军便不战自退。
这个消息让阿不都哈克愈发焦急,如果再不想办法取胜,等大将军到来,与众将见面议事,肯定少不了一场议论笑话。
还在犹豫之时,沉重的脚步声自门外响起,阿不都哈克浑身一凛,这个脚步声他再熟悉不过了,这几天司明拉每天都要请战四五次,如果不是他师傅临行前再三交代要听将令,他恐怕早就私自带兵杀出去了。
门前光线一暗,一个高大的身影闪身进来,司明拉庞大的身躯几乎将整个门框都挡住了,只见他全身披挂,竟还拿着兵器。
“司明拉,你想做什么?”
看到司明拉直愣愣地走过来,阿不都哈克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下屁股,坐直身躯厉声喝问。
司明拉黑如锅底的脸上两只眼睛愈发骇人,嗡声道:“左将军,汉军已经过河扎营了,再不出兵,他们就要杀到巴楚城下了。”
“什么?
过河了?”
阿不都哈克惊得站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咳一声沉声说道,“昨日粮草运到,本将正打算出兵,既然如此,就请骑君大人为先锋,马上出兵吧!”
明末大權臣 七甲兵
我有一刀在手
这次阿不都哈克如此爽快,倒让司明拉有些意外,楞了一下才躬身道:“遵命!”
看着司明拉庞大的身躯走出去,阿不都哈克暂时收起思绪,传令道:“来人,传令出兵,备马!”
司明拉自从来到巴楚,连日不曾出兵,如同困兽一般狂躁,此番终于领了将令,立功心切,提刀跨马来到军营,不等阿不都哈克整兵,先带了五百名骑兵便先直杀向汉军大营。
天崩之前 金萬藏
汉军营中刘封正和戚渊德等人商议进兵之事,龟兹军不来主动出击,众人都以为阿不都哈克有什么诡计,接连派出许多斥候打探敌情,扩大监视范围,以防其派兵劫粮或者袭击后方,千算万算,却根本没想到竟是将帅不和,为了争功而拖延时间。
听到营门外鼓号响起,知道敌军到来,刘封急令出营,负责巡逻的班辞已经带兵在辕门外守卫,见对方身后只有数百人,在空旷的戈壁上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哼,好狂妄!”
鼓声之中,班辞冷哼一声,提着方天戟出阵迎敌,立马于阵前等候。
片刻工夫,司明拉已经来到阵前,他双手握着厚背大砍刀,圆睁双目瞪着汉军营门外看起来身形瘦弱的武将,见班辞打扮得“花枝招展”,颇有不懈之色,爆喝道:“哪个是文鸯,出来受死。”
班辞嘴角微撇,见这人头如麦斗,眼似铜铃,面目黑中透红,手臂粗壮,手中兵刃看起来也十分沉重,凶神恶煞,冷声道:“汝是何人,先报上名来。”
“哈哈哈,小子你听好了!”
司明拉用刀指着班辞,大笑道,“俺乃狂狮大将军座下弟子司明拉,外号龟兹之矛,快把文鸯叫出来,俺不欺负小孩子。”
“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鐵血1933 東方勝
班辞看着这个傻头傻脑的家伙,见他轻敌,不禁大怒,沉声道,“要和文将军交战,先过了小爷这一关吧!”
傲嬌殿下痞子妃
“嘿嘿,先宰个小子开开荤也不错!”
司明拉虽然看不起班辞,但没有半分同情心,催马便冲了过来,"小子,看刀!"班辞见对方杀来,挥刀搂头就斩,知道此人以气力见长,不敢轻敌,赶紧双手举方天戟往外招架。
只听"当啷啷"一阵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火星四冒,竟震得他方天戟几乎贴在了胸口上。
班辞两膀发麻,身子一晃,不由心里一惊,即便他料到此人力大有了防备,用招式化解,还是差点兵刃脱手。
司明拉本以为这一刀能将班辞劈为两半,不想竟接住了这一刀,倒是有些意外,但虽然如此,司明拉还是十分自信,他看到班辞身心不稳,凭自己的实力,对付这个花里胡哨的小子绰绰有余。
二人各怀心机,圈马回来再战,走马灯一般在阵前厮杀起来,刀戟并举,战在一处,一个力大无穷,一个招式精妙,一时间黄沙滚滚,人喊马嘶,难分胜负。

ad72a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第2122章 正邪難分熱推-pnpkw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发现七星玄玉剑对这个阵法果然有效,刘封毫不犹豫地抽出玉剑,直接斩向了洞口的金光。
神話書屋 河馬快跑
“不要——”疏勒王看得心惊肉跳,却无可奈何。
晟世青風
轰——眼前的空气和景物再次出现波纹状的晃动,如同透过火光看过去一样,整个空间瞬间出现了扭曲和波动。
絕色夫君有點撩 紅色鞋子
玉剑和金光接触,并没有想象中的撞击之声,和平常宝剑划过火苗一样毫无阻滞,这倒让刘封有些意外,手中力量用空,反将他晃得一个趔趄。
“啊——”疏勒王的嘶吼还未停止,却从地洞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带着回音的凄厉叫声如同受伤的猛兽,低沉、嘶哑,似乎充满了无尽的痛苦。
与此同时,洞口的金光消失,变成黑烟从里面冒出来,黢黑的烟雾摇曳而出,黑得仿佛和实物一样,如同浓稠的墨汁,能看到一股股黑烟上冒着的“黑气”。
旋風百草3-虹之綻
《華胥引》 作者:唐七公子
我在廢土有個家 一小龍
这诡异的一幕让众人吃了一惊,看到逸散开来的黑气,大家都保护着刘封向后退开,一股血腥、潮湿,带着霉变的味道从洞口冒出来,令人心悸。
刘封横剑死死地盯着洞口,士兵们也都张弓搭箭严阵以待,如果里面钻出个什么怪物来,立刻就会面临最凌厉的杀招。
疏勒王也愣住了,愕然张着嘴巴看着洞口,他也没想到神圣堂皇的佛门之地会有如此诡异的气息,那可是名王迦腻色迦亲自开光的佛龛,每一代都有前往贵霜苦学的弟子回来加持,世世代代护佑着疏勒的国运,怎么可能出现这么渗人的邪恶气息?
“是你,是你杀死了佛祖,断了疏勒的气运!”
疏勒王忽然又大叫起来,盯着刘封双目充血,恨不得将刘封生吞活剥。
黑烟还在不断冒出,周围的士兵用衣袖掩着口鼻,但那些诵念经文的僧人安然无恙,似乎并不是毒气。
但随着黑气散出,头顶上的异象也随之消失,金光变成黑云沉沉欲下,佛像化作鬼魅扭曲摇摆,莫尔寺外正跪拜的百姓们看到这一幕,全都呆住了,趴在地上磕头也不是,起身也不是。
“大将军,这里就是阵眼,大概已经被破了!”
正在此时,紫虚上人闪身来到刘封身边,紧盯着洞口,低声道:“这个阵法很像远古的九幽噬魂阵,据说传自安息国,是一种以活人为阵眼的阵法……”“活人?”
刘封眉头微皱,“你是说,这个洞里面有个活人?”
“极有可能!”
紫虚上人凝重点头,“此阵法老朽只在一本古籍中见过描述,曾经对安息王族造成重大创伤,王族内部大乱,安息国也从此一蹶不振,萨珊才有机会趁势崛起,但这听说早已被贵霜的高僧毁灭,怎会又出现在这里?”
“贵霜高僧?”
刘封心头一动,贵霜王迦腻色迦是贵霜帝国最强大的君主,疏勒国君算是他一手扶持起来,难道这中间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数百年过去,疏勒历代都有王室的人到贵霜学佛取经,担任莫尔寺的主持,大概就是为了传授维持阵法的运转,但迦腻色迦却没有料到,后世的萨珊国横空出世,横扫欧亚大陆,已经将贵霜几乎灭国了。
紫虚上人慨然道:“如果这个阵法真能调用气运,贵霜此举,当真是惊天阴谋了……”刘封冷然一笑:“如今贵霜被灭,疏勒也同样不保,这也算因果报应么?”
“阿弥陀佛,何方妖孽秽我佛门?”
就在此时,忽然庙门外传来一声嘹亮的佛号,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进众人的耳中,带着一种宏大却又温和的气息。
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由浑身一震,包括哭喊的疏勒王也戛然而止,心中的悲伤和愤怒竟不觉消散,整个人空落落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嗷吼——低沉的兽吼回荡在空中,那些飘动的黑云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驱散,很快消失殆尽,天空又明朗起来,日已西斜,霞光笼罩着莫尔寺,又是一派祥瑞之气。
刘封回头看了看门口:“又是哪路高人到了?”
苏森还未派人去问,便见马哲一脸激动地小跑进来,眉梢间尽是喜悦之色,脸也涨得通红,似乎遇到了什么极为高兴的事情。
“大将军,班楼从贵霜回来了,”马哲才看到刘封,便大声叫起来,完全失了往日儒雅的风度。
“班楼?”
刘封倒有些意外,算起来班辞的兄长班楼去贵霜也有五六年光景了。
班楼和班辞兄弟当年入朝为官,正赶上贵霜遣使派人来请昔日威震西域的班超后人,面临灭国危机,贵霜也是病急乱投医,认为有班家的人就能力挽狂澜,班楼二人商议一番,决定更擅谋略的班楼前去助战,毕竟大军征伐,个人能力显得微乎其微,只有筹谋策划才能扭转局面,如今贵霜还未复国,萨珊愈发强大,班楼没有完成任务便回国,显然局面已经无可挽回了。
思索之间,刘封问道:“班楼归来,显然贵霜已败,助战未成,你怎得还如此高兴?”
“贵霜被破,乃是大势所趋,天道如此,非人力所能为也,”马哲喘了几口气,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道:“班楼虽然无力挽回局面,却请来了一位得道高僧,有他解决莫尔寺之事,易如反掌。”
“哦?”
刘封眉毛一挑,想着刚才那一声响亮的佛号,发出这种声音,显然是一门功夫释放出来,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看向门外:“既是得道高僧,正好这里有一桩怪事,请他进来参详参详。”
帝王劫:獨寵妖嬈冷後
“遵命!”
马哲欣然点头,快步而去。
幹物妹也要當漫畫家
苏森失笑道:“格思从小在西域长大,深受佛教影响,一直不肯相信佛门中会有这些自私邪恶之徒,但于阗、疏勒屡屡所见却又让他无从辩解,这次不知道又遇到什么高人来,看来真是想为佛门正名呢!”
刘封微微一笑,他当然理解马哲的纠结,等着寺外来人,依然仗剑小心观察着地洞口,那里偶尔还有黑烟飘出,但里面再没有了动静,刚才洞里那一声惨叫太过凄厉,已经分辨不出是不是人的声音,不能掉以轻心。

dyp19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 愛下-第2121章 地洞金光熱推-i9k7q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石粉飞扬,一片惨叫声中,汉军有些带着伤,还是不顾一切地冲上,往刘封所在的位置围过来。
“哈哈哈——”疏勒王站在门口笑得歇斯底里,“刘封,这都是你逼我的,不给本王留活路,那就同归于尽吧!”
汉军怒喝着,一部分冲上了大殿的台阶,转眼间就将那些妄图保护疏勒王的僧人杀死,这些僧人并非真正的僧侣,他们都是疏勒王的亲兵,虽然武力不错,但挡不住被激怒的这些汉军护卫。
刘封在中原经历过几次刺杀事件之后,身边的亲兵护卫经过几次筛选,从云羽卫到侠义堂,都是挑选的顶级高手,几乎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哪里是疏勒王的这些亲兵能够阻挡的。
疏勒王还来不及逃回殿内,就被一名护卫从腰中掏出飞爪抓住后心,一把拉扯到台阶下,几个人上前将他抓起来,绑得结结实实。
九天鳳翔 華妍雨愛
“哈哈哈,刘封你也活不了,咳咳呃……我……啊?”
疏勒王被侍卫抓得龇牙咧嘴,整个人已经状若癫狂,正得意大笑着,忽然看到渐渐消失的石粉中站着一个人影的时候,瞪大眼睛愣住了。
“哼,雕虫小技!”
散尽的灰尘之下,只见刘封长身而立,手中抓着半块青石,正是他身边的莲台底座,白玉莲台已经化成粉末,刚才那一击显然是被这座莲台给挡住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疏勒王神色呆滞,狞笑变成了失落和绝望,挣扎着怒吼道,“不可能,没有人能挡得住佛光的惩罚,没有人——”冲过来的汉军看到刘封安然无恙,都松了一口气,苏森不顾手臂上的擦伤,仗剑在刘封身旁戒备,指挥几个人将被碎石屑打伤的士兵扶到一旁包扎。
“区区机关术,也想蛊惑人心?”
刘封面沉似水,冷笑声中猛然抬手,将手中的青石向着大殿内扔了出去。
咚——残影呼啸而过,巨大的响声之中,正殿上居中的佛像腹部被这块石头砸出了一个大洞,这是一尊铜铸的佛像,三指来厚的铜片,竟被硬生生砸出了大洞。
尘土飞扬,青石似乎触动了里面的机关,里面发出雷鸣般的轰鸣声,铜像忽然剧烈震动起来,从洞口冒出一股青烟,紧接着佛像的眼睛和两耳也冒出青烟。
佛像在轰鸣声中跳动起来,整个大殿仿佛地震一般随之震动,众人惊愕地看着那尊佛像晃动了好一阵,向一旁倾倒下去,震得龛台上的香烛瓜果和一些陈列的小佛像、佛牌都掉落一地。
哗啦啦——淡黄色的水渍从破洞口流出来,泼洒到桌案上,发出滋啦啦的声音,像是滚油浇在了肉皮上,青烟一股股冒起,竟浇出了一条沟壑。
刘封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拍了拍手上的石灰,没想到这铜像的机关中发射出来的竟是类似于硫酸的东西,怪不得杀伤力极大又不留痕迹,刚才若不是自己用这莲台遮挡,换做宝剑格挡恐怕要吃大亏。
就在他心有余悸的时候,脚下一个人有气无力地叫道:“王兄,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低头看时,却是竺法安倒在地上,月白色的僧衣被鲜血染红,原来是他离刘封太近,刚才莲台炸裂,一块石头正击中他的胸口,受了重伤。
“竺法安,你……”疏勒王回过神来,看到竺法安浑身是血,嘴角也有血水不断流出,不禁脸色大变。
“你,你骗我……”竺法安指着疏勒王,吐血而亡。
“不——”疏勒王嘶声大吼,却被士兵紧紧抓住,额头上青筋冒起,眼里流下了泪水。
“将军,这里有个地洞。”
正在此时,苏森指着刘封脚下说道。
貴族學院,圈住洛少的愛麗絲
抗戰虎賁
超級店小二
刘封低头一看,果然就在摆放莲台的石墩下面,竟有个一尺方圆的石洞,洞口湿滑,用一块方砖盖住,长着一圈青苔,正向外溢出白气。
朝花夕拾 三千世
“打开它!”
刘封后退两步,示意苏森带人打开洞口,其余士兵都往后退开,以防这里还有什么机关。
君生我未生 小木偶
三名士兵上前用长枪将青砖小心翼翼撬开,一股白气滚滚而出,翻卷着,形成了小小的蘑菇云,看到这一幕,连疏勒王都停止了喊叫,吃惊地看着石洞,显然他之前也不知道这里的设置。
“不能动,这里关乎王室命脉!”
簡愛如楓
看到苏森上前,疏勒王忽然惊叫起来。
刘封看着疏勒王,冷笑道:“疏勒已经除国,还有什么命脉?”
疏勒王厉声道:“白玉莲台是先王臣盘亲手所立,这里有贵霜名王迦腻色迦亲自加持的道场和功德,保佑疏勒臣民世世代代的平安,也是疏勒超度亡灵,接引君臣往极乐世界的灵台,你们不能动!”
刘封一声轻叹,低头看着含恨而死的竺法安,沉声问道:“竺法安大师因你而死,他能否通往极乐世界?”
“这……”疏勒王一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異時空之戀:我的老公是條龍
说话之间地洞中的白气散尽,从里面投射出一道金黄色的光束,在洞口氤氲着,看起来堂皇神圣,给人一种不容亵渎之感。
妾大不如妻(第2卷)
“佛光,果然是佛光!”
疏勒王激动地大叫起来,忽然又尖声大笑,“疏勒的气数还在,有佛祖保佑,你们……你们都死定了,哈哈哈……”嗡——就在此时,忽然从洞口发出一道光波,仿佛整个空间都震动了一下,如同水波扫过,所有人的耳膜鼓胀,衣甲飘动,天空也为之一暗。
“快看,异象又出现了,佛祖显灵,佛光普照……”正被士兵们捆绑起来的僧人忽然大叫起来,一个个跪倒在地,虔诚地俯身磕头,口中念念有词,一起诵念佛经。
“嘿嘿,哈哈哈——”疏勒王双目放光,仰天大笑,“佛祖显灵,来救本王了,疏勒还是我的,你们谁也夺不走,佛祖,快惩罚他们吧——”天空之中,又一次出现了两日前的异象,金黄色的光芒富丽堂皇,呈现出来的佛像庄严肃穆,让人忍不住生出敬畏之心。
刘封微哼一声,缓缓抽出了七星玄玉剑,剑刃才出了半截,一道青色的光芒如利刃般飞出,刺向了金色的光晕,异象的光幕顿时起了一层涟漪,整个空间再次震动起来。

q12vh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 線上看-第2119章 刀兵相見推薦-z2jao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刘封听紫虚上人的语气,似乎知道这把剑的来历,问道:“此剑如何?”
紫虚上人抚须道:“老朽也只听过其名,却从未见过,听说此剑是昆仑玉做成,上刻七星龙凤纹,能斩妖除魔。”
“斩妖除魔?”
刘封一怔,伸手将剑取出,入手微沉,但比佩剑要轻许多,心中疑惑不已,在这个战火纷飞的乱世,送来一把玉剑只能做装饰品用了。
十宗罪5
“此剑出于昆仑,想必并非凡物,”紫虚上人捻须沉吟着,盯着刘封手里的剑,忽然目光一闪,“会不会是昆仑哪位高人送来破阵的?”
刘封心中一动,将宝剑缓缓抽出来,果然剑刃不是钢铁,在灯光下泛着莹润的光泽,乳白色的剑身一看就是品质极好的玉石,里面似乎有流光转动。
“果然好玉!”
刘封点头称赞,从鄯善到于阗,这一路上他可是见过许多美玉,皇宫中收藏的珍宝不计其数,让他这个不懂玉的人也涨了不少见识,眼光变得十分挑剔,但看到这把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惊叹。
“这等美玉,只恐千年难遇啊!”
紫虚上人也眼中放光,不说这块玉的品质如何,光是一整块将近四尺的玉石颜色如一就极其罕见了。
几人注目之下,只见这把剑剑身花纹细腻,一面刻着腾云驾雾的五爪金龙,另一面刻着展翅翱翔的九天凤凰,中间还纹饰着七星连珠,技艺十分精湛。
由于剑身晶莹剔透,七星似乎构成了一片星空,瞩目看去,竟成了立体的画面,星空中龙飞凤舞,玄妙至极。
“真能斩妖除魔?”
刘封虚空挥动了一下,眼前一道白光划过,感觉像拿着个荧光棒,瞬间让这把剑的形象大打折扣。
懦弱的勇士 六劃先生
紫虚上人言道:“如此贵重之物,既然有人送与将军,想必是不便出面插手此事,将军带在身上,必有大用。”
刘封当然知道这把剑不可能用来杀人,交给苏森叫他把剑鞘装饰一下,就这样佩戴在身上显得不伦不类的。
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双方的博弈还在暗中对峙着,刘封让大家早些去歇息,一切阴谋将在明天结束,或许还有一场厮杀,养足精神才好应对。
这一夜对于罕诺依城来说非同寻常,寂静的夜晚让城中百姓心中愈发紧张,有人甚至一夜未睡,哪怕一声猫叫都能让人神经紧绷,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莫尔寺的异象再没有出现。
官衙依旧和往常一样,衙门大开,却没有人出入,一直到中午时分,从莫尔寺来了一位僧人,快步进入官衙内。
刘封正翻阅马哲从疏勒送来的情报,忽然收到莫尔寺的请柬,竺法安再次请刘封到莫尔寺商议双方之事。
众将一听顿时大怒,先前竺法安在府衙都敢对刘封下手,这要是去了莫尔寺那还了得?
商越第一个站出来怒声道:“这帮秃贼当真无法无天了,末将只需一千精兵,便可扫平莫尔寺,请大将军下令。”
苏森等人也都纷纷附和,怒目瞪着前来送信的僧人,目光在他光秃秃的脑袋上扫来扫去,只要刘封一声令下,这人的光头肯定会立刻被打爆。
竺法安之前的行径已经让他们的高僧形象崩塌,虽说是他们借助佛门满足私欲,但对与世无争的佛门来说,却无疑抹了黑。
经历于阗和疏勒的两次事件,汉军已经不相信这些慈眉善目的家伙了,总觉得那金色的光芒之下似乎隐藏着极大的阴谋。
楚楚動人,老婆一百塊
美女公寓【完結】
刘封不动声色,对来人言道:“请回复主持,就说本王随后就到!”
那人舒了一口气,急匆匆离开府衙,出门的时候深吸一口气,做出一副古井不波的恬淡神色走出了大门。
报信的僧人出了府衙赶往莫尔寺,脸上看不出喜怒,这让偷窥的百姓们一阵期待,似乎双方的对峙要有所缓和了。
商越急道:“大将军,莫尔寺僧人居心叵测,凶态已露,为何还要赴约?”
刘封笑道:“竺法安主动派人来联络,说明莫尔寺的人已经沉不住气了,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有多大本事敢与官府对抗。”
超級軟件 釣魚
苏森急道:“若是寺中有机关埋伏,岂不危险?”
刘封言道:“三日时限已到,我岂会只身去赴约?
我看竺法安派人来,不过是缓兵之计,必然另有打算,我们正好将计就计,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苏森见刘封并不打算以身试险,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抱拳道:“如何行事,请将军下令。”
刘封脸色微沉,转头对商越吩咐道:“立刻召集一千精兵,到莫尔寺后径直入门,控制前殿和伽蓝殿,胆敢有阻拦者,格杀勿论!”
商越听到这道军令,不禁面露喜色,立刻领命去准备。
刘封又问苏森道:“这几日召集来的僧侣,可都准备好了?”
苏森答道:“刚刚吃完饭,即刻就能出发。”
刘封点头道:“带上诸位大师,立刻随我去莫尔寺。”
“遵命!”
苏森马上去召集那些从疏勒各地召集来的其他各地僧人。
刘封让紫虚上人扮作护卫随他一同前往,紫虚上人为报答刘封相助之情,决定留下来帮忙解决莫尔寺之事,而且他本来就是来查探这个阵法的,不进入莫尔寺也查不出个究竟来。
但不久之后军营中出现一支全副武装的汉军,径直往莫尔寺赶去,城中百姓一片哗然,紧张地远远跟随。
几匹快马从北面的大街奔驰而来,马蹄声令人心头震颤,刘封带着一队护卫也赶到了莫尔寺大门处,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位慈眉善目的大和尚,但此时的神色显然有些紧张。
汉军在寺门外会合,一向庄严祥和的莫尔寺内外顿时被杀机笼罩,守在门口的两位僧人猝急不防,想要关闭寺门,早被几名士兵冲上去退开,一队士兵便先冲进了大门。
铠甲和兵器的摩擦声中,汉军鱼贯而入,寺中也随之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气氛愈发紧张起来。
直到寺内的嘈杂声消失之后,刘封才下了马,带着护卫和那些僧人大步走进莫尔寺。
外面大街上挤满了前来围观的百姓,数百双眼睛盯着寺庙的大门,想不到双方终究要刀兵相见,眼中尽是担忧之色,不少人双手合十低声祈祷。

rbek4精品玄幻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第2116章 紫虛上人推薦-3wu6y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朝阳初升,院子里已经鸟语阵阵,青翠枝叶和葡萄藤交织在一起,花架上的小黄花开得正艳,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瓜果。
稍作洗漱之后,刘封来到书房,便看到一位灰袍人正背着手看书架前的一幅佛祖降生的壁画,灰袍的帽兜还戴在头上,像个神秘的牧师。
这人的听觉很灵敏,刘封才从窗户看到他的背影,他已经转过身来,面貌隐藏在帽兜的阴影之下,看不到他的面容,身形也不算高大,却给人一种渊渟岳峙的沉稳之感。
刘封走过亭台,抱拳笑道:“哈哈哈,久闻上人医术高明,却未想到丹青之术差强人意,在下差点没有认出来。”
“献丑了,将军见笑。”
这人的声音略显低沉,带着一些嘶哑,和他的形象倒是完全吻合。
刘封迈步走进书房,笑道:“早在益州之时便闻上人大名,只可惜缘吝一见,不想今日能在西域相遇,实是有幸,不知可否一睹仙容?”
“是老朽失礼了!”
束婚無策
那人说着话,抬手将头上的帽兜揭开。
最強狂少 墨凡羽
看上去是一位五六十的老者,鹤发童颜,粗眉大眼,白眉入鬓,给人一种方正淳朴之感,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他的三绺长须,竟是暗紫色,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刘封不由一怔,失笑道:“紫虚紫虚,莫非便是指‘紫须’,上人的道号便是由此而来?”
“确有此事!”
老者微微点头,在刘封的示意下二人对坐,喟然叹道,“不想近二十年光阴,将军力挽狂澜,功成名就,老朽还是碌碌无为,一事无成。”
刘封盯着老者,忽然笑道:“上人长寿如此,见证兴衰荣辱,不算幸事么?”
老者深深看了一眼刘封,微微一叹,苦笑着默然摇了摇头,更多的则是怅然之色。
来人正是三国时期的另一位隐士紫虚上人,他在演义中的描述并不多,出场也没有左慈、于吉这些人精彩,甚至有些平平无奇,乃至于许多读者都不记得有这号人物。
紫虚上人居于成都锦屏山,能知人生死贵贱,刘备入蜀时,刘璋派遣刘璝、张任、泠苞、邓贤四人前往雒城守备,四人途经锦屏山,向紫虚上人询问此战吉凶,紫虚上人留下八句箴言,预测了庞统落凤坡之死,又说四人定数难逃,从此之后再无消息。
刘封也是在穿越之后因诸葛果向他求药才记起这个人,后来派人去找的时候,已经没有踪影了,本以为他会和其他人一样从此隐退山林,却没想到在刘禅遇难之后,成都刘理和刘永的政变中发现了紫虚上人的影子。
从操纵朝政到通天神树,乃至牵连出古蜀国和开明王朝,刘封才意识到这个人别有所图,政变结束之后让吴班之子吴厚搜集通天神树和古蜀国的情报,并让葛玄等人协助打探紫虚上人的消息。
直到年前遇到葛玄,才知道这老头竟是古蜀国的后裔,又让葛玄带话会面探讨古蜀国的事,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找上门来,果然古蜀国对紫虚上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倒上两杯碧绿清澈的葡萄酒,刘封言道:“上人的身世,在下已略知一二,蚕丛、鱼凫的传说,在蜀地至今流传,只是没有想到,竟真有其后人存在。”
紫虚上人来之前显然也想了许多,抱拳道:“恕老朽直言,将军之气运玄之又玄,缥缈不可言,老朽平生未见,故而对将军避而远之,唐突之处,还望恕罪。”
“哦?”
刘封心中一动,看来这来家伙还真不是浪得虚名,自己并非这个时代的人,可能当真与众不同,微微一笑,问道:“难道不是因为成都之事故意躲避?”
紫虚上人叹了口气,摇头道:“成都宫变之事,并非老朽故意为之,只是因势利导罢了……这大概也是天意吧!”
“因势利导?”
萌獸來襲
事情已经过去许久,刘封也不想过多追究,问道,“吴忠在永安军营消失,大概是被上人带走了吧?”
韓娛之九少 一曳隨風
紫虚上人点头道:“不错,这孩子无辜被牵连,目下学艺大进,倒也是个可造之材。”
刘封笑问道:“十余年过去,上人可曾找到通天神树?”
“谈何容易呐——”紫虚上人再次轻叹,显得有些萧索,缓缓道,“老朽年寿将尽,若再寻找无果,恐怕……就要寄托在吴忠这孩子身上了。”
刘封笑道:“可吴忠并不是古蜀国的人啊!”
“开明王朝并非只我一人,”紫虚上人看着刘封,忽然问道,“将军可听过气运之事?”
“气运?”
一夜婚情:總裁的替身嬌妻 若存
刘封眼底深处微不可查地收缩了一下,脸上依旧古井无波,点头道,“略有耳闻。”
紫虚上人倒是有些意外,叹道:“不想将军见闻广博,竟也知道气运之说。”
刘封没有说话,端起酒杯轻抿一口,气运之说他最早见于太平经,那个冒充南华老仙的家伙能从弟子身上收集国之气运达到功成圆满,张角、华佗、胡昭,乃至司马懿都被牵涉到其中,直到找出琅琊地宫中的秘密,这件事才算有了了结,现在紫虚上人又提起此事,显然他之前的谋划也很可能是想窃取大汉的气运。
紫虚上人叹道:“老朽并非有异心,只是想将来找到通天神树,能借助少许汉室的气运激活通天神树,召唤消失已久其他的族人,若能找到一些线索,便足矣!”
刘封看他说得诚恳,心中的一丝戒备和不满消除了许多,问道:“我听说开明王朝的大巫师精通巫术,能够用通天神树沟通天地,上人既然有巫术,又何必借助这虚无缥缈的东西?”
紫虚上人苦笑道:“老朽所传之术,只是皮毛而已,如何能沟通天地?
能找到那些流落的族人,便此生无憾了。”
刘封微微点头,又问道:“上人可听过玛雅?”
紫虚上人微微蹙眉,思索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这便是将军所说的与古蜀国有关的东西?”
刘封并未确认,只是说道:“玛雅人崇拜太阳神、雨神、五谷神等,铸金字塔为祭坛,以鸟兽为祭祀之物……”刘封还未说完,紫虚上人霍然起身,颤抖着声音问道:“他们……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