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a7y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第一百一十五章 成年人玩玩怎麼了看書-ie9cn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夏归玄抬头看去,焱无月此时的情况有些怪异。
虽然身处烈火熊熊之中,她的体表居然有点冰霜凝结。
这是她超卓的天赋,自悟出了极热中的极寒……这本来根本不是她此时的修行能达到的。
之所以能达到,除了天赋之外,还有意志。
不愿抛弃过往的坚持与努力,不愿放弃同属于自己血脉的一份子,于是在人类血脉之中,借由自己女性纯阴的性质,生生从极热的火焰转化出了极寒之意,抵抗烈火的入侵。
但她不够实力融合这水火与阴阳。
继续下去,她会死……阴阳相冲,毁于一旦。
可她聪明就聪明在,把之前搁置感悟的生命繁衍之意与这件事合在一起对待——她是混血,神裔与人类的结合繁衍,对应这件事居然恰到好处。
阴阳和合、血脉交融,也是太极,足以把冰火相冲化作混融。
邪氣凜然 跳舞
只是……还少了引信。
她是阴,无法自生阳气,少了一半助力。
讲真夏归玄挺佩服的……以焱无月这样的模式,她并不是需求夏归玄以强大能力救她,只是需要一个有与之匹配的修行的男人就可以了。换句话说,她还是打算靠自己,只是要一个队友辅助。
并没有打算依赖强者帮她解决问题。
这是属于一位战士的骄傲,也是强者之心。
此时的焱无月身处熊熊烈火,浑身却在颤抖,极寒与极热在她身上交相冲突,神志清晰,但身子如同要裂开一样,似将分离,又似将融合,半无知觉、又半似焚身,感受极为痛苦。
最清醒的痛苦,人的应激反应是昏迷,但她硬撑着不让自己昏迷,因为一昏迷就再也不可控。
身上忽然一暖。
夏归玄出现在面前,依然是伸出一只手指,点在她的眉心。
没有帮她调和水火,只是注入了阳气。
似有暖意从灵台绽放,沁入四肢百骸,漫遍识海,转入丹田。
焱无月吁了口气,得此助力ꓹ 她就可以用先前感受的生命与繁衍之息为引,开始调和阴阳ꓹ 交汇水火,从分割变成了旋转搅拌融合在一起。
手心的菠蘿精靈
几乎肉眼可见地在丹田之处环绕成了阴阳鱼,一个红与蓝交缠的太极之影。
可焱无月心底还是有些燥热ꓹ 催情的效果始终存在,正是靠这个效果ꓹ 她才能尝试调和阴阳。内心的渴望,并不是一只手指点在眉心啊……
我让你抱我……
不是让你又用一只手指解决问题……你以为你加藤鹰吗?
心底始终压抑的渴望与蠢动愈发沸腾ꓹ 焱无月的眼里渐渐蔓延着野性的光。
就像春天里的母猫一样ꓹ 野性,躁动。
夏归玄的声音传来,很是柔和:“感觉如何?”
“不够。”
“?”
不够?我这么精纯的阳气,调和一百个你都够了,不够?
夏归玄正待发问,忽然眼前的焱无月不见了。
熊熊烈焰之中,每一处火元素ꓹ 都是焱无月。
夏归玄一时半会不知道她这是在干嘛,你这么急着身融火焰ꓹ 不是时候啊?
下一刻就感觉自己身周的火焰意味变了……就像是有人缠绕着包裹着自己ꓹ 纠缠着每一寸肌肤。
“……????”
你身合火焰ꓹ 是为了方便瞬移抱我?
身周烈焰渐渐变成了焱无月的身躯ꓹ 成熟妖娆的胴体坐在他怀里紧紧缠绕,低声喘息着:“我让你抱我……你不抱我抱。”
“你这是催情效果未散ꓹ 等你清醒了自会后悔。”
“那又如何?老娘百来岁了ꓹ 抱个男人而已屁话真多。”
随着话音ꓹ 焱无月重重地吻在了他的唇上,把夏归玄想说的话全堵了回去。
夏归玄睁着眼睛ꓹ 面无表情。
他没有躲。
火舌吞吐,烈焰环身。
半空之中烟火缭绕,一切迷幻不清。
英雄聯盟之女主 可樂中毒
不知过了多久,烟火之中有霞光绽放,强大的神念笼罩四方,两道金光直透九霄,冲破了天际的彩霞。
焱无月感悟火之本源,初成火眼金睛。
烟雾渐散,依稀可见空中的人影。
焱无月依然坐在夏归玄怀里,双手环绕着他的脖颈,如蛇缠绕。
双方的衣物都有些凌乱,终究还是穿着的……
“恭喜……火极生水,太极初感,火眼金睛初成,比起猴子还不怕烟。”夏归玄终于说话:“虽然这个形成的前提有些怪异……”
焱无月收敛神光,笑道:“好像神魂也有突破?如果原先最多等于神裔的腾云,如今起码有晖阳了。”
“嗯……清醒了?”
“醒了。”焱无月眼里又有些迷离,又俯身亲了一口。
“那还抱着?卧槽你还亲,没完了?”
焱无月亲吻着他的侧脸,呢喃道:“生命繁衍,阴阳调和,既然是本源大道,那喜欢就去追,觉得你好看我就亲,我焱无月一生烽火,何必扭捏?”
“这就是你的悟?”
“这就是我的悟。你看……你明明是有反应的吧,装什么君子……跟魂渊就说我是你的女人,眼睛动不动在我身材上打量……我早就知道……”
“……”
“我好吃么?”
“……”
“还想吃得更干净点么?”
“不想。”
“靠,你这什么破法衣,脱不掉的?自己脱啊臭男人,别说你不想要!”
夏归玄终于叹了口气:“我玩弄之后丢掉的女人很多,你确定要做其中一个?”
焱无月:“……”
“我拒绝的并非阴阳调和,我拒绝的是牵绊。”夏归玄板着脸道:“只为阴阳调和的双修,那叫炉鼎,此前其实你已经是在把我当炉鼎,不然你以为你突破得这么快,多天才似的……”
焱无月:“……”
夏归玄续道:“为你小命着想,我认了。而此刻大家清醒,我若应和,则是把你当玩具。当然,你我都可以说,多少岁的人了,玩玩怎么了……一夕之欢不过如此,此非悟也,是纵。”
焱无月终于微微后仰,离开少许看了他半天,低声叹道:“为什么你能分得这么清楚?”
“其实我也不见得清楚……”夏归玄放开了她,随手揪过一片火云坐在上面,看着天际的残霞幽幽道:“本来我不该亲你,可还是亲了。”
“噗嗤……”焱无月大步上来,坐在他身边,并肩看了一会残霞,笑道:“亲个嘴儿怎么了,又没做。我都不在乎,你倒纠结。你不想负责,我才不想呢……真要是泡你啊,狐狸那里交待不过去,我和副帅的默契也被我自己毁了。唉,男色害人。”
这个确实是男色害人,因为焱无月想来想去也不觉得自己和他关系到了可以上床的地步,严格来说连多熟悉都算不上,可居然真在清醒状态下差点上了。
除了来一句我焱无月一生烽火何必扭捏,想吃男人就吃男人的自我安慰之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只能说男色害人呗。
不过到了这时候焱无月心情倒是挺畅达的,怎么说他也是数次三番的救命恩人,就算真和他做了好像也没啥,何况只是个初吻——最多摸了?
金鷹帝國 孤月鷹
他的手可一点都不老实,都不知道多熟练。
他说不该亲可还是亲了,看上去也没啥纠结,他不该亲凌墨雪,不还是亲了?
总之焱无月觉得到了现在,和他的关系反而自然起来了,不再是之前见他就发虚的小心翼翼,反而颇有了点轻松写意。
也许男女之间,暧昧过,肌肤相亲过,感受就再也不一样了。
“喂。”焱无月忽然问:“你这样的人,有追求的吗?”
“有,问道。”
“说实际点的。比如,这辈子有没有为了一件具体的事而努力过?”
“有,活着。”
焱无月怔了一怔,转头看了他一眼。夏归玄正在望天出神,看似随意答的。
可焱无月却觉得这话有点意思。
谁不是为了活着而努力呢……别说升斗小民了,就连庙堂诸公,都还在为了活得更久而努力呢。
但是活着之后呢?
尤其是……长生之后呢?
只剩问道,也就是追求宇宙的本质奥秘。
绕回来了吧。
芳華錄
焱无月忽然觉得其实夏归玄这种人活着没啥意思……那是一种很迷茫的寻觅,能让人在无边无垠没有尽头得上下四方古往今来的长河里迷失,找不到自我。
夏归玄忽然反问:“你呢?有没有为了什么事而努力过?”
“有。”
“为了突破基因战士层级?”
“为了让信任我的人安居。”焱无月回答得铿锵有力。
夏归玄坐直了身体,认真地看着焱无月。
焱无月平静对视。
“那是牵绊。”夏归玄道:“也是破绽,你会为此伤得体无完肤。”
“那是力量。”焱无月道:“也是为什么我需要追求力量的意义。”
夏归玄默然看着残霞,没有说话。
“其实你也是这么想的啊。”焱无月忽然道:“不然凌墨雪为什么忽然会去参战,她觉得你会喜欢。”
“唔……”
“口嫌体正直的男人。”焱无月凑了过去,又亲了他一下:“就像这样,你挺享受的不是吗?”
夏归玄板着脸道:“明明是你享受。”
“我可没享受到……要不……你亲我啊?”焱无月笑嘻嘻:“有什么该亲不该亲的,就算成年人玩玩啊,我又不要你负责。出了这里,你想玩都没有机会了。”
“女人,别挑衅我。”夏归玄一把搂过她,横放在腿上。
焱无月似是没想到他居然真来,怔了一怔,又弯起笑眼。
夏归玄俯身,吻得天昏地暗。
焱无月闭目相就。
确实离了这里,就没有机会了,焱无月自己也不会肯了……
成年人可以释放野性,但成年人也有更多的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