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b66優秀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一夜推薦-ngvve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一夜
半夜三点,甬道里来了一队人,打着灯球火把,还带着器械。
燕达顿时紧张起来,按剑喝道:“前方何人?宫禁锁钥尚自集结夜行,不要命了?”
前方一名将领举手止住自己的队伍:“奉勾当骐骥院王绂,领内侍副都监曹从卿钧令,末将特来换班。”
英雄無敵之真相開啟
燕达问道:“你是谁?”
对面那人说道:“末将右羽林统军粱钺,请太尉参验符牌印信。”
燕达说道:“过来吧,就你一人。”
粱钺想了一下,对左右两位中官模样的人交代了两句,走了过来,将符牌和文书递上。
燕达接过来在灯光下看了,又看了看粱钺:“统军且回吧,我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但是怎么进来的,就怎么给我出去。”
“换班就不劳梁统军了,有事明日只管来奏,不过这一刻若是惊扰了陛下和太后,我怕你们担不起这个罪责。”
粱钺大怒:“燕达!你一介西军粗汉,敢在皇城根下撒野?我的军令难道是假的?!”
燕达一点都不以为然:“即便是真的,那也是给你的军令,却不是给我的。”
“要不这样,你退到甬道外头,你守你的,我守我的。”
粱钺按剑:“燕太尉,别太不识抬举,你这点人能拦住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神机铳里没有铳弹。”
燕达拿长剑拍了拍脚下的小炮,发出当当两声:“可我还有这玩意儿,不过我不想拿它对付袍泽,梁统军,还是请回吧。”
粱钺低头:“这东西,怕是拦不住我吧?”
燕达撇了撇嘴:“来个小子,操演给梁统军看看。”
“是!”扁罐低头上前,半蹲下来,飞快地打开炮闩,从里边退出小炮弹,然后重新填上,关闭炮闩,虚拉一下,又打开炮闩ꓹ 再次退出小炮弹。
手底就跟变戏法一般,三秒以内ꓹ 就能装填两次。
数息之后,扁罐速度不减,而粱钺终于变色。
自己的人要冲到这里ꓹ 起码得十息开外。
也就是说,他们要在这狭窄的甬道内ꓹ 承受几百发这样的弹丸打击!
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光看那弹药个头ꓹ 绝对比神机铳厉害!
混沌初始 揚帆星海
粱钺神色随着扁罐熟练的动作变得绝望ꓹ 手握剑柄的关节凸起数次:“我……要是拼个鱼死网破呢?”
燕达干脆还剑入鞘,却没抬头:“最好不要,这样最起码,还有时间料理干净首尾,也可保得家小无恙。”
“统军,虽然大家都是不得已,但我既已有备ꓹ 你就再无机会了……袍泽们终究是无辜的,带回去吧ꓹ 别跟你一样枉死。”
粱钺见燕达已经收剑ꓹ 还想动作ꓹ 却听蹲在地上那小兵说了一声:“别动。”
粱钺看向那小兵ꓹ 却见那娃手里举着一支明晃晃的转轮铳,还从嘴里翻出来一枚子弹咬着。
粱钺终于摇了摇头ꓹ 苦笑着撒开剑柄ꓹ 抱拳施礼:“多谢太尉全我宗族。粱钺这就退走。”
燕达不再说话ꓹ 只微微点了点头。
粱钺转身大步离开,回到自己部众当中ꓹ 两名中官还在争辩什么,结果梁钺一挥手,数百军士簇拥他们而去。
甬道重新变回一片漆黑,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扁罐这才站起身来:“可惜了一条好汉子。”
燕达看着前方似乎无尽的黑暗,捏紧了拳头:“是啊……只恨不能死在战阵之上,却直娘贼的送命在诡谲的朝局当中。”
说完转头冷冷看着他:“臭小子,玩炮玩得挺熟啊,刚刚老子背后都一身冷汗,你娃手还是那般滑熟!”
扁罐嘿嘿赧笑:“爹说这叫肌肉记忆,不用过脑子的……”
燕达明显不信,捋着胡子上下打量扁罐,若有所思地道:“临危不惧,看来水师的操练,有点东西啊……”
……
史上最強獸妃:邪帝,來戰! 梅小非
宫外的喧哗到底还是惊动了高滔滔,扬声道:“张士良。”
“娘娘,我这就去看看。”张士良其实也早被惊动了,只等高滔滔发声而已。
高滔滔点了点头,指甲掐进了手心:“去吧。”
张士良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刚刚张士良所在的位置。
“哥儿?”高滔滔有些讶异,看着自己的孙子:“你怎么醒了?”
赵佣从帘幕后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准轮铳:“我来护卫娘娘。”
高滔滔皱眉:“你怎么会有这个?”
赵佣说道:“这是父皇留给我的。”
高滔滔招手,赵佣来到她的面前。
高滔滔笑了,伸手摸了一下赵佣的脸蛋:“我孙儿异日必成英睿之君。”
从赵佣手里取下神机铳,将铳口向外摆放到桌上,高滔滔将赵佣拥入怀里,轻轻摇着他的小身子:“拥儿不怕,有奶奶在,谁都吓唬不了我乖孙儿。”
“奶爸”養成計劃
张士良走了进来,看着桌上的神机铳不由得一愣,却也不敢说什么:“娘娘,燕达说是右羽林统军粱钺,声称奉勾当骐骥院王绂,领内侍副都监曹从卿钧令,前来交接换班,已被喝退。”
“喝退?”高滔滔冷笑一声,之后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喝退就喝退吧……时辰也差不了,去取了绛黄袍来,服侍延安郡王穿上。”
张士良躬身:“是。”
……
三月,甲午朔,执政诣内东门,入问候,皇太后垂帘,皇子着黄袍立帘外。
太后谕珪等:“皇子清俊好学,已育《论语》七卷,略不好弄,止是学书。自皇帝服药,手写佛经二卷祈福。”
因出所写示珪等。
书字极端谨,珪等拜贺。
大漢萬勝
遂宣制,立为皇太子,改名煦,仍令有司择日备礼册命。
又诏:“应军国政事,并皇太后权同处分,候康复日依旧。”
中外安堵,唯前夜右羽林统军粱钺酒后发狂疾,斩同席勾当骐骥院王绂,领内侍副都监曹从卿于私邸,醒而俱罪,乃自刭。
乙未,赦天下,遣官告于天地、宗庙、社稷、诸陵。
丁酉,皇太后命吏部尚书曾孝宽为册立皇太子礼仪使。
戊戌,帝崩于福宁殿,年三十有八。
宰臣王珪读遗制:“皇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德妃朱氏为皇太妃。应军国事,并太皇太后权同处分,依章献明肃皇后故事。”
帝天性孝友,其入事两宫,侍立终日,虽寒暑不变;
賢臣養成實錄 野禪狐
抗戰之東北王 成吉思汗的多瑙河
亲爱二弟,无纤豪之间,终帝之世,乃出居外第。
誰看了她之貝貝闖天涯
总揽万几,小大必亲。
御殿决事,或日昃不暇食,侍臣有以为言者,帝曰:“朕享天下之奉,非喜劳恶逸,诚欲以此勤报之耳。”
谦冲务实,终身不受尊号。
时承平日久,事多舒缓,帝厉精图治,一振其弊;
又以祖宗志吞幽蓟、灵武而数败兵,奋然将雪数世之耻。
王安石遂以富强之谋进,而诸法一时并兴,天下骚然。
帝终觉悟,方废急进,改易缓图,更张新政,大用贤才。
储积充栋,国实民殷,乃造作军机,捡点帅臣。
其后灭交趾、掩南海、克灵武、覆青唐。
女總裁的護花狂少
拓域万里,几迈汉唐。
惜积劳成疾,天不假年,为克全功,痛哉!
……
三月,己亥,赦天下常赦所不原者。
遣使告哀于辽。
庚子,白虹贯日,命宰臣王珪为山陵使。
甲寅,以群臣固请,帝始同太皇太后听政。
甫方十岁,临朝庄严,左右仆御,莫敢窥其喜愠。
己未,赐叔雍王颢、曹王頵赞拜不名;
令中外避太皇太后父遵甫名。
诏:“边事稍重者,枢密院与三省同议以进。”
庚申,进封尚书左仆射郇国公王珪为岐国公。
雍王颢为扬王,曹王頵为荆王,并加太保。
进封弟宁国公佶为遂宁郡王,仪国公佖为大宁郡王,成国公俣为咸宁郡王,和国公似为普宁郡王。
其中成国公与和国公,都是尚未足岁的婴孩。
以高密郡王宗晟、汉东郡王宗瑗、华原郡王宗愈、安康郡王宗隐、建安郡王宗绰,并为开府仪同三司。
司徒济阳郡王曹佾为太保。
特进王安石为司空。
特进苏油为司徒。
余官一律加秩,赐致仕各官服带银帛有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