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meb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神域帝宗笔趣-837、前後夾擊熱推-7aplq

神域帝宗
小說推薦神域帝宗
乌凤婉见到对方的实力不弱,不由得轻声说道:“到时我拖住他们,你们二人快走!”
两人都在四十来岁的样子,显然,也是有些地位之人,见到乌凤婉等人竟然没有理会他们所问的话,不由得有些生气,冷冷地看着乌凤婉说道:“看来,一定是阁下所出的手!”
乌凤婉把剑拿了出来,一手抱着婉如,一手提剑说道:“少说费话,要动手就动手!”
齐秀却是突然到了乌凤婉的身边,沉声说道:“他们不过就是一群无耻之徒,此事与这位姐姐无关,要杀就来杀我吧!”
青牧何歸處
重生之再覓良
“哼,杀了人竟然还有礼,把这小孩子放下,不然,还以为我们欺负弱小!”两人说着,就要动手的样子。
乌凤婉却是再度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以为这两人是要来抢婉如的。她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何来路,以为是魂殿的人追了上来,不由得对着齐秀说道:“你们快走,这两人是冲着我来的!”
齐秀却是说道:“不,小姐,你是为了救我们,才动手杀人的,我们不能丢下你独自逃走!”
“快走,你们在这里,只会把我给拖累!”乌凤婉说着,推了齐秀一把。
“想走,没哪么容易,一名男子说着,向着齐秀扑了过去。
乌凤婉心中大怒,一剑向着那人刺了过去。
網遊之縱橫天下 失落葉
那人面色一紧,突然回身,一掌向着乌凤婉的剑击了过来,却是没有想到,乌凤婉剑太快,竟然扫向了他的手腕。
另一个男子也是吃了一惊,忙着出手,向着乌凤婉的身后砍出了一刀,想要逼乌凤婉回身来防,以解同伙之危。
被推出的齐秀见了,不由得大叫一声:“小心!”
一夜冥妻 秦受吃白菜
乌凤婉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刀,知道对方来势凶猛,不敢大意,忙着回手来挡。
她现在手中抱着婉如,有些吃亏,再加上帮百山疗伤又耗了一些灵力,动作上竟然慢了半拍,差点就没有挡过,忙着身子向着侧边一闪,堪堪让过了对方的一刀。
但是,她的剑依然是击在了对方的刀身之上,使得对方的刀偏了一丝,没有伤到身体,而另一个男子打出的掌力也是从她的身侧击了过去,看上去,一个回合,在这两人的联手之下,竟然落了下风。
逆天獨寵,狂妃很妖孽
两人见到乌凤婉让过了他们的前后夹击,不由得心中一惊,沉声说道:“果真有两下子!不过,你这样抱着一个孩子,明显很是吃亏,如果你放下孩子,我们也许不是你的对手,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杀人?”
“我杀的是该杀之人!”乌凤婉的口里说着,心中却是想到,想要骗我把婉如放下,真是做梦!突然手中的剑一回身,向着一名男子扫了出去。
那人见来势凶猛,不敢硬接,而是向着一边一闪,避了开来。
乌凤婉也不敢再让两人形成前后夹击之势,扫向一人之时,身子却是突然往后一闪,冲着齐秀说道:“你们还不走,是不是想要害死我?”
两人不由得互看了一眼,对着乌凤婉说道:“那好,我们先走,大恩不言谢,只是不知小姐尊姓大名,心中实在是有些遗憾!”
“费话怎么这么多,是不是一定要问出我是谁,方便这些人到时好追杀于我?”乌凤婉心中来气,沉声骂了一句,手中的剑却是突然扫向了提刀的那名男子,想要把他逼退,不让他追赶齐秀和百山。
齐秀和百山呆了一呆,显然之前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不由得一咬牙,说道:“那,小姐一定要小心,我们走了,但容日后有机会相见,再请教小姐的大名!”
齐秀说着,真的拉着百山向前而去。
提刀男子的刀与乌凤婉的剑相交,不由得倒退了步,面上显示出了惊讶之色,而另一名用掌的男子却是向着乌凤婉击了一掌。
乌凤婉左手抱着婉如,右手的剑刚与提刀男子过了一招,来不及用剑来挡,忙着一闪身,闪过了那名男子的掌力,只只得轰的一声,地上出现了一个水桶那么大的坑。
乌凤婉面色变了变,这两人的实力真的不弱,不由得心中有些吃惊,自己一手抱着婉如,还真的有些吃亏,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硬拼,不然,这两人一定可以追上齐秀等人,自己不就白白救了他们。
不由得看了一眼两名男子,沉声说道:“果然,这魂殿的人物,就是喜欢以人多欺负人少!”
完美戰神
修真吧少年
那名提刀男子正要再次出刀,听了之后,不由得一愣,沉声说道:“你说什么?”
乌凤婉见他竟然收刀,也是不由得一愣,没有再出手,而是淡淡说道:“本来就是如此,难不成我还说错了?”
星河帝 清水小蝌
两个男子不由得互看了一眼,停下了手。
婉如却在这个时候说道:“娘,你看这两人是坏人吗?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们?”
“坏人杀人是不问原因的,以后你要记住,不可轻信任何人,特别是那些长得好看的人!”乌凤婉突然对着婉如和悦颜色说道,像是在教她以后如何识人一样。
两人有些呆住了,看着乌凤婉说道:“你真是这个小孩子的娘?”
乌凤婉有些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见他们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得说道:“当然,难道这还有假?”
此时,齐秀和百山却是已经走出了好远,听到后面的打斗声停了下来,不由得回头看着这里,心中肯定是奇怪之极。
生靈道
“等会儿!”那位提刀的男子说道,“你刚才说我们是魂殿的人,是不是有些误会?”
“难道不是?”乌凤婉不知这两人要玩什么把戏,不由得没好气地说道。
“我想姑娘一定是有所误会!”提刀之人说道。
偽聖母的末世遊
乌凤婉不由得面色一呆,心中却是说道,明明这有所误会的人是你,却是恶人先告状,但是,也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两人。
“在下计话,不知姑娘大名?”提刀之人说着,脸色不再那么难看,而是有些激动的样子。
“计话?”乌凤婉心中也是有着一些疑惑,如此说来,这两人就不是魂殿的人物,也不是东梅宗的人。
计话见乌凤婉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什么重大的事情一样,不由得再次补充说道:“我们本来是北菊派的人,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北菊派也就从此萧条了下去,听到姑娘说我们是魂殿的人,才会有次一问。想当年,我们被魂殿用计,而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