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ifr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天師 ptt-第142章 黃公望第一名作《秋山圖》展示-04×43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疾驰。
加速!
“诶…”
“那面包车咋回事,不看道儿啊!”
江凌云独自驾车,他没有驾照,却把车开的飞快,沿途闯了无数红灯。
没多久,已经上了高速。
他心急如焚!
那件至宝的线索,本来只掌握在他一人手中,可万万没有想到,王时敏印真的会碎掉。
昨夜…
被修复的王时敏印,透视之下,隐隐流露氤氲宝光,与他先前所得的半截金纸,别无二致。
太空堡壘 月圓花好
“至真至纯的阳气!”
江凌云的透视眼,自然而然,吸收了这缕阳气,亦和先前一般,发生了“进化”。
除此之外…
汉印的核心中,还藏有斑点般的痕迹,他几经辨认,才确定那是八个古汉字。
“秋山踪迹,江夏王氏”!
江夏。
古时称汝南县,隋朝更为江夏县后,沿用至今。
就在安市辖下!
嗡!
发动机嗡鸣,江凌云开着导航,几经周折,约莫1小时后,终于下了高速。
沿路向前。
再有二十里,一座小县城坐落。
叮铃!
手机一响,江凌云马上接通。
“怎么样!”
“问到了。”
“他家就在…”
“行!”
江凌云挂了张欢的电话,沉重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些。
很快。
松花江驶入江夏县!
兜兜转转、自西向东,横穿了整个县城,江凌云在一座小洋房前停下。
自建的二层洋房,有大院、刷白漆,颇有些欧式的模样,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加上风雨侵蚀的痕迹,不伦不类,又有些落魄。
魅純 淳於清歌
洋房北侧,一条溪流涓涓而涌。
除此之外…
再没半点动静。
唰!
下车后,江凌云开启透视眼,扫视整栋洋房。
心猛的一沉!
二层小楼里,家具用品或立或倒,房间被翻的乱七八糟,几面墙都被敲碎,哪还有家的样子?
不用多说…
冷尘果真来过了!
“可恶!”
他捶胸顿足,如果早点知道汉印碎掉,他自信一定能阻止冷尘。
更重要的是…
吱!
又一辆汽车驶来,在楼房前急刹车。
“爸,妈…”
还没挺稳,王猛就跑下来,从大门朝里瞅了眼,立刻泣不成声。
“我对不起你们!”
“呜呜…”
张欢跟着下了车,神色凝重:“云哥,你真的确定…他爸妈在这?”
“嗯。”
江凌云重重叹了口气。
“江夏王室,有两种解释。”
“一般来说,都会认作帝王家族,但明朝后的历史上,这里从没有过所谓的‘王室’。”
“而且,以王时敏的生平为参照…”
我和qc的520天
“也不难知道,所谓的王室,是指王氏族人的居室。”
王,乃大姓。
但一来,王猛的老家在江夏。
二来…
他父亲王祁,知道王时敏印的下落,那么所谓的“王室”,就应该是这里了。
“那秋山呢?”
霸天雷神
张欢大皱眉头:“江夏县,好像没有秋山吧…”
“秋山并不是山,”江凌云步入洋房,轻声说着,“而是指一幅画。”
这幅画就是…
黄公望的《秋山图》!
黄公望,乃元四家之首,其画作《富春山居图》,被誉为画中之兰亭,乃华夏十大传世名画之一。
饶是如此。
宮之驕美 小蝌蚪
《富春》、《沙碛》、《夏山》种种,都并非黄公望首屈一指的名作。
而是早已佚失的《秋山图》!
“爸,妈…”
“我回来了!”
王猛哽咽着跟上两人,进来之后,赶紧到处搜寻。
“你们…你们倒是说句话啊…”
几分钟不到,两层楼的每个角落,都被他找了个遍,却根本见不到爸妈的踪影。
“爸,妈?”
王猛哭的撕心裂肺。
“江凌云,你说…”
曾经的他,绝不会流露如此姿态,但关系到父母,王猛却像变了个人。
或许,这才是他的本性。
“你放心。”
江凌云看在眼里,也不忍再折磨王猛。
此时。
右手微抬,指向前方。
“他们…”
“在那!”
王猛和张欢立刻怔住!
江凌云所指的,是旋转楼梯底下,一块木制的地板。
先前。
透视之下,他已发现王祁夫妇所在。
喋血大帝
“爸!”
點亮一棵技能樹
王猛反应过来,马上冲到跟前。
他跪在地上,可不管怎么用力,那块木地板,也纹丝不动。
“被钉死了,让开。”
值此之际,江凌云翻出一把斧头,推开王猛,用力劈砍。
砰!
很快,地板应声爆碎。
木碴四散,边缘锋利,王猛拄在上边,手心被剌了不少口子。
果然…
地板下空间狭窄,王祁夫妇窝着半截身体,手脚被绑在一块,才勉强容纳下。
“爸,妈!”
王猛泪如泉涌!
他伸手够着两人,却被江凌云拦住。
“缺氧而已,别担心。”
江凌云淡淡道。
“赶紧叫救护车。”
“好,好…”
王猛言听计从,马上翻出手机,拨了120。
没多久。
救护车、警察一齐赶到,设法救出了两人,准备送往医院急救。
“爸、妈,你们醒醒啊…”
王猛痛哭流涕,看着父母辈抬上担架,不管怎么叫,两个人都没反应。
江凌云不知说什么好。
两人只是昏迷,并无大碍。
只是想不到…
冷尘得到《秋山图》后,居然愿意放王祁夫妇一马,实在匪夷所思。
炎皇九道
纏綿不休 淡漠的紫色
“等等…”
“王猛…”
恰在此时,即将被抬上救护车的王祁,忽然动了动手指。
“爸!”
王猛赶紧冲了过去。
他紧紧握住父亲的手,眼泪越流越多:“爸,你感觉怎么样?身上疼吗?”
“闭嘴…”
王祁小声骂了句,嗓音也不那么闷暗。
“那,那幅画在…”
“老宅子地窖里,赶紧带走!”
刚一说完,王祁两手一松,再次昏死过去。
江凌云心头大震!
《秋山图》还在,冷尘没有得逞!
“老宅子?”
目送救护车远去,王猛停在原地,搜肠刮肚。
“对了…”
他忽然瞪大眸子!
“江凌云…”
“你们跟我来!”
三人马不停蹄,沿着溪流而上,很快出了江夏县。
前方不远处。
一片空地早被清理、翻土,四四方方,已经圈了起来,在等待开发。
“就是这!”
三个人到了空地上,王猛指着一角。
“我爷奶没走的时候,就住在这…”
“以前是个大宅子,后来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