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rac熱門小說 百詭夜宴討論-511 互相猜忌展示-kkvug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这一日,冥港联军的几位高层都到了码头,迎接凯旋号的归来。
凯旋号此次外出的目的就是从河口镇拉回一批新打造的盔甲、兵器,专门用以配备新整训过后的联军士兵。这些军器都是在河口镇的武器作坊里制作完成的,所以被我们寄予了厚望。另外还有几台巨型床子弩正在加紧制造,完工后将安置在冥港两侧的岬角上,可以大大增强港口外围的防御力。
凯旋号刚一靠岸,就从船上跳下一只鬼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大眼。它快速跑到我的面前,行礼后便双手递上一个小竹筒,道:“港主,有来自巨瀑城的密报!”
我接过竹筒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小卷纸条,展开来看。不料,我却如同被石化了一般,霎时目瞪口呆!
一旁的柳寒见我失态,便问我:“那上面说了什么?”
我茫然地把那份密报随手递给了柳寒,却面色古怪地看着另一边的七郎道:“阴军终究还是来了,而且已经到巨瀑城了!”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闻言都不禁大吃一惊。
“他们这也来得太快了吧!”七郎皱起眉头,“是怎么做到的?”
两个月前,七郎收到他安插在阴军里的眼线传出来的消息,称地府派出了八千阴军前往天坑城驱逐入侵阴间的道修。当时我和七郎一致认为,既然地府舍得派出了八千兵力去对付茅山道会,近期内应该就不会再计划远征冥港了。
但事实就是这么离奇,地府不但派出了大军前去收复天坑城,居然同时还派出另一支阴军来远征冥港!
从情报上看,这次地府派来讨伐冥港的阴军兵力号称一万,而且由夜游元帅亲自统领。我对于地府居然还能派出这么多的兵力来攻打冥港感到十分吃惊,但更令我吃惊的是:这个消息不是七郎安插在阴军中的眼线传回来的,而是冥港派到巨瀑城的耳目传回来的。
自从上次胜利号前往巨瀑城时被偷袭开始,我就吸取了教训,加强对于外界情报信息的收集,专门成立了一个特情司,并任命了颇有机灵劲的大眼做特情司的主事。
大眼升官之后,积极性特别高,从冥港军中亲自挑选了数十名士兵,广撒到附近的河口镇、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充当冥港的耳目。这些耳目,既要求对冥港和我本人具有极高的忠诚度,又要求善于隐藏自己,才能在关键时刻传递出有价值的信息。
由于巨瀑城蓄奴十分普遍,鬼修的地位不高,因此大眼派到巨瀑城的十名耳目都是阴修。他们平时以个人身份从事各种职业,收集巨瀑城各行各业的情报,就连护城卫队里大眼也安插进了两名耳目,其中一名还混到了小队长的职务,作用明显。
輕夏回憶錄
这次的情报就是从巨瀑城的护城卫队里传出来的,据称:地府阴军的大部队即将抵达巨瀑城,要求巨瀑城城主提前安排好足够供给一万人的粮草和宿营地,阴军计划要在巨瀑城休整一段时间。另外,夜游元帅还要求巨瀑城提供足够的战船和运兵船只,很显然也是要为接下来攻打冥港做准备了。
虽然情报上说的是阴军即将抵达巨瀑城,但大眼的手下从巨瀑城把这份情报传递回冥港也需要时间,所以也就是说,当我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阴军很可能已经抵达巨瀑城了。再按照这个来反向推算,远征冥港的阴军与出征天坑城的阴军几乎就是前后脚从地府出发的。
我心中着恼,便质问七郎道:“从地府到巨瀑城即使全程坐船也需要至少一个半月的时间,冥港的耳目从巨瀑城把消息传递回来又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两个月前你安插在阴军中的眼线传回来的密报是错误的!否则,为什么他在密报里只写了阴军出征天坑城的情况,却没有写阴军同时出征冥港的情况?”
“不见得!”七郎一听我这么说,才终于察觉到我眼神中的异样了。但他并没有立即反驳我或者因为遭受我的质疑而发怒,而是冷静地分析道:“诚然,我的眼线的确可能是暴露了,甚至有可能是被策反了。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完全可以给我一个更有诱惑力的假情报。”
“比如,他可以骗我说阴军主力全部出动去对付茅山道会了,建议我去偷袭阎罗王的老巢:地府。或者告诉我地府近期计划要从某处阴城采购一大批军用物资,引诱我去劫道,再反过来伏击我!这样的假情报才更有欺骗性和针对性,而不是简简单单地瞒报阴军大部队的行动方向。”
七郎这番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还是无法打消我的疑惑。我继续追问道:“那阴军出动一万兵力来远征冥港,这么重要的情报他为什么没有传递给你?瞒报阴军的行动目标,对于我们来说,一下子就减少了两个月的备战时间!”
七郎依然耐心地解释道:“我认为还有一种可能性存在,那就是我的眼线此刻就身在出征的阴军之中。他受限于行军时的严格军纪,无法跟外界接触,所以找不到接头的渠道及时传递出有关阴军行动的信息。也许,等他到了冥港外,我应该就有办法联系上他了。”
不可思議懷孕事件
“哼!等他到了冥港之外的时候,恐怕冥港也已经大难临头了!”柳寒忍不住愤愤地也表示了不满。
“你们说什么呢?”对面的独角鬼王一听就立即跳了起来,哇哇大叫道:“你们这是在质疑鬼帅想故意陷害冥港吗?这样做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
“没错!我们现在就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大力鬼王也来帮腔了。
我这边的讥讽鬼更是不甘示弱,它鬼小嘴巴大,以丝毫不输于对面两只鬼王的声调叫道:“谁是蚂蚱?你们才是蚂蚱!到处逃命的蚂蚱!我们冥港不论面对什么敌人,一直就在这儿,从来都没有逃跑过!”
讥讽鬼话里有话,明显是在讽刺鬼军之前被阴军打得到处躲藏,不得不沦落到冥港来的事实。这立马就激怒了原鬼军的一众将领。
“他娘的!”邙山鬼王怒吼一声,作势就要暴起,“你这只老鬼,啥本事都没有,偏偏嘴巴还贱得很!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看我今天不把你撕碎了吃掉!”
“你敢!”柳寒、三刀和铁头都一起站了出来,把讥讽鬼护在身后。
眼见双方一副剑拔弩张的态势,汪守、陆之道和邬芳等中立派才赶忙出面劝解,把互相瞪眼珠子、飚脏话的两拨人和鬼都分开了。
阴军已经到了巨瀑城,大敌当前,大战在即,但冥港联军此时却陷入了互相猜忌之中。未战就失了人和,败了士气,接下来的这一场恶仗还怎么打?
“啪!”我用力一捏,把手里的竹筒给捏爆了,并大喝道:“都别闹了!事已至此,互相埋怨也无济于事!我们还是要静下心来议一议,如何才能击退阴军的进攻?”
傲視群雄i
七郎见我表态了,也喝止道:“翟港主说的极是!大家现在都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有脾气就留着发泄到敌人身上去,跟自己人吵吵有什么用?”
我和七郎一起出言制止,总算是平息了各自手下人的喧闹。即使我心里依然存有不满,但专心解决眼前的难题才是当务之急。
七郎道:“翟港主,虽然这份密报上写着阴军此次派出的兵力号称一万,但按我的猜测,阴军既要分兵去驱赶攻占天坑城的道修,又要派兵来远征冥港,同时还必须保留足够的兵力驻守地府,阎罗王肯定不会真的派一万兵力过来远征冥港。”
我也点了点头,道:“我也曾在阴军待过几年,自然清楚他们的套路。虽然两年前阴军进行了大扩军,但这样两头出击即使以它现有的两万兵力来说也是相当吃紧的。再加上军费支出和补给供应等问题,,估计地府此次能派出的真实兵力只有五千至七千。”
“即使是五千、七千,那也是很强的实力了!”柳寒插话道,“我们还是要抓紧时间通知在外的商船队赶紧回港,同时开始囤积粮草,准备守城物资!”
我转头去对三刀道:“这项工作由你来负责,务必要在半个月内把所有在外的商船队都召回来!”
“是,港主!”三刀应声答道。
邬芳也站了出来,抱拳道:“河口镇的武器作坊里还有最后一批定制的军器还未完工,尤其是那几台巨型床子弩至关重要。我愿自请前往河口镇督办!”
“嗯,你去吧。”七郎同意了,“你把第一军都带过去,作坊里需要劳力的话也可以从军中抽调。作坊里要日夜不停地开动,务必争取在阴军到来之前把这个缺口补上。”
我的男友是禽獸 喲喲不怕
“遵命!”
超女也戀愛
“其他诸位,都请按部就班,各自负责起来,抓紧训练,查漏补缺,全力备战!”
“是,港主!”
“大敌当前,诸位同袍都应全力以赴。如果有谁敢疲懒懈怠,取巧耍滑,贻误战机,就不要怪我鬼帅翻脸不认人!”
“是,鬼帅!”
一场眼看就要爆发的内讧转眼就在一片紧张的备战气氛当中被消弭于无形。但依靠双方暂时妥协搁置的种种争议还能维持多久的和平,我实在无法预估。唉,或许我当初答应与鬼军结盟的决定就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