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nre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愛下-第八百三十章 推回元點看書-4ndmc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言道长,您好,又来麻烦您了。”
李琪拉着少女走进店铺,用道家礼节冲肖沐稽首。
“李居士客气了,请坐!”
肖沐伸手一指对面的椅子。
“谢谢道长!”李琪伸手一拉少女,道谢了让少女挨着自己坐下,接着做介绍,“道长,这是我侄女,名叫李静。小静,这是言道长,快向道长问好。”
“小居士好!”肖沐冲少女李静打了个稽首。
“道长好!”少女李静有些拘谨,站起来冲肖沐鞠了个躬,眼神柔弱,看起来怯生。
“道长,我家小静前段时间在野外受到了惊吓,烦请您帮她看看情况。”接下来,李静提到来因。
“是在野外受到的惊吓吗?”
肖沐早就注意到了李静的情况,闻言细细打量李静。
李静眉宇间透出青黑色,这青黑色中透出轮回的气息。
这现象让肖沐心惊,第一感觉就是轮回体系的神灵盯上了李静,而且这神灵位份不低,至少是神灵层次。
这种认知让肖沐惊喜,轮回体系的神灵出现在人间,只要不是联盟的异变者,就必定来自天庭。
只要搞清楚李静眉宇间轮回气息的来历,他就可以顺藤摸瓜,寻找天庭异变者的踪迹。
肖沐睁开灵眼,对李静仔细观察。
两道金色光线从他双目中射出,如箭打入李静的身体,肖沐开始探查李静的身体状况。
我的位面物語
只是紧跟着,他就愣住。
李静体内十分纯净,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和污染的痕迹。
不对!怎么会这样?这个普通少女沾染了轮回气息,身体怎么会不受影响?
感觉到异常,肖沐收摄心神,重新观察李静。
结果这一次观察的结果和之前出现严重偏差,李静的眉宇当中,根本没有什么轮回的气息。
她的眉宇纯净,除了有些阴郁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刚才是我眼花?
一个念头突然从肖沐脑中闪过。
不对ꓹ 我怎么会这么想?
肖沐隐隐感到不对,但这念头才刚一出现就立刻消失了。
嗯ꓹ 没错,应该是我眼花了!
定了定神,再一次的认真观察李静的情况ꓹ 李静神念纯净,身体也纯净ꓹ 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言道长,李静她……是什么问题?”李琪的话打乱了肖沐的思绪。
“李静ꓹ 嗯ꓹ 小居士的情况很好,并没有任何问题。”
肖沐的目光从李静身上移开,转向李琪。
“李静和我一样会做噩梦,不,比我还要严重。我只是时不时的做噩梦,而她却一睡下就做噩梦。她会梦到很深很深的地道,地道里会看到很多奇怪的人ꓹ 那些人里面很多都是村民,他们在地道里面挖掘ꓹ 身边飘着香火ꓹ 香火保护着他们。”
李琪小心翼翼的将发生在李静身上的情况描述出来ꓹ 言谈之间很仔细ꓹ 唯恐遗漏了什么,说出来的话却凌乱。
地道?怪人?日有所思ꓹ 夜有所梦吧?
肖沐平淡表示ꓹ “日有所思ꓹ 夜有所梦而已。李居士不必担忧,李小居士身上的情况很好处理ꓹ 只需要一枚符篆就可以治好。”
“那就麻烦道长那个。”李琪急忙站起来发出请托。
“不必客气!”
肖沐边说边拿出和对李琪使用过的同样的定心符,对着李静一弹。
定心符飞出,带着灵光打入李静体内,金光覆盖在李静的身体上,灵性融入其身体。
星際之女神攻略
“李小居士的情况已经解除,可以安心入眠了。”
李琪松了口气,急忙站起来冲肖沐道谢,拿出一张百元纸币放入功德箱带着李静走了。
肖沐眼望两人离开,心里却再次涌出强烈的不对劲的感觉。
“好像哪里不对劲啊,我的表象不正常。不对,刚才是谁向我求助来着?”
肖沐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刚才是谁求自己帮忙。
嗖嗖嗖!
没有任何迟疑的,肖沐的身体突然化作五色光华追向店铺外面。
店铺外面的大马路上空空荡荡,早就没有了人影。
“刚才有人向我求助,请我帮忙,多久之前的事情?糟糕,我被人算计了?”
青春無悔 葉妖
肖沐突然醒悟,脸一黑。
几乎是本能一样,他伸手到大地印空间中一摸,拿出了造化斧。手握造化斧,对着自己一挥。
咔嚓!
造化的白光打在身上,一个白色的透明的罩子出现在肖沐的身体外面。
造化的白光隔绝一切,肖沐身上那种奇异影响立刻消失了。
而此时,在那透明的白色罩子外面,肖沐立刻看到了一个青黑色的光环。
那青黑色的光环不断晃动,发出脉冲一样的间歇性光华,似乎要透过造化之光进入肖沐的身体,却被造化的罩子挡在了外面。
轮回之力,这是轮回之力?
看到这青黑色的光华,肖沐第一眼就认出了其来历,内心悚惧。
刚才,的确有人向我求助,请我帮忙,而我受到了轮回的力量影响,以至于最终做出了误判?
是谁?谁在请我帮忙?
肖沐发现自己想不起来刚才请自己帮忙的是什么人了,一段记忆莫名的离开了他的身体,被从他的大脑中生生抹去。
轮回之力,轮回之力影响了我,抹去了我的记忆。
肖沐急忙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天命点。
全身各大天命点中,命运、轮回、生死看起来都很平静,唯有轮回之力处在波动当中。至于轮回所在的幽深古井,此时看起来就像是波动的水面刚刚停息,表面上留下了一层一层还没消失的涟漪。
轮回!
真的是轮回!
“是谁?刚才找我的人是谁?他们对我说了什么?”
肖沐收摄心神,开始思考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轮回之力对记忆的抹杀能力实在太强,以至于他皱眉苦思良久,都没有从自己的记忆中搜索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那段记忆算是彻底进入轮回,虽然出现过却已经变成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从他的记忆里面彻底消失了。
刚才那人应该还会再来,只要问题没有解决,他就会再来找我。
片刻后,满心失望的肖沐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他静下心来考虑,发现问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轮回之力影响了自己,却并没有影响求助者,否则向自己求助的人就不会专程来找自己求助了。
想到这儿,肖沐突然感到一丝欣慰。
尽管不知道求助者为什么能在轮回之力的影响下还能向自己求助,然而这却说明轮回之力并非无敌,乃是有漏洞的。
求助者身上沾染的轮回之力也许是无意中沾染到的,也许是出自其它原因,总之,轮回之力的操控者将对方遗漏了,没有起到操控的作用。
下次,下次再遇到的话,一定不能像这次这么大意了,我会提前使用造化之力将自己保护起来,然后再去探索情况。
话说这次之所以大意,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对轮回这种力量缺乏了解,才会出现谬误遭人算计的啊。
一个个念头从肖沐脑中闪过,他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了,想好了接下来再次遭遇类似意外的处理办法。
回到店铺,继续和之前一样销售道符,至于不久前发生的事情,肖沐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
筆仙
嗖嗖嗖!
两道白光从远处掠来,两个人影施展金遁术直接冲进护村队的驻扎地。
“来人止步!”
两名阴神境守卫从驻地门后走了出来,试图制止这两名施展金遁术冲来的异变者。
阴阳神光亮起,两只巨大的黑白剪刀从天而降,黑光和白光耀眼,空中飞舞着一只只黑白太极图。
咔嚓!
下一秒黑白剪刀就夹住守卫的身体,突然用力一绞,两名人间守卫的身体就直接从腰间分成了两截。
两人的灵魂从体内飞出,却飞不出黑白剪刀的威能范围,被阴阳二光一绞,就烟消云散。
“敌袭!敌袭!”
护村队内部的异变者看到了这边的情景,有人大叫起来,有人第一时间就发出警告。
轮回!呜呜!
威严的‘轮回’二字的声音突然自高空响起,两名施展金遁术冲入护村队的异变者现出身形,这两人都是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一个长脸长着胡子,另一个身体略显肥胖,面皮白净。
两人实力都不低,每个人的境界都达到了阴神境巅峰,身上不断向外散发着阴阳之力、幽冥之力。
綜漫之縱放的血色葵櫻
除此之外,从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判断,这两人毫无疑问都是天外的异变者。
轮回之音发出的那一刻,长脸长着胡子的男子手中突然现出一面半径二十厘米左右的圆形古镜。
網遊之代練傳說
古镜周围青黑色气息缭绕,轮回的力量从中透出。
长脸长胡子的男子手握轮回镜,轮回的通道瞬间被打开了,青黑色的通道背后,隐隐可以看到一方青黑色的大印。
轮回的光华透过镜子向四面八方洒落,男子手握轮回镜身体直接飞到了空中。
青黑色的气息以镜子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轮回的力量将整个护村队都覆盖在了中间。
“轮回!”
“呜呜!”
轮回的力量透出,绝望的哭泣声音响彻整个护村队的驻地。
整个护村队都陷入了轮回,求助的信号被屏蔽在了轮回的力量里面,根本无法传出去。
咔嚓!
体型肥胖的男子挥舞着阴阳剪冲向护村队的异变者,这黑白两色的阴阳剪像是两只飞腾的凶厉恶蛟,每一次都能绞杀一名护村队的异变者。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响起,接连数名护村队的异变者被杀了。
惊艳的五色光华如同彩虹突然从肥胖男子的左后方亮起,这厚重的五色神光如同劈山大剑,直接对准了肥胖男子的头颅。
爆寵小毒妃
神剑荡起了五色神光,这五种光华一道又一道在空中炸开。
五色神光太强大了,夹杂着无尽愤怒。最终,五种光华又在愤怒中凝聚,要一剑将肥胖男子劈成两半。
噗!
肥胖男子慌乱中急忙施展金遁术向左前方躲避,结果一条右肩却被齐肩劈落。
五色光华在他的断臂处交织,侵蚀伤口让肥胖男子的伤势持续加重。
“你们是天外的什么人?”
愤怒的喝问声从五色神光的来源处传来,护村队的新任队长钱诩的身形显现而出。
他的背后,五色光华竖直如剑怒立,在愤怒中微微颤抖着,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劈向肥胖男子。
肥胖男子并没有直接回答钱诩的问题,脸现轻蔑冷笑,“你们护村队的日子过的太滋润了,忘记了昔日的教训,尊使派我们给你们增加点记性。”
“可恨!”
钱诩大怒,肩膀一抖,五色神剑便飞出,隔空横扫,五色的神光闪烁,要一剑将肥胖男子腰斩。
“呵呵!”
快穿之狗腿逆襲記
肥胖男子冷笑着向后退,土遁术展开,迅速拉开和钱诩之间的距离。
火影之奮鬥 貓的安魂曲
轮回!
空中突然传来轮回的呜咽,半空中手持圆形古镜的男子突然动了,双手抓住古镜用力推动,那古镜就在空中缓缓移动位置,将一缕轮回的光线从空中对着钱诩照射下来。
“这……这是什么力量?”
眼看青黑色光芒向自己身上扫来,钱诩脸青了。
他的层次太低了,并不认识轮回之力,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却让他从灵魂深处感到战栗。
嗖嗖嗖!
钱诩展开土遁术,瞬间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后退。
然而,躲避并没有用,轮回的力量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于他自身的天命点,透过天命点射出,以至于早就锁定了他的身体。
这力量沉降,化出一只青黑色无形圆环套中了钱诩。
空中,由圆形古镜折射出的轮回印的表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型的轮回印。
轮回的光华照在钱诩的身体上,钱诩体内,出现了一只相同的小型轮回印。
两只轮回印都在向外透射青黑色的轮回光华,这两种光华瞬间连接在一起。
钱诩却显然没有察觉任何异常,还在用土遁术向远处遁行逃避。
肥胖男子和长脸带须男子的脸上都露出冷笑,谁也没有追赶钱诩的意思。
长脸带须男子双手同时推动圆形古镜,轮回的光华照射下来,轮回印表面的小型轮回印竟慢慢老化腐朽,从表面开始一点一点的化作灰尘。
轮回的光华将两只小型轮回印连接在了一起,轮回印表面小型轮回印的衰老腐朽影响到了钱诩体内的小型轮回印,这小型轮回印也跟着转动。
钱诩依旧没有察觉任何异常。
他体内的小型轮回印在轮回印表面的小型轮回印带动之下在不久就彻底腐朽化灰。
“啊~”
恐惧得惊叫声突然自钱诩的口中传出,他那正在遁行中的身体坠落了,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在轮回之力的推动之下,他所修炼的实力瞬间消散一空,仿佛一切回到了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