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em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猛卒 高月-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漢中山莊-cyii6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这是一座占地近二十顷的大型庄园,庄园内没有良田,分布着大片树林,外围有一些菜地,围墙也比较高,一般人也很难翻越过去,传闻庄园内散养着猛兽,使得周围的村民都不敢靠近这座山庄。
夜幕初降,三名斥候潜到了庄园高墙下,他们都是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专业斥候,他们知道高墙内很可能部署了獒犬,他们五六片腌过麻药的肉扔进高墙内,很快便听见两条獒犬的低吼声和狼吞虎咽的呜咽声,不多时便没有动静。
他们又扔了两片进去,没有动静,他们这才轻巧地翻上高墙,跳进了墙内,眼前是一片水塘,只见两条牛犊般大的獒犬倒在水塘上,昏迷过去了。
士兵们手起刀落,将两条獒犬杀死,绑上大石推进了池塘内,他们便绕过池塘,手执弩箭向百步外的树林奔去。
从外面看起来这里应该是大片树林,但进入后他们才发现这片竟然只有五十余步宽,里面就没有树林了,简单说,这就是一堵茂盛的树林围墙,再往里走是一道三丈宽、一丈深的深沟,壕沟内布满了尖桩,在他们左面数百步外有一座小桥,那座桥梁应该是进入庄园内部的唯一通道,但如果细看,就会发现它竟然是一座吊桥。。
在壕沟对面则是大片草地,一眼望不见边际,极远处有灯光闪动,看轮廓应该是军营,长长的平房有十几排之多。
这时,远处数十条獒犬咆哮着向这边奔来,站在壕沟边向这边狂叫ꓹ 远处还有十几名骑士向这边疾奔而来,三人见情况不妙ꓹ 连忙后撤了。
虽然不知道庄园内部到底有多少人,但从营房的情况来看,最多三千人左右ꓹ 三名斥候没有停留,直接回去报告了。
極道未婚夫:星丫頭的專屬甜蜜
这座山庄叫做飞鹰山庄ꓹ 它实际上是一座军事训练营,里面有三千五百名受训者ꓹ 基本上都是青少年ꓹ 都是来自各地的孤儿,从十二岁到二十岁,超过二十岁,则送去太原北部的岚州大营训练。
这里训练的内容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像宗教一样的洗脑,要让他们全身心地崇拜并服从会主,另一部分是简单的军事和体能训练ꓹ 把他们培养成为强壮的预备士兵,然后送去岚州大营再进行残酷的训练。
大营内还有数百名少女ꓹ 她们除了参与仪式被洗脑外ꓹ 并不参与军事训练ꓹ 而是种菜、洗衣、做饭ꓹ 像奴隶一样劳役。
但这些少女却不允许教官和学员们染指,这是规矩ꓹ 她们有更重要的价值ꓹ 等她们十八岁后会被送走ꓹ 奖励给优秀的战士为妻。
在营房的背后有几座大型建筑,其中一间大堂上灯火通明ꓹ 一名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正在询问情况,他是这座训练营的头目,没人知道他真实身份,大家都叫他武将军,他的规矩极严,而且铁面无私,就在一个月前,几名教官违规饮酒,被他抓起来,每人杖打一百棍,当场打断了两个人的腿。
武将军一脸不高兴,厉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狗不会无缘无故的叫,还有,东北部的两条獒犬跑哪里去了?一定要找到!”
几名手下战战兢兢道:“启禀将军,我们找到了两片腌了迷药的肉,我们推断是有人进来偷狗,把两条獒犬偷走了。”
“我担心的不是獒犬,我担心的是我们秘密是不是被人发现了!”
狠狠训了手下一通,武将军又道:“你们今晚上要加强巡逻,一旦发现贼人再来,必须给我抓活的,我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遵命!”十几名巡逻武士一起躬身答应。
………
一更时分,王越率领五千五百名士兵抵达了飞鹰山庄,听完斥候的汇报,王越倒不敢轻敌了,他没有从北面进入,而绕到了西南面,从北面进入,距离对方军营太远,会给对方充足的时间准备,从西南进去,过了壕沟,军营只相距几百步。
王越一声令下,数十人抱着巨木向围墙冲去,‘轰!’的一声巨响,围墙被撞开一个大洞,响声惊动了四周,十几条獒犬咆哮着向这边奔来。
“轰!”又是一声巨响,围墙上又出现一个大洞,两个大洞相距一丈。
响声也惊动了巡哨武士,他们催马疾奔而来,这时,十几条獒犬已经冲到墙边,不等它们扑来,士兵们一起举弩射击,獒犬纷纷中箭,呜咽着倒地。
士兵用绳索穿过大洞栓住围墙,数百名士兵一起拉拽,围墙晃了晃,轰然倒塌,出现了一个一丈五尺的宽的大洞,士兵们蜂拥而入。
十几名巡哨发现了大群士兵,他们调转马头便跑,大喊道:“官兵杀来了!官兵杀来了!”
溟帥 南宮小可
百名士兵扛着一架事先已经制作好的长木筏向树林里奔去,这是他们过壕沟的桥梁,宽一丈,长四丈,都是用笔直的松树原木制成,两头有长钉,可以钉土内。
只片刻,他们便冲到壕沟旁,有士兵将两根捆绑好的木头达搭上壕沟,几名武艺高强的士兵沿着独木桥奔了过去,他们接应住长木筏,用锤子将木筏上的长钉敲入土中,一座简易桥梁迅速搭成,这些办法只有实战经验丰富的军队才办得到,一般的州军哪里想得到?
暗黑裁決者
木桥搭成,一名士兵张弓射出一支鸣镝,‘咻——’鸣镝发出尖利的声音从树梢上掠过。
五百内卫骑兵早已等候在外,鸣镝就是信号,他们催动战马,风驰电掣般向树林内冲去………
巡哨的喊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武将军,他披上一件衣服走出房门,向远处望去,月色很好,使他能看得很远,他依稀看见壕沟处有黑影晃动,但看不清有多少人?
巡哨已到正南面去了,喊声渐远,根本听不到他们在喊什么?
風襲
这就是壕沟不利的一面,外围的巡哨武士过不了壕沟,必须要绕到南面才过得来,这样反而耽误了时间。
好在里面也有巡哨武士,几名武士奔上去,也发现了异常,立刻调头狂奔而来。
“武将军,官兵来了,是官兵!”巡逻武士惊恐得大喊大叫。
这下武将军听清楚了,他大惊失色,急声喊道:“速速敲钟!”
‘咻——’远处传来了鸣镝声,随即密集的马蹄如闷雷声响起。
“当!当!当!”
急促的警钟声终于敲响了,熟睡中的青少年纷纷惊醒,他们还以为是训练,纷纷穿上衣服奔跑出来集合。
“是官兵,赶紧拿武器!”
十几名教头骑马奔来,声音里充满绝望。
‘嗖!嗖!’空中箭矢疾飞,十几名教头纷纷中箭,惨叫着落马。
数十步外出现了无数身披盔甲的晋军骑兵,他们是内卫骑兵,同时也是最精锐的骑兵,个个精通骑射,武艺高强,锐不可挡。
训练营的少年顿时炸开了,调头四散逃跑……
骑兵们不忍杀这些尚未成人的白衣少年,大部分都是十二三岁,身材稚嫩,骑兵疾速奔跑,纷纷大喊道:“投降者免死!投降者免死!”
少年都被教导,宁可死也不投降,但眼前的一幕又让他们心中恐惧万分,他们进退两难,都茫然了,很多人索性抱头蹲在地上,听天由命!
五千军队也杀来了,他们迅速形成了包围圈,截断了少年们通往吊桥的去路,
上神大人,小妖要造反
倒是一百多名教头手执兵器和骑兵激战,但他们人数远远逊于对方,武艺和实战经验都不如对方,他们不断被精锐的骑兵斩落下马,不多时,一百多名教头悉数被杀,无一活口。
白衣少年被驱赶着集中在一起,里面还有一群群少女,她们俨如一群群受惊吓的小鹿,聚在一起,很多人害怕得哭了起来。
王越骑马而来,高声问道:“他们的头目可抓到了?”
一名士兵指着一座木塔道:“有人看见他进塔,弟兄们已追进去了。”
话音刚落,忽然有人惊呼起来,“起火了!”
只见木塔内冒烟了,有火舌从七层的窗户里喷吐出火焰,数十名进塔抓捕的晋军士兵纷纷大门内逃了出来,包括少年们在内,所有人都向木塔望去。
都市紅顏
“是武将军!”有人指着塔顶上之人大喊道。
只见一名中年男人从塔顶的窗子里钻出,手执一支巨大的十字,跪在塔檐上,向天空大喊着什么?
所有的白衣少年和少女都跪下了,双手举过头顶,摆成十字,嘴里念着经文。
“是景教!”
王越脱口而出,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唐州商会是景教。
中年男人站起身,一跃跳进了熊熊烈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