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rzw优美言情小說 樹海林深笔趣-第三百一十章 白紙一張閲讀-ssw85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我天生不是一个自律勤奋的人,听说能睡到自然醒,我也没客气。睁开眼,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正午的执初轩内,连半个弟子都没有,估计全在制符室里。
昨晚回到寝房后,我一直在琢磨要练一张什么灵符。
不知道是不是受白因弄出来的那条银河星辰的影响,现在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归灵许虔,河星望目。后来我决定,就练一张可以“译文”的灵符,非要把这句话弄明白不可。
走到制符室时,恍惚觉得又回到了寝室,这里果真跟寝室建筑的一模一样,连房间的占地面积都是相同的。
整个房间里,只有正中央摆着一张矮桌,桌子的左上角有一张空白的长方形白纸,看大小应该就是等着我奋笔疾书的符纸了。
我跪坐在桌前,转着毛笔,看着这空白的符纸发呆,实在不知道第一笔应该落在哪。直到肚子饿的咕咕叫时,才发现天已经见黑了。我把这张空白纸揣进胸口的衣襟里,起身离开。
刚出门,看到白因正侧身站在我的制符室前,手里还提着昨天的食盒。
我走过去,“弟子见过白因师兄,师兄可是在等弟子?”
撿來高工要不要
白因点头,把食盒递给了我。这一动作,被不少进出制符室的弟子看到了,他们个个错愕不已,有些人甚至惊讶到停下脚步,旁若无人的直盯着我们,往日那股冷漠寡淡的气质,一扫而空。
白因完全无视他们,问道,“今日练符有何进展?”
这一张嘴,更是把那些弟子吓得够呛,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像是撞破了什么天机一样。
估计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千百年不张一下的嘴,今天竟然被我给撬开了。
我回道,“毫无进展,弟子天资极差,又没有这方面的悟性,坐了一天,一笔都没有动。”
白因问道,“心中可有所求之事?”
“有有有!”我跟白因向外走着,“我昨晚就想好了,我想做一张可以译文的灵符,因为我一直有一句话想不明白,我想通过灵符解析。”
白因听后,蹙了下眉,“通过灵符解意?”
我问道,“师兄,是不是没有这样的灵符啊?”
白因道,“灵符是所需产物,练符的过程则是实现所需之所举,只要你有所求之事,便可以通过练符达成,不过,这解意灵符……”
“如何?”我看着他,片刻后反应过来,“师兄是想说,此符像弟子底子这么差的人,很难练成是吗?”
亡靈的後裔
白因顿了下后,还是点了下头。
我笑道,“师兄直说无妨,弟子有自知之明,也知道练此符不易,不过没关系,一年练不成就练两年,两年不成就三年,三年不成就五年,十年,再不济,就练它个百年,千年。”
白因疑惑的看着我,“仅仅为了一句话,何以要如此执着?”
我问道,“敢问师兄当年,为何会练制瞻星符,练此符又用了多少时日?”
“练瞻星符耗时十月。”白因忽然垂下眼睛,沉默片刻后,说道,“练瞻星符,是因为怀念在凡间最后一晚所看到的星辰。”
“可是弟子昨日看到的星辰?”我问道。
白因点头,神色黯然。
人间最后的一夜星,那晚观望时,一定是惬意神怡,以至于三年后,白因还能清晰的记得那片星空,只是后来从瞻星符中再探去时,早是两种心境。
如今映出的星空,是那晚的,又不是那晚的。
我说道,“弟子想解意的那句话,就如同师兄心中的那片银河星宿,它对我来说也很重要。而且那句话,也许还跟另一个人有关,那个人对我而言,比这句话还重要。”
白因看向我,若有所思。
我说道,“师兄天赋异禀,十月便能练出如此拍案叫绝的瞻星符,弟子想请教师兄,不知道这练符是不是跟练制法器一样,需要在练制过程中,想心中所想,念心中所念?”
白因道,“你腰间的毛笔,会在你落笔初始,记忆下你其时所盼,在之后的练符绘符过程中,只需定神凝思,将内力聚集在笔毫即可。”
“换言之,最开始的落笔,决定着灵符的用途,而之后的内力注入,只需专注把控?”
白因点头。
“可是我就那么点内力,会不会在注入的过程中一下用完了?如果真是那样,内力忽然中断,灵符因此一下烧成灰烬,岂不是前功尽弃?”
白因道,“练符过程中,切勿急于求成,需谨慎把控内力。倘若你所练灵符,只为求得一言真解,而非久用,解意灵符所成,指日可待。”
我欣喜道,“当真?”
白因点头,神色淡然。
邪王獨寵廢柴妃
我们走到阙门前停下,我看了眼食盒,“对了师兄,还没问及昨日的糖醋鱼,可还合您的口味?”
白因看向食盒,眼神飘过一丝温和,淡淡道,“极佳。”
你是我的二分之一
“师兄喜欢就好。”我说道,“其实厨仙烧鱼的手艺更赞,等厨堂什时候又有肥鱼时,我让他亲自下厨做给师兄吃。”
白因道,“不敢劳烦厨仙。”
我是月城雪兔
“不劳烦不劳烦,那老头……”我顿了顿,收了下情绪,继续道,“厨仙无事时也是闲着,可以让他给师兄换着法烧,一条鱼,他能烧出几十种做法。”
白因没说话,静默的站在原地,又恢复到了一贯的清冷,这人的心思着实不好猜。
我说道,“今日有幸听师兄讲解赐教,受益匪浅,心中不胜感激。他日弟子若在练符中有所困惑,不知是否可以再向师兄请教?”
白羽点头。
“弟子先谢过师兄。”我说道,“弟子要去厨堂将食盒送回,先行告退。”
刚到厨堂,白爷提着嗓子喊道,“臭小子,晚饭都快变成夜宵了!”
“我这不是忙着练符吗!”我叫出肖愁,“快去吃饭。”
肖愁跑到饭桌前,白爷黑脸立马变白脸,眉开眼笑道,“来来来,你喜欢吃的都在这,慢慢吃,不着急,我这就去把汤给你盛出来……”
白爷走过来,脸又一沉,“练符能练到废寝忘食,念书时要有这份进取心,我早就是状元他老子了!画到什么程度了?”
我掏出纸符,白爷一边盛汤,一边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叫道,“白卷啊!”
管家也凑过来,不解道,“为何一笔都没有?可是无欲无求?”
黑鐵之堡 醉虎
“他能无欲无求?”白爷道,“这臭小子想要的多了!”
我撇撇嘴,“没错,就是因为什么都想要,所以一时间难以抉择。”
白爷道,“你要真不知道该选什么,那就画个姑娘,如果内力够用的话,多画两个也行。”
我惊讶道,“是不是真的?还能这样?到时候真能变个活人出来?”
白爷一巴掌拍过来,“现在知道急了?早在凡间时干什么去了?”
我揉着后脑勺,“我干什么去了你还不知道?整天跟着你们瞎走瞎逛呗!”
管家道,“倘若是想求位好女子,其实仙灵界里也有很多可以选择的仙灵。”
火影之遠傳
死神之攪弄風雲 白眼權
白爷摆摆手,“那些个就算了,眼光一个比一个高,我们俩这种高质量的现在都还单着呢,就这小子这样的,谁能瞧得上?”
“谁稀罕,我还瞧不上她们呢!”我说道,“我现在只想把我这张灵符练成,其它的事,去他娘的吧!”
異客尖兵
白爷道,“一天下来,拿回来白纸一张,估计明天后天也是一样。”
超級保鏢在都市
“这你就错了,我刚才遇到白因了,他跟我说了我一些练符时要注意的事情,所以我现在脑子里,已经有了……你们干什么?”话说一半,白爷和管家都露出了,跟执初轩那些弟子一样的惊愕表情。
白爷问道,“他还教了你那些东西?”
管家问道,“可是你一直纠缠白因上仙?”
“你什么意思啊?我纠缠他干嘛?”我说道,“不过是寻常交谈,虚心请教而已。白爷之前不是说了嘛,我对他有恩。”
管家道,“倘若真有此机会,定要多多讨教,白因上仙在练制灵符的领域中,造诣颇深。”
我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我还有供养朽灵符的经验,也不能算是第一次接触灵符了,所以练成这张灵符,问题不大。至于什时候能成,看命吧。”
白爷道,“白羽跟我们的交情不比白沁,你练符时最好小心点,别像之前练泥球时那样,被发现什么破绽,回去后跟小伙伴多交代下。”
我点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