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iey優秀都市言情 你跑不過我吧 起點-第860章 讓你們破費了分享-iymv4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苏瑾秋二人的声音虽然不高,但那孙浩英还是听到了。
“慕警官,中途可不能打退堂鼓啊!作为一个大男人,喝奶怎么能退缩呢?”
“有道理。”慕远一脸懵懂地说了一句,说完后还露出了一个无害的笑容。
孙浩英也没说什么……
此刻,酒店的服务员开始上菜,过程中,那位台长又发表了一番讲话,表达的意思不外乎感谢、鼓励和问候。
慕远是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因为与自己无关。
他很专注地看着端上来的一盘盘菜肴,内心想着自己一会儿究竟是吃八分饱呢?还是五分饱……
他对这方面也是很有研究的,如果自己想稳一手,吃个五分饱就行了,那在喝奶的时候就稳着点,别人敬自己,接着便是,但不回敬。
可如果想吃个八分饱,那就不能让其他人吃太多。
饭桌上,不想别人吃太多菜的方法是什么?那就是让对方多喝酒,最好是喝道吃不下的程度。
如果操作得当,这样一大桌菜,自己吃十分饱应该都是没问题的。
不过这一桌还有七位女士,这不在控制范围之内,所以慕远给自己定了个八分饱的目标。
“瑾秋,你这些同事,酒量如何啊?”慕远低声咬着耳朵。
苏瑾秋给了他一个娇俏的白眼,道:“没你饭量好!”
“哦!”慕远顿时就放心了。
他犹豫了一下,继而问道:“你看一会儿我需不需要给他们敬酒啊?”
“你自己决定呗。不过……还是别喝太多吧。”
何言相濡以沫 木子喵喵
“放心,肯定不会都趴下的。”
苏瑾秋不再说什么了。
嗯,只要不全趴下,那就有人善后,问题不大。
接下来,餐桌上开始觥筹交错,所有的女同事也都喝上了饮料,不过也没人要求她们喝多少,随意就好,唯一例外的便是慕远……呃,好像不能算是例外,因为他不是女的。
酒过三巡、奶也过了三盒。
慕远在喝奶的空档,也没忘了吃东西。
这在除了苏瑾秋之外的所有人看来,那都是不明智的行为。
现在才刚刚开始呢,你就吃得太饱,一会儿怎么喝?
不过也没人提醒ꓹ 谁让苏瑾秋看起来都不上心呢?一开始谷雨倒还向苏瑾秋暗示过,但这大猪蹄子一点关心的样子都没有。
算了ꓹ 爱咋地咋地!
貞觀攻
此刻,领导那一桌,屈主任陪着那位刘台长开始去另外两桌敬酒。
当然ꓹ 这个敬酒不是为了体现尊敬,而是体现领导爱戴下属ꓹ 亲民嘛……
“领导过来了,大家注意着点儿。”孙浩英刚放下酒杯ꓹ 立刻提醒道ꓹ “慕警官,反正你也不是我们台里的,喝奶倒是无所谓。”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慕远微微笑着。
孙浩英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很快,那刘台长便走到了桌子前。
众人正等着他谈话呢,忽然,刘台长目光落在了慕远身上。
“咦?你是……慕远……慕大队?”刘台长有些惊讶地问道。
慕远有些惊讶ꓹ 道:“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自然是认识的。”刘台长脸上的笑容甚是灿烂,“慕大队你是警界的精英嘛ꓹ 经你手破获的案件ꓹ 那是多不胜数ꓹ 整个西华市都是受益无穷啊!我们丁台长上次还专门就此事做了安排部署ꓹ 希望我们台里的节目组多以慕大队你为标杆,做一些宣传呢。”
慕远这下是真的吃惊了。
他知道自己很出名ꓹ 但他认为自己出名的范围仅限于公安内部以及案件相关方群体ꓹ 结果没想到在媒体界也有人关注自己。
看来有句话说得没错ꓹ 这些媒体人的嗅觉果然是最敏锐的,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不凡……
“刘台长客气了ꓹ 这不过是我的本职工作罢了。”慕远淡定地应了一句。
“哈哈……对!对!本职工作,我们都得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刘台长说着,目光扫向同桌的其他人,语重心长地说道,“各位同仁们,慕大队这句话虽然朴素,但却说透了本质。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都将得到长足的发展和进步。这也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啊!”
慕远没开口……
领导不愧为是领导,随便一句话,都能引来一番感慨,然后还顺便把人给教训了。
同桌的其他人看向慕远的目光多少有些复杂,其实不少人听说过慕远这个名字,包括孙浩英。
但听说过名字并不代表着就熟知这个人的一切,哪怕慕远的能力确实非常出众,但不也还是年轻人嘛,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谁又比谁差不是?
網遊之逍遙盜賊(塞北的風)
再说了,年轻的媒体人,谁心里没有一个无冕之王的梦?你再牛逼,那也只是我报道的对象而已……
可现在刘台长这样的态度,无疑是给大家上了一课。
一个连台长都如此重视的人,你能忽略?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比如孙浩英。
我又不与你冲突,喝酒而已……更何况你又没喝酒,就喝奶呢……
都是同龄人,没道理玩不起,对吧?
“慕大队,你……今天过来……”刘台长笑呵呵地问道,他可是知道,今天来参加这次聚会的,要么是台里的工作人员,要么就是家属……
如此,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刘台长不过是想八卦一下而已。
綜冒牌魔法師 俄羅斯藍貓
苏瑾秋盈盈大方地站了起来,笑着道:“刘台长,他是我男朋友!”
“哈哈……看来苏瑾秋你是慧眼识珠啊!”刘台长认识苏瑾秋,笑着说到了一句。
“那是!”苏瑾秋傲娇地扬了扬脑门。
刘台长没再理会她,转头看了一眼慕远跟前,忽然问道:“慕大队,你没喝酒啊?”
“我不喝酒。而且,我明天一早还得出差,不能喝酒。”慕远笑笑。
“行!那你随意。”刘台长笑了笑。
他举起杯子向所有人敬了一下,然后说了几句大家吃好喝好之类的话,便离开了。
餐桌上继续开始觥筹交错起来!
刚才刘台长与慕远的那番交流,似乎并未阻止众人向他敬酒……呃,敬奶的趋势,反而有点推波助澜的感觉。
这道理其实很简单,这社会,谁不希望结交几个牛逼的人呢?平日里要找到一个这样的人都很难,现在居然同桌了,那自然得勾搭勾搭。
可既然是在饭局上,总不能坐在一起咬耳朵闲聊吧?大男人干不出那样的事来,那就拿酒说话呗。
于是乎,一个个几乎是排队一般地向慕远敬酒。
这也算是对刚才刘台长重视慕远的一个回应不是?领导如此重视,我们上来敬酒,那也是配合领导工作不是?
不过这里面大部分倒酒的人,都带了一句话:慕大队你随意!
超次元事務所 七星少將
可惜慕远没听进去,反正只要过来敬酒的,他都是一盒奶!
有的人甚至连敬三杯,慕远也就喝三盒,仿佛觉得少喝了一盒会吃亏一般。
好在慕远终究不是本场的主角,顺带敬了他之后,也还是会与其他人一起喝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人都是醉眼朦胧了。
“瑾秋,你……这是咋锻炼出来的?”谷雨悄悄朝慕远努了努嘴。
苏瑾秋一脸呆萌,问道:“什么咋锻炼出来的?”
谷雨脸上带着怪笑:“喝奶啊!你看你男朋友,喝奶……真厉害。”
“你去死吧!”苏瑾秋双手不安分地伸了过去……
两位美女的私密交流自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慕远也是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目不斜视。
“来!慕警官,再敬你一杯!”
“来,走一个……”
在这种似醉非醉的情况下,敬酒的理由是最多的,几乎可以说是拿着杯子就凑了上去。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桌子上开始有趴着不动的人了。
而此刻饭局也差不多接近尾声,刘台长再一次来到这边,他打算与慕远道个别——这也是礼节性的问题。
可当他看到慕远面前摆放着的那一堆奶盒时,顿感牙疼。
哪怕那堆奶盒稍稍少那么一点点,他也不至于惊讶地问出来。
“慕大队,这……是你一个人喝的?”
“嗯!……确实稍微多了点,让你们台里破费了。”慕远带着些许歉意地说道。
刘台长感觉脑门嗡嗡的……
这是破费不破费的问题吗?喝这么多,不怕出问题啊?
他是真担心!万一这次聚会中,慕远因为喝奶过量进了医院,那说不定会闹成大新闻。
作为电视台的副台长,刘台长还是有这方面的敏锐性的。
虽说现在慕远看起来非常正常,但刘台长还是没憋住。
“你……没问题吧?”
“我能有什么问题?好着呢。”慕远笑笑,道,“不过他们似乎喝得有点多了,得让人送回去。”
刘台长看了看慕远的肚子,一点不像是喝了几十盒奶的样子……
他和慕远毕竟不熟,这种事情也不好多问。
总得来说,应该问题不大的。
“没关系!”刘台长勉强笑了笑,对旁边的屈主任说道,“屈主任,你安排人送一下,确保每一个人安全到家。聚餐是好事,可别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明白!明白!我一定安排好的。”屈主任连忙说道。
……
人去楼空,街道也显得幽静了许多。
苏瑾秋与慕远一道从酒店里出来,她的手还挽着慕远的胳膊。
在相继与谷雨等人道别之后,街道上仿佛只剩下她们两人——当然,不可能真的只剩下他们,只不过其他人他们都不认识,可以忽略。
“慕远……”
苏瑾秋忽然低低地喊了一声。
“嗯?”
“今天你表现不错!”苏瑾秋抿嘴一笑。
慕远笑笑,道:“还行!奶喝得有点多,饭菜吃得少了点,估计上几趟厕所,就得饿了。”
“噗嗤……”
“你笑什么?”慕远有些纳闷。
苏瑾秋娇媚地抬起脸庞,一脸灿烂的笑容,道:“我笑孙浩英他们啊!还想让你出丑呢,结果自己喝趴下了。”
“他们为什么要让我出丑?”慕远一脸懵逼。
苏瑾秋嘻嘻一笑,道:“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啊!他们嫉妒呗。”
“这不是假的嘛。”慕远很无辜。
苏瑾秋笑容一收,杏目一瞪,道:“他们又不知道是假的!还有……你可别露馅了,反正一旦你露馅,我就去找陈阿姨,哼哼……”
慕远心脏忍不住多跳了两拍。
他觉得可能是被苏瑾秋这话给吓的。
别动不动就找家长啊!这太吓人了。
“不会!肯定不会!”慕远连忙说道。
“那……你以后下班就来接我!”苏瑾秋笑得很狡猾,“你想啊,我们还住一起呢,你都不接送我上下班,这关系也太假了,别人很容易怀疑得。”
慕远顿时就很为难了,苦笑道:“我……很少下班,呃,很少按时下班,而且我很多时候都在外地出差,没时间来接你啊。”
苏瑾秋也有点小郁闷,不过很快就放开了,道:“那,只要你有空,就过来接我。另外,有时间一起去看看电影啊什么的……嗯,顺便叫上谷雨她们,这样她们回台里一宣传,就更没人怀疑了。”
话都到这份儿上了,慕远自然没法反驳。
“刚才吃饭的时候,你说你明天又要出差?”苏瑾秋忽然问道。
慕远点了点头,道:“对!去一趟甘南省,耽搁不了多久,最多两天时间。”
“嗯,我知道,你每次出去的时间都不是很长。”苏瑾秋一副了然的样子,“不过你这次数也太频繁了吧?这么多案子要办吗?”
慕远认真地说道:“都是些陈年旧案,比如这次,更是一起搁置了十多年的杀人碎尸案,还是两条人命。如果没机会破就算了,现在有这个可能,我们怎么能不努力一次呢。”
“嗯!”苏瑾秋点了点头,很懂事的样子。
“那你明天什么时候走呢?”
“早上九点的飞机。”
“那岂不是不到七点就要出发?”
不只是喜歡 莫妮卡
“嗯!没办法,早点去也能早点回来。要是走晚了,明天也就办不了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