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0a6玄幻小說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txt-第四百三十三章更加深厚熱推-meatm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小說推薦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陈志杰看到冯阳光兴奋激动的样子,更不好意思把当时的情况给说出来,只能在心里默念一句“抱歉。”
啊!这波,这波是善意的谎言。
总不能说我把电话打出去了,但是没说话,也不能保证自己的上司兼亲叔叔会找来。
那陈志杰顾及冯阳光这个“大学生”恐怕会撂挑子,不能把刚建立起来的希望给摧毁,有了希望那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活在七零年底 時空錯亂
陈志杰睁着眼睛说瞎话:“必须是真的,我上司是我亲叔叔绝对会来救我们。”
“你亲叔叔?”冯阳光心里冒出一个疑惑,好奇道:“杰哥,既然上司是你的亲叔叔,为什么还要把这么危险的卧底任务交给你呢?”
陈志杰听到这个问题,动作一滞,搜脑掏心憋出一句:“可能是他觉得我不会背叛吧,毕竟你也看过警匪片,经受不住诱惑,背叛自己誓言的人大有人在。”
这段话不只是说给冯阳光,而且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冯阳光也看出陈志杰情绪不对,连忙换了个话题,“诶,杰哥,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们还能住在一个房间,不把我们分开呢?”
“这个问题很简单啊,因为没有人上报是这个牢房出了问题,都怕把这份工作给丢了,所以隐瞒呢。”
陈志杰说着缓缓站起身子来,想要坐到床上,刚一动,左边膝盖处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
“嘶!”
让他直接蹲了回去,用手掀开裤腿一看,膝盖处早已血肉模糊,肉和血混杂在一起,甚至能看到深层的肉芽。
冯阳光听到声音后回过头来,一眼就看到这,连忙来到陈志杰面前询问道:“杰哥你这是怎么搞的!”
陈志杰回想了一下,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了节省路程跳到高台上,肯定就是那时候受的伤。
因为那时候精神高度紧张,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对劲,现在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才感受到。
陈志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笑道:“应该是之前不小心伤的吧,小问题,没多大事,明天早上就回复正常了。”
“誒!话不能这么说!”
“我是学医的,明白在这种不卫生的环境下什么细菌都容易滋生,小心感染一些破伤风菌之类的,到时候得把你整条腿都给砍下来。”
陈志杰听后大惊失色,狐疑道:“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真到那个时候,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把腿给锯下来。
“害,我骗你干嘛!我又没有什么好处。”
说着,冯阳光伸手抓住裤腿的一角,用力一扯。
撕拉!
一条长十厘米左右的布条被扯下来,故技重施,另一条只裤腿同样被扯了下来。
在陈志杰疑惑的表情下,冯阳光拿着布条朝前者伤口探去。
“杰哥,你忍着点!”
他把布条当做绷带把陈志杰的伤口处给绑死。
陈志杰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冯阳光操作,就连绑紧伤口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反应,整个人如同被石化一样。
他从小无父无母,全靠叔叔的一手接济他才能平安长大,要不然早就死在哪条臭水沟里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甘愿做吃力不讨好的卧底。
不过话说回来,冯阳光是除了叔叔第二个对他那么好的人。
他盯着冯阳光那张布满灰尘且英俊帅气的脸,暗道:“阳光,不管怎么样,我一定把你给带出去。”
“我陈志杰说到做到。”
可惜冯阳光并不会读心术,不知道他无意中的一个善意之举会给陈志杰造成这么强烈的反应。
正应了那句话,你的无心之举顺手而为可能会给其他人带来莫大的鼓舞。
“OK!好了。”
重生之最強劍神 天運老貓
冯阳光看着自己的“杰作”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偷。
随后假装从衣服中拿出一颗恢复伤势的药丸,递了出去。
“来,杰哥,把药给吃了吧,光包扎治标不治本。”
山河動 汪pc
陈志杰看着冯阳光手里红色的药丸,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了。
“我没记错的话这恐怕是你手里最后一颗药丸了吧。”
“没错!”冯阳光回答道,在心里暗道:“确实是手里最后一颗,但我储物空间里还有一大堆。”
“我觉得你还是留给自己吧……”
“费什么话,跟我客气干啥,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腿脚不灵活到时候怎么带我出去。”
“而且你总不能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学生跟那些人搏斗去吧!”
说着,冯阳光直接把药丸塞到陈志杰手中。
“好!到时候我肯定保护好你。”
陈志杰执拗不过冯阳光,还是选择收下,一口吞下。
陈志杰闭上眼睛细细感受身体变化,身上的疼痛和疲惫缓缓消失。
“咦!”
陈志杰惊咦一声。
他居然感受到体内出现一股热流,跟之前脑海里的清流完全不同,浑身暖洋洋的,贼舒服。
他好奇道:“阳光你这药丸跟之前那颗不同啊!”
“对!之前那颗是恢复精力,这颗是治疗用的,你没注意到颜色都不一样吗?”
來追我呀!笨蛋 餵峰糖糖
陈志杰回想了一下还真是,感慨道:“阳光,从这药上就知道你们家族肯定不一般。”
冯阳光笑了笑,谦虚道:“还好吧!”
“这两颗药很贵吧!”陈志杰有些好奇。
“也没多少,一颗成本就几万而已。”
“咳咳!”
穿越大唐的現代人 寵物玩家
陈志杰一个劲的咳嗽,看冯阳光的样子说几万就像几块钱那么简单。
不过转念一想这等优秀效果,用的恐怕都是些名贵药材,比如什么几百年的人参膏之类的,所以很正常。
但另一个问题跃上心头。
他记得进监狱的时候,浑身的衣服都是脱光的,那冯阳光是怎么藏这跟蚕豆大药丸的呢?
突然他想起来,自己还在做卧底的时间听马仔说过,有些人为了带毒品进监狱会把毒品塞到肛门里,躲过检查……
“嘶!”
想到这,陈志杰吸了一口冷气,眼睛不由自主想冯阳光屁股瞟去。
“嗯?一个男的屁股怎么那么翘…靠,我在想什么。”
他恨不得给自己俩巴掌,在想什么呢,这都能跑偏。
事后他假装不在意,随口问道:“阳光,你是怎么把药丸给带进来的?”
“我衣服里面有个小暗包,每次我出门都会往里带上两颗,以防发生什么意外,没想到这次还真排上用场了。”
冯阳光早就料到陈志杰会问这个问题,提前把准备好的托词给说了出来。
陈志杰听到冯阳光的回答,瞬间松了一口气。
怯花顏之凡女帝妃
“还好不是他想的那样。”
陈志杰躺到床上,闭上眼睛,“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冯阳光当然不客气也不介意,紧挨着前者躺下来。
没办法,床就那么大。
格列佛遊記 [英]斯威夫特
躺下没多久两人便进入了梦乡,今天确实有些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