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ien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第1076章 黑白棋盤(求訂閱)相伴-pasxj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天一点点黑了下来。
福王府邸内亮起了盏盏灯火。
顾判真的坐在书房内看书。
看的还是那次出现在梦境之中的那本晦涩古文。
他看的很认真,逐字逐句阅读,遇到不懂的地方还会掩卷沉思,直到理解之后才继续向后读去。
根本就不像是即将要赴梦中之约,与对方一决生死的样子。
但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所谓的秉烛夜读只不过是在做个样子罢了,他真正的在做的,其实还在书外,而在于自己的身体之内。
落在了那道被他吸收汲取的轮回剑意上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内的烛火忽然跳动了一下。
他便将那本古籍合上,小心放回到书架之中,然后又一口口喝完了桌上的茶水,这才推开房门,看向了外面已然变了模样的夜空。
这一次的局面和之前又有了很大的不同。
或者说,好像一切都反了过来。
他看到自己正站在高处,下方则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无尽深渊。
那轮墨色圆月没有高悬于天,而是就在深渊之内若隐若现,散发的黑色光芒自下而上照耀出来,落在了他的身上,仿佛给他穿上了一件崭新的黑色衣衫。
而在头顶正上方,原本应该是天空之所在,却诡异的现出了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就如同是那些镶嵌在夜幕中的星辰,一闪一闪,忽明忽暗。
“天地倒悬,又在搞这些没用的花活了么?”
顾判反手拔出寒光闪闪的双刃大斧,重重呼出一口灼热气息。
“但是我已经有些厌烦了。”
“所以说,你不来就我,我便去就你!”
嘭!
他直接向前踏出一步,朝着那轮黑月坠落下去。
下降数十米后,顾判眼前猛地一黑。
半坡亭
仿佛他刚刚穿过了一道隔离所有光线的屏障,突然进入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事情还不仅如此。
他降落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快到他甚至没有时间去适应由光明到黑暗的转换。
不过他对此倒并不是非常在意,暂时的看不见也没有关系,反正在这些月影生灵面前,在没有动用月华之光的时候,他的这双眼睛也只能算是一个摆设,有和没有都没有太大区别。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請住手!
顾判风驰电掣朝着虚空深处掉落掉去,而越是向下,那些墨色光芒越发显得厚重,到后来已经有如实质一般粘稠。
伸手从眼前轻轻拂过,黑色光芒给他的感觉如同在抚摸不带一丝杂色的黑色天鹅绒毯子ꓹ 光滑而又细腻,似乎已经不再是光线ꓹ 而是凝聚成为了实体的东西。
他对此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继续以自由落体向下运动。
耳边忽然响起尖锐而又凄厉的声音ꓹ 就像是某种小动物濒死前的惨嚎,又像是鬼物嘶声呼啸。
这种声音忽远忽近ꓹ 忽大忽小,在洞中幽暗无比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尖锐而又凄厉的嘶嚎一直在耳边回响。
顾判有些不耐烦地封住耳朵ꓹ 却依然阻止不了声音在意识之中回荡。
痞棋士 大雪崩
他后面干脆就不去管它ꓹ 只当成是随身听没电之后的哀嚎。
又下沉了一段时间,距离那轮黑月还是有种遥遥无期的感觉,其他的一切都被排斥了出去,只剩下最为纯粹的黑色光芒,才是这里唯一的永恒存在。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几道暗影突然显现,擦着他的身体游过。
给他的感觉就如同冰冷滑腻的深海鱼类从他的身体爬过ꓹ 全是阴冷潮湿的触感。
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顾判闪电般出手ꓹ 却陡然抓了个空。
就在此时ꓹ 仿佛重力加速度骤然增强ꓹ 他开始不受控制般急剧加速坠落。
随着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大ꓹ 顾判感知中的环境似乎也发生了更深层次的变化。
无边的黑暗之中,似乎多出了一些光彩ꓹ 它们好像是活的ꓹ 不停在顾判身边飞舞、咆哮、尖叫。
降落的越深ꓹ 那些诡异的影子也就越多,最终形成一道庞大厚重的屏障ꓹ 将他结结实实包裹在了里面。
后来,顾判的身体仿佛被套上了一层七彩斑斓的罩子。
再后来,罩子愈发厚重沉闷,最终形成一个没有缝隙的球体,闪烁散发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各色光芒。
“还有吗?”
顾判闭着的眼睛微微张开一道缝隙,“我可以再等上一会儿的。”
“…………”
“真的不再增加数量了吗?”
“那么,就可以开动了。”
顾判猛地睁开双眼,一缕月华之光从双眸最深处流淌出来,将上下左右瞬间照亮。
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那道森寒的光芒,在月华的映照下看着如同梦幻般绚烂多姿。
包裹在顾判体外的厚厚屏障猛然间炸开,无数道各色光影开始拼命从他身边逃离,但它们的举动无疑是徒劳的,在月之光辉的照耀下,重重斧影如鲜花般绽放,将所有光影一个不拉的全部笼罩了进去,没有漏掉一丝一毫。
無之青冥 血色隆冬
数个呼吸后,他发出一声畅快的叹息,收敛了月光,隐去了斧头。
一切又都恢复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状态。
又在坠落中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周围环境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在这里,似乎什么都不存在,没有光亮,没有声音,没有活物,只有无边的黑暗与寂静。
顾判此时忽然有些后悔,他不应该把那些会发出声音的古怪东西一口气全部斩掉,搞得现在连一个能让他捉来搜寻情报线索的家伙都没有。
在无光无音的黑暗中待的时间长了,他感觉似乎就连自身的存在感都变得若隐若现,慢慢虚无起来,有时候甚至生出一种错觉,那就是他现在到底是在坠落,还是说一直停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甚至说,他反而是在向上攀升?
在漆黑寂静的空间里,顾判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当他变得愈发烦躁,准备直接动用本体得部分力量施展暴力时,忽然间双脚一顿,有了踏上实地的感觉。
再次脚踩地面,他竟然感到一股无比踏实的感觉充斥着正个身体,原来脚踏实地的感觉是如此美妙。
这里是一片很奇怪的空间。
荒唐仙醫 雲流雨
菜鳥魔導師 獄小貍
脚下是由一条条发光直线组成的棋盘状平面,横平竖直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
而除了这面黑白棋盘外,其他全部都是空荡荡不着一物,只有淡淡的黑色雾气笼罩在平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