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cs2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愛下-529【殷地與殷民】推薦-6856j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一支船队顺风北上,首领是一个少年。
少年名叫陈立,今年刚满十九岁,父亲是王渊单刀赴会说降的海盗陈双喜。
陈双喜的转型非常顺利,舟山群岛那些海盗,被他组成海上商帮,极盛时帮内共有海船80多艘——大部分属于近海船只,主打国内航线贸易,把南方的商品运到天津和旅顺口,再把辽东、河北的商品运往南方诸港。
当然,也有十几条大船,专做中日贸易,他们是日本大内氏、尼子氏的主要贸易伙伴之一。
大内氏与尼子氏,已经互相攻打多年,前两年毛利元就自立,尼子氏已经风雨飘摇。这两家整天打得你死我活,辖地内百姓生活困苦,倒是把大明商贾给喂肥了。
就在去年,陈双喜遭遇海难,在暴风雨中沉了好几条船,陈双喜的尸体都已经找不到。
消息传回舟山,三个儿子立即闹起来,还把一个女婿卷进去争夺家产。
长子大胜,次子身亡,女婿请商帮长老们出面调停。
陈立作为幼子,分到一条大船,代价是必须远走他国。要么去极东之地,要么就到印度洋混,不得再回国内沿海。
陈立从十五岁开始,就跟着父亲跑船,年纪轻轻就经验丰富。他游说浙江、福建、广东的海商,竟拉起一支十二条船的队伍,要去极东之地获取金银财宝。
“德成,就此告辞,祝君一路顺风!”方灵犀抱拳道。
陈立连忙还礼:“先生保重!”
方灵犀这个乐户子弟,在物理学院进修数年,一回杭州就被海商争相聘用。他现在是杭州工商学校的老师,多个海商资助他创建实验室,平时一边搞研究一边带学生。
詭案組
此次进京,是方灵犀收到邀请,参加“物理学社”的创办大会,正好搭乘陈立的顺风船北上。
醫妃當道
船队在天津港靠岸,方灵犀登陆离开ꓹ 船队却还要卸货补给。
几百个衣衫褴褛的难民,看到船队来了ꓹ 立即扑过去:“大老爷,带我们出海吧,老家实在活不下去了!”
傲嬌相公神廚妻
不管是否属于被迫ꓹ 前几批出海的山东、北直隶人,有的去了南洋ꓹ 有的去了美洲,已经陆续给家里捎回一些财货。这些消息迅速传播ꓹ 原来出海真的不是送死ꓹ 甚至还能赚钱给家里寄回来!
于是乎,沿海省份的穷苦之人,又多了一种无奈选择,整天聚在港口乞讨度日,等着跟随各种船队出海谋生。
海上牙人随即出现!
他们跟各地海商、农场主签订合同,随船在沿岸港口物色难民。贷款给难民做出海路费,直接送去海外打工ꓹ 从难民的工资里慢慢收回贷款。
单身年轻妇女非常宝贵,因为南洋有太多光棍。甚至有不法之徒ꓹ 暗中掳掠妇女去南洋ꓹ 转手就能卖一个好价钱。
陈立对自己的心腹说:“去挑选身体健全者ꓹ 给他们一些饭食ꓹ 三日之后没发现疾病,就全部装船带走!”
“是!”这心腹是陈双喜留下的老人。
陈立以前跟着父亲跑船ꓹ 听说过无数极东之地的传闻ꓹ 他不但想去赚取金银ꓹ 甚至打算裂土建国。
他从南洋运了许多货物北上,准备在天津和日本卖光。只带食物、饮水、棉布、兵甲和人口ꓹ 前往美洲霸占一块地盘,然后找机会弄金子回国,学习探海伯的模式不断发展壮大。
重生在二次元時代 青天白雪
经过多年探索,美洲航线已经比较成熟,甚至连航海图都被泄露出来。
去时风险较大,因为沿途几乎没有岛屿。
回航却非常稳妥,因为靠近赤道的北太平洋,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岛屿。其中几个大岛,甚至已经成为固定补给点,岛上的土人准备食物和饮水,等着大明船队前来交易物品。
偶尔有患病之人,不宜再长途航海,干脆留在岛上休养。
马绍尔群岛,后世曾是美军重要的核试验和导弹基地,前后进行了六十七次核试验。
至于这个时空嘛,马绍尔群岛的酋长是广州人林春。这货因为染病,中途下船静养,居然娶了酋长的女儿,传授给土人先进的耕种技术。又用自己攒的钱购买武器,带领本岛的勇士,征服周围其他小岛。等酋长一死,他就顺势继承酋长之位,酋长的几个儿子全都莫名其妙死了。
林春因为家人死光才出海的,在大明没有什么牵挂,干脆一心一意在太平洋发展。他宣布自立建国,将群岛命名为“广海国”,甚至派遣使节,随船进京请求皇帝册封。
朱厚照还真册封了,因为“广海国”是太平洋重要补给基地,离两边的大陆又非常遥远。把群岛的土人杀光了,补给会变得非常麻烦,还得自己收集食物和淡水。就算占领下来,也没几个人愿意留下驻守,还不如让这个林春统治土人。
一个广州破落户,居然做了海上国王,并获得大明皇帝正式册封,顿时激起无数人的雄心壮志,陈立便是其中之一。
经过数月航行,陈立的船队来到栎木湾。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橡树林,陈立眼睛都红了,这尼玛果然是天赐的造船基地。可惜,这里是朝廷的地盘,陈立不敢动手抢过来。
一个穿着麻衣的中年人,带着本地移民走来,抱拳道:“可是探海伯的船队?”
陈立下船回礼道:“我们是私商组建的探海船队,在下姓陈,名立,字德成,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中年人赞道:“好名字,君臣正,父子亲,长幼和,而后礼义立。在下姓张,名卓,字云鹤。”
陈立心中苦笑,他的字,是父亲花钱请名师所取,现在想来特别讽刺。
名立,字德成,成的是礼义之德,寓意君臣正,父子亲,长幼和。可父亲一死,三兄弟争家产,大哥把二哥杀了,还把自己流放海外,哪有什么礼义存在?
陈立抱拳说:“原来是张先生,不料这海外还能遇到读书人。”
“惭愧,戴罪之身,不堪见人。”张卓汗颜道。
张卓今年四十二岁,原为府学教谕,因串通学生科举作弊,被人举报后查实下狱。这是非常严重的罪名,为了保住妻儿,张卓自愿流放北美洲。
陈立说道:“听闻极东之地,长期缺乏食盐,我这里带了许多盐过来,想换一些食物和淡水。”
张卓笑道:“栎木湾不缺盐,可否用铁器交换?”
“不缺盐?”陈立惊讶道。
张卓说道:“我们已经可以自己煮盐。”
正德年间,南方那边已经发明晒盐之法,但全国整体还是煮盐为主。煮盐需要特制大铁锅,朝廷为了防止灶户私自煎煮,还把一口锅分为好几份,需要几个灶户凑起来才能煮盐。
探海伯朱海为了用食盐卡住移民脖子,一直没有运来煮盐的大铁锅,甚至刻意不让灶户成为移民。
张卓这个府学教谕,却悄悄跟土著交流,制出巨大的陶器。他本人就是灶户出身,靠科举取得功名,煮盐属于张卓的家传本事。
利用自产食盐,张卓不但贩卖给附近其他两处移民,还把朱海遇到的第一个土著部落兼并了。
那个部落只有两三百号人,如今全部迁徙到栎木湾。
汉人教导土著先进耕种技术,土著教导汉人打猎采集,甚至出现了异族自由婚配的情况。
陈立第一次到美洲,看啥都觉得稀奇,主动前往栎木湾移民定居点。
移民们运来许多新鲜肉类,而且家家户户都晾晒着肉块,陈立好奇道:“你们这里,食物很充足啊,大家都能吃上肉?”
张卓解释道:“无论从南边还是北边,翻过山岭就是平整地,那里有很多野牛。我就想啊,能不能抓来驯化,前些天组织人手去抓捕。小牛犊抓来都养着,大牛便剥皮吃掉,一次抓了许多吃都吃不完。”
妖皇太邪魅:上神哪裏跑! 故蘇畫廂
这货带人挖大坑,拥有铁器挖得快,再用草皮遮盖隐蔽,派遣土人驱赶野牛群进坑,一次性抓住大小野牛三十多头。
至于野牛能不能驯化,谁都说不准,反正成功养活了两头小牛犊。
路过一片空地,陈立看到一群小孩,正在用树枝在地面练字,他佩服道:“先生大才,化外之地竟也传授圣贤之道。”
张卓笑道:“这些皆为土著孩童,想要归化他们,就得从汉话、汉字着手。我对这些土人说,汉人与土人,有着共同的祖宗,都是华夏后裔。他们的祖宗是殷商旧民,因战乱而渡海至此。我觉得吧,这极东之地,都该称作殷地、殷州,此处土人都可为我所用!”
陈立顿时眼睛发亮,这主意太好了。今后若想裂土建国,不用杀光土人,把土人变成汉民便可!
张卓悄悄对陈立说:“陈首领,咱们不如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陈立问道。
张卓说:“你下次过来,运些木匠、铁匠,再弄些木匠和铁匠的家伙事儿。咱们可以自己冶铁,自己造车造船。我现在没什么可回报的,以后兴旺起来,就能在这殷州卖给你车船铁器。”
陈立问:“此事为何不请求探海伯?”
张卓说:“探海伯防着咱们呢,我这里遍地橡木,却连轮子都造不出来。”
陈立顿时笑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