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xi5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之代言者 ptt-六熱推-t4c3u

神之代言者
小說推薦神之代言者
太阳还未升起的早晨,是很清爽的。
拉斐尔轻轻叩响房门,无声,又推门而入。
只见塞西莉娅早已梳洗完毕,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垂着脑袋,跪坐在床上。
“小姐今日不去学校么?”
“不用去了,最后还是要由你来收场,麻烦了。”
拉斐尔行了告退礼,悄无声息的关上门离去。
又安静了一会,塞西莉娅合上书,看向窗外。
巷子口,一个小小的身影,背着书包,抱着书,正哼哧哼哧的小跑而来,及肩的短发束在脑后,马尾辫一晃一晃的。
“呼……呼……希,希希,快给我讲一讲这道题。”
真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学生,堪称模范。
塞西莉娅接过赵小雅手中的笔,在本子上点点画画,将一道题分析的无比透彻。
赵小雅听的是连连点头,解了题的兴奋劲还没过,抱着作业本傻呵呵的笑。
“快去上学吧,要迟到了。”
正对着窗户的墙上,挂钟已指向六点半。
“这么迟了!”小雅一惊,急忙收拾好东西,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头招呼道,“希希你也快点。”
*
*
天辰第一小学门口,围着几个早早就到学校的孩子,校门紧闭。
眼看就快到开校门的时间了,门口十几个孩子三五成群的聊着最近的新鲜事。
王宏宇蹲在一边的墙根旁,双手支着脑袋,看天,看地。
“早啊。”破天荒早起的倪婷婷,蹬着她的自行车,稳稳当当的停在王宏宇面前。
“早。”
学校铁门的一侧有间小屋子,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儿,便有人从里头出来,手里拿着的钥匙串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孩子们见到门卫爷爷,都齐齐围在大门口,有几个机灵的,则站在侧门等着。
倪婷婷一手推着自行车,与王宏宇有说有笑,余光好似看见什么,忽的回过头去。
“小雅……”
“小雅!”抬起的手还未放下,远处方才还笑着的小人一晃眼却不见了。
还未远去的孩子们爆发出惊人的惨叫,有几个甚至哆哆嗦嗦的瘫坐在了地上。
倪婷婷扔下自行车,撒开脚丫子就往马路上跑去,王宏宇跟在她身后,脑子一片空白。
胖乎乎的女孩仰面躺倒在地上,鲜红的血在身下蔓延。
这一天,学校停课,警车与救护车的音乐声响彻了空荡的校园。
王宏宇迷迷糊糊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那扇熟悉的窗户时,依旧习惯性的碎碎念。
“希希,你知道么,小雅出事了。”
“……流了好多血。”
“你说她还会不会回来?”
“希希?”没有得到回应,王宏宇又扒着窗户向里头看去,雪白的漆从天花板刷到地板,却没有了床,柜子,房间空荡荡的,仿佛这里从未有人住过。
星球逃亡 愛打鬥地主
希希呢。
*
*
天辰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赵母早已哭红了眼睛,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更是放在心尖上宝贝着的,小雅也懂事,原本开春就得了病,没想到现在又摊上了这档子事。赵父也沉着一张脸,一手扶着早已哭软了腿的妻子,一边听医生的嘱托。
“只要今天晚上能醒过来就脱离危险期了。”
赵父心一凉,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你,我们医生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今天晚上要是挨不过去,就准备后事吧。
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只将妻子圈在怀里,轻轻的安慰着:“小雅这么乖,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洁白的病房里,各种仪器滴滴作响,细长的管子从仪器连接到了床上,插在小女孩的手上,脑袋上。
總裁真霸道
婿謀已久之閑王寵妻
冷,只觉得非常冷,眼前是一片黑暗,她到底在哪里,不是应该去上课了吗。
一道白光自深处而来,驱散黑暗,却将赵小雅晃的睁不开双眼,双手捂着脸,从缝里依稀看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是神仙来救她了吗?
眼前的小女孩,甚至比她还小些,大大的眼睛像黑曜石一般,一动不动的活像个洋娃娃,仔细看着,还觉得有些眼熟。
是在哪里见过吗?
“你想活下去吗?”
重生樓蘭:農家桃花香
大符篆師 小刀鋒利
这位神仙的声音真好听,问的话却很奇怪,谁不想活下去呢,所以赵小雅答到。
“当然想。”
“可是你已经死了。”塞西莉娅伸出手,轻轻的搭在小雅的额头上,“而我会救你。”
已经,死了?
小雅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漂亮神仙,继而,紧张与害怕终于压抑不住。
救她,她还小,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寧做王妃不為後
冰冷的寒意从额头灌满全身,仿若置身冰窖。
“我用生命之力暂时保住你的性命,如果想一直一直的活下去,就去别的生物中获得生命之力。”
“……什么,什么是生物。”小雅冻的牙齿都在发颤。
“有生命的东西……平时吃着植物就好。”塞西莉娅好心的提点到,收回手,直接拿出一片叶子塞在小雅的嘴里。
唔……叶子?叶子也可以吃吗?来不及多想,在塞西莉娅的强迫下,小雅咽下了第一枚叶子。
生命之力流转,虽然少了些,小雅还是觉得精神好多了。
刚感受着新生的神奇,眼前又是一黑,各种熟悉的声音接踵而来,却又夹杂着一道虚无缥缈的童音。
“刚才的事,不要和别人说,否则……会被当成怪物的。”
赵母半蹲在床前,握着小雅的一只手,嚎啕大哭。
赵父紧紧的抓着医生的大褂,嘴里不停的哀求,腿半屈着,近乎要跪在地上。
心脏监测仪上,划过一道平整的直线,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等等,病人有反应了。”正被赵父吵的,不知如何是好的医生,瞄到心脏检测仪又重新开始波动,双手推开愣住的赵父,大步走到病床旁,拿起听诊器,仔仔细细的听了好几遍,在确定无误后,又挂起职业的笑容,“病人醒了,醒了就没事了”
“妈妈?”小雅眯着眼睛,弱弱的叫了一声。
醒来后的小雅,又接受了各种各样的检查,最后靠在病床上,模样安静的望着窗外,赵母在一旁趴着睡着,几个日夜不眠不休的照料与担忧,铁打的人儿也会倒下。
赵小雅看着自己满脸疲惫的母亲,叹了一口气,伸手揪过一片桌上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