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7av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宿命的謊言笔趣-第十七章 分離閲讀-xnpy1

宿命的謊言
小說推薦宿命的謊言
一步一步的踩着雪,脚底跟一指厚的雪接触发出“吱吱”的声音,在身后留下一行后深前浅的脚印,一个个规律的排列着,不小的雪一时也无法覆盖住
脖子向着衣服领子里挤了挤,紧了紧围巾,整个人只想全部缩到一起,两只手根本不敢从衣服口兜里露出来,尽管雪才下,还未冷的厉害
放寒假了,景没有去送伊一,一个人在这个雪天自己慢慢的走向车站,身旁只有挂满堆雪的树枝和自己走过留下的一行脚印
醫往情深:誘妻入懷
不知道是冻的还是从心底就躲避着什么,裹着厚厚的衣服,眯着眼看着前面没有路人和车辆的小路,白茫茫的世界好像就只剩自己一个人
在这个一切好像静止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活动的生物还有天上飘下的雪花
“哈”吐了一口哈气,看着雪花从这口气里穿过,带动的白气从空中消散,又紧了紧衣服慢慢的向前走
本来景可以坐着车到车站,无非就是倒几次车,景身上也不是连坐车的钱都没有,闲麻烦这种事更加不会
但是,不想去经历分离,害怕自己去坐车会遇见伊一,怕见到伊一却不知道说什么,怕分离的气氛让两个人更加难受
所以,景选择走这条下雪天一般没有人走过的小路,一步一步的踩着雪,看着漫天的雪花送别自己,也许这样心里才会好受很多
走着走着,身后远处的脚印都被新雪盖住,不紧不慢,缓缓的走着,身上的落雪也因为双手怕冷,没有伸出去扫落到地上
走到快走完这条覆盖满积雪的小路时,前面出现了两个人,模糊中还能看出是一男一女,跟景一样裹着厚厚的衣服,站在小路的尽头
那男孩的面对着女孩站着,伸出戴着手套的右手,轻轻的不敢用力的拍落女孩身上的落雪,以至于一个地方用手拍打了很多遍
渐渐的离得近了,在遮目的雪花下依然能看清两个人的样貌,还有微弱的话语声能听到
“……回家之后我……很快就能过去的……”话语因为因为轻风吹过听的断断续续,稍不仔细听就模糊的听不见了
景慢慢的走近他们,两人的交谈声也越来越听的清楚,近的能看清两人脸上的绯色,还有两人眼中依依不舍的目光
“我走了…”话不需要多少,只从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两人依依不舍,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抵消得了千万句的甜言蜜语“你好好照顾自己!”
女孩轻咬着下唇不舍的告别,两人的手还拉在一起,看着对方眼睛里自己的倒影,想把这一刻永恒的留在这里
‘伊一,我走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一句,这句话无论如何都无法去亲口对伊一说出来
‘如果…我去送她,会和他们一样吧!’景如此想着,模糊中路旁的恋人换成自己跟伊一,依依不舍的拉着手,不想放开
‘这次走也许就不会回来了!’莫名的心里一疼,像是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胸膛的地方感觉空荡荡的,没有心跳、没有呼吸的起伏,丢失了重要的东西
回想昨天班导有说:“从寒假回来你们就要开始准备实习,如果寒假里有实习的机会的话,老师会提前电话通知,愿意去的……”
“哎!”心里默默的一叹“要分离了么?”
还不想呢!时间过的好快,为什么不多点时间?好能让我们反映过来?
蛇銜草 婆娑寵
兇殘x妖孽=兇醫
網遊之終極戰神
抱怨!明知道抱怨没有什么用,但是却从心底抱怨,那是因为放不下对她的感情
不管从什么地方,小说、电视、网络等各式各样的传播媒体里,都在传播着因为距离破碎的爱情
爱情,就真的那么容易破碎么?
攪亂三國 孫一凡3703
静静的从这对恋人身边走过,如神的两人甚至没有发现景,景也怕打扰两个人,希望能留给他俩一个安静离别的空间,不忍心打扰
遇见的这一对恋人引起了景的离别愁,慢慢走着的景再也无法保持那一份淡定,走过去之后,脚步加快匆匆的走着,像是逃离一般
走的远了回头看,那两人早已不见了人影,大概是坐车走了吧,留下了一排排的脚印往着看不清的地方
“嗡嗡”手机震动的声音从口兜里传出来
景拿出手机,忽明忽暗的手机显示屏上显示这是伊一打来的,手机上还有伊一的头像也在微笑着一震一震的
看了半晌,手指慢慢的按到了接听键上
“喂…”景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对面没有说话声,只传来一声声呼吸声,稍微哽咽的像是刚哭过一场一样
“喂?”景听到这个声音面容立马软了下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有…”哽咽声有大了几分,顿了一下继续说:“干嘛不来送我?”
“我…”景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且现在伊一明显哭了一场,如果自己解释不好估计又会哭起来“你先别哭,好么?”
“不要!”都能感觉到伊一的眼泪就要泛滥,说话声里都带着哭腔
“我怕我舍不得你,我怕看见你就舍不得走…怕看见你哭,就像你现在这样,我会心疼的!”仰着头,任由雪花落在自己脸上,景张嘴对着电话那头的伊一说
“……”沉默,又是沉默…
景喜欢静静的跟伊一在一起呆着,一起发呆、一起看着水…即使不说话也能感觉到一份安心
但是,此时安静中的沉默,让景害怕!突然讨厌这种安静的感觉,有很多话要说的!为什么都说不出口呢?
嗓子里好像堵了一堆的东西,阻止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满满的一肚子话堆积在了一起,理不清楚
“那好,”收敛出了哭声,伊一的声音从听筒传来“那我走了,你路上小心!”
“恩…”挽留啊!景心里拼命的喊着,却说不出口“你也是,路上小心,到家给我电话!”
冷酷總裁的小妻子 kylie2兒
“嘟嘟嘟…”一阵盲音,两人挂断了电话
不知不觉里景都走到了车站,把手机放进了口兜里,随着过来过往的人流走进了车站
“她…走了么?”手持着车票,看着车站的出口,手里提着简单的行李,景在原地伫立了一会,转身就走上了车
汽车的轰鸣声中,景带着不舍离开了,没有去送伊一,没有送任何人,同样也没有让任何人来送自己,就这么自己一个人带着思念,带着不舍静悄悄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