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54c精品玄幻小說 說離婚 ptt-第十九章 工作二展示-uchot

說離婚
小說推薦說離婚
吉利不怎么想来这所学校做事,但她应聘了好几所学校,别的学校应聘的人数都比较多。面试的那方选择性强,吉利给人一种柔弱、低调的外表,一般的用人单位应该都不会要她吧。她除了面对生人时,一脸的淡定,不惧生人外,没有别的特色。
天價追妻令:野妻要出逃
但用人单位选择的不是这个,用人单位考虑很多,人的体力,特别是不是看上去很干练。一般用人单位有选择的时候,一般是不会选择吉利吧。吉利面试了几个单位后,感觉到。但吉利现在很想做事,不想一个人在家里呆着,虽然在家呆着也可以做很多事,而且徐魏约也不会说她什么。她还是感觉能够在外面有同事一起做事,要心里舒服些,虽然自己有时不喜欢说话,不喜欢与人交往。吉利这时在想,在家呆了同段时间后,是不是就失去了与人交往的能力,外面试下能知道。
吉利面试几个单位后,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还会有单位要她,已经人到中年的吉利想到。好在,最后一面试单位时,吉利看着那学校周围偏僻的环境,感觉要不要她都无所谓了。
飼神
见过了承包这所学校的物业的经理和主管后,没见到别的应聘的人。吉利想着有可能就在这里工作了。结果也如吉利年想的一样,主管只简单地问了几句后,就叫吉利把行李拿过来了。
吉利的搭档叫荣少华,荣少化比吉利要小七八的样子。吉利也很许多人打过交道。荣少华是个不难打交道的人。吉利时时提醒自己,多做事少说话。不管闲事,管做自己的事就行。
沉默是金,这句话其实对任何人都成立的。
嫡女毒妻
在任何单位,你多做事少说话,对你百利无一害。
吉利在新单位时,时时提醒自己多做事,少说话。可吉利往往就是做了一段时间后,就会忘记。她也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人与人呆熟了之后,那份小心谨慎到最后都会化为乌有。
荣少华看上去还是个女孩的模样,她虽没读过什么书,但处事老成。管理的学生,比以后来的几个宿管都要管得好得多。
每天生活老师的主要事,就是查房,一天查三遍。
快穿之位面商城 魚餌貓
玄界之門 忘語
查卫生,查水电,查留宿的学生。
霓虹燈
吉利很懒,她觉得这里要一天查三遍的房,查得累。三层楼,每天上午、下午、晚上各查一次房。
道心伏魔錄
吉利刚开始很严厉,以前在家乡教书的时候,虽然打学校吉利不会,但别的方面也会很严厉。不过这都是刚来的时候,时间久了吉利就忘乎所以了。
第一天上班,跟着荣少华查五六七层的时候感觉到:五六七层楼的学生把他们的宿舍收拾得好干净啊。荣少华下午就叫吉利一个人查她管的二三四层楼了。
吉利就感觉到天壤之别了。二三四层的卫生怎样可以这么差了。
吉利查第一间宿舍的时候:那宿舍里没有一张床叠了被子的,地也黑呼呼的,垃圾随处可见。吉利想想,再看几间再说,一连查过去都是是这样的……。
吉利查完房后,就跟荣少华说了,怎么楼下的卫生这么脏。但荣少华给吉利的感觉是这只是小问题。荣少华就跟吉利说:“这楼下的卫生一直就这样差的。上一任管这楼下的宿管也说了这楼下的卫生差的。你看你自己有什么办法能够把这卫生管好些……”
吉利想想荣少华管得上面,又看看这下面。有些感觉难于下手的感觉。但这些确实要比以前在酒店里做事要轻松得多了。
一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晚上荣少华给了吉利一把电筒。说晚上学生都走了,去教室里上课了,他们走得时候应该都关了灯的,到宿舍里查房的时候,没必要开灯的,就用手电筒照。有学生呆在宿舍里就要把学生赶出来的。
吉利第一个晚上查房的时候,就有学生会的学生来这一栋抽查卫生的。吉利查到四楼的第一间的宿舍就有学生躲在床上睡觉的。就叫学生下来,就叫学生出去。然后拿出本子来记他的名字。记了名字后,就叫那学生出去。吉利不知道怎么做,她只知道荣少华还没出去,叫就那学校去找荣少华去。
却说那躲在宿舍的学生刚走到门口,吉利又叫住了他,告诉他说:“你等下吧,学生会这时有人正在值班室了,你要不等他们走了再出去。”吉利一个想着,这躲在宿舍的学生是不是会害怕学生会的人。以前在家代课的时候,那些学生都很害怕学生会的,不管是学生会的老师或者是学生,那些学生都害怕。吉利免得这个躲在宿舍的学生害怕。但那躲在宿舍的学生很牛逼哄哄地说:“我不怕!”
“那就行。”吉利竟有些佩服他了。“那你到值班室直接找荣老师吧。”吉利有些幸灾乐祸的口气。
吉利没料到的是又查了两间宿舍后,第三间的宿舍里里面的八个学生既然全都在。吉利又得把他们赶出去。吉利又想颠倒卖个乖给他们,假意维护他们说:“你们这时候出去,下面学生会的有人正在查这栋楼,你们还是等五分钟再下去吧。”那些宿舍的学生果然感激不尽地谢谢这个新来的宿管吉利。果真过了五分钟后,吉利再把这些学生请出去,一点劲也没费。吉利也是让这些学生直接下去找荣少华去。吉利那时根本就没想到,她在查房,荣少华也在查房。吉利没想到这些,她想着那些学生好似应该给荣少华处理的。但荣少华走的时候都没跟吉利说,这些事本应该她自己管得。把学生请出去,怎么处罚学生,其实这些都是二三四的学生都应该是吉利份内的事。荣少华在替吉利做事,荣少华没埋怨吉利,吉利也不知。
查完房后,吉利下来后,就问荣少华,学生会的人来这栋干嘛。吉利虽刚来,但她莫名有些心虚。
荣少华很轻飘飘地说着:“抽查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