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icq火熱連載小說 沫傷 依薰幻-第二十章:真相之夜讀書-lmaky

沫傷
小說推薦沫傷
“你,怎么好像对审判院很熟悉啊~”听他讲感觉他好像很了解审判院。
“我…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赶紧抓紧时间吧。”芈虔致脸上的表情慌张了一下,随机转移了话题,向前走去。
我们越里面走魔龙的声音越是大声。靠近那一片灯火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完全可以用惊奇来形容。“这就魔龙!”粗壮的柱子顶天而立,魔龙站在柱子下面呼啸着煽动他们结实的翅膀。
芈虔致一直往前走一点都没有停的意思,魔龙就在我们周围,我都可以感觉到他们翅膀煽动传来的强大气流。“我数到3,你一直往前面跑就好了,不用管我。”芈虔致的声音传来过来。
“啊?你…”周围满是让人压抑的气息。
“1、2、3!”
“啊!”我闭上眼睛一口气的向前冲去,身后是混乱的魔龙叫声,然后是翅膀煽动飞起的声音,渐渐的声音越来越远。我睁开眼睛,面前就是审判院的门,“啊!”刚刚柱子边的魔龙居然全部没了,连芈虔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管了!还是先去干正事!”
紅顏非禍水 嘎哆
推开审判院的门,里面的摆设很简单,四周都点着蜡烛,那些蜡烛很整齐的摆设着围成一个图形,像是某种仪式一般。
“这里真的是审判院吗?可是,为什么四周只有墙壁啊?”
在我幻想中的审判院应该走进去就是一种让人窒息的威严,可是这里除了纹理各异的墙壁之外,就是这些奇怪的蜡烛。房子中间有一只傲然张开翅膀的魔龙雕塑,这只魔龙显然是被束缚着,沉重的锁链捆绑着它,每根锁链都连接着周围的墙。突然其中一根锁链闪烁了一下光芒,光芒一直延伸到左边一面墙壁上。我向着那面墙走去,墙壁居然发散着微微的光芒,墙壁的中间有着一小块凹进去的方格。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我伸手摸向那面墙壁。“戒指!”奶奶给我戴上的戒指居然也闪耀着光芒。“橙色方形的戒指~难道…”我取下戒指,将戒指放在那个凹进去的方格中,奇怪的是墙上的方格和戒指大小居然一模一样,墙微微的有一些颤动,捆绑着魔龙的锁链微微的转了一圈,墙壁就这样打开了。原来里面还有空间! 我顺着幽暗的通道一直向里面走去,这条通道两侧的石壁上雕刻着各式的图案,所有图案都表达出一个信息,这是人鱼家族的!眼前的通道终于可以看到一丝丝的光线,走出通道在我面前的是各式锁链吊起的铁笼。
“那个是!麦柯老师!”我跑到关着麦柯老师的铁笼前。
此时被关在铁笼里的麦柯老师早已失去了平时的威武,麦柯老师微微张开双眼。“林、林羽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咳~”麦柯老师的声音很虚弱。
大清拆遷工 巡洋艦
未婚妻的奮鬥史 愛偷魚的貓
“老师,我知道储藏室的事情不是你干的,你那天究竟看到了什么!拜托你告诉我好不好。”审判院的气息果然让人觉得很难受,我感觉像是有人一直掐着你的脖子,让你都呼吸不过来。
“告诉,告诉老师,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说…”麦柯老师断断续续的好像很难受。
“是戒指!这枚戒指带我进来的。”我扬起手说道。
“索芙夫人!是索芙夫人的!你听着,这、这枚戒指一定要保护、保护好!咳…你、你进来的时候看到被锁链捆绑着的魔龙了吧~”麦柯老师看向我。
“呃~看到了,怎么了吗?它不就是个雕塑吗?”
“那个人、是、御龙家族的!可是…靠他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启动那只魔龙,现在…已经有魔鹰家族的人帮他,如果他开启所有的墙壁,咳….后果、后果会不堪设想的!你、你一定要保护好人鱼家族的戒指!”鑫尔德校长死了,你要做的就是…比他先一步开启魔龙!你…你一定要赶在他们前面…”麦柯老师讲了一大堆可是我是越听越迷糊。
“什么意思啊?我…我听不懂啊?老师,我是想问你储藏室的事情!我…我怎么可以救你出来。”
“他不会放我出来的…如果又不要牺牲掉精灵家族…一定要毫不犹豫!去…去找回茜芙尔莉妮的戒指!你的父母…他们是无法占有的!保护好夫人的戒指!只要有一枚在你就可以拿回所有的…”麦柯老师还是讲着那些让人听不懂的。
“老师…我!”
“快!快!把帽子戴上!赶紧离开!”突然麦柯老师紧张的对我叫到。
正在这是另一个通道里走出来一个人:“什么人闯了进来!”
總裁爹地你欠削 *依兒*
“啊!”我赶紧转头就跑。
身后是仓促追赶的脚步声“为什么这条通道感觉不一样!啊!我跑错通道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走出了通道。“完了!这下怎么办。”挡在我面前的是一面厚实的墙壁,这个通道不是人鱼家族的!这下怎么办!身后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大不了拼了!”我握紧拳头做着跟他拼了了准备。
網遊之大道至尊 修之名
“快走!”突然传来个声响,墙壁缓缓的打开了。
黨員幹部學理論(2017)
“虔忧!”出现在我面前的是虔忧!
“快点!很快就会有人赶来了!”芈虔致拉起林羽儿就往外面跑。回头一瞬间我瞥见那魔龙雕塑的眼睛居然闪烁了一下。
“米易老师!”出门的一刻正好遇见站在审判院门外的米易老师。
“你父亲都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是始终不肯拿出徽章吗?唉~你真是对不起你的母亲…”米易老师对着芈虔致说道。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母亲!”芈虔致看米易老师的眼神深恶痛绝。
“正好,借此机会让你去陪你母亲吧~至于你嘛~就差最后两枚了…人鱼家族!呵~从此以后没有尊贵的人鱼家族~魔法世界只有御龙家族!哈哈。”米易老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他的笑让人觉得厌恶。“把他们两个人带进去!”一声令下从周围窜出来很多黑影,大大的袍子遮盖住他们小小的身体。
“莫尔女巫!米易老师你…是你烧毁的校长室,那储藏室的事情是你一手策划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也是当年高年级特优班的学生吧!”
“哼~林羽儿、你果然是很聪明,当初女巫把你撕碎了,你居然还活着,今天你们都逃不过的!”米易老师手一挥那些女巫们如爬虫一般涌向我们,将我们给带进了审判院。
莫負寒夏 丁墨
“看见这只魔龙了吧!这些锁链和墙壁相连,只要每面墙反过来与烛阵相对应魔龙就会苏醒,魔龙的血会壮大御龙家族的力量,魔法世界~都是我们的!哈哈~”米易老师看起来就像是失去自我的傀儡,他已经没有魂魄了。
“为什么!为什么背叛鑫尔德校长,那张纸是鑫尔德校长写给你的!”后来无意中我发现图书馆有鑫尔德校长编译的书,我发现那字体和那张纸上的字一模一样,而学校里的人都知道米易老师和校长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鳳傾朝綱:刁蠻野後
“纸头?”米易老师疑惑的看着我。
“校长室被烧毁的那天我就在校长室,和你讲话的人就是现在的校长吧~”我看着米易老师脸上的表情变为惊讶。
“哼~没错,告诉你也无妨,你也没有机会拆穿我了。卡科帕奇!”一束强烈的光线倾泻而出,重重的像芈虔致砸去。
“啊!”芈虔致躺在地上,鲜血不断的从他的身上流出。
“虔忧!你对他做了什么!你….”女巫们捆绑着我我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米易老师走到芈虔致面前弯腰拿走了一枚徽章。“虔忧?呵呵~你这么帮她他居然还会认错人啊?真是可怜,本来还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才比你弟弟有用多了,不过没关系暂时让他代替你吧~”
“你…不许碰虔忧…”芈虔致躺在地上痛苦的说着。
“虔忧~你是芈虔致!你、你为什么…”我泪水如泉涌般的夺眶而出,那感觉是芈虔致的!他完全可以不用帮我的。“放开我…放开我!!!”这句吼声就像是从身体里爆发的一般,紫色的光芒喷射而出。
“啊~~~~”周围是女巫的尖叫声,下一刻女巫都变成尘埃消失在空气中。
“啊!”米易老师惊慌的退后几步。
破滅星河
“芈虔致!芈虔致!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件事情完全不关你的事啊~你干嘛要帮我进来啊。”我哭着抱着满是鲜血的芈虔致。
“我不是帮你…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你,梓菲!梓菲手上是最后一枚人鱼家族的戒指!你,你要阻止他拿到所有的戒指!”芈虔致的话让我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
“梓菲?最后一枚戒指?”
“没错,她、是你的…姐姐!”
魔法依然存在,血腥还在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