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hm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想是這樣 txt-第十一章 緊張的初五閲讀-f9d95

不想是這樣
小說推薦不想是這樣
元月二十号,公司放了年假。
梁雅静早早回了老家。袁依沫则还要坚持到最后年关。这就是大企业和小企业的区别吧。
梁雅静终于可以给父母钱,给姥姥钱了。拿着自己辛苦赚来的钱给父母2000,给姥姥500,梁雅静从内心里高兴:自己终于长大了,不但可以养活自己了,还能尽孝道了,这第一次报恩的感觉,很美。
农历腊月二十七,梁雅静和父母在家里院子里支起炉子开始炸一些过年要吃的鸡、鱼和丸子,袁依沫打来电话,他激动的在电话里说着:“雅静,他们妥协了,雅静,他们认同你了,我爸妈他们邀请你和你父母来家里做客,你和你爸妈商量一下时间,给我消息,到时我一早开车去接你们。”
听到这消息,梁雅静本该很高兴,可是不知为何却高兴不起来了,只是简单的答着:“好的,商量好了给你信息。”
“爸,妈,袁依沫的父母想请我们去他家做客,你们看?”梁雅静看着老实的父母,为至始至终骗他们说自己在国税上班而内疚,为从没有提起袁依沫父母不看好自己和袁依沫的婚姻而自愧。她扪心自问着:这些谎言该都是善意的吗?
諜變 黯然銷魂
殺戮與遊戲
“恩,你两也都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了,双方老人也该坐一起聊聊了。”梁雅静爸爸抽了一口烟说着。
“那就过完年吧,年前不好,年后初五吧。”妈妈一边炸着鱼说着。
“行啊,这礼品还是要慎重准备一下的。”爸爸似乎有什么想法的说着。
“那就初五吧?我给他时间,袁依沫说他到时候来接。”梁雅静看着爸爸用商量的语气问道。
“他有时间没啊?”妈妈问着。
“哎,接接也累不着他。”梁雅静说着给袁依沫发去信息:“依沫,那就定在初五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梁雅静对过年好像变得出奇的冷静和无动于衷,回想起儿时过年的感受,那时就盼望着过年:可以穿新衣服,不用上学,还有压岁钱,每天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过年要穿的衣服看一遍才可以安心写作业,想到这里梁雅静情不自禁的想要笑,但那是只有童年才有的幼稚。
梁雅静回忆起:每年年节狂欢时,一大帮人在一起闹啊、玩啊,那气氛,那兴致真的很高,至今难忘。只是现在对过年的感觉越来越淡了,找不到了那种年味儿,只是多了爸妈相对的忙碌,多了点在家的时间,更多了一份相对于平时的懒散。
尋鼎記
“快去放鞭炮,下饺子了。”妈妈喊着。
除夕之夜,无非就是放烟花,鞭炮,吃饺子,看春晚。
退散吧,杯具!
初一,去后院奶奶那送礼品,简单祝福奶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接着是一大帮人,不分大人小孩,凑在一起打牌,打麻将,大人玩钱;小孩多是输了脱衣服或是贴红条。
初二,去姥姥家拜年,她是梁雅静这么大还唯一给压岁钱的人。一桌子丰盛的佳肴,一年比一年好,只是一年没有一年吃的多。
初三,爸妈回了妈妈(后妈)已故的父母那里,和自己姐妹兄弟团聚,因路程远,所以要一整天的时间,弟弟们一早就出去找自己的伙伴玩,只是常年在外的梁雅静似乎已经没有了什么同龄朋友,上午一个人看电视,中午去姥姥家吃午饭,弟弟们很贪玩只是会在中午饿肚子时才会到姥姥家吃饭。
初四,吃了早饭,爸妈早早的去了超市,回来时提了好多的礼品:有好烟,好酒,纯奶,花生露,饮料以及自己当地的特色酱菜礼盒,爸爸高兴的说着:“第一次去人家家里,提六样,礼节上和面子上都好看。”
“爸,妈,其实也没必要,我们两个成不成还不一定呢?咱们只是去做客,上次去他们家,他家里的人都比较挑剔,明日爸爸可不要喝太多的酒。”
“会的,明日是去干什么呢?我心里有分寸。”爸爸说完就出去了。
“妈,你明天就穿我给你买的那件土黄色的毛毛褂子吧,那件看着比较好看。”梁雅静跟母亲商量着。
花美男管家
妈妈在柜子里一阵翻腾,拉出来好多件衣服,又叠好放回,就那样折腾着。
第九個夫君 風戽子
这一夜,辗转反侧,梁雅静不是紧张,只是有些担忧:明日依沫的爸妈会怎样对自己的父母呢?又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妖龍狂神
初五一早睁开眼,梁雅静就慌忙的穿衣服起了床,父母都已经起来了,看似很忙,也不知道具体自己要忙的什么,一家人很快吃了早饭。
“我们已经在路上了。”袁依沫打来电话。
“恩,知道了。”梁雅静挂了电话,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己家多少年前的旧四合院:铺了泥灰地砖的院子已经有些地方凸凹不平了,南面的花池里种的竹子,叶子都干了,爸爸早年种的时候绿油油的说那是胸有成竹,可几年前花池倒了,没有人再管;东面一排自己和弟弟们住的屋子,爸爸的仓库,最早的卫生间洗澡间以及现在的旱厕五间房子上所有的雨搭都烂掉了,门开关起来也不如以前轻便了;北面坐北朝南正对院子的是爸妈的房间和一间不大的小客厅,屋里是多年前那竹席样的吊顶,很低也显得很暗。看到这些,再想七八年前这个院子曾是这一块最好的四合院,曾是很多人羡慕的院子,如今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它老了,像是一座老古董杵在那里,浑身不再有一点光泽。
“爸爸,不如不让他们来家里吧,看咱家那小客厅,那沙发陈旧的早该换掉了。”梁雅静的语言有些不满。
“那不是这几年一直说要开咱后边的那条河吗?不然的话早两年这房子我就翻新过了,你看这一带谁翻新房子啊?都在等着呢。我知道你们都大了,我是你们爸爸,能不为你们想吗?你这孩子、、、、、、真是,好了,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爸爸对梁雅静的语言有些生气,解释着。
梁雅静抓起手机给袁依沫发了信息:“你到了就在西阳转盘那等着吧,我们去那里咱们再会面。”
“为什么啊,这有车,去你们家接你们吧?”袁依沫回了信息,显然想要到梁雅静家,想要去看看。
“别浪费时间了,还有这么远的路程呢?一会在西阳转盘那间。”梁雅静的短信不容袁依沫再坚持。
梁雅静和父母坐小电车到西阳转盘下了车,她一眼就看到了袁依沫家那辆红色的有些破旧的富康,袁依沫和他的弟弟分别穿着黑色和灰色的羽绒服很有礼貌的站在车外,等待着,梁雅静给父母指了指右前方那车停靠的地方,说着:“爸妈,那就是袁依沫,后边那应该是他弟弟。”
提着礼品快速走过去,梁雅静介绍着:“这是我的父母,这是袁依沫”。
“叔,婶你们新年好啊。”袁依沫打着招呼,接过梁雅静爸妈手里的东西放进后备箱,介绍着他弟弟:“这是我弟弟。”
只见那男孩,没有说话,只是那么一笑,一下子就又收敛了,古铜色的皮肤,小小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大大的嘴巴,尖尖的下巴使整张脸看起来细长,瘦小。个子比袁依沫要低一两公分,却有着袁依沫惯有的沉默。
面对梁雅静父母善意的笑,他只说:“那上车吧。”
都坐上了车,梁雅静妈妈顺手从兜里掏出200元钱,说着:“给,他弟弟,给你个钱压压岁,这过年的都兴这个,你可别嫌少啊。”他说着递给了坐在副座上的袁依沫的弟弟,他推让着:“我不要,不用了。”
十七歲去飛行
最后是袁依沫说了句:“你接住吧”,他才接了过去。
一路很顺利,十一点时到了袁依沫家。满地的钢材和二层小楼似乎在向梁雅静和她的父母展示着什么,炫耀着什么、、、、、、
袁依沫的爸妈,奶奶姥姥迎了出来,接着是屋里出来更多的人,二叔,婶子和好多的不认识的男人(像是依沫爸爸找来的陪客),梁雅静和父母提下东西,在袁依沫一一介绍之下,寒暄了好是一阵后梁雅静除了他家的老人和父母还是没有记住其他的谁是谁,应该怎么称呼,看自己的父母同样的迷茫,梁雅静看着太多太乱的人,心想:自己的父母也该都记不得吧,但此时已经这样了,都要挺下去啊。
男的一桌,女的一桌,迅速开饭了,就这样,一顿紧张又暗藏玄机的饭开始了,男桌上,好多人开始给梁雅静爸爸劝酒,女桌上一再让梁雅静母女多吃,后来,祝酒的人太多,爸爸喝了不少,妈急了竟跑到男桌上开始拉爸爸要他少喝。
饭间不久,袁依沫的妈妈叫上梁雅静:“你跟我来楼上一趟,我有点事跟你说。”
梁雅静没多想只随她上了楼,只见她坐在她的床上,脸出奇的白,绿色的羽绒服,黑色的皮裤子,一副贵妇样笑着说着:“既然你和依沫都愿意,那我们也没什么说的了,这钱你拿着” 她说着从床边角床单底下拿出一把一百的钞票递给了梁雅静,梁雅静吓到了,推让着,说着:“我不要”。
依沫妈妈也继续推让,使劲朝梁雅静的手里塞着说着:“这钱你拿着吧?这事就算定住了。”
“你拿着吧,这是8000块钱,这不你父母也来了,这事就算定住了,你拿着买买三金什么的(指订婚的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见梁雅静还是不接,她急了,朝雅静红色的羽绒服兜里塞着急着说。
梁雅静从兜里拿出钱,放在她的床上,只见依沫妈妈迅速抓起来,继续塞给梁雅静的兜里,急急的说:“你嫌少啊?你拿着呗。”
梁雅静看她急起来,便接住了装在兜里,随即两人一起下了楼。
看见男桌上爸爸已经喝得差不多了,雅静妈建议着:“差不多了,咱们还得赶紧回去呢?路程远。”
男桌上的陪客叫嚣着:“怕什么,这家里有车送你们。今天开心,就喝个痛快!”不依不饶的要跟爸爸喝。
袁依沫的爸爸开始拉着梁雅静爸爸的手,两人去了楼梯那里,指着楼下介绍着:“这一层下面是地下室,放东西,杂货,光碎钢材就不少。”接着上了楼,逐一参观后才下来。
见他们下楼来,梁雅静和妈妈都站了起来,午饭就在这还算和睦的气氛中接近尾声,陪客逐渐散去,梁雅静爸爸和袁依沫家里老人逐个道别后,三人一行出了屋,出了院子,袁依沫爸爸坚持要送,最后在热情中都上了车。
离自己家的距离是一点点的近了,梁雅静担心的看着爸爸,爸爸知道梁雅静的意思,跟依沫爸爸推说着:“算了,老弟,再往前一点我们就下来吧,在那路口打车回去,你们也挺忙的,就别远送了。”
“诶,没事,既然送了就送到家吧。”依沫爸爸坚持着。
“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有的是机会来家里。就到这吧。”爸爸看着窗外的路口。任车开了过去,袁依沫没有停,依沫爸爸坚持着:“既然都到这里了,也不远了,你不请我到家里喝口茶啊?”
梁雅静爸爸短暂的沉默后圆着场:“我说都挺忙的,没必要送这么远。”
“没事,应该的”依沫爸爸笑着说。
梁雅静感觉的到袁依沫和依沫爸爸是一定要到自己家里看看的,心里猛一阵难受:像是自己的伤疤揭了给人看的感觉,疼疼的。其实梁雅静是喜欢自己的家的,只是自己家与袁依沫的家相差有些远:破旧的家具,陈旧的房子不免让梁雅静自卑了,真不愿他们去自己家,可她知道袁依沫和依沫爸爸是铁定要去自己家探下家底的,不免转念一想:事实终究是事实,不如摊开来好。便顺口说出:“爸,不然,让依沫和叔叔到家里坐坐吧。”
豪門蜜愛 桃小兮
梁雅静爸爸看看她,只是说:“家里太乱,我说以后有机会。”
袁依沫和他爸爸还是如愿以偿的进了梁雅静的家。或许和想象中有很大的差别,依沫爸爸不出所料的表情和看到事实显得遗憾的面相说明了一切,两人只坐下不到20分钟,一杯水没喝完,就起身告别了,应该是那一路两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吧,依沫爸爸的脑海里该有太多的想法吧?
送完他们回来,一家人雅静,雅静妈妈还有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亚达安静的坐着,爸爸喝了杯茶叶水,他似乎想着说什么,还是习惯性的先拿出烟点了一根,吸了一口。
“这是今天袁依沫妈妈给的6000块钱,说是媒先定住了,让我买三金的。我不要,她硬给的。”梁雅静拿出兜里的钱先说了话。
“乖乖(对雅静的昵称),你也看到了,男孩的爸爸妈妈,一副有钱人的派头,这样的婚姻或许不适合咱们,如果让爸爸说还是算了吧,找个合适的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不求他有多少钱,家里多好,能安安稳稳的对你好,以后你就会幸福!爸爸也不求计什么,辛辛苦苦把你恩养大不容易,只求你过得好!、、、、、、你也知道咱普通人的家庭,我不想让你攀这个高枝儿,孩子、、、、、、”梁雅静爸爸寻思着,还是吸着烟,他表述了他的看法。
面对爸爸发自肺腑的语言,梁雅静心里没了底,心底里认同爸爸的话,可是嘴上还是为自己和袁依沫辩驳着:“那有什么呀,我是和这个袁依沫过日子,又不是和他那有钱的爸妈过日子,再说我自己能挣钱养活自己,又不靠他家!何况在大学相处的时候,他的脸上也没有写着‘百万富翁的孩子’,那时候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穿着普通的衣服,花钱极为减省、、、、、、话少的可怜,我是看他脾气好,和自己合得来才接触的,现在我两也有感情了、、、、、、不过,你说的也许是对的——或许他的家庭我是真的不适合。那现在怎么办呢?”
再接着是一度的沉默,全家人都只安静的坐在那里,像是都在想要怎么办?只是好久后有人来家里串门子打破了这僵局。
一路上依沫开着车,依沫爸爸却十分的沉默,袁依沫时不时转过头看看副座上的爸爸,欲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一路的沉默。
第二天,梁雅静爸爸语重心长的说“你也是大人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你愿意,你选择了,家里人就支持你”。
總裁的萌貓受
后来的假期梁雅静去了姥姥那里,她在那里过起了无拘无束,没有压力,极近懒散的日子,多是为了让这假期充分体现下它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