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w8s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30必嫁討論-婚姻是一輩子的課程熱推-5xhb6

30必嫁
小說推薦30必嫁
“听过特洛伊的故事吧?”林世奇站在轮船边,搂着莫绯绯,眺望着海天一线的景观,不禁赞叹一声。
“嗯哼,当然听过,怎么?”莫绯绯扭头问。
“有这么一个传说,特洛伊王子科尔与提洛王后的孙女西嘉在一座美丽的海岛上相爱了,就给那个岛起了一个用他们彼此的姓名合起来的名字。”
莫绯绯眉梢一挑,“我知道,就是科西嘉吧!嘿,要赞美你家住的环境浪漫就直说。”
林世奇轻笑起来,“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这个典故,很多人亚洲人只知道科西嘉岛是地中海第四大岛,就这样了。”
嬌妻太難追
莫绯绯失笑,“说得好像你游遍了亚洲似的!你在遇上我这之前一直在法国,能与多少个亚洲人接触过?就凭在法国认识的亚洲人就下这样的定论太草率了吧。我告诉你,我还知道这个岛还是拿破仑的家乡。”
“啧啧啧,不错嘛。”
“那当然。”
“老婆,你真是学农学的?”
“不然你以为是学啥?”
屍魂落魄 雨中之鷹
“嗯——真可惜,本来可以做一名很优秀的导游,还有点贡献,结果学了农学,庄稼没种出来半毛不说,还把天资也赔上了。”
莫绯绯眼一瞪,“是损我还是夸我!”
林世奇眼弯弯而笑,“呵——当然是夸老婆,我哪里舍得损你。”
莫绯绯嗔他一眼,心里满是感慨。
的确很感慨——
与林世奇来到法国有半时间了,别以为他们是像现在这样——风平又浪漫的渡过的,那段时间,可以用“阴晴多云冷暖交加”来形容。
那一段时间,莫绯绯虽不能说彻底了解了林世期的生活,却也算是差不多了解。
林世奇的继父手头上有些小产业,生活也算是富足的,但是那两个法国兄弟却不太好相处了,把林世奇当成障碍物似的,每次见到他眼里都流露出让人讨人的鄙夷。当然,对侍女士却是彬彬有礼,不过也难以掩藏一闪而出的轻蔑。莫绯绯轻叹口气,果然,白种人与黄种人,并不是像媒体宣传的那样:相处安好。总有一些人,带有种/族歧视。
也就因为如此,当这两兄弟知道林世奇有机会分得一部分家财时,心里那个恨呀,想尽各种办法让这件事无法成真。说起来,这两兄弟也算是有些头脑,觉得“中国人”讲礼义,好面子,有骨气,为此他们觉得如果与林世奇好好谈谈,这些财产林世奇就会不好意思拿了。但是他们想错了,换成别的中国人,的确会这样,但是林世奇却不一样,他是华裔,并非纯种的“中国人”,为此思想与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可不一样,他的骨子里是精打细算的,而且又因为身上流着“华夏民族”的血液,为此也是有骨气的,他是那种“得罪了我,总有一天我会报复回来,事情你越想如意,就越不让你如意”的脾性,如此,那两金发碧眼的大帅哥,才不厌其烦的从法国跑到中国,屡次劝说加威胁他。
了解到这些,莫绯绯也就明白当初与林世奇认识时,忽然出现的法国金发男子是找世奇做什么的了。
諸天神話之主 雲中夢劍
穿越之絕代神醫
莫绯绯每次回想起当初误会林世奇与他的兄弟是GAY就失笑,那时那天那样的场景,还真是让人心头犯疑。
除了两位金发兄长,林世奇还有一位金长碧眼的妹妹,这位妹妹对林世奇态度又是不同,出奇的迷恋,就是当着她的面儿,明知是林世奇的妻子,也毫不顾忌的对林世奇表现出亲昵的行为,让人看了怄火。当然那位妹妹看莫绯绯时也非常的怄火,也就相应的很不待见莫绯绯的母亲,如此,莫绯绯的母亲就夹在这种奇怪的关系中,屡受折腾。
欺心惡夫 竹笙
做为女儿,一个嫁出去的女儿,最是疼爱母亲的。容不得夫家的人对自己的母亲不好,容不得自己的母亲受委曲,这种心态,只有嫁出去的女人才体会得到。
所以,莫绯绯与金发妹的战争爆发了,法语的流利性短时间内快速增长,后果可想而知,连带的将两位金发哥哥也牵扯进来,然后是林世奇的继父的不高兴,结果引来林世奇母亲的指责。
林世奇爱莫绯绯,但是如果有母亲插手进来,他自然也不能不理会。结婚的人都知道,男人对于站在母亲一边还是老婆一边,是非常为难的,而如果此时妻子还硬要他做出选择,那么不可避免的,他与妻子必会有争吵。——他俩就应验了这种效应,差点就离婚了。
是的,差点就离了,不过莫绯绯的母亲很明智,及时的将这种危险掐断了。
“绯绯,对婆婆,别指望她会向我这个妈妈那样对待你,包容你的思想,体谅你的难处,她也有自己的难处与思想,谁都没法做到一碗水揣平。还有,你嫁的家庭很特殊,别说在国内都会有媳妇与夫家的矛盾,你的婚姻还混合了中西文化之间的差异,更需要有一颗平和的心。”
“我想平和,他们却不给我平和,非得搅出什么事来,恨不得我和林世奇闹翻似的。”绯绯气愤的说。
妈妈看她一眼笑笑:“所以你不看不明白吗,如果你和林世奇真的离婚了,最乐见其成的就是他们了,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如意?”
莫绯绯心亮了,对啊,既然沟通如此难以达成,矛盾既然已然深化,无法化解,她就恶毒到底好了,偏不离婚,他们越希望她拿林世奇出气,她就越不让他们如愿。
生活里的开心是自己创造的!
想到这,莫绯绯觉得好多事情豁然开朗了很多,不会再去为了些许的事情再去争个谁对谁错。
对那位金发妹妹,她依然会与她针风相对,对于有种族歧视的金发哥哥,她自然也给予恰到好处的反击,对于不胜烦扰的继父,她会很有礼貌的在表达尊重之时说出自己的想法与不平,对于一味偏坦的婆婆呢,她自然是忍气吞声,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一种想法的:“和精神病人计较什么啊?”当然,这种想法是不是当面说出来的,一是刺激病人,一是伤害林世奇。
林世奇在对侍母亲的给她的指责时,偶尔也会为她说几句话,大多数时间是沉默的,但莫绯绯也懂得了理解与宽容。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心,要求丈夫对自己比对母亲重要,是很幼稚的思想,妻子与丈夫,是伴侣,而母亲才是给之骨血的人,牵绊大不同。
每一次,莫绯绯回头想那段时光,都嘘唏不止。
到现在,七年婚姻生活,对于莫绯绯来说,还真只是一个开始,婚姻是一辈子的课程,虽算不上如履薄冰,但也算是步步为营,一不小心,经营失败,血本无归。
听起来似乎很可怕,但并不是说结婚不好。
很多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是能够入土为安的爱情总比暴尸街头要好,不是吗?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