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xo2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樊籠雀討論-第三十七章 玻璃渣糖(大結局)推薦-xnd2n

樊籠雀
小說推薦樊籠雀
凌晨四点多,整个世界都在沉寂。
黑夜里突兀响起的门铃声显得格外刺耳,蜷缩在床上发呆的姜茵猛打一个机灵。
她突然意识到门外是谁,下意识奔下床手扶住卧室门把手却顿住了,然后转过身倚着房门慢慢跌坐在地板上,抖着身子握紧手机无声掉眼泪。
门铃一声接着一声急促地响着,中间还夹杂着急躁的拍门声。
姜茵身子抖得更厉害了,泪水淌过布满淤青肿胀的脸颊,跌落在满是伤痕的手臂上。
她怔怔接起紧跟着响铃的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焦灼又沙哑,裹挟着近乎卑微的乞求:“茵茵,求求你开门,我想见你,茵茵,求求你……”
姜茵拼尽全力让自己呼吸平顺,却抑制不住泪水的疯狂滚落,也消不掉浓浓的鼻音:“慕桪,我知道你担心我,我没事……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呆着,慕桪,给我点空间好不好……”
门外的慕桪紧紧闭着双眼将头抵在门上,嘴唇颤抖:“我给你空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可是,让我看你一眼好不好?就一眼……求你……”
姜茵明明哭得像个泪人,却笑出轻轻的好听的声音:“慕桪,你知道我曾经最讨厌你哪一点吗?”
慕桪狠狠抖着唇问:“哪一点?”
姜茵回答:“最讨厌你控制了我的全部生活空间,连心理空间你都不放过。”
慕桪的整个身子都开始发抖,紧闭的眼角慢慢渗出斑驳的水渍。
姜茵突然笑得更好听了:“可是我现在不讨厌了,反而……还有些迷恋了……”
慕桪眼角的水渍迅速堆积成水滴,黑夜里直直坠向地面,一滴,又一滴……他一拳一拳砸向墙壁,悔恨自责地痛骂自己:“都是我混蛋!是我该死!我没有保护好你们……从头到尾所有的痛苦都是我引起的,我真他妈该死!”
姜茵急声唤他:“慕桪……”眼中的泪划向唇角,悄无声息湮没在泛着血丝的伤痕里:“你死了,我怎么办?”
慕桪猛地睁开双眼,侧身沿着门框坐在地上,仰头靠向墙壁望着黑夜里的某个角落,哑声问:“茵茵,你后悔遇到我吗?”
房间里的姜茵也在望着黑夜里的某个角落,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不后悔。”
两个相爱的人,隔着两扇紧闭的门,望着夜色深处像似望到了朝思暮想的对方,默默淌着眼泪浅浅地笑……
慕桪来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病房里的人自然也是一夜未睡。
看到姜苇的样子也就不难想象姜茵伤成什么样了,若不是姜苇拼了命护住姐姐,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想象着姐弟二人当夜面临的惨烈状况,慕桪就控制不住想杀人,是真的想杀人!亲手杀人!
这也是姜茵不肯相见的原因。
他自然懂。
林小晴一双眼睛肿得像桃一样,知道两个男人有话想说,悄悄退了出去。
姜苇倚着床头沉默。
慕桪立在窗边望着窗外沉默。
谁都不说话。
其实,需要说什么吗?大家都懂。
然而铺天盖地的沉默里慕桪还是说话了,低沉诚恳的三个字:“对不起。”
是啊,对不起。
对于被无辜卷进豪门恩怨受尽伤害的姐弟二人而言,他慕桪是该道歉的,也必须要道歉。
姜苇低垂的眼眸里有烟云翻涌,手指慢慢扣紧,始终没有说话。
房间里依旧是沉默。
慕桪转身看着姜苇,语气笃定又坚毅:“我绝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也永远不会再放开你姐的手。”
——————————————————————————————
今年盛夏的天气出奇的美好,闷热的状态被几阵雨水伶伶俐俐带走,大部分时间都是艳阳高照,微风徐徐的。
慕桪答应姜茵给她空间,一个月不去打扰她。
期间微信电话都被这个女人残忍地屏蔽掉了,慕桪又过了一个月痛不欲生的生活。而后化痛不欲生为力量,“好好”处理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跟那些恩恩怨怨彻彻底底来了个了结。
那天开完会拿起手机随意瞥了一眼,了不得了,屏幕上竟然出现了姜茵的未接来电。
慕桪用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回拨过去,可是那头久久没人回应。
已经忍了一个月了,这一刻的他再也忍不了了,点开卫星定位系统瞄了一眼,位置还在姜苇家。
下午所有会议统统取消,并且命令梁铭天大的事都不能打扰他,然后飞奔下楼开车飙去了姜苇的公寓。
抗戰王牌軍 莫少卿
保姆阿姨刚刚把门开个缝儿,慕桪就直接挤了进去风风火火往姜茵的房间跑。
大厅里,捧着电脑坐在沙发上的姜苇半张着嘴看着这一幕半天反应不过来。
呃……难道是有人私闯民宅吗?
不一会儿,慕桪愁眉苦脸走出来问姜苇:“你姐呢?”
姜苇的皮外伤都已经好了,又恢复成那个英俊潇洒的大帅哥,耸了耸肩回答:“不在家。”
兵王在上 紅燒鯉魚
慕桪皱眉,怎么可能?明明信号在家里,除非……
慕桪又跑回房间,不出所料,他送她的那个手镯正安安静静躺在床头柜上。
慕桪的心开始颤抖。
正在此时手机响了,慕桪接起电话急声问:“茵茵,你在哪呢?”
姜茵的语气平平淡淡的:“慕桪,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網遊之領主威武 倦鳥迷途
龍起蒼茫 費虛
慕桪的心开始剧烈颤抖:“什么问题?”
姜茵叹了口气:“我发现你特别喜欢瞒我事情,这好像不是一个好习惯。”
慕桪急忙认错:“茵茵,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瞒你任何事情了,求求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好不好?”
姜茵沉吟了一下:“嗯……慕桪,你说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默契呢?这样吧,我给你三个小时,不许外力帮助,如果三个小时之内找不到我,我就再冷静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慕桪都要哭了:“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好,茵茵,求你别为难我了好不好?我们换个别的考验方式行不行?”
姜茵叹气:“哦,我竟然是在为难你。”
强大的求生欲让慕桪立刻认错:“不是,我说错了,你没有为难我,是我笨!茵茵,求你了……”
姜茵声音清脆:“三个小时,计时开始,加油喽!”然后挂断了电话。
慕桪顶着一张苦瓜脸走出卧室看着姜苇,姜苇平静地回视慕桪:“如果我说了,你就犯规了。”
人生回溯局 腹黑大白兔
慕桪觉得从某种角度而言,这姐弟二人绝对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慕桪一副近乎抓狂的模样在姜苇面前站了半天,思来想去也琢磨不出姜茵现在到底能在哪,因为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真的很少,他觉得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黛山,因为他们在那里一起看过星星,在那里他彻底收获了姜茵的心,嗯……也包括身。
不过,从这里赶去黛山就要消耗两个多小时,如果姜茵不在那里,他就又要生不如死的孤独一个月了。
如今既然想不到其他的地方,似乎只能孤注一掷了。
慕桪咬牙走向门口,手指刚刚搭上门把手,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让他彻底愣住。
“姐夫。”
慕桪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最后只是本能的转身,动作却像木头人一样僵硬。
大厅里只有姜苇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只有姜苇一个人侧头望着他。
慕桪站在门口不敢置信地回视他。
姜苇神情冷冷的,语气也冷冷的:“如果你再敢欺负我姐,我照样会揍你!”
慕桪愣怔的神色逐渐舒展开,唇角一点一点扯出一丝笑:“谢了。”
转身,开门冲了出去。
民政局。
姜茵一身纯白蕾丝拼接长裙立在门口台阶上,及腰长发瀑布一样散于身后,微风吹起大大的裙摆,仙女下凡般纯洁迷人。
推开车门走出来的慕桪站在原地痴迷地望着自己的女人,一时间半步路都走不动了。
姜茵徜徉的目光渐渐定在不远处扶住车门呆子一样望向自己的男人,男人依旧是白色衬衫黑色西裤,虽然神情呆滞了一些,但并不影响男人桀骜野性的气质,嗯嗯,自己的男人怎么看都好看。
然后,忍不住,清浅一笑。
她一笑,男人翱翔天际的三魂七魄电闪雷鸣般收了回来,急忙锁了车子奔向自己的女人。
姜茵佯装生气地嗔他:“这么快找到我是不是作弊了?”
男人义正言辞:“绝对没有!绝对是我英明神武的大脑迅速分析海量数据导出来的最终结果。”
姜茵忍着笑把手里的离婚证打开给他看:“你别想太多啊,我只是觉得上面的照片太难看了,想重新拍一张。”
慕桪一本正经地拿过来仔细看了看,神色严谨地点了点头:“是不太好看,如果这次拍得不能让你满意,我铁定揍他!”
【摄影师瑟瑟发抖中,原来摄影竟然是一项高危职业。】
姜茵淡淡扫了慕桪一眼:“你这么急着来肯定没带证件,不如……改天怎么样……”
话音未落,慕桪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摸出一堆证件,凝着姜茵一脸惊呆的模样魅惑地笑:“其实这些证件每天都在我身上,只等你一声令下,双方部队就会迅速集合。”
重生之嫡女傳記 哀藍
姜茵眼圈微微泛红,慕桪却退后一步单膝缓缓跪在她身前,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变出一个丝绒盒子,在她面前轻轻打开。
一枚钻戒于盛夏阳光里闪着耀眼夺目的绚烂光彩。
慕桪痴凝着她的眼眸,嗓音迷人又性感:“茵茵,嫁给我好吗?”
民政局内外瞬间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不消片刻,四周就围满了人,齐声呼喊:“嫁给他——嫁给他——”
姜茵在欢呼声中热泪盈眶,却笑得甜美又幸福,纤纤玉指一寸一寸递给眼前的男人。
慕桪将钻戒小心翼翼戴在她的无名指上,低头在她纤长手指上落下一记无比虔诚的吻:“我爱你,茵茵。”
姜茵眼中的泪沿着嫣然面庞一点一点划落,最终滑入微微扬起的唇角。
原来,泪,也可以如此甘甜如怡。
“我也爱你,阿桪。”
全书完
2019/2/19【正月十五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