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r7i优美都市言情 如今生活戰歌起 愛下-第41章 若蘭突然打來電話看書-ukws3

如今生活戰歌起
小說推薦如今生活戰歌起
“你好,陈秀策。方便聊聊吗?”
陈秀策对梅若兰这么直白的邀约,感到意外,说:“额…,好的。”
“我在夫子庙那里等你,好吗?”
“好,可以!”虽然不知道梅若兰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秀策决定先答应下来再说。
收起电话,陈秀策感觉现在情况很奇妙,虽然自己已经对若兰没了当初的喜欢,但在看见依人和龙二貌似复合之后,他不由自主地想去见那个曾经拒绝自己的女孩。
龙二和依人一路小跑,在医院到处都找不到秀策,累得有点气喘吁吁。
全能助理 西瓜橙子
他们终于停下来,龙二喘着气对依人说:“我、我知道他在哪儿了。”
“在哪?”依人问
龙二用手指了指前面拐角处,说:“我们去休息区的吸烟室那边看看!”
“那里面可是要收费的”依人不同意龙二的建议,说:“陈秀策是个白丁,怎么会舍得花钱进去呢?他最有可能已经离开医院。”
龙二一边向前走,一边对董依人说:“你信我一次!”
当龙二和董依人来到里吸烟室门口约五米的地方,门开了。陈秀策从里面跑了出来。
他们撞了个正着,秀策略显迟疑,说:“哦,我刚才抽烟来着。”
董依人上前,用右手食指点了一下陈秀策:“吸烟有害健康,再说你在里面抽烟的话费,远远多于你那一整包六块六毛八的‘***’了。”
龙二看见这个情景,想起了自己和依人刚结婚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龙二没有经历生活的打击,还是一个非常上进的青年,依人也还不是怨妇,努力让自己变得温良贤淑。
“我赚钱养家,你温柔如花。”龙二那时候常对依人如此说。
时光蹉跎,物是人非!
依人回头看看龙二,又转头看看秀策说:“谢谢你,秀策,我和龙二和解了,都是你的功劳!”
萌寶1加1
“不、不客气,我应该做的。”陈秀策努力摆出一副为了兄弟,两类插刀的样子。
龙二问:“你慌慌忙忙从收费吸烟室里出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秀策于是把梅若兰约自己在夫子庙见面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龙二冷静下来,说:“应该是真的有事找你!很可能还和依人有关。”
“啊?”陈秀策听见龙二这么一分析,感觉一种莫名地不快。他想,难道就没有人注意我的个人魅力吗。这个不算高大上的理由一冒出来,他就为自己为什么冒出这个念头,而感到困惑。
盛寵十七年:高冷首席養青梅
他想,这都哪跟哪啊?
“这样吧,”龙二对陈秀策说:“我让助理小戴开车把我们都送过去,如果梅若兰是想见你,我们就不下车了,如果她只是想通过你和我们谈谈,那我们就下来和她谈谈。”
陈秀策嘴角向下瞥了瞥,内心对龙二的判断不以为然,嘴上却说:“姜还是老的辣,你果然未卜先知。”
南京的夫子庙,位于南京市秦淮区秦淮河北岸贡院街,又叫孔庙。古时候主要是祭祀孔子搞得庙宇,可梅若兰约陈秀策来此,却并没有什么祭奠孔夫子的雅兴。
陈秀策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一个身材婀娜的粉衣少女向他挥手。那少女正是梅若兰,她一边挥手,一边摘下墨镜,喊道:“陈秀策,在这里!”
重生之禍害江湖 九連華
陈秀策径直走了过去,还未站定,梅若兰就说:“这里说话,容易被监视,我们换一个安全的地方。”
“去哪里?”秀策问她,:“你好像还很急,究竟什么事情?”
“恩,是有点急,”梅若兰拉起他的手,说:“你有董依人的电话吗?我找你就是关于她的事,我们去她那里细谈!”果然和龙二说得一样,陈秀策现在已经开始佩服起这个老男人了,姜的确是老的辣!
“不必麻烦了,我们一起来的,到车上谈!”陈秀策用手指了一下身后不远处的那辆缓缓行驶的车,说:“就是那辆黑色的轿车!”
穿越古代之第一女先生 清歡寶寶
说着,他朝那辆车轻轻地招招手,然后带着梅若兰向那辆车走过去。
他们都上了车,若兰礼貌中带着急切地把手伸向依人,说:“你好!好久不见!”
董依人一边说:“好久不见,”一边伸手与之相握,她感觉到了若兰的手好像有点软弱无力,感得很奇怪。
龙二从座位上坐直了身体,好让梅若兰看见自己。
他问若兰:“你这么急着见我们,是关于你父亲的事情吧?”
梅若兰看见龙二在此,先是一愣,转而看看依人,想从依人的脸上读出更多的信息。
依人看着若兰,笑着点点头,说:“大家自己人,不必顾虑!”
梅若兰还不清楚这个男人就是龙二,但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说,她现在必须开口:
“依人姐姐,我曾经得罪过你,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董依人说:“过去的就不要再提了,可是我和你父亲的矛盾可能没有办法和解!”
都市之召喚美女軍團
“可我父亲请你来南斗电气,就是为了缓和我们两家之间的矛盾啊!”
龙二看看眼前这个姑娘,不知道她是故意装糊涂,替她爸爸来当说客,还是真的不知道事情的深度真相。
他开口阻止正要说话的梅若兰说:“你父亲让依人来南斗,应该不是出于本意吧!”
惡魔術士本紀
梅若兰瞬间惊呆了,说:“你、你怎么知道?”
他不等若兰反应,又说:“如果我猜得没有错,让你爸爸这么做的人,是你母亲——那个看上去很凶悍的女人,其实才是真正希望两家和解的人。”
若兰的下巴开始合不上去了,她不知道,眼前这个英俊的中年大叔,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不打算给若兰哪怕三秒钟的应答时间,继续往下推测和追问:“如果要我说,你父亲现在正在准备反击手段,而他准备反击的资源可能在依人来南斗之前就准备好了。我说得对吗?”
他用这种层层迅速推进的方法,迅速消解若兰可能存在的心理防线。
这就像二战德国展开的闪电战,轰炸机刚刚炸开一个口子,不等敌军反应,装甲部队立刻开拔,后面还跟着德国步兵。
“应该不是吧……我不知道……”梅若兰还想争辩却无从说起,她低下脑袋让自己冷静一下。
“不过,”她重新梳理了龙二连珠炮似的问题,说:“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不是父亲派来搞你们的。”
“当然,”她继续说:“我也不是母亲派来,找你们缓和家族矛盾的。虽然这位帅气的中年大叔,说得很有道理,我母亲的确不像依人姐姐看到的那么凶!”
董依人和陈秀策听见梅若兰这个鬼灵精怪的丫头,肯定龙二的分析,不经对龙二有了更加深刻的佩服。
“那你是为了什么来的?”龙二准备继续追击。
梅若兰说:“大叔,不要因为你长得帅,就以为自己算无遗策!”她隔着董依人和陈秀策两个人,拍拍龙二的大腿,接着说:“我是因为自己,为了化解家族恩怨,才来的!”
梅若兰把她来此的整个事件的起源和经过,细细地说着,车子一路向前想着梦幻大酒店的方向前进。
苗疆詭異秘事 霧語輕彌
原来,自从杨君战借用兼重要那个王军以后,就介绍梅若兰认识王军,称王军是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梅若兰一听,就觉得这个名字很眼熟,在一看本人,不就是被自己拒绝的王军嘛!陈秀策打断若兰问:“是不是我的前情敌,他侄子在我们小学读书,叫王小战?”
梅若兰点点头,说:“别打断我。”
她继续描述整个事件的发展:王军称自己能够帮助杨君战搞定董依人搞起来的整个贪污事件,于是杨君战让她陪王军喝酒,酒过三巡,杨君战借故离开,王军就想对她动手动脚。
“感觉不是咸猪手,简直是一个癞蛤蟆,在我身上跳来跳去。”梅若兰以蛤蟆这种动物,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陈秀策问:“你爸爸怎么不管?”他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你没听她自己说吗,她爸爸杨君战借故离——开——!”龙二在一旁帮若兰解释,并且把离开两个字拖得尾音很长。
不知是不是被这个尾音刺激了一下,梅若兰开始痛哭起来。
董依人一边轻轻抱住若兰,一边转头对龙二他们说:“不要再刺激她了。”
“没事!”若兰直起腰,擦干眼泪,说:“我来,就是帮助你们缓和董杨两家的矛盾,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摆脱王军那个色狼!”
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癮 公子相思
龙二又开始分析:“是啊,只要王军帮着杨君战,杨君战就如虎添翼!反过来,只要王军对杨君战没有用,杨就不会逼自己的女儿献身!”
陈秀策终于忍耐不了龙二的‘真知灼见’,尽管那很可能是对的。
他对龙二说:“行了啊,你分析太多,就显得聪明过头啦!”
依人问:“要不要通知幽兰姐?”
“暂时还是不要了吧,万一她和爸爸聊天的时候无意说漏嘴呢?”
董依人看了看她,不知道再说什么好,这个女孩到现在也不信任自己的姐姐。如果不是出于无奈,估计他也不会对自己袒露这么多信息。
“风停了云知道,爱走了心自然明了”一首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梅若兰掏出电话,接了一下,是王军打来的。
“喂,王军吗,我就不过来了,什么?爸爸已经通过网络高手,找到了董依人诽谤他的证据?你在哪?”
梅若兰拿着电话往车窗外面看看,随即收起了电话。
大家也都往梅若兰看到方向去看,只见一个脑门很大的男人,很猥琐地站在离车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
梅若兰看着他们说:“没有办法,爸爸让他来接我回去,我也是没有办法。”她继而转头对陈秀策说:“记得救我!”
……
生活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时间,我们应该怎么办?在生活的战场上,我们不可能赢得全部,但希望作为草根的我们能赢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