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rd2都市异能 骨骼也相纏 txt-2.祝你們百年好合推薦-cwzib

骨骼也相纏
小說推薦骨骼也相纏
在s市的时间如同白驹过隙。
我的成绩很好。为了留出时间给陈深,我没有加入任何学生会社团,只专注学习。
我的绩点夺得了全校第一,毫无疑问,最高额度的奖学金也归我。
这份奖学金高达3万,完全够我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大二开学一个月后,助学金授予典礼在礼堂举行。
授予典礼举行前的一天晚上,校学生会策划部的舍友在宿舍八卦,明天可能有个大人物要来,是赞助这个奖学金的大佬,他也是这个大学的董事之一。
舍友告诉我他叫尹尧。她们让我叫他恩人,毕竟奖学金金额这么大,也是少有的。
“我舅舅是市里税务局的,他说过尹老板是s市乃至整个g省交税最多的。”舍友汪玲玲一说就停不下来。
“尹尧,是黑白两道通吃的,道上的老大,传闻毒品、军火、走私都有涉及,省上高官都是他的座上客。”她好像对这些江湖上的传闻颇有研究。
另一个舍友谭慧也不甘落后,“据说,他有50个情妇,但现在人不搞这些了,马上要订婚了,未婚妻也是大有来头的人。”
我对这些东西都不敢兴趣,任她们叽叽喳喳。我收拾着自己的床,在衣柜里翻了一件陈深给我买的未穿过白色裙子。
明天毕竟要出现在全校面前,哪有女人不爱美,形象还是要的。
我和陈深视频了十多分钟,不到10点就睡了。美容觉也是必须的,陈深说看不出来我小小年纪很会养生。
从搬进宿舍的那天,我就告诉舍友们我和陈深的关系。但我也隐瞒了一些。
每次我和陈深视频,叫他深哥的时候,我的俩个八卦室友就会起哄。有一次陈深来宿舍接我,他告诉她们有时间一起吃饭。舍友们很看好我和陈深。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化妆,将自己打扮得精致些。一般我不素颜出门,就算赶时间也要带上墨镜,抹上口红。
我摸着眼角下那颗红痣。有人说,这是泪痣,长泪痣的人注定多泪,感情坎坷。
徐薇儿总是捂嘴调侃我,你那哪是泪痣,那明明是性痣,说明你有福。
農婦靈泉有點田
这让我想起高考前我同桌拉我去寺庙,烧香祈求好成绩。我碰到一个和尚,不小心打翻了他的签。
他不可思议望着我:“阿弥陀佛,女施主尘世财路广阔,情路坎坷,莫大意,小心致命之灾。”
17岁的我哪懂这些,我看着和尚灰头土脸跑了,便没有在意。
徐薇儿常常在我面前念叨,女人哪,要对自己好些。
陈深不缺钱,他给你买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趁着现在兴趣正浓,能要一点是一点。
奖学金授予典礼比我想象中的隆重。可能是尹尧会过来吧。
我坐在了第二排的中间位置。此排都是领取奖学金的成绩好的同学坐的。
我正在和徐薇儿聊着微信,突然从礼堂大门传来杂音。
只看见一群黑衣保镖在前面开路,中间是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装的男人。
他一进来便脱掉了灰色的西装外套,学校的领导赶紧奉承着上去接住。
礼堂的金色的光落在他的脸上,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衬得时隐时现。
我想过尹尧气场会很强大,干他们这行,一路从底层混到最高位置,没有魄力、震慑力是不可能的。但没想到他除了强大的气场外,还有一种绅士感,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他稳稳地向我们走近,我旁边的一个同学紧张地抓住我的裙子,把我裙子抓起了褶皱。
我就这样望着他,出神了。直到他落座在我正前方,我才回过神来。
我的心砰砰地跳动着,此刻,突然想到一部电影名,怦然心动。
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强迫自己千万别乱想,有些东西需要适可而止。
尹尧的一只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我这里正好能看清他的手。有很多茧子,但是又细又长。
我的视线从他的手一直到脖子。他的皮肤不如陈深白,但是全身都蔓延着荷尔蒙的味道。
他的衬衣领子没有翻过来,就这样凌乱着。距离太近,我从背后还能感受到他微微颤动的呼吸。
他很配合校方的活动,我认为这是他洗白的手法,这是树立他企业家形象的公关而已。
在上台前,我瞒着众人包括保安,偷偷拍了一张尹尧的背影照,发给徐薇儿。
徐薇儿说有机会她就去钓他,能当情妇那最好,不能的话做几次也很满足。
全校的最高金额的奖学金的授予被放在了最后,我拍了拍身上的褶皱,放下手机才走上台。
我的仪态算是比较好的,我穿着自己买的红色小高跟凉鞋,配上我的白色短裙,衬得我的大长腿很是吸人眼球。
颁奖嘉宾是尹尧。他把奖学金牌子递到我的手上,按照惯例要求必须合影一张。
尹尧、我、校长,我们按照站的位置合影。在合影的前一秒尹尧将他的手放在我的腰上。
我感觉到手掌的温度,那种瘙痒一秒便传过我的全身。我无意地小幅度扭了扭腰。这张照片的我身体就是倾斜着的,很不自然。
下场的时候,我迟迟不能忘确他身上不同于常人的烟草味儿。
第一眼,我感觉我已经沦陷了。
……
s市的11月不像北方那么冷,微博上刷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雪覆盖了大地,遮住了那座城所有的丑陋与黑暗,留下的只有纯洁的白。
我在大二选择了双学位,所以没有了周末,周五便是我和陈深的时间。
双学位是法学。金融学和法学相互融合,我觉得以后我能混得风生水起。
半期考完后,我放松了许多。
陈深在周二打电话给我,叫我周五陪他参加一场筵席。他说是上司女儿的订婚典礼。
臨時老公:小妻不乖帶球跑
重生之秦帝歸來
我特意在周四请了一天假。陈深陪我去购买礼服和装饰。
他为我在礼服店里 选了一套白色的旗袍,将我前凸后翘的身材显示出来了。
他带着我走进了s市最高档的酒店,华侨酒店。像尹尧这样的人订婚,当然什么都要最好的。
我们下车,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幅大大的结婚照海报。
陈深告诉我,男的是尹尧,女的是周君楣。周君楣是周斌唯一掌上明珠。
“这可真有意思,官员和黑道联姻,胆子真大。”我不经意地说道。
他帮我理了理遮眼的头发,“这里远离天子脚下,周老一手遮天,跟土皇帝一样,为所欲为,有什么可怕的。”
我没有接话。我看见大海报上周君楣依偎在尹尧怀里,她的手扒在尹尧外露的胸膛上。这张大海报透露着**,暴露着欲望。
尹尧仍是那般俊俏,如同那日我看到的他。有那么一刻,我在想,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周君楣和尹尧一起行善积德千年,才能到如今快要迈向婚姻的殿堂。
我竟然有一丝丝的嫉妒,我不该的。
陈深挽着我,去主桌向新人贺喜。这是我第一次见周君楣和周彬。
周彬是典型的官员样子,一副眼镜,大着肚子,身材糟糕透了,但五官不错。他望着我,透露着欲望,我能看出来。我主动回避了他的直视。
他的旁边陪同着周姜,他的儿子,是g市的一把手,可惜没有生得好模样。
周君楣没有遗传她老子的缺点,反而长得特别精致。化着端庄的妆容,有些许可爱,有些许优雅。
我的美人爹爹 惟我
陈深首先向他们介绍我:“彬爷,周市长,尧哥,周小姐,这位是我马子,林莞。”
我依次和他们握手。“希望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斌爷也能早日抱孙子!”
我话音刚落,就听见周彬的大笑。“林小姐真会说话,这祝福最实诚,我喜欢。”
我余光瞥见尹尧嘴角一挑,动作很快,估计其他人没看到。
攝政王的傀儡女帝 辛木禾
周君楣主动和我搭话:“妹妹,一看你就年轻,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陈哥是我爸爸的好助手,我希望我们也能成为朋友。”
二婚老婆帶回家:你好,壞先生
她摸了摸我的手,跟寒暄似的,又主动说,“谢谢你的祝福,我也要和尧哥多努力,才能让它成真。”
她说完就凑上去亲了亲尹尧的一面脸颊。 看得出来,尹尧很宠溺她。他把她拉在怀里,眼里尽是宠溺。
订婚仪式很简单。毕后,尹尧挽着周君楣每桌敬酒。尹尧没让她沾酒,可见对她的宠爱之深。
吃完饭后便是男人们的天下,他们谈天论地,指点江山,我们女人基本是插不上嘴的。我坐得无聊,于是去洗手间补妆。
陰緣索命 楊家少郎
在我涂抹口红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走进来。我抬头望向镜子,是尹尧,他居然走进女厕。
我透过镜子望向他,他灼热的眼眸吓我一跳。
我手一用力,口红断掉了,从嘴唇直接划到下巴。
他似笑非笑地走向我,“林小姐,我有这么可怕吗,让你如此失了分寸。”
他走到我面前,离我很近,他一定能听到我砰砰的心跳声。
越来越近,我别过头,他用手使劲将我花掉的妆擦掉。
他笑了一声,戏谑地说道:“林小姐堪比西湖西子,浓妆艳抹总相宜。”
他捏住我下巴,我问他进女厕干什么。他说只为目睹林小姐芳颜。
我尝试着推开他,但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根本无法撼动。我小声愤怒地说:“你干嘛,你走开,你放开我。”
我从镜子里看着他环抱着我,头伸进我的脖子,我的锁骨,嗅着我的体香,吻着我的肌肤,很是暧昧。
“那天,林小姐偷拍我干嘛?”他的呼吸喷在我的脖子上,荡漾着我的心扉。
三國之太極演義
我竟然无法回应,但又不甘这样被调戏,我扭动着试图挣脱他的禁锢,使劲拉扯他的西装。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尹尧,居然这样调戏良家妇女,今天我可是见识了,你快走开。”
他呵呵地笑了一声,“林小姐,我们还会再见的。”说完,他整理了衣裳,像无事人一样走出洗手间。
独留下狼狈的我,愣着发神。我从前没有想过,尹尧居然如此道貌岸然。我有预感,我的噩耗即将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