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99d超棒的都市小說 第三百六十五顆星 起點-二十、回到原點看書-xodds

第三百六十五顆星
小說推薦第三百六十五顆星
听完张美荷和陈功显的讲述,骆齐和赵玲都沉默了。谁也不能说他们的做法是错误的,一切的出发点都是父母对子女的关爱。但是伤痛不过是被麻醉了一年,当这场麻醉过后,不知道醒来的痛会不会更深?想到这里,大家都更担心陈然了。
權寵妖妃
此时,陈然正站在电影院外出神。
都市之超級文明
梁卓婷和陈然牵着手,从电影院外走过。突然,梁卓婷的脚步停了下来,眼睛看向一边的宣传海报。陈然偏头看去,是部刚上映的片子,叫《梦中的眼泪》。陈然问:“想看吗?”
梁卓婷明明是很想看的样子,却还是摇了摇头,比着手势说:“算了,人太多。票很难买。”陈然牵着她往里走:“走吧,我们去试试。”
走到售票处,问了问,票果然已经卖光了。梁卓婷耸了耸肩,用唇语说:“看吧,我就知道。”陈然无奈地也只好跟着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梁卓婷刚睡醒,便看见两张电影票在眼前晃来晃去。她拉过来一看,原来真的是那部片子。她惊喜地问:“你怎么会有?”陈然故作神秘地扭头,不告诉她。
看到他调皮的样子,梁卓婷突然也想作弄他,便故意将票塞还到他手里,什么也不说就起床了。
青春與傳奇有染 禾依
这下换陈然惊讶了,他拿着票跟在梁卓婷后面,窥探着她的脸色。但那脸色阴沉沉的,一点也没有得到票的喜悦。
茅山術之捉鬼高手
陈然将票再次放到她眼前:“怎么啦?不想看?”梁卓婷将面前的东西挡开,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陈然更是莫名其妙,他不知道梁卓婷为什么无缘无故生气,也不知道她在气些什么,只好委屈地说:“你怎么了?我看你挺喜欢这部电影的,好不容易弄回两张票,你怎么还这个样子?”
梁卓婷沉着脸,转过身来面对他,比划着说:“谁告诉你我想看这部电影的?自作聪明!”陈然满脸讶异:“你不想看啊?”梁卓婷摇了摇头。陈然气馁地将票扔到一边:“哎!早知道我昨晚就不用花那么多时间排长队买票了,站得我脚都酸了!”
梁卓婷低下头,掩饰住就要溢出的笑容,抬起头来一脸正色:“你昨天晚上那么晚回来就是买票去了?”陈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乖乖地点头。突然,梁卓婷就笑了,从她的笑容中,陈然看到了促狭的神色。
意识到自己是被捉弄了,他好笑地揉揉她柔软的头发:“你个小坏蛋,还学会作弄人了!”梁卓婷带着感激的笑意投入他的怀中,多好啊这个男人,会为了她不经意的一句话而去整夜排队。如果自己真的能不顾一切拥有他一辈子就好了!
想到这里,陈然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但是,他又想起电影散场时,梁卓婷“说”过的话。
拉着哭得浠沥哗啦的梁卓婷从电影院里出来,陈然想取笑她:“你们女孩子真是感情丰富,看这些东西也能哭成这样!丢不丢人啊?”梁卓婷反驳:“谁说只有女孩子这样,你没看见很多男生也哭了?”陈然摇摇头:“哎,这种电影都是骗人的。哪有人会这样,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都不让心爱的人陪着,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以后被那个女主角知道了的话,会更伤心?”
梁卓婷突然止住了抽泣,比划着说:“但是他们两个最后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啊。男主角是不想女主角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后更加痛苦才做的选择,其实他心里更加难受不是吗?”陈然不以为然地说:“反正我觉得这部片子编得不合常理,那个女主角也太笨了,连男主角想让她离开都看不出来。”
梁卓婷直直地盯着他问:“如果换成你是女主角,你知道真相后会难过吗?”陈然摇摇头,根本未将她问的话当真,只是说:“不会,我会被气死。”梁卓婷脸色变了变,低下头微微露出一丝苦笑:“那就好。”
陈然讽刺地笑了笑,原来自己更加笨,其实当时梁卓婷已经决定要离开,可自己却完全没有察觉,让她一个人默默承受了那么多痛苦。
暗城 十一聖
离开电影院,陈然顺着以前他们常走的地方,继续向前寻觅曾经的足印。
不远处转角有个婚纱影楼,玻璃橱窗里的新娘笑得很甜,甜得刺痛了陈然的双眼。“我突然很想进去照一套婚纱照,因为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穿着纯白的婚纱站在他旁边了。”“我知道,这将成为我永远的遗憾。”陈然从未如此后悔过,他怎么能让婷婷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我们也进去照一次嘛!”梁卓婷拉着陈然的胳膊撒娇。年轻气傲的陈然斜视着橱窗里的广告照片,有些不屑地说:“你看它,完全没有技巧可言。灯光、背景都不对,甚至连人物的表情都很假。算了,这里拍那么差还是不要进去了。”说着拉着梁卓婷就要走。
可梁卓婷不依依不舍地徘徊在橱窗前,一脸艳羡地看着里面洁白的婚纱,转过脸来对陈然说:“谭谭要结婚了。”陈然挑挑眉:“我知道。So?”梁卓婷说:“她是我在孤儿院最好的朋友,我们曾经约好要一起结婚的。”陈然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我知道,好朋友结婚你很感慨对不对?这样吧,以后我亲自来拍摄我们的结婚照好不好?我保证,要让你成为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
梁卓婷展开笑颜,晶亮的眸子看着他:“你说的?”陈然拍拍胸口:“我保证!”梁卓婷放下一直搭在橱窗上的手指,对着里面的模特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庞小芬从医院出来,捂着肚子,嘴角流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刚才从超声波里看到肚子里小孩的形状,头一次感觉生命真的很神奇。
一直以来,她都是用价值去衡量所遇到的人或事,包括肚子里面的小孩。那天晚上,她算准了自己的危险期,故意骗骆齐喝下很多酒。她知道,骆齐的心里一直放不下的是赵玲,但想要得到这个很有价值的人,就要有足够的筹码,而一个小孩,对于像他这样负责任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最好的筹码。
但此时,她的心动摇了,甚至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可能为肚子里的孩子蒙上一尘污点。叹了口气,庞小芬慢慢离开医院。
赵玲没想到,陈然终于给她打来了电话。
六零小軍嫂
“喂,kevin,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赵玲急切地问。一旁的张美荷他们都伸长了脖子,等着回答。电话那头陈然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异样:“对不起。我只是心里很乱,到处走走。”听到他这样说,赵玲也放心了,并给了大家同样放心的眼神。
赵玲问:“那你在哪里?你爸妈都过来了。”陈然顿了顿,说:“是吗?他们也过来了?他叹了口气道,“告诉我爸妈,我很好,不用担心我会再做什么傻事伤他们的心。但是我需要时间整理下心情,现在还不想见他们。你过老房子这边来一下吧,我有话对你说。”
挂上电话,听完赵玲的转述,张美荷和陈功显才松了一口气。
赵玲再一次走到老房子面前,面对它,心情已经不知道转了几转。而此时,有的是忐忑不安,她不知道陈然约她来是要说些什么,但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走进去,赵玲看到他们一起去买的家俱都不见了,老房子又恢复成最开始的样子。除了靠床处的那一张贵妃椅仍旧保留着。
陈然背对着她,正在收拾照片,拿起一张便有一张的沉重感。将它们放回盒子里,看得出来,他是那样不舍。最后,陈然将那本日记也放回盒子里,盖上。
他转过身来看到赵玲:“来了?”
赵玲默默地走到床前坐下,看了看那张贵妃椅:“当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买它,它和这个房间一点也不配。现在将所有的东西都丢了,为什么还把它留着?”陈然恋恋不舍地看着它说:“我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买下它。后来我才记起,因为她说过很喜欢躺在这样的一张椅子上看书。”陈然又看了眼赵玲,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不等他开口,赵玲抢先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分手,对不对?你将这里恢复成以前的模样,我就知道,你还是忘不了她的。”陈然认真地看着她:“对不起。”赵玲苦涩地笑了笑:“别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
两人相对无言,是啊,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半晌,赵玲打破寂静,问:“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陈然看了看这间房子:“我想我会离开。不敢再住在这里,越住得久,就越面对。”说着,他抱起那个盒子和自己的照相机,走到院子里。
赵玲看到,在那个曾经埋着盒子的地方,已经挖了一个更大更深的坑,陈然将盒子放了进去,将相机也放了进去。赵玲有些吃惊:“这不是你最喜欢的相机吗?”陈然往坑里填了一捧土,很平静地说:“是啊,小婷将我们的回忆都埋在了这里,我也将所有最喜欢的东西都埋在这里。从此以后,我想应该向以前的陈然告别了。”
一捧一捧陈然亲自用手捧起泥土,眼睁睁地看着它将一切掩埋。在这一刻,他好像又感觉到梁卓婷蹲在他的旁边,拉着他的手,一起尘封掉所有的伤感。“陈然,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的人生还很长,应该要重新面对自己的未来啊!”陈然猛地抬头,虽然他从未听过梁卓婷出声,但不知为什么,他能感觉到刚才的声音是梁卓婷的。
名門boss的私寵:吻安,小甜妻 辛囈囈
長安亂 韓寒
但他抬起头,什么也没看见,那阵声音也好像从未出现。又是幻觉。
赵玲陪着陈然一起,从老房子里出来。最后“啪”地一声,陈然将老房子的锁锁上。陈然的手一扬,一个漂亮的弧度,他将钥匙丢回了院子里,赵玲分明看见陈然的眼中有一抹释然的笑意。
“你打算和父母一起回加拿大?”赵玲问。陈然想了想说:“不知道。暂时还不想回去。可能会像以前一样,到处走走,拍些照片吧。”赵玲点点头:“那说你抄袭的那件事呢?骆齐一直想帮你在媒体面前解释清楚。”陈然不介意地摇摇头:“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两人渐行渐远,钥匙挂在树枝上,摇摇晃晃。
骆齐坐在咖啡店里等着庞小芬。经过陈然的事,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他会让庞小芬将孩子生下来,然后结婚。人生毕竟没那么完美,既然爱的人已经不在身边,要对不爱的人负起责任。
咖啡店的侍应走过来,递给他一张纸条:“先生,这是刚才一位小姐叫我拿给你的。”
骆齐狐疑地接了过来,打开。
“骆齐,也许你会很高兴看到这封信。我已经将孩子拿掉了,也辞了职,现在正在飞机上。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如果我告诉你,我曾经真的喜欢过你,你会惊讶吗?也许在你的心里,我是一个什么都讲利益的女人,但是,就算是这样的女人,也是有感情的。算了,再说什么也没用,你始终是不会喜欢我的。对了,告诉你一件事,很巧。当年那个摄影比赛的第一名,也就是杨志雄的侄儿,原来曾经是赵玲的男朋友。就是因为他要去法国的事,两人分了手,后来你调了过来,就遇到了她。也许,这也是你们俩的缘分吧。要好好把握,别再错过了!再见,庞小芬。”
骆齐紧握着信,看向窗外,百感交集。一架飞机呼啸着从天空划过。
一年前。
“小玲,我只是去法国两年,两年过后就会回来,你等我!”街角银色的跑车前,男人苦苦地恳求着。
赵玲狠心地转过身去:“够了!每次不管做什么事,你都只想着自己,从来也没顾虑过我的感受。上次是一年,这次又是两年!你到底要我等你多少年?”男人拉着她急切地表态:“不会,我只要从法国回来就和你结婚,真的!”
必須犯規的遊戲 寧航一
赵玲转过身,认真地面对他:“那我如果要你不去呢?”男人为难着:“不去?可这次是难得的好机会……”赵玲失望了,摆摆手:“够了!我不想再听。我们分手吧!”
“分手?”男人吃了一惊,“小玲,你在胡说什么?”赵玲摔开他的手:“分手。如果要去法国的话,我们就分手。”男人不理解地看着她:“小玲,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分手的事是随便说说吗?”
赵玲摇摇头:“就是因为不是随便说说,所以我是认真的。女人的青春没有多少年,我等不起你的几年又几年。”她说着毅然而然地转身离去。
男人气愤地上了车,摔上车门,直踩油门,跑车一路狂奔。
“想吃冰淇淋吗?你等等我!”梁卓婷对陈然一笑,挣脱他的手就往街对面跑去。
陈然看着街对面拿着两个冰淇淋使劲挥手的女孩,仅仅是两个冰淇淋,就能让她那么快乐。
红灯熄灭,绿灯亮起。梁卓婷向着陈然跑了过来。
“砰”地一声,银色跑车响起刺耳的煞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