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byt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ptt-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收網(中)!閲讀-jnagw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老夫?朗朗乾坤,尔等竟然干出绑架人的勾当,真是岂有此理!你们的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李君羡等人,刚一靠近柴房,便听到里面有个外强中干的声音在咆哮怒吼,只听那人继续道:“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把老夫放了,老夫带你们去拿钱!我告诉你,这世上有些人你惹不起,若是我们家二爷知道老夫被你们绑了,你们这里的所有人全都要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到时候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哦~?听说有人要让本将死的很难看?”
就在这时,李君羡直接推门而入,并打断了那人的叫嚣,道。
柴房内,一个双手双脚被捆缚住的中年男人坐在了地上,这人长的很富态,满脸都是褶肉,眼睛很小,是个典型的眯眯眼,远远看去,就跟一尊弥勒佛似的。
姐妹花情斷深宮:殺妃
而在这名中年男人的身前,背对着他站着两名劲装男子,好笑的是,尽管先前这厮一直在叫嚣,那两名劲装男子却丝毫不搭理他!
也不知这柴房是很长时间没人打理还是什么原因,李君羡总感觉这屋里有一种怪味儿,不过眼下是审问孙大福要紧,他并没有在意这些。
见到李君羡进来,二人正欲上前行礼,谁知那个中年男子的嘴吧,却是要比他们的动作更快:“呸~!一群靠着绑架勒索的地痞流氓,算是哪门子的将~?”
由于此行来太原。李君羡以及他所带的这些百骑主要是为了在暗中保护李泰,所以他们平日里都是穿着普通人的衣服,并没有穿兵甲,故而,中年男人在听到李君羡自称本将时,才会出言讽刺道。
極品妖孽玩曖昧 洛傑殿下
“放肆!瞎了你的狗眼,站在你面前的是……”
见中年男人对李君羡出言不逊,屋内其中一名劲装男子愤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就要动手。
不过,李君羡却是拉住了他,“林江,住手!”
李君羡摆了摆手ꓹ 说道:“不知者不罪,这人就是同福客栈的掌柜孙大福吧~?”
林江抱拳道:“是的ꓹ 将军!”
李君羡点了点头,随即有些好奇道:“你是这么把他绑来的?他怎么会觉得咱们是绑人勒索的地痞流氓?”
林江抿了抿嘴,一本正经地回道:“回将军ꓹ 末将天黑时潜入客栈,正巧遇上这厮去上茅房ꓹ 属下尾随其后,趁他不备将他给敲晕ꓹ 然后直接塞麻袋里面给扛回来了!”
李君羡默然无语ꓹ 心道难怪孙大福把你当成绑架勒索的地痞了,你这手段,简直就跟地痞无赖一模一样!
“你……你还好意思说?老夫平日里一向讲究和气生财,自问不曾的罪过你们,你这年轻人在背后搞偷袭,还偷袭我一个不懂武功的老头子,你……你不讲武德!”
林江这番一本正经的解释ꓹ 却是将孙大福给彻底惹毛了,不过他的话怎么听都令人觉得有些没底气ꓹ 而且说话间ꓹ 孙大福夹紧了双腿ꓹ 并将身体尽量朝着李君羡所站位置的对面倾斜ꓹ 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李君羡看到一样。
李君羡自然留意到了孙大福的这些小动作,他脸上有些好奇ꓹ 转而看向了林江ꓹ 林江一脸无辜地说道:
“将军ꓹ 属下将他打晕前他还没尿完,所以打晕之后ꓹ 他就直接尿裤子了……”
李君羡嘴角一抽,很是无语。
虽然吧,的确是他吩咐林江去把孙大福绑过来的,可林江这手段,的确是……有些不讲武德,你说你背后偷袭就偷袭,但最起码得等人家尿完了再打晕啊!
孙大福更是老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当然,在钻地缝之前,他怎么着也得将林江这个不讲武德的家伙给一起拉下去!
總裁快到我碗裏來 桔子小姐
“行了!本将的手下,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孙掌柜你就别跟他置气了,再说了,人这一辈子,谁还没尿过裤子呢?没人会笑话你~!”
李君羡看孙大福一脸窘迫的样子,连忙出声“解围”道。
林江和另外一名军士闻言,差点笑出声,但他们见李君羡没有笑,也只好强忍住笑意。孙大福则是一脸怨恨地看着李君羡,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李君羡这会儿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不过,通过先前的观察,他发现李君羡和屋内其余两人的确像是行伍之人,所以此刻纵然心里愤怒,但孙大福还是保持了一定的克制。
朕的皇後是只貓 顧喵喵
“孙掌柜,今日请你过来,并非是想要你的钱财,而是本将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一番打趣之后,李君羡正了正脸色,对孙大福道。
“请?这就是你们请人的方式?”
鬥羅之神級選擇
孙大福用眼睛扫了扫捆在身上的绳索,冷笑一声道:“还有,老夫一没有作奸犯科,二没有违法乱纪,你自称是军伍中人,凭什么知法犯法、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囚禁老夫~?你的眼中还有没有国法~?”
当用拳头打不赢对方时,那就要跟他讲道理,孙大福还是很明白这一点的,他现在就要跟李君羡讲道理。
但李君羡却不怎么想和孙大福讲道理,因为他拳头大,更重要的是,在这件事情上他的确违反了律法,他理亏!
“孙掌柜就不要扯这些没用的了,你若真作奸犯科、违反乱纪了,抓你的人就不是本将了,而是官府的衙役!本将既然让人将你绑到了这里,那接下来你若是不能如实回答本将的问题,我可不保证你能活着从这里出去!”
孙大福闻言,顿时脸色一白,他没想到李君羡竟然把话说得这么直接,这么狠绝,他不知道李君羡是不是真敢杀他,但他不敢去赌,毕竟每个人只有一条命,他很惜命!
“老夫不过是一客栈掌柜,能知道些什么?你要问就赶紧问吧~!”
孙大福默然片刻,开口道。
这时,林江搬来一张长凳,李君羡在孙大福的面前坐了下来,他将胳膊放在膝盖上,俯身问道:“你先前所说的二爷,应该就是同福客栈幕后东家高勇吧?高勇在高家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唤作高旭,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名叫高萍,也就是现在王家二房王弘的小妾!正是因为攀上了王家这个高枝,这些年高勇才能在太原城混的风生水起!”
萌寶逆襲:總裁大人別傲嬌
孙大福瞳孔一缩,目露惊骇,他定定地看着李君羡,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在调查二爷?你究竟是谁?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位面成神之虛空戒
李君羡不满道:“我的时间有限,你最好不要浪费时间,我问什么,你便答什么,不然……”
说到这儿,李君羡看了看林江,后者会意,抽出腰间佩刀,直接架在孙大福的脖子上,狞笑一声,道:“嘿!孙掌柜,我最近练了一种刀法,可以把人四肢的骨头给剔出来,却不让那人死,你要不要试试?”
孙大福平日里养尊处优,哪受得了这般惊吓?他连忙摇头道:“我说!我说!你把刀拿开!”
“哼!算你识相!”
林江冷哼一声,然后把刀又抽了回来。
孙大福这时向李君羡点头道:“你刚刚说的没错,二爷他的确是同福客栈的东家,这些年靠着和王家的关系,二爷的生意越做越好,铺子也越开越多!”
李君羡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很好!本将再问你,今天早晨的时候,王仁义,也就是现在的王新元,是不是去了你们客栈?”
孙大福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回过神后,他连忙摇头道:“王新元?老夫不曾见过!”
李君羡坐直了身子,面带微笑且意味深长地看着孙大福,孙大福被看的有些头皮发麻,而且他扭头一看,就见林江也在满脸狞笑地看着他,他吓的一个激灵,连忙改口道:
“对,王公子今早确实来了客栈!”
李君羡俯下身子,继续问道:“他去客栈见了什么人?”
孙大福这回想也没想地摇头道:“这,老夫不知道!”
怕李君羡和林江不信,他急忙解释道:“老夫真不知道那人的身份,只听说他是王公子的好友,是昨日刚下榻在客栈,而且二爷曾交待过,那人是他得贵客,身份尊贵,只是在客栈暂住两天,让老夫小心伺候。
那贵客很少出门,几乎一直都呆在房间内,他入住时特意吩咐过,不要让外人去打扰他,所以老夫直到现在都不知那人怎么称呼!”
李君羡眸光一闪,沉吟片刻,他又问道:“那人现在还住在客栈吗?”
孙大福点头道:“在!还在!那位贵客住在天字号客房!”
篆香錄
李君羡心中稍定,他站起身,对孙大福道:“今晚孙大掌柜还得在这里委屈一宿了,等明日本将的事情办完,自会放你回去,不要想着逃跑,在这里,你就算长了翅膀也跑不了,而且一旦被抓住,本将可不敢保证院子里的弟兄们会对你做些什么!”
闻言,孙大福一张老脸顿时变成了一个蔫了吧唧的苦瓜,但形势比人强,他不低头还能怎么样呢?
离开柴房,来到院中,李君羡低声自语道:“最危险的地方,果然是最安全的地方,住在天字号客房的朱邪晟刚一被抓,就有人住了进去,对方还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赵康~!”
感慨完毕,李君羡朝院内大喊了一声,很快,一名军士朝这边跑来,“末将在!”
“你立刻前往刺史府,让王刺史带兵来同福客栈!”
遇見,唯一
李君羡吩咐道。
“是!”
赵康抱拳领命而去。
李君羡又道:“林江!”
站在李君羡身侧的林江抱拳道:“末将在!”
李君羡道:“留下两人看守孙大福,其余人等,现在立刻随本将前去同福客栈拿人!”
“是~!”
林江抱拳领命,然后下去传达命令了。
李君羡饶有深意地轻声道:“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了,希望这是一条大鱼,而不是小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