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7wu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相思如梅 愛下-三十三,大結局-9c6ck

相思如梅
小說推薦相思如梅
散朝了,卫识文顺着人流走出宫门。今日议事议得长了些,天色暗暗的,宫中各殿的烛火都点起来了。府中家人看到他,忙抬着轿迎上前。他刚掀轿帘,夜色里看到一个落莫的背影骑马经过。
“向兄?”卫识文下意识地喊道。快过年了,人人脸上都一团喜气,唯独向王爷象换了个人,整日脸沉沉的不发一言。
向斌拉住马,看到是卫识文,“识文有事吗?”
“这大冷的天,你为何骑马?”
王牌教室:魔法特等生 艾曉蕾
“哦,骑马快些!”这几日向全不知跑哪去了,找也找不着。突然没有了慕云的消息,他紧张不已。日日早早回府,只想遇到向全,问个究竟。
“向兄,没发生什么事吧?”卫识文担心地看了一眼向斌,他象被谁拿走了一魄。
“没有!识文无事,我便先走了。”不等他答话,他已打马不见了踪影。
“真够快的,这是急着上哪?”卫识文自言自语,哈着手上轿,一路上尽是不解。
全球盜墓
向斌一进王府,向贵便笑着迎上来送上热热的毛巾。他脸上飞扬的笑意让向斌多看了一眼,“府中有事?”
“啊,没有。”有,他也不说,王妃可都关照好了。
草包王妃很彪悍 兮同
“哦,向全来了吗?”
“早来了,在书房候着呢!”
“嗯!”他接过向贵手中的热毛巾,匆匆擦拭了一把,便急急地穿过花榭、曲廊,书房内漆黑一片,他皱了皱眉,这个向全怕是傻了不成,灯都不知道点。
门虚应着,他一把推开,几步走到书案前,欲点上烛火,忽听到一声娇柔叹息。“大哥,不要点!”
世界囚牢
声音是从窗户前传来,他这才看到有抹单薄的身影立在那里。“慕云?”他眨了眨眼,不敢相信,怕是梦境,最近这样的梦,他可是常做。等确定是真的,他不由得涌上一份狂喜,身子也颤抖不已。“是慕云吗?”他欲紧步上前。
“不要!”影子悠悠地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黑暗中看不到她真切的神情,但话语间的颤栗,他感知到了。她也是紧张的,他停下脚步。
“大哥,就这样,不要点灯不要走近,这样我才有勇气对你讲出一切。”她停下,似积攒了一下力气,才缓声说道:“今日,我到这里,是想请大哥原谅我的无知和愚蠢,别人都说我聪慧异人,我也常以此自得。其实,我真的真的很笨很蠢,不然我也不会把大哥待我的好扔开。”
黑暗里,似看到她肩膀耸动,似抑着声息抽泣。“不哭,慕云!”他的心开始了欢唱,怕把她吓跑,只得忍着不上前。
“大哥,你没想过我会吃醋会妒忌吧!只为在城门前看到你对别的女子一笑,我便气得忘了你千般好,心中把你恨了遍,我,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通天大帝
“你当时也在?”
“我在等着进城,当时我便失了理智,发誓再也不与大哥亲近半步。意识里,我清醒地知道疏离就是对你最大的惩罚,可我还声声说是为大哥好。看到大哥的手痛成那样,对了,大哥,你手好些了吗?”
突然的思维让她忘了表白,不禁急急上前,捧着他的手,想看清。向斌一用力,返手把她紧紧地拥住。感觉到他温热的胸膛,闻到那令人安稳的熟悉气息,莫雨儿心下再无怀疑,纤手颤抖地抚上他俊雅的脸庞,黠然多日的眼眸闪着光采。“大哥,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他仰头长舒一口气,俊眸微合,低哑地叹道:“真是傻丫头呀!”她含泪螓首靠着他的肩头,吹气如兰,向斌轻柔地吻去她脸上的滴滴泪珠。她不禁心动如潮,紧紧地偎在他的怀里。
向斌辗转吻上她的唇,甜美醉人一如往昔,两手抚摸着她婀娜的身躯,他不禁腾空将她抱起,走向房间。
紧张又害羞地感觉到身子被放在床上,耳边是他急促的呼吸,莫雨儿双颊艳红,双眸紧闭。
“慕云,今日后,你再有万般理由,我都不会再放你自由了。”他低声坚定地说。她没有睁眼,只柔柔地依他更近。
向斌拉上帐帘,黑暗中,他激切地吻上她的樱唇,幸福象海水般把两人齐齐吞没了,这一刻,他有她,她也只有她。不要怪他轻狂,不要怪他的急切,不要怪他不守礼法,只有这样真切的拥着,抚摸着她的暖,感受她的呼吸,他才有踏实感。
曙光微晓,书房内渐渐亮了起来。向斌爱怜地看着怀抱中的莫雨儿,清丽的容颜少了几份冷漠,多了几份娇媚。白藕般的肌肤泛着红晕,如同洁白美玉上抹上一层胭脂般,艳丽不可名状,光裸的手臂露在被外,让他的心一动,唇自主地就印了上去。
她终于是他的了。
莫雨儿睫扇眨动,美眸微启,迷蒙慵懒的娇态,真是引人遐想。
看到向斌,莫雨儿想起了一切,她娇羞地复又闭上眼,埋首于他的胸前。
向斌伸手将她揽住,柔声问:“你是谁呢?慕云公子?雨儿小姐?寻梦坊主?还是我爱吃醋的小王妃?”
软洋洋地靠在他怀中,莫雨儿轻笑出声,娇气地说:“当然是你的慕云公子喽。”和大哥这样亲近地相依,讲着悄悄话,开些小小的玩笑,莫雨儿今日方才明白自已有多幸运。
向斌朗声笑了,神情间尽是快乐。“寻梦坊主,请问做两件喜服最快要多久?”
“谁的?”
“当然是我和我的王妃的。”
她脸儿一红,喃喃说:“不要做的。”
“呵,”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难道我们就这样算成亲?本王没有意见,王妃你呢?”
廢墟之痛 西籬
莫雨儿又羞又窘地钻进被内,闷声说:“人家不是那个意思,那喜服我在三年前就已做好了,一直带着,现在柳园内。”
“三年前?”他惊讶地拉出她,怕她在被内闷坏。
“嗯,那时你一直说要早点娶我,我听在心中,就悄悄做好了两件喜服。没想到却隔了三年才用上。”她叹了口气。
“可终是为我穿上的,不是吗?”向斌温柔地搂过莫雨儿,“雨儿,我要改唤你的闺名了。给我两天时间,我要把你风风光光地娶进向王府,好吗?”
“嗯!”她不禁又红了眼,看着眼前俊雅的面容,从此后,她将以他为天了。
向斌向王爷大婚,大宴群臣,酒席从皇宫办到王府,足足热闹了十日。好不容易向王府刚刚清静下来,冷如天却嚷着说“京城四少”很久不聚会了,要在王府聚一下。
向斌知他们聚会是假,看小王妃是真。成亲时,他怕雨儿被扰,所有的酒都是他挡了去。今日也罢,就让雨儿出来见个面吧,毕竟是故交。
说是晚饭,三人却早早到了。下午时,四人在花厅围炉喝茶。卫识文忽闻到一股清香从园中吹来,问道:“向兄,你园中植梅了吗?”
至尊農女要翻身
“嗯,在书房那侧,僻静了点地方种了一片。”
“哦,我记得王府内以前没有吧!”冷如天嗡声说。
向斌一笑,“对,前两年刚植下,内子爱梅成痴。我寻思着,让向贵种下了,免得大冬天的,她总爱往观梅阁跑。”
冷如天听得牙酸酸的,内子内子,成亲才几日呀,呵呵!不过,这个大舅公可真厉害,几年前就种下了梅等美人归,这样的用心谁能抗拒。
齐颐飞没有说话,雨儿让向斌这般疼着,他的罪也轻了许多,现今他除了欣慰只有欣慰。
"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位身着粉色暖袍、梳着妇人发髻的女子端着点心走了进来,向斌忙起身接过,爱怜地说:“不是有丫头吗?为何自已动手?累了没有?”
盛寵之前妻歸來
只见她盈盈一笑,娇怯地说:“不会那么弱的,王爷。”回身,冲大家道了万福:“齐大哥,卫大人,冷姑爷,各位请吃点心,我让厨房刚做的。”
異界呂布之最強龍騎 月照古木
这是假小子吗?如此的妩媚,如此的娇美?三人看过她的清淡如水和优雅自如,没想到成亲后是这般的女人味足足。
“柳公子,不,王妃,你可真让我不敢相认。”卫识文直言道。
莫雨儿微微一笑,大方地随着向斌坐下,“真的差异很大吗?如果是,看来我扮男装还是很成功的。”可惜却没瞒过亲亲夫君。
“岂止是成功,还让我折服五内。”想起当初,冷如天真是哭笑不得,这事还让向似贝常常拿出来取笑。
“内子小孩习性,各位就不要取笑了。”这三人明目张胆地看着爱妻,向斌心中真不是味。
莫雨儿看着向斌不动声色的微恼,心中一乐,亭亭起身,轻笑道:“各位慢坐,我去饭厅看看向贵准备得如何?王爷,为妻先下去了。”
向斌赞许地点点头,其他三人还没醒过神,她已开门而去,只留一缕清香。
这样的女子,真是奇异呀,男装的清雅大气,女装的秀丽大方,都那么自然清新!很多年后,三人还常常谈起,只是她深居向王府,再也很少碰到。
“他们走了吗?”身子被一双长臂拉进怀里,她笑了一下。
他的吻有些微微的酒气,她转过身子反抱住他的肩。“嗯,本王新婚燕尔,他们也不好意思赖很久的。”
她笑出了声,“一定是你暗示他们的吧!”
他有些难为情地埋首于她的颈间,“本来就是事实吗?怎么又跑到书房看梅了?”
“喜欢呀!”
“雨儿,嫁给我后,不再象以前那般自由了,你会不会觉得闷?”
踮脚回了一个浅吻,“有你陪着,怎会闷呢?”何况还有一个难缠的小姑和好奇的婆婆,她都发愁忙不过来呢?
“你这样一个服饰奇才,嫁给我这样的一个平凡男子,真是可惜啊!”
“我的夫君怎会平凡呢?那可是我千辛万苦寻来的。再说,不为他人作嫁衣,我可以为夫君,为我,为。。。。”她娇羞地说不出口,美眸内生出一汪波意。
“是孩子吗?王府太大,我也年岁不小,有个孩子真的不错。”是小郡主就更好了,象她,聪慧美丽,不知什么样的男子有幸娶回家呢?他现在突然有了做人父的揪心了。
“嗯!”她幸福地依着他的怀中,闭上眼,一任睡意蔓延。谁能一边讲话一边睡着,只有他的妻了。这样的放松和舒适,睡得那般的甜,让怜爱地一笑,轻柔地抱起娇柔的身子,“你呀,真是放心哦!”
睡梦中,她俏皮地一笑,有什么不放心的,他在她身边,永永远远,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