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79c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358、【狗頭軍師柳丞相】閲讀-rqgb5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旁边柳元德赞同道:“我在义军之中掌管民政,接触到各地的情况较多,这番动乱下来,许多地方损失甚大,百姓们户口五去其三,其中许多是丧命于兵灾,有的逃散,还有的被大户人家收为奴佃,形势十分严峻。”
王爺請你自重
“而且即使这样,此次在历史上,还算是轻的,尤其是义军扩张的速度快,没有出现几十年连绵之祸。书上记载,史上许多像今日这般情形的天下乱局,往往十不存一。”
接着,他问方长道:“先生,您神通广大,能否知道这天地大劫何时结束?”
方长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此次大劫不同以往,似乎因为涉及到种族气运之争,天机被遮掩得模糊不清,唯有天象可以看出些许。可惜天象反映的是人间变化,而非未来,所以也无法用作判断。”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无论是修行人还是普通人,宏观看来都是随波逐流,我们能够做的,只有尽力而为。或者说,‘尽人事,听天命’,做好我们能够做的事情,才是消泯劫数最好的方式。”
“至于人族和妖族谁赢谁输,谁能争得气运成为这方天地主角,那只能看天意了,没有谁能够掌控最后结果。”
于青菱和柳元德皆出言表示赞同,深以为然。
他们这几年所做的事情,虽然并无总结,但大体上也是和方先生所说一致ꓹ 唯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而已。
而且两人倒也成果斐然,先是护送了正派的郎中令ꓹ 使其免于遭受恶人截杀,然后在南疆开垦建设,将荒蛮之地变得像小江南一样兴旺ꓹ 接着又投入主公刘旦麾下,一个东征西讨平灭大小军阀ꓹ 一个运筹帷幄同时又投身民政,在义军所占地盘上ꓹ 尽力调配资源、解决问题ꓹ 辅助大家恢复生产、重建家园。
两人回想了下,很是为之自豪。
于青菱忽然问道:“方先生,您说两族争这方天地的主角,是何意?”
方长哑然失笑:
復仇總裁的罪愛新娘 一夜晚晴
超級敗家子 一朵菊花
“这点其实并不完全确定,只是我收集情报之后,得出的一个推测。敌方既然组建势力,掀起如此大的劫数ꓹ 自然不是为了小志向、小野心。”
“此次去东海,我扮成妖怪样子ꓹ 去他们训练堂里听了些课ꓹ 好好侦查了一番里面的样子ꓹ 倒是比在西域时候有了更多收获。”
“他们的真正首领ꓹ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可能不满于人族作为天地主角ꓹ 设法掀起劫数ꓹ 借助大势之力ꓹ 削弱人类气运,同时增强妖族气运ꓹ 此消彼长之下,倒也有一点点可能将目标达成。”
柳元德皱了皱眉头,说道:“竟然是因为这样……”
天下对妖怪们的目的,也多有猜测,作为义军之中顶级的谋士,柳元德心中也隐约有想法,不过听到方长这番说法,他才将了解到的所有事情串联起来,并深信了这个说法。
经年累月执掌民政,又在有军事行动时候出谋献策,柳元德下意识便开始想针对方法:
“这种……或许得双管齐下以破解。”
“一是尽快让人间恢复秩序,二是斩断源头。”
“恢复秩序之事,朝廷是不可能做到的了,指望那些割据的军头们也不可能,只有我们义军来做。看来需要加大力度,尽快让天下平静下来,这个过程还要治理好各地——幸好宁河府那两位简先生掀起办学之风,提供了不少人才。”
“而斩断源头,普通人做到不易,只有先生您这样的修行人才可以做到。如今青龙堂和白虎堂都覆灭,已经是对敌人的巨大打击。义军麾下也有不少修行人在做事,他们也在各地忙碌,尽力侦查并剪除敌人羽翼,倒也颇具成果。”
听到柳元德的方案,方长称赞道:
“我这一路行来,听闻元德你是义军中的第一谋士,果然名副其实。”
柳元德谦虚回应:
總裁的替嫁前妻
“其实只是局势暗合兵阵之形,正好以兵法对之而已。”
针对他刚刚所说的话,方长接着问起一个让自己有些好奇的地方:“宁河府那两位简先生的学校,有不少人在这里做事?”
“正是。”柳元德说道:“那两位简先生真乃贤人,他们秉承‘有教无类’之道,培育了大量识字明算的学生。天下有不少人被其感召,也去学习后开办类似学校,让人间的读书氛围为之一升。”
“可惜遇上此次大劫,天下许多地方都变得残破,这些得了些文化的学生,无处可去,大多便来投了义军,这里有让他们施展的空间。他们也在义军中出了大力,各地景况昌平,有他们九成功劳。”
“最近还有位名叫陆绍元的贤才,也是两位简先生的徒弟,他来了之后便解决了许多难事,为主公所赏识,已经委以重任。”
“这种学校真是好啊,我最近正准备建言,请主公从今之后,待义军之力有闲暇就建学校,日后定要将其推广天下。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宁河府拜访两位大贤。”
这时候,有军士从门后轻轻走进来,在于青菱旁边耳语两句。
于青菱听完后,用亮晶晶的眼睛瞅了眼柳元德,而后抬头对方长笑道:“先生,这里已经摆好了宴席,还请让我们两人为先生接风。”却是刚刚柳元德就已经将事情吩咐好,前营里面的食堂用了些力气,整治了桌宴席出来。
天字號小白臉
他们将方长引到偏帐,里面有张圆桌,杯盘已经摆好。旁边炭火炉子烧得正旺,让毡房里面温度挺高,宛如初夏。
“军营里面条件简陋,营中厨师也不太会做小灶,还望莫要见怪。”柳元德说道。
“二位有心了。”方长微微道谢,而后入席。
桌上主要是油盐酱浓重的炒菜,很具军营特色,还有大块的猪羊鸭,以及大盆的粟米饭,看起来都是军营中的补给,味道倒是都还不错。
方长称赞饭菜后问了下,得知整个前营中,无论是军兵还是官吏,亦或是于青菱和柳元德,平日里都是在伙房同吃大锅饭。所以前营伙房里面的厨师,平日擅长做的也是大锅饭,伙房里配备的锅灶甚至勺铲也都是大号,偶尔招待客人时,也只能用这种方式烹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