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sa0優秀都市小说 盛世豪寵:教授,請接招! 愛下-第四百五十八章:餘生很長,有你足矣【番外】推薦-hma3l

盛世豪寵:教授,請接招!
小說推薦盛世豪寵:教授,請接招!
唐戎把露易丝给睡了。
林子期是在婚礼的后第三天从夏翛然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
原来露易丝就是唐戎上次在酒店遇到的那轮“明月”,后来两人就一直没见过了,谁知道在林子期和夏翛然的婚礼上他们竟然遇见了彼此。
说来也是狗血,那天晚上作为新郎的夏翛然少不了要被灌酒,唐戎当仁不让成为第一个去灌酒的人,可是后来他悲催的发现,自己的酒量远不如夏翛然。
所以最后结果可想而知。
再后来,就是一出狗血的酒后乱性,露易丝和唐戎滚到了一起。
如果不是听夏翛然说那晚真是一个意外,林子期都要怀疑是不是唐戎那家伙故意为之的。
好在没多久林子期就得到好消息,露易丝和唐戎在一起了。
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吧,唐戎终于不再是单身了。
因为之前代言LEGEND,林子期和露易丝接触过,两人现在关系比一般朋友还腰要好,露易丝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他们能幸福地在一起,林子期打心眼里为他们感到开心。
今年的新年过的极其热闹。
农历大年初一,林子期和程君丞主演的电影《盛世江山》正式和观众见面了。
程君丞此时还在国外拍摄《锋芒》,但也在第一时间发了微博便表示很期待。
大年初一,怀孕后本来就嗜睡的林子期破天换地起了个大早。
夏翛然看着她在衣帽间找了找去,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微微隆起的肚子。
孩子已经四个月了,肚子还不时很明显,如果她穿着宽松的衣服不注意看都看不出怀孕了。
下巴放在她的肩上,夏翛然问:“找什么?”
“上次戴的帽子,啊,找到了!”林子期兴奋地拿出一个黑色的针织帽子,上面还有一个毛绒球。
夏翛然皱眉,“找帽子干什么?”
林子期嘴一暼,转过身来看向夏翛然,“你忘了?今天《盛世江山》上映,我想去……”
不等林子期说完,夏翛然就打断了她的话,“我叫人到家里来放给你看。”
“不要。”林子期叉着腰,老大不爽,“在家里看一点气氛都没有,我想去电影院看。”
夏翛然看了一眼窗外,“外面在下雨。”
自从林子期怀孕以来,夏翛然推掉了她所有的工作让她在家安心养胎,自己也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她身边,就怕自己不再她身边万一发生个什么好歹。
“没事,只是去看一场电影,两三个小时就回来了,让寒九开车送我去就是了,”林子期知道他今天有要是要回陆家,自然是不会陪自己去的。
花開花落都愛exo
见夏翛然不说话,林子期噘着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这是人家的第一部戏耶,在家里看哪里有在电影院看精彩,而且在电影院看还能听见观众的评价,对我来说这很重要。”
再婚一年間 麥田守望者1314
喪屍保安
林子期一边说着,一边揪住夏翛然的衣袖左右晃动,就像一个讨糖吃的小丫头。
夏翛然叹口气,依着她说:“定下午的票,到时候我陪你去。”
“不用不用。”林子期一个劲地摇着头,
《盛世江山》这部戏里她和程君丞饰演情侣,要是夏翛然看见她和程君丞在电影里的亲密镜头,指不定会生气地当场让电影夏下架。
想想林子期就觉得恐怖,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夏翛然陪她去。
“我都和露易丝还有姜黎约好了,改时间不太好,再说了下午我要睡午觉。”林子期帮她整理着领带,嘻嘻地笑着,“安啦,你去忙你的,我看完就回来。”
说完,林子期踮起脚吻了一下他的脸,声音娇柔地撒娇道:“老公你最好了,么么哒。”
夏翛然扶了扶额,好吧,面对她的撒娇他一向只有妥协的份。
“那好,路上注意安,手机随身携带,有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到了电影院,怕被认出来,林子期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一样,还特地选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
开场是前十分钟经常,林子期听着周围影迷的议论声,跟着走进了放映室。
短暂的几分钟广告后,灯光熄灭,林子期取下墨镜,紧张地盯着屏幕。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林子期看得意犹未尽,仿佛重新回到了那几个月的拍摄过程中……
琪花玉樹 緋我華年
当播放到凤麟啸抱着冷弥影在大雨中恸哭的片段,林子期清楚地听见前面和身边的观众低低的哭泣声。
林子期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好感人,呜呜,怎么都死了,林弥影怎么这么傻,有凤麟啸爱着她就够了呀,管什么天下黎明百姓。”
“就是,感动死我了,不过想想要是结尾是大团圆的话,这部电影肯定会大打折扣,时代造就了两个鲜活的人物。”
“程君丞的演技当真没话说,我只是没想到林子期第一次拍电演技竟然演技也能这么好,完全看不出是个新人。”
“哎,我也觉得……”
电影已经接近尾声,林子期吸了吸鼻子,刚想从包里纸巾擦眼泪,一只温暖的手掌就抚上了自己的脸。
“哭什么?没听见观众都在赞扬你赞扬这部戏吗?你应该感到开心。”
林子期一怔,下意识想躲开,谁知道转头一看,身边坐着的竟然是夏翛然!
“夏教授?”林子期懵了,他不是去陆家了吗?
夏翛然低声叹口气,拿出纸巾替她擦干眼泪。
“早知道就不让你来看了。”夏翛然故意板起一张脸,斜视了一眼大屏幕,“我都舍不得让你流半滴眼泪,它倒好……”
很快,电影接近尾声,林子期演唱的主题曲响了起来,灯光亮了起来。
“哎,你是……林子期!”身旁突然想起一声惊呼。
林子期暗叫不好被人认出来了,刚想带墨镜,夏翛然就先她一步将自己的大衣外套罩在他的头上。
煉屍系的崛起
“林子期?哪里哪里?”
听见有人惊呼,又有人朝着这边看过来。
夏翛然冷着一张脸,眼神比外面的冷空气还要刺骨,顿时吓得刚才惊呼的人不敢说话。
“你认错人了!”
淡淡地丢下这么一句话,夏翛然抱着林子期的肩膀走了出去。
后来林子期才知道,原来这部电影在上映前他就已经看过了,结局却是很感人,他当时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夏翛然猜到她一定会感动地稀里哗啦,在去陆家的路上,想到她一个人坐在电影院里流泪的样子他心里就发闷,虽然知道她不是不开心,但是夏翛然还是不放心,所以让司机调转车头赶了过来。
果然不出所料,她确实是哭了。
日子一天过去,林子期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
在夏家和陆家两边人的期盼下,林子期在产房折腾了五六个小时,终于是生下了这个在她肚子里住了八个月的小生命。
是一个儿子。
面对这个小生命的到来,陆禀桀许翊还有夏家二老高兴地不得了,做了舅舅的夏明翰也是一脸喜气洋洋。
唯独夏翛然,从林子期被推出手术室后就一直冷着一张脸。
不是不知道女人生产时要经历多大的痛苦,但是真的当这个时候来领,夏翛然才知道女人的伟大。
林子期在产房这几个小时,夏翛然全程陪着她,紧紧握着她的双手没有一刻放松过,听着从她嘴里发出来的撕心裂肺的叫声,夏翛然心都碎了。
那一刻,夏翛然甚至都后悔让林子期怀孕。
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苍白的脸颊,夏翛然握住她的手指,轻轻地吻上去。
“夏教授。”林子期虚弱地眯着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夫人辛苦了。”夏翛然坐在床沿,俯下身亲吻她唇,舌尖轻轻吮吸她下唇被自己咬出的深深齿印。
林子期坐起身,“宝宝呢?”
林子期话音刚落,吴雪敏就抱着孩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医生护士。
“子期,来看看,这是你们的孩子。”吴雪敏笑着将孩子放到林子期的臂弯中。
刚出生的小孩儿,小小的,皮肤皱皱的红红的,看着有点丑,眼睛也还没有睁开,正安静地睡着觉。
林子期目光温柔地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宝宝,我是妈咪,这是爸爸。”
氪金英雄
说着林子期抬起头看向夏翛然,却见他盯着自己,目光有些发红。
“夏教授。”林子期抱着孩子的手僵了一下,声音带着哭腔问:“你……不喜欢宝宝吗?”
夏翛然一怔,明白是自己吓着她她了,深吸一口气,抱住她的肩膀,声音有些沙哑,“怎么会,这是我们的孩子,我当然喜欢,我只是……有些怕。”
“怕?”林子期不明所以地盯着夏翛然。
夏翛然低头看着襁褓中的孩子,食指轻轻地点了一下宝宝的额头,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柔和的笑,“这小家伙,太会折腾了,让你那么痛。”
吴雪敏笑着摇了摇头,对林子期说,“翛然是心疼你了。”
重生紅三
林子期抿着唇,也不挂医生护士都还在,在她怀里蹭了蹭,甜甜地说:“虽然刚才是很痛,但是看见宝宝平安出生,我很开心。”
夏翛然轻啄了一下她的唇,“嗯,我也很开心。”
召喚系主宰
经过医生的一番检查,确定林子期没事后,吴雪敏就火烧火燎地赶回老宅去为林子期煲汤了。
夏翛然看着倚在床头抱着宝宝的林子期,目光比三月的春风还要柔情。
“夏教授。”林子期突然想了什么,抬头问:“宝宝的名字你想好了吗?”
林子期一直是个取名废,之前想了好几个都觉得不合适不好听,所以最后就将这个任务扔给了夏翛然,并且说了一定要让他拿出他教授的水准来,给宝宝取个好听又好记寓意也好的名字。
全能宗師
“嗯。”夏翛然从他怀里将宝宝抱进怀里,轻柔地吻了一下宝宝的额头,“余生”
“余生?陆余生?”
“嗯。”
夏翛然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说话间带出的气息柔情万分,让人迷醉。
“余生很长,有你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