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r9r熱門言情小說 猛卒 txt-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酒後失言鑒賞-f8l24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韩使君去过新罗没有?”
说话的是《长安快报》的主审杜崇,他是这里面唯一的中年人,又是报馆的主审,大家对他十分敬重,加上今晚是报馆请客,他自然就成了今晚的发起人。
韩愈去年给《长安快报》投了几篇稿,描述河北冀州的旱情,得到了朝廷的重视,郭宋特地任命韦应物为河北安抚使,前往冀州敦促当地官府抗旱安民,所以杜崇对韩愈印象很深。
韩愈微微笑道:“暂时还没有去过,准备今年夏秋之间去一趟。”
杜崇当即笑道:“我们报纸马上要新辟一个异域采风栏目,那我就先向韩使君约稿了。”
“没问题,我去了新罗后,一定会多写几篇见闻。”
郭锦城有些奇怪问道:“现在报纸还有多余的版面?”
杜崇呵呵一笑,“现在的报纸是单面,很快我们就会推出双面,这样内容就多了。”
唐朝童養媳
“可这样会不会前后字迹影响阅读?”
“不会的,我们反复做过试验,把纸浆的粘稠度提高一分,只要不对太阳看,报纸就不透了,这样报纸的内容就能增加一倍,各个商家的介绍就能更详细一点。”
龍魂大帝
这时,白居易连连向郭锦城使眼色,他一心想进报馆当执笔,好容易和报馆主审坐在一起,这个机会他怎么能放过。
郭锦城会意,对杜崇笑问道:“报纸扩版后,应该要招募执笔吧?”
“当然要招募,你有朋友要介绍?”
郭锦城指了指白居易笑道:“这位白进士如何?”
杜崇呵呵笑了起来,“甲榜第四,居然来报馆当个小执笔,太委屈了吧!”
白居易还要开口,杜崇摆摆手道:“我明白白贤弟的想法,很多年轻官员都想来报馆兼职做执笔,如果白贤弟在京城做官,或许我会考虑九郎的推荐,安排你做个兼职,但过两天就是吏部考,通过后进行授官,白贤弟如果下放地方为官,我现在答应你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我分配在京城呢?”
杜崇淡淡道:“既然是九郎的推荐,我当然要给面子ꓹ 如果白贤弟分配在京城为官,那么你随时可以来报馆找我。”
说完ꓹ 他取出一张名帖给白居易,白居易大喜,连忙接过ꓹ 有了名帖,他去报馆拜访杜崇就不会被阻拦了。
旁边陆楠笑道:“还是小薛的面子大ꓹ 现在想进报馆兼职的年轻官员多得很,我认识几个同僚托我找关系ꓹ 我也没有办法ꓹ 小薛一句话就解决了,简直让人羡慕啊!”
这时,喝得醉熏熏的萧臻业冷笑一声道:“你找关系算个屁啊!人家是晋王世子,谁敢不给面子,人家肯坐在这里和你喝酒,就是你的面子,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愛寵小龍妃:師尊,哪裏逃
萧臻业在一旁看见韩愈、白居易等人和郭锦城相处融洽ꓹ 郭锦城居然还给白居易托人情,他嫉妒得心中发狂ꓹ 加上他酒喝多了ꓹ 一时头脑发热ꓹ 不假思索地把郭锦城的身份揭穿了。
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ꓹ 所有人都惊呆了,杜崇打个哈哈道:“这个玩笑开大了ꓹ 不能这样胡说ꓹ 赶紧把他请下去醒醒酒!”
说完ꓹ 他猛给几个报馆手下使个眼色,几名手下会意ꓹ 连忙架起萧臻业,“萧老弟,这样胡说要惹事的,赶紧去醒一醒酒吧!”
他硬架着萧臻业向外走去,萧臻业大喊道:“我没醉,我没有胡说,事实如此,你们放开我!”
萧臻业被架走了,但房间里有点尴尬,郭锦城沉默不语,杜崇笑道:“看来我得给大家澄清一下,因为小薛面子很大,介绍了好几个朋友来报馆,就有传闻说小薛是晋王世子,但真相不是这样,真相是我们报馆背后的大东主是小薛的长辈。”
白居易居然想起了玻璃屋之事,好奇地问道:“小薛,杜主审说的长辈就是你姑姑吧!”
郭锦城点了点头,“是我姑姑和张世伯,张世伯你见过的,在玻璃屋那个高胖的前辈就是他,长安数一数二的富豪,他和我姑姑都是报社的大东主。”
白居易还想再问晋王世子之事,薛清给他使个眼色,白居易立刻知趣地闭嘴了。
杜崇举杯笑道:“来!让我们再度举杯,祝贺我们的少年神童九郎和白老弟高中进士,干杯!”
众人一起举杯,“干杯!”
……..
萧臻业喝醉酒被他的随从送回家了,再也没有回来,又喝了大半个时辰,时间差不多了,酒终人散,杜崇结了帐,大家都便各自告别回家了。
白居易喝得酩酊大醉,被扶上了牛车,郭锦城和薛清负责送他回客栈,郭锦城上了牛车,向韩愈挥手告别。
“韩兄,有时间再聚!”
韩愈挥手笑道:“没问题,我在长安还有一段时间,等你忙完这几天,我请你喝酒!”
“喝酒…别忘记叫上我!”白居易含糊不清嚷道。
“放心吧!少不了你。”郭锦城笑道。
牛车缓缓起步走了,韩愈和陆楠望着牛车走远,这才翻身上了马。
陆楠是从七品左藏令,在长安新城有一座占地两亩的官院,他的家族虽然在长安有宅子,但陆楠都是住在自己的官院内,韩愈在长安期间,也住在陆楠家中。
官院在新城未央宫旁边,从西安门外大街向北一直走,骑马走一刻钟就到了。
两人骑马缓缓而行,韩愈叹口气道:“今天老萧太失态了,竟这般胡说!”
陆楠淡淡一笑,“你觉得他是胡说?”
韩愈一怔,“难道….难道不是胡说?”
陆楠摇摇头,“你听到小薛否认了吗?”
韩愈想了想,愈加惊疑道:“对啊!他只是说报馆是他姑姑和长辈投资兴办,根本就没有提到晋王世子,难道他是真是晋王士子?”
陆楠沉默片刻道:“其实我早就怀疑了,他的几名护卫可不是一般的护卫,再有钱也请不到,有一次我师父说漏了嘴,说薛清是薛资政的儿子。”
“薛勋?”韩愈惊讶道。
陆楠点点头,“薛资政可是晋王妃的父亲,那薛清就是晋王妃的胞弟了,那小薛整天和他在一起,你不觉得答案呼之欲出吗?”
韩愈沉思不语,陆楠笑了笑又继续道:“晋王世子叫做郭锦城,小薛叫做薛锦,他在报馆的名字叫做薛城,老萧早就发现了,所以拼命巴结,可惜他今天说了不该说的话,如果我没有猜错,他过几天就要被调离长安了,或许他会因祸得福,晋王给他一个好差事,把他打发去地方为官。”
这时,韩愈笑道:“就算他是晋王世子,那也没有什么,他既然不想把自己当做是晋王世子,那我就继续当他是小薛好了。”
“你不在意?”陆楠奇怪地看了韩愈一眼。
癮婚強愛:總裁的心尖甜妻
韩愈哈哈一笑,“我在意什么?晋王正是年富力强之时,等轮到世子上位,恐怕我已经是三品高官了!”
陆楠心中豁然开朗,他也忍不住笑道:“还是你看得透,可怜的老萧就是没有想通这一点啊!”
……..
晋王府的房间里郭宋听完了女护卫的汇报,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几天也辛苦你们了,请继续保护好世子!”
異界之龍舞天下 冰糖甲魚
女护卫行一礼退下去了,一旁的薛涛生气道:“那个叫萧什么的,他怎么能这样乱说?,还是当官呢!一点分寸都没有。”
郭宋心中也十分不满,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淡淡道:“喝醉了酒,有时就会胡说八道!”
“夫君,这下该怎么办?”
薛涛担忧道:“城儿的身份泄露,恐怕他的安全就不能保证了,夫君,不能再让他在外面。”
郭宋想到了神秘的唐州商会,便点点头道:“明天就让他回家,确实不能再住在外面了,过两天弘文馆就正式成立,他去弘文馆继续深造,他现在才十五岁,至少要到弱冠后才能独立建府!”
“那他在弘文馆读书,住在哪里?”
郭宋想了想道:“应该是住在弘文馆里,不止他一人,大概有二十几个少年,杜相国和潘相国的孩子也会在那里读书,然后也会有一些年轻的新科进士进弘文馆做校书。”
“那不就和外面隔绝了吗?”
薛涛又有点担忧。她希望儿子安全,但又不希望儿子像坐监狱一样的与世隔绝。
郭宋笑了笑道:“放心吧!城儿进报馆后,性格开朗了很多,我不会再让他重新封闭,我已经考虑过了,等局势平稳下来,我会经常让他和朋友出去游历,如果他愿意,也可以继续替报馆做事,只是稍稍改变一下方式,总之一句话,城儿已经渐渐长大,开始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得尊重他,再不能把他当做孩童来看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