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hj8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囂張寶寶的首席爹地 線上看-§§§第107章:找她麻煩推薦-ao0ed

囂張寶寶的首席爹地
小說推薦囂張寶寶的首席爹地
§§§第107章:找她麻烦
TR会客室内,宫书铭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会是她来找她。
妖精無雙 殤末
一袭靓丽红色短裙的叶心安,正优雅的端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
搞定你只是一場意外
俏丽的模样将上流社会的名媛演绎的非常完美,只可惜一双略显焦躁的眸子泄露了一切。
她的刁蛮和人性是众所周知的。
叶心安喝了一口茶,不客气的道:“林小姐,我就开门见山了。”
宫书铭点点头,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我承认上次打你是我的不对,说实话,我讨厌你,因为你抢走了漠哥哥。”
她顿了下,稍微平缓了下心情,接着道:“可是,你为什么要伤害漠哥哥,他哪里不好,你为什么拒绝他?”
敢情是来兴师问罪的,宫书铭没有绝对怎么样,反倒有一种恨佩服的感觉。
在感情面前,她从来没有这种勇气过。
宫书铭轻轻的咳了咳,“叶小姐,对于之前的事情我并没有怪你,但是关于感情的事情,并不一定要讨个说法的,对吗?”
“可是,漠哥哥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答应他?”叶心安气愤的握住了粉拳,“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但是为什么要招惹漠哥哥?”
宫书铭叹了口气,“因为我不喜欢他,只有早点说清楚,他受到的伤害才能少点儿,你明白吗?”
“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我想叶小姐也知道。”宫书铭接着道。
叶心安猛然摇头,“不,我相信努力就可以的。”说完,她霍然的起身,怒道:“反正,我不许你再伤害漠哥哥,否则我绝不客气。”
而后,她就离开了。
宫书铭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心里纠结不已。
她还是伤害到了凌瀚漠,不然这个小丫头不会来兴师问罪,看来她真的很喜欢他。
可是,她也不想这样的,到最后……
家鬥:沈香娘子
看来她势必还是要找凌瀚漠谈一谈,经过上次的事情后,他们没有机会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天域武神 花羽少
而他的父亲已经是她的仇人了,他们将来还能做朋友吗?
“我的员工居然还能在这里发呆,看来我真的很仁慈。”唐熠不知道何时站到了她后面。
俊挺笔直的手工剪裁西装,衬托他越发的挺拔出色,只可惜他的目光森冷。
宫书铭清醒过来,低低道:“我去工作。”
刚走两步,却被唐熠的长手给拦住。
宫书铭不解的抬头看他。
“因为凌瀚漠?”唐熠讽刺的一笑,“看来我的小秘书还挺能招惹桃花的。”
倏地,他面色骤然变冷,“不过,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宫书铭黯然的垂了垂眸。
随即,她走出了这里。
整整一天,她都心不在焉的,心里被各种事情烦扰着。
有好几次差点儿出了错误,若不是被人及时发现,可能唐熠又该讽刺她了。
可能她今天运气真的不好,中午在洗手间的时候,听到外面议论纷纷。
心里长长叹了口气,原来他们没有当面议论,却在背后说得不亦说乎。
无非就是说她这么丑的人不知道怎么爬上总裁的床之类的……
她告诉自己不在乎,一点儿都不在乎……
只要她完成自己该做的,就远远的离开所有的人。
此刻,是下班时间。
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TR的大楼,正要开车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后面有人跟踪自己。
她不动声色的调整了后视镜,看到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手中拿着微型的摄像机。
她假装自己没有发现,将此人引向一处僻静的角落。
哥混的那些歲月
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一脚踢上他的腿部,致使那个人动也动不了。
她麻利的缴了他手中的物品,将里面的东西取出。
重鑄第三帝國之新海權時代 天空之承
细细的看了看,全都是她的,以及安乔的照片。
“说?”宫书铭提起他的领子,“谁派你来的。”
她的心里闪过很多可能,第一个念头就是是不是她的复仇被人发现了。
可是,自从上次后,那几个人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
“你……你轻点儿……我也是受人所托。”那人疼的直哼哼。
“快说!”宫书铭紧扣住他的命门,眸间狠厉一闪而过。
異界之風流一生
“好……我说……是凌家的人。”那人断断续续继续道:“说是你勾引凌总裁。”
听到他的话,宫书铭微微眯了眯眸子,在心里冷笑,凌宏茂为了自己的儿子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想了想,她忽然扬起脸庞,眸中有道不知名的光芒一闪而过,而那个人像是被蛊惑了一般,静静的一动不动,只能听她的话。
“记住,忘记今天的事情,懂吗?”
真正的人 鮑·尼·波列沃依
说完,她放开了他,而那个人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身离开了这里。
她讽刺的看了看手中被拍的物品,轻松了毁掉。
凌宏茂,她不会放过他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快的碰面!
第二天傍晚,她下了班,刚接完安乔出来。
有两个身穿黑衣的大汉,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林小姐,我们老爷想见你一面。”其中一个淡淡的道,但是语气中透着不容拒绝。
宫书铭立刻就想到了是谁?
于是,她弯下腰,对着安乔笑道:“宝贝儿,妈咪突然有些事情,可不可以在车里等妈咪一会儿?”
殘王毒妃
安乔乖乖的点了点头,但是在垂下头的瞬间,眸子好奇的动了动。
看着安乔上了车子,宫书铭松了口气,跟着他们立刻。
“请。”黑衣手下将门打开,邀请她进去。
宫书铭思索了一下,还是坐了进去。
一股沉重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她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林小姐,你好,我是凌瀚漠的父亲。”凌宏茂端正的坐在她的对面,眸中的严厉一扫而过,深深的打量着她。
“请问,你找我什么事?”宫书铭强行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她恨不得现在就发动千丝,置他于死地。
可是,她不能,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他一人所为,她要将他们一一的挖出来。
而他还是最关键的人。
凌宏茂缓缓的闭上了眼眸,挣开时,眸中的光芒越发的深邃。
“今天请林小姐来,是想请林小姐放过瀚漠,你们……”他顿了一下,“并不合适?我想林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其实,我并不是很清楚。”宫书铭不卑不亢的坐着,丝毫未显露慌乱。
她虽然面对的是一个狡诈的商人,可是她不怕,因为她的心里有一股力量在支持自己。
“你想要多少钱?”凌宏茂缓缓的说出一句话。
宫书铭在心里冷冷的笑了笑,面上保持平静。
“那你觉得我值多少钱?”她反问,一直面带微笑。
可是心里的那根弦却是一直紧绷着。
“我那个逆子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我想你应该很值钱,你需要多少我都可以。”凌宏茂直接说出价码。
意思是她可以随意的开价吗?她真是太值钱了!
“如果我拒绝呢?”宫书铭很期待他的失控。
可惜,姜还是老的辣!凌宏茂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道:“你有个女儿。”
果然是个无耻的老家伙!将人看得这般的准!直接击中她的要害!
“凌董事长,这是在威胁我吗?”宫书铭冷笑,她无法再保持平静。
“不,不是威胁。”凌宏茂顿了一下,接着道:“有时候为了子女,父母可能会做出一些丧失理智的事情。”
“我只是在提醒林小姐,凡事要三思而后行。”
“是吗?敢问董事长,你确定你的儿子是因为我吗?”宫书铭读了下,接着道:“我已经明确的拒绝他了。”
“不,我要的不是这个,我要的是你离开这里。”凌宏茂冷冷道。
他深深的感受到儿子为了这个女人有多痛苦!只有她离开,才能解决问题。
“你知道吗,你的存在已经破坏了一桩姻缘,你必须离开!”
赶尽杀绝!一向都是他的强项吗?
逼着她离开,他有那个本事吗?宫书铭暗自发誓,看来她必须再加快动作,解开宫家的真相,将他们绳之于法!
“那么,凌董事长,我也告诉你,我不会和你的儿子有所纠缠,更不会离开。”说完,她径自下了车子。
待她离开,凌宏茂气得嘴角直哆嗦。
他恍然又想起了大儿子的事情,心里的想法更加的坚定!
“开车。”半响,他冷冷的吩咐。
“老爷,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个手下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低低的问。
“让她离开!”凌宏茂狠厉的道。
黑色的车子很快消失不见……
宫书铭站在原地,身子直哆嗦。
刚刚她的杀父仇人就在眼前,而她却一动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心脏像是瞬间被麻痹了一般,她忽然感觉不到痛苦。
她觉得痛苦到极致也许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她才走回自己的车子旁边。
打开车门,正要发车,才忽然发现安乔不在里面。
心里猛然像是被人重重击了一下,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安乔,宝贝儿,安乔…….”她用力的吼出声,可是却没有人回应她。
现在该怎么办?她趔趔趄趄的出了车子,迅速查看四周的情况,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
她绝望的看了看天空,她不能失去安乔。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
绝望中她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