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q7q寓意深刻小說 孽愛緣笔趣-短篇小說鑒賞-9qna1

孽愛緣
小說推薦孽愛緣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前世之恩,今生为孽。
小雪是渝城市一位高级白领,java软件工程师,她有一个非常疼爱她的男朋友小蒋。小蒋是国际大型公司“星期一”渝城片区销售经理,是一位成功型的男士。上月,小蒋已经向小雪求婚了,婚期就定在了年底。
对于身边的人来说,小雪的事业、爱情双丰收,极为令人羡慕。
月初,公司安排小雪前往武汉出差。临行前,小蒋对她说:“早去早回,婚期就快到了,可要提前做好准备和布置。”小雪甜甜一笑,幸福的抱着小蒋,轻声说道:“有你准备就好,我就负责做一个漂亮的新娘子。”
在武汉出差的日子里,小蒋早、中、晚都会打来电话问候,让小雪心里暖暖的。每每到了晚上,两人都抱着手机视频两个多小时,很是甜蜜。
小雪为了能早一点回去见到心爱的小蒋,加大了自己的工作量,终于提前了五天完成了工作。
小雪赶紧买了回城的机票,为了给小蒋一个惊喜,还特地的打扮了一番,简直美美哒。
一下飞机,小雪就直奔家中,准备好好将家里布置一番,弄一个浪漫温馨的“爱情小屋”,等小蒋下班回到家,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肯定是满满地感动和惊喜。小雪这样想着,心里开心极了。
小雪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打扫着屋子。她推开卧室的房门,轻轻地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物放到床头,心想:等小蒋看到自己为他准备的礼物,一定高兴的将她抱起……
突然,床上一根长头发映入眼帘。小雪看到长发的那一刹那,心头猛地一怔,吓了半响:这根头发比自己的头发短了许多,是染了红色的……不是自己的……
小雪怔怔地坐在床边,心里豁得变凉了。她心底“咯噔咯噔”的,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小蒋……那么好……不可能……对,不可能是那样的……
心里五味杂陈的小雪极力地往好的方面去想,但眼角的余光落在了一侧的垃圾桶上。垃圾桶内扔满了杂物,让人看着十分的恶心。在垃圾桶内的一角露出了一只橡胶环,让小雪心里很是“惶恐”,她轻轻地用手指撩开——是一个用过了的避孕套。
看到避孕套的小雪,如同触电了一般,立即缩回了手指,十分“嫌弃”地用纸巾反复擦干净。
这个“家”是小雪和小蒋租的一居室,并无他人居住,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让小雪神经绷紧,脸色苍白,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心里既是愤怒,又是不安。她惶惶忧忧地坐在床上,双眼瞳孔深邃,神色恍惚。
晚上,小蒋下班回来,看到客厅中的行李箱,蓦地一丝惊讶。他走进卧室,见小雪怔怔地坐在床上,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小雪没有回应,两只眼睛直盯着垃圾桶,久久未有抬头。小蒋见小雪神色不对,眼睛落到垃圾桶时,赶紧伸手将垃圾袋拾起,准备收拾“干净”。
“不用收拾了,”小雪忽然开口了,她将床头的红色头发拧起,两只通红、湿润的眼睛看着小蒋,问道:“这是谁的?”
小蒋看着小雪,怔了半响。深吸一口气的他,缓缓地坐在床边。他点了一支烟,神色变得有些冷漠,黄黄的脸上没有任何“解释”。最后,他镇定的吐了五个字“我们分手吧”。
萌喵駕到 滅鳳
“什么?”小蒋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般震痛了小雪的心房,她幽幽地看着他,浸红了双眼,声音有些哽咽的说:“我们都要结婚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小蒋用指头掐灭了手中的烟,然后起身:“对不起,我们……不合适。”说着便打开衣柜收拾物什。
小雪心如刀绞,轻轻闭眼的她落下了几滴眼泪。她猛地操起床上的枕头,冲小蒋扔了过去:“混蛋!滚!”
小蒋完全不顾小雪的情绪,没有一句解释,也没有一丝安慰,带着收拾好的衣物,最后对小雪说了一句“对不起”,便开门走了。
再也抑制不住情绪的小雪,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了起来。她完全没有想到,温馨体贴的“准丈夫”会背叛她,更令她崩溃的是,他竟毫不留情的走了,留下她伤心流泪,原本的“幸福”转瞬即逝。
这是一个冰冷的夜晚,寒风从窗缝中吹进了卧室,冷透了小雪的心。她抱着双腿坐在冰冷的地上,瑟瑟发抖。她的眼睛从卧室的门缝望向了客厅的屋门,心里勾起了那么一丝祈盼,她希望小蒋回来,回来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哪怕是一个借口也好。
直到天亮了,客厅的屋门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疲倦的小雪趴在膝盖上睡着了。
“钉……”手机铃声响起。小雪失魂落魄地“慢慢”摸出手机,是闺蜜媛媛打来的。
“喂,小雪啊,有个非常重要的事,你……能不能提前回渝城市?”电话那头媛媛着急地说道。
“我在家里。”小雪毫无力气的回应道。
“那好,你在家等着,我和小路这就过来。”
異時空之霸業 邪千血
小雪放下手机,才发现双腿已经酸痛发麻了,满脸的泪水染花了妆,一脸的疲倦……昨日之事,恍如做梦一般。
拖着“沉重”身子的小雪,来到洗漱间,简单的洗了脸,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憔悴、失落、蓬头垢面的……她用手捂住胸口,一阵阵地刺痛。眼泪从眼角滑落,滴在手臂上,浸透了衣服。
“噔噔……”传来了敲门声,小雪开了门,是闺蜜媛媛和小路。
終極保鏢混女校 紅酒一杯
看到小雪如此憔悴、伤心的模样,媛媛惊讶道:“这是怎么了?”
小雪瘫软在沙发上,擦掉眼角的泪水,只淡淡说道:“我没事。”
媛媛朝屋内探探头,小声问道:“小蒋不在?”
“别提那个混蛋!”小雪很想吼出来,却没有那般气力,抱着头痛哭起来。
小路在旁边坐下,拍拍小雪的肩膀,轻轻地问道:“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小雪哭得更厉害了,她扑在小路的怀里,哽哽咽咽地说:“我们分手了……”
小路一脸的诧异,本想问问为什么,但看到小雪哭的伤心,只能轻声安慰。
一旁的媛媛倒是显得自然,嘀咕着说道:“这样啊……分了?分了就分了吧。”小路赶紧瞪了媛媛一眼,示意她这个时候不要乱说话。
两闺蜜陪了小雪一上午,见她情绪好些了,这才放宽了心。小路试探性地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小雪揉揉通红的双眼,将昨晚的事告诉了两个闺蜜。
听完小雪的诉说,小路很是气愤,直骂道:“没想到小蒋是这样的人,雪儿对他那么好,他竟做出这种事。”
“哼哼,”旁边的媛媛一脸的不屑,说道:“早就看他不是个东西,现在分了,对我们小雪是再好不过了。”
小路拉开媛媛,避免她话语过重,再触及到小雪的伤口。她拉着小雪的胳膊,轻声说道:“其实……其实,我和媛媛上次已经看到了……小蒋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媛媛提起气来,说道:“可不是吗,我们本想……是要告诉你的,没想到你都知道了。可恨的小蒋,竟然这么无情,就这么走了?”
小雪怔了半响,幽幽地说道:“枉我对他如此……”
神鬥
媛媛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怜的小雪,不知道上辈子做错了什么,竟是遇到一个又一个的渣男,同样的背叛,同样的结局……”
小路猛地拍了一下“乱说话”的媛媛,安慰小雪道:“都是那些渣男的错,辜负了小雪。”
小雪满脸苦楚,委屈地弯下眉毛,鼻塞哽咽。
看到小雪如此模样,媛媛赶紧俯下身安慰,直打自己嘴巴子……这一夜,她们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第二天,媛媛和小路陪小雪退了租房,帮她搬了过来,一起住下。
在闺蜜的帮助下,小雪慢慢地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人也变得开朗了。她也想通了,这样的渣男不值得伤心流泪,反而平常心对待。想想以前过了的几段感情……忽然,在心底勾起一丝疑虑:每一段自己都投入了百分之百的感情,他们却是一个接一个的出轨背叛,最后离开了自己。难道自己身上真有如媛媛所说的厄运吗?
这天,小雪在接收快递的时候,偶遇到了送快递的淼烨。
在小雪遇到小蒋前,淼烨曾和她在一起过:
那时,淼烨虽然是个快递员,但为人老实,踏实努力,在对小雪一阵猛烈的追求下,小雪深受感动,和他相恋了。
可是,好景不长,两月后,淼烨向小雪提出了分手,分手的理由竟是另有所爱了。
小雪没有阻拦,也没有问为什么,倒是“成全”了他。
眼下,旧人相遇,淼烨显得极为尴尬,慌忙中多次躲闪眼神,快速交接了快递后,赶紧离开了。
“等等”,小雪突然叫住了淼烨:“我请你喝杯东西吧。”
淼烨显得有些惊讶,紧低着头,虽停住了脚步,却不敢回头去看。
小雪说道:“怎么?连喝杯东西的勇气都没有?这可不像你。”
橘貓主神的鏟屎日常 小小丁子
淼烨缓缓转身,点头应允了。
小雪和淼烨在附近的咖啡屋中,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点了两杯饮料。
小雪看看淼烨一身的汗水,满是风霜的脸上,褶皱、沧桑了不少。她轻声问道:“最近都好吧?”
“还好,”淼烨一直低着头,似乎不敢正视小雪。
小雪喝着饮料,轻声问道:“你……这么久了,应该结婚了吧。”
“没……”淼烨声音压得很低:“我和鸢儿没在一起多久,就分开了……”说到最后将头埋得更低了。
“哦,”小雪咬着吸管,淡淡地说道:“原来你是和‘鸢儿’在一起,才离开我的……”
淼烨微红了脸,紧跟着说道:“对不起……”
早已习惯了听“对不起”的小雪,眼下已经无所谓了,说道:“不用说对不起,过去的事没啥好提及的。”
淼烨偷偷地抬头“瞄”了小雪一眼,略带青涩的声音问道:“你……请我出来……是不是……”
“你别多想,”小雪赶紧抢话回道:“我跟你现在是八竿子打不着了。请你喝东西呢,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什么问题,”淼烨显得很是失落。
小雪想了想,有些尴尬地说道:“当初你跟我分手,究竟是因为什么?”
“没……”淼烨结口地回道:“你……你很好,是鸢儿……”
小雪双手托着下颌,脸颊微动,很是看不起淼烨现在这个样子。
淼烨低着头继续说道:“是她太迷人了。她就像是梦中的女神,让我魂牵梦萦……”
虧成娛樂圈首富 江公子阿寶
见淼烨神游所思,小雪微微一笑,便起身离开了。
从咖啡中出来,小雪取出随身携带的镜子,理了理头发和美妆,嗔道:“为什么我交往的男人都是这般下贱,追我的时候百般讨好,可面对外面的女人时,又勾了魂儿去了……”
夜晚,小雪的电话铃声响起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小雪接通了,对面传来声音:“小雪,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不求你能原谅我,我只是……鸢儿……我过不去她那坎儿……”
是小蒋的声音。由于之前小雪和小蒋分手了,便将他原来的手机号给屏蔽了,只是没想到他竟换了一个电话打来。
小雪既是惊讶,又是旧伤触痛,她不知道小蒋要打电话干嘛,依她的性儿,直接挂掉了他的电话。
但一会儿,小雪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她依旧挂断了。紧接着,小雪的电话铃声不断……她干脆将这陌生号码直接屏蔽了。
小雪躺在床上,想起了和小蒋在一起的种种,伤心难受。小蒋是和她在一起最久的、“最好的”男人,都准备结婚了,最后却背叛了她……等等……小雪忽然想起了什么:刚刚小蒋电话中提到的‘鸢儿’,淼烨也说了‘鸢儿’……怎么回事?
正当小雪思虑的时候,手机来了一条陌生的短信:小雪,我知道你恨我。我就是一个渣男,是我对不起你,我就该遭此恶报。是我鬼迷心窍,鸢儿已经离开我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小雪直接拉黑了,对着手机“呸呸呸”,恼怒道:“滚滚滚,想吃回头草,没门儿……鸢儿?鸢儿?”看到“鸢儿”二字的小雪陷入了深深的思虑。
难道这淼烨和小蒋口中的“鸢儿”是同一人?这是怎么回事?这“鸢儿”是谁?他们为什么痴迷于她而抛弃我?
满是疑问的小雪靠在床头,她不关心小蒋要干嘛,反而关心这个“鸢儿”是谁?
她想起自己的网络空间名曾用过“鸢儿”这个名字……但此“鸢儿”肯定不是自己。
在小雪的脑海里开始了一系列的回转:自从大学毕业到现在,自己所交往的男朋友有乔树松、李堂沓、淼烨、小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要么出轨、要么说爱上了别的女人。小蒋和淼烨因为一个“鸢儿”离开了自己,先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那乔树松和李堂沓呢……
帝少的隱婚情人 念薇
带着满腹疑问,小雪完全睡不下了,她直接起身来,开始利用网络和好友,找寻乔树松和李堂沓的相关信息,特别是在和他们分手的前后时间。
果然,在这二人的空间、微博中,都出现过一个叫“鸢儿”的名字。小雪的心弦绷紧了,她继续查找“鸢儿”的相关信息,但整个网络都搜遍了,也没有一条线索。
小雪心道:“这四个前男友都是因为一个‘鸢儿’而离开我的,难道这个‘鸢儿’是故意针对于我,还是什么……”如此想了整整一个晚上,也实在想不明白。
快天亮了,小雪打着哈欠,忽然灵机一动:如果我再一次恋爱,是否能引出这个“鸢儿”……怀着这样的想法,她在黎明中睡着了。
由于这事很诡异,小雪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媛媛和小路也不知道。她从追求者中挑选了一位帅气、阳光的男孩,作为自己“男朋友”,在自己的各个社交网站都张贴了消息,充满了“幸福”的味道,连媛媛和小路都以为小雪重新恋爱了,满是为她欢喜。
这一次“恋爱”,小雪做得非常谨慎,她不仅暗中跟踪“男朋友”,还偷偷的查询“男朋友”的各种聊天记录。她还在各种公共场合与“男朋友”秀恩爱,目的就是为了查探“是谁戳了自己的‘胎’”。
事情持续了月余,没有太大的进展。但小雪没有放弃,她坚信那个“鸢儿”一定会出现的。
很快,小雪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一个名叫“晨鸢”的网友进入了“男朋友”的聊天栏。
小雪心里大为高兴,像抓住了“机会”一般。她一直跟踪“晨鸢”和“男朋友”聊天记录。
起初,聊天的内容很是简单,但慢慢地,聊天内容开始变得温馨有爱,甚至对方竟然发来一些**裸的诱惑图片。
無限暴 lai
这段时间里,“男朋友”的态度变得很是冷淡,甚至一度沉迷在和“晨鸢”的聊天当中。两人从码字聊天,到语音通话,再到视频连接,充斥着“热恋”的气味儿,扼得小雪快要喘不过气来。
小雪不做声色,依旧悄悄的“跟踪”着,直到她听到“男朋友”亲密的称对方“鸢儿”时,小雪的心里总算有了结果。
紧接着,小雪发现,“男朋友”开始和这个“鸢儿”约会了,有时候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
这天,“男朋友”找到小雪,说他对她的感情已经变淡了,表示要分手了。
小雪点头同意了,倒是“男朋友”有些惊愕,不过他还是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小雪跟踪“男朋友”,终于查到了“鸢儿”的住处。
夜晚,冷风拂过树梢,卷起莎莎的声音。天空中,乌云遮蔽了月光,“黑暗”笼罩了一切。带着满腔怒火的小雪扣响了“鸢儿”的屋门。
“吱……”门打开了,是一位红发雪衣女郎。她身材苗条,丰腴性感,白皙的脸颊映着灯光,分外妖娆,一双勾魂迷离的眼睛,射得人“发慌”。
“可算找到你了……”本是怒气冲天的小雪,忽然间,怔住了,她的眼睛从红发女郎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巴一直往下看去,惊愕的闪出两个字“吕谯”。
红发女郎看到小雪,也是一脸的惊讶。看她良久,眼睛里竟是浸润了。她红唇微动,有些结舌:“你……你怎么找到的……”
小雪闻听声音,心头猛地一震,原本的怒火压低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雪不敢确认,但还是问了,眼前的红发女郎虽然性感妖娆,却是“活脱脱”的前男友——吕谯。
吕谯是小雪大一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在高中。两人因为网络走到了一起,并开始了长达四年的爱情长跑。大学恋爱的时光无比美好,可到了毕业,面对社会诸多复杂的因素和利益的排斥,两人分手了。
尽管后来吕谯一直在挽回小雪,可小雪的心里早已没有了大学的那种恋爱激情,生活、工作、地域成了小雪推开吕谯的“助力”。她一如既往的屏蔽了吕谯的任何信息,她封闭了和他的一切。她不是不爱他,而是现实让她放下。
再次相遇,吕谯竟成了“女人”,让小雪万万没有想到。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勾引自己的男朋友。
黑客傳說
小雪双眼通红,瑟瑟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
吕谯睫毛微蹙,红唇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爱你。如果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我是不会放心把你交出去的。”
“什么!”小雪惊愕的看着吕谯,眼前的他/她既熟悉,又陌生。
吕谯微笑道:“如果你的‘男朋友’过不了我这一关,那他就不是你值得托付的人。”
小雪想说什么,可是风声变得更大了,冰冷的寒风从鼻孔中吸入,直捣心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