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o4f熱門都市小说 夏逆-第一百九十二章、白金之星分享-wns4w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看着儿子手上那把寒光闪烁的长刀,潘雷满脸的羡慕。
练武的人,谁不喜欢神兵利器!
他忍不住叹道:“我当初也有一把好剑,以高僧诵经开光的火铜为剑骨,夹玄铁打造而成。削铁如泥不说,还能斩杀没有实体的鬼怪。只可惜后来因为得罪了紫云宫,要假死脱身,只好把它弃之荒野……”
潘龙笑着说:“紫云宫前段时间得罪了法尊,已经被勒令封山省过。现在要把那柄剑找回来,应该也不难。”
潘雷摇头,神情唏嘘。
那把赤烈剑跟着“左手剑”金彪闯荡江湖多年,人在剑在。最终金彪葬身荒野,尸骸都被野兽吃得零碎不堪,只剩一柄长剑完整,证明了他的死。
虽然这些是他伪造的假象,但他的确是不打算让金彪这个人再重新出现在江湖上了。
金彪已经死了,赤烈剑自然就该跟着他逝去。
鬥魂
他当然知道,发现金彪尸体的人拿走了这柄剑,作为报酬,帮金彪下葬并且立了一块碑。
那个金彪是假货,但这件事却确凿无疑。
现在赤烈剑就在那个为“金彪”收尸的江湖豪客手中,也算是缘分吧。
潘龙并不明白父亲的想法,但看父亲一脸遗憾无奈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问:“难道就不能再铸一柄剑?我这里还有一些不错的材料。”
潘雷苦笑摇头:“这不是剑的问题,我只是……有些感叹罢了。”
他说:“以我的武功,用兵器或者空手,其实差别并不大。咱们潘家的铁掌功夫,也并不逊色于我的左手剑。除非是真有什么神兵利器,否则的话——”
潘龙打断了父亲的感叹,手一翻,一把薄如蝉翼、几乎透明的狭长弯刀出现在他的手上,递给潘雷。
“这是蝉翼刀,益州的名刀。”他说,“来历很清白,是一群人找我麻烦,被我反杀之后的战利品。”
“这刀……你不用了吗?”潘雷当然知道蝉翼刀,并没接刀,诧异地问。
潘龙笑着扬了扬那把新鲜出炉的长刀:“我现在用这把刀。”
潘雷看了看那柄长刀,点点头,接过了蝉翼刀:“好,那我就厚脸皮了。”
他挥舞了两下蝉翼刀,一股凛冽刀意从刀锋透出,将旁边的一个木桩斩成两段。
“果然宝刀!”他忍不住赞道ꓹ “我这一生,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锋利的刀!”
潘龙挥动长刀ꓹ 却没有这么凛冽锋利的刀意。
他暗暗摇头,催动真气,长刀的刀锋亮起微微的金光ꓹ 刀气延伸,轻轻松松就把那个木桩又给切成了两段。
有得必有失ꓹ 他这把刀极为坚固也极为锋利,但本身却并无“凛冽”之意ꓹ 用江湖上常见的说法是——这把刀缺乏灵性。
太白精粹就是如此ꓹ 坚硬有余,灵性不足。
若是换成星沙,这个问题就能解决。星沙和太白精粹的其它属性基本一致,就是多了几分灵性。
但星沙实在太罕见,就算是毕灵空也拿不出许多来。
以星沙铸剑而著称的东海剑仙们为什么喜欢用飞剑?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炼制飞剑所需的材料比较少,只要一把寸许长的小剑就行。
即便这样,东海剑仙们的飞剑往往也只是掺杂星沙而已。
如果想要把潘龙这把长刀所用的太白精粹都换成星沙ꓹ 大概必须把整个东海的剑仙们都打劫一遍,才可能凑得出来。
这种事情ꓹ 毕灵空自然不会做。
超拽煉妖師 蠻風
反正炼制通灵神兵的时候ꓹ 就算材料本身没有灵性也并不影响——通灵神兵的灵性主要来自于主人的心神蕴养ꓹ 兵器本身的灵性相比之下只是添头ꓹ 有固然好,没有也无所谓。
潘雷挥舞蝉翼刀ꓹ 耍了一路刀法ꓹ 略略熟悉了这柄奇异的宝刀ꓹ 这才收起刀,问:“阿龙ꓹ 你那把刀叫什么名字?”
“还没来得及取。”潘龙说,“老爹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嗯……此刀以太白精粹打造,白到发亮,不如就叫……白金之星吧。”
潘龙叹了口气:“您这又是拿话本故事来忽悠人呐!我也看过《降魔勇士列传》的!”
《降魔勇士列传》是文超公的话本小说,讲的是一个修炼星神绝技的门派,世世代代和妖魔作战,前仆后继殒身不恤的壮烈故事。
而“白金之星”则是这个叫做“星海派”的门派里面,号称“历代第一高手”的学者海承空自创的独门神通。
这门神通能够将海承空的力量、速度和精确发挥到超乎想象的境界,甚至快到让人觉得连时间都会为之暂时停止。但缺点在于不能及远,只能攻击到周身六尺范围,差不多一步之遥,仅此而已。
……这故事和潘龙前世看过的某个著名日本动漫作品十分相似,但考虑到“作者”是文超,那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被儿子戳穿,潘雷尴尬地笑了笑,说:“但我觉得‘白金之星’的确是个好名字啊!你不觉得吗?”
潘龙无奈叹气:“老爹,你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给自己的兵器取名叫‘白金之星’、‘绿之法皇’、‘隐士之紫’……什么的吗?这太俗气了!”
踏界 海北
潘雷立刻反驳:“不可能!谁会给自己的兵器取名叫‘隐士之紫’啊!‘老东西,你的神通最没用了’这个典故,难道会有谁不知道吗?”
“老爹你在这种奇妙的问题上为什么这么热衷?你是十来岁的小孩子吗?”
“……因为我充满童趣啊!”
“你童趣就童趣吧,为什么要给我的兵器取这种会被嘲笑的名字?”
“白金之星绝对不是令人嘲笑的东西!”
父子俩就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争执了一会儿,最后不知道谁先反应过来,二人相视大笑。
“好吧,我承认‘白金之星’这个名字的确不错。”潘龙笑过之后说,“日后敌人被我一刀砍倒,临死的时候问‘好刀,此刀何名’,我就可以回答‘白金之星’……嗯,应该可以让他死不瞑目吧。”
潘雷想象了一下那场面,撇了撇嘴:“那还不如叫‘粉红毛毛兔’呢。”
田園嬌妻:高冷世子,來種田
欲看還羞
“……叫那名字,敌人固然会很羞耻,但我也很丢脸啊!”
潘龙又是一阵大笑,然后便拿出一小块金子,以真气熔炼黄金,在坚固的刀身上写下了四个字。
白金之星。
他琢磨着,日后如果有敌人看到这刀上的铭文而哈哈大笑,被他一刀砍死的话,大概可以算老爹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