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走活開放發展這盤棋

廣西走活開放發展這盤棋

“3年多前,這裏還是一片荒地。現在,6個15萬噸級泊位生產已接近飽和,正在建設2個10萬噸級泊位和3個5000噸級泊位。”在廣西北海鐵山港繁忙的鐵礦石作業區,北部灣港股份有限公司北海港分公司總經理莫啓譽對記者說,“今年4月16日進港鐵路專線正式通車,打通海鐵聯運‘最後一公里’,這裏已經成爲我國西南、中南地區大宗貨物進出的便捷口岸。”

大通G10帶北京牌 有什麼弊端嗎 現行嗎

廣西北部灣港口包括北海、欽州、防城港3個港區。2017年至2019年,北部灣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年均增長28.6%。今年1至10月北部灣港完成貨物吞吐量2.22億噸,同比增長19.6%。

泛嘉“大數據+智造”助力“雙循環” 入選《2020年雙循環優秀浙商案例》

“在打造好向海經濟、全力實施開放帶動戰略的引領下,廣西北部灣正加速成爲國內國際雙循環物流的重要節點樞紐。”廣西壯族自治區發改委副主任黃文川說。

大衆速騰給你不一樣感覺價格讓你心動

向海通道集聚效應日益顯現,北部灣國際門戶港加速形成

11月6日下午,一列班列滿載化工原料、通用機械產品以及電子和汽配件,駛至廣西欽州港,再經欽州港海運發往國外。這是重慶今年發出的第1000班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

“西部陸海新通道是不少西部省份進出口貨物最便捷的出海大通道。重慶的貨物通過廣西北部灣等沿海沿邊口岸,通達新加坡及東盟主要物流節點,運行時間比經東部地區出海節約15天左右。”重慶國際物流集團副總經理吳軍說。

廣西是我國西部地區唯一的沿海省份,也是唯一同東盟國家陸海相鄰的省份。2017年,以廣西爲重要節點,一條縱貫我國西部、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連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國際貿易物流大通道――“西部陸海新通道”開始建設。2019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明確了廣西北部灣港作爲西部陸海新通道國際門戶港的重要定位。

2019年6月,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關鍵項目――廣西欽州鐵路集裝箱中心站正式開通運營。西部陸海新通道打通“最後一公里”,國際鐵海聯運班列實現海鐵無縫銜接,使該通道的綜合物流成本降低約20%。

“我們堅持交通優先發展,加快構建出區、出海、出邊的交通運輸網絡,目前初步形成了面向東盟的國際大通道。特別是隨着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的深入推進,全區交通基礎設施、跨區域聯動、區域通關一體化、降費提效優服等方面取得了長足進步,國際班輪網絡不斷織密,沿線省份共建共享新通道持續深化,向海通道集聚效應日益顯現。”自治區北部灣經濟區規劃建設管理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魏然說,“北部灣正加速成長爲全國重要海鐵聯運基地,成爲服務我國中南和西部地區開放發展的優質國際門戶港。”

目前,廣西北部灣港已常態化開行至重慶、四川、貴州等多條海鐵聯運班列線路。今年1月至10月,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班列累計開行數量增長113.4%;北部灣港集裝箱吞吐量增長35.1%,比2017年全年總量多出近100萬標箱。

發揮自貿試驗區牽引集成作用,培育壯大開放合作新優勢

大開放,需要的不僅僅是大通道。2019年8月30日,中國(廣西)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揭牌成立。“自貿試驗區開放程度高、改革自主權大、牽引集成功能強,是廣西充分釋放開放潛力、培育壯大開放合作新優勢的關鍵抓手。”自治區商務廳廳長蔣連生說。

依託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綜合保稅區和自由貿易試驗區“三區”疊加的政策優勢,跨境電商新業態新模式正在廣西蓬勃興起。今年前10個月,南寧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跨境電商零售進出口交易額同比增長175%。

廣西自貿試驗區崇左片區正大力推進跨境產業園區合作,推動越南諒山北投產業園項目建設。三諾集團等10多家企業正等待入園。“我們將以邊貿通道爲連接,境內外聯動、進出口並舉,通過推動加工貿易、跨境物流、供應鏈貿易產業集聚,構建中越邊境跨境產業鏈。”三諾跨境電子深加工產業示範園負責人張明遠說,國內園區主要建設4棟廠房及相關配套設施,建設智能音頻製造中心、防疫口罩製造中心及實驗室;越南園區主要製造出口美國的智能音箱及出口歐盟的音頻產品、部件。

一年多來,從突出貿易便利化到突出國際產能合作,廣西自貿試驗區突出中國―東盟開放合作先行先試,加快推進《中國(廣西)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賦予的120項改革試點任務,實施率達92.5%,78項試點任務取得階段性成效。

着力發揮自貿試驗區牽引集成作用,廣西加快形成內聚外合、縱橫聯動的發展態勢。目前,廣西與越南、文萊、馬來西亞、泰國等國家和地區持續加強海洋特色產業合作,國際合作園區增至20多個。開放合作的擴大,有力促進了廣西外資外貿發展,2017年至2019年廣西實際利用外資額、外貿進出口總額分別年均增長7.7%和14%。

加快打造合作平臺,深化以東盟爲重點的對外開放合作

東興是我國唯一與東盟海陸相連的邊境口岸城市。在東興城東,廣西東興邊境深加工產業園正加緊建設。

“華立―中越邊境產業平臺,是面向東盟及全球市場的新型‘產業+貿易+供應鏈’生態平臺,一側位於廣西東興邊境深加工產業園,另一側位於越南芒街產業園。”華立―中越邊境產業平臺總裁張勝說,“產業平臺通過便捷的通道,將東盟地區有大量市場需求的日用品、機電設備等外向型經濟產品原材料,運送至越南芒街深加工後銷往東盟。同時,也將東盟地區的水果、堅果等引入國內深加工,企業實現了原料產地多元化、供應鏈全球化。”

今年8月11日,北部灣大數據交易中心在南寧揭牌成立,該交易中心是面向中國與東盟區域匯聚、處理、使用和交易各類數據產品的樞紐,也是建設中國―東盟信息港和實施數字廣西戰略的基礎設施平臺之一。

“以推動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爲突破口,廣西正加快建設面向東盟、服務西南中南的國際通信大通道,區域性國際大數據資源應用服務樞紐,面向東盟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創新與應用示範高地,中國―東盟人文交流與普惠服務區域合作中心,從而更好服務我國與東盟全方位合作。”中國―東盟博覽會祕書處祕書長王雷說。

位於自貿試驗區南寧片區的中國―東盟金融城,北部灣產權交易所已揭牌開業,中國―東盟大宗商品現貨交易市場等項目建設加快推進。

“廣西把自貿試驗區建設與金融開放門戶建設有機結合起來,依託欽州港片區開展中馬‘兩國雙園’點對點金融開放試點,積極探索建立服務跨境貿易、跨境物流、跨境產業合作的人民幣結算試點,建立更完善的金融開放合作機制。”自治區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範世祥說。

“得益於中馬欽州產業園區5項金融創新推出境內信貸資產跨境轉讓業務,上個月我們公司僅用1天就從中國建設銀行欽州分行融資1.5億元人民幣,節約融資成本83萬元。”廣西天盛港務有限公司財務經理劉巧麗說。

走活開放發展這盤棋,廣西目光長遠。“廣西將按照中央部署要求,充分發揮‘一灣相挽十一國,良性互動東中西’的獨特優勢,加快構建面向東盟的國際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區開放發展新的戰略支點,形成‘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推動構建大灣區―廣西北部灣經濟區―東盟的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創新鏈,努力在引領中國―東盟開放合作中形成特色鮮明的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書記鹿心社說。

面向未來十年,京東系統闡釋數智化社會供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