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2uk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暖暖的小時光 txt-終暖分享-98bjk

暖暖的小時光
小說推薦暖暖的小時光
03
畫堂春
顾暖醒来时,身上盖着毛毯睡在沙发上,睡眼惺忪的看了四周一眼,目光立马看到占北正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晒着太阳。
顾暖此时想到了一句话,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世界和你都刚刚好。
顾暖坐起身来,又轻轻拿掉身上的毛毯,赤着脚的走在地板上想去饮水机倒水喝,刚走了三步,占北就从椅子上消失了,顾暖停下脚步开始纳闷了,咦!刚刚人不是还好好的坐在椅子上嘛?
随即顾暖的腰被一只手搭上了,“啊”地惊叫了一声。
占北立马抱起了顾暖走向沙发道:“嘘,是我!”顾暖气急败坏的伸出小肉手捶打占北的胸口,“占老师,你吓到我了!”
占北故作伤心道:“哦,我只是看到你赤着脚怕你会感冒,你竟然觉得我是坏人。”伤心的声音从占北口中发出后又进入顾暖的耳朵里。
顾暖急的满脸通红,“对不起,占老师你别伤心,要不你打我出气把!”
占北还是装作伤心道:“我可不敢打学生。”
顾暖笑脸相迎信誓旦旦道:“没事的,是我这个学生太皮了,而且我皮糙肉厚打不痛的!”
無良女帝:反撲腹黑邪王
占北露出一丝笑容道:“哦!那我可真的打了。”
顾暖立即反悔了:“占老师,要不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这一回,好不好?”
占北顿了顿,随后把怀里的顾暖放道沙发上:“下次记得穿拖鞋。”占北半蹲在沙发旁,拿过地上的拖鞋一一的给顾暖穿了。
顾暖红着脸小声道:“好的,我记住了。”
穿好鞋后顾暖飞速跑到饮水机边给自己道了满满一杯的凉水,急匆匆的喝下去,想压制住自己异常躁动的心。
占北也不敢继续把自己的小公主惹哭,给陈乔发了个信息,让陈乔带着周雨去老树下集合。
周雨和陈乔慢慢吞吞地从农家小店口走下来,看到站在老树旁的顾暖,立刻把陈乔丢在身后跑向顾暖,满脸担忧道:“暖暖,你没事吧!”
顾暖一头雾水,“我没事啊,我这不好好的嘛,嘿嘿!”
周雨摸了摸顾暖的头,“嗯,没事就好!我们继续去郊游。”
顾暖这么觉得,这一幕怎么如此的似曾相识啊?
……
周雨和顾暖说,这附近有果园大棚可以去采摘水果,吃货顾暖听到有吃的就兴致满满。
四人又组团去摘水果。
陈乔和周雨发牢骚,“不是说好的去郊游的嘛?怎么变成去摘水果了?”
周雨回怼陈乔,“我家暖暖是大佬,我们要跟着大佬走!”
陈乔无话可说的默认了顾暖是大佬的存在。
到果园的日常,周雨和顾暖齐齐使唤陈乔,周雨“陈老师,您帮我拿着篮子,我要摘提子。”“陈老师,您快一点跟上我啊!”“陈老师,您帮我拿着帽子,它太碍事了!”“陈老师,您累不,我一点都不累,您也不累。”
陈乔欲哭无泪,“我都还没说台词,给我一句词啊!”
周雨,“我怕您太累了,替您说完了词,不用感谢!”
顾暖,“陈老师,占老师说您身强体壮,您帮我也拿一些水果。”“陈老师,您快去跟着小雨点。”“陈老师,您……”
陈乔,“我是陈乔,我不是陈老师,我不干了!”
周雨,“陈老师,您快点来,这里有草莓唉!”陈乔还是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顾暖觉得这就是打脸日常,陈老师我知道,你不是陈老师也不是陈乔,是陈打脸!
占北一路走在顾暖,帮顾暖祛除路上的障碍物,提着一袋矿泉水,又给顾暖挑选一些成熟了的果子。
顾暖摘了半篮子的提子就累的不想动弹了,却又想吃草莓,占北就把顾暖带到一处阴凉处让顾暖坐在着等着他,顾暖坐了一会儿,周雨也来了。
带着收获满满的提子,顾暖给周雨比了个赞:“小雨点,厉害了!”
周雨,“嗯,暖暖你摘的水果呢。”
顾暖指向不远处的篮子上,“哝,半篮提子。”
周雨,“哇哦!暖爷厉害!”
周雨也坐下后,二人同问道:“小雨点,陈老师去哪了?”“暖暖,占老师去哪了?”
二人相视一笑,又同时回答,“去摘草莓了!”
周雨,“哈哈哈,都去摘草莓了啊”
顾暖,“嘿嘿,对呀,我们就坐着草莓回来。”
周雨,“好哒。”
二人坐着闲聊了一会儿,占北和陈乔就各自提着满满的草莓回来了。
顾暖和周雨齐声对占北、陈乔道谢,“谢谢两位老师了。”占北微微示意,就带着顾暖走了。
陈乔提着满篮子的草莓走到周雨跟前,“小雨点,你可要好好的感谢我!”
周雨听到陈乔口中的小雨点,不禁脸一红,“陈老师,非常感谢您嘞,不过谁让你叫我小雨点的?”说后就走了。
陈乔连忙追上周雨,“唉!唉?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换一种叫法的,嗯……嗯……那就小雨姑娘吧!”
周雨脸更红了,立马转移话题,“我们快跟上他们。”
陈乔摸了摸后脑勺,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回到农家小店的时候太阳还挂在高空中,顾暖和占北在水池旁,动手把从果园采摘回来的水果洗干净后装在盛水果的盘子里。
周雨和陈乔借用农家小店的厨房准备烧一些小菜……
准备好水果和小菜的四人,坐在露天的阳台上享受着田园风光,又用着农家小菜做的可口的晚饭。
从高空悬挂的太阳,慢慢变成夕阳落在西边的树梢下,夕阳也把云彩染红了,天空中一片片的火烧云被风吹动的变化无穷……
饭后顾暖和周雨爬上屋顶,眺望远方,啊,好一副美丽的画卷呈现在眼前,西边湖中倒影的夕阳和树融为一体,千变万化的火烧云,横卧在不远处天边的群山上,倚山而建的村落,一家家房顶上的烟囱升起的袅袅炊烟……这里看不到城市的车水马龙,听不到城市的各种喧闹,也远离了学业的压力,这都在田园里一一实现了。
04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占北和陈乔洗完碗盘,收拾好厨房之后,发现顾暖和周雨两人都不见了,两人开始四处寻找顾暖和周雨。
占北发现顾暖竟敢爬屋顶,这小妮子一直在刷新占北对她的看法,爬屋顶虽是勇气可嘉,可也不是一件好事!
顺着屋顶的楼梯,也爬上屋顶的占北,对着顾暖的背影说道:“顾暖同学!”
第一寵婚:全球緝捕少夫人
顾暖听到占北的声音,忙的转过头来回应道:“在,占老师,我在呢。”
占北慢慢的走了过来:“嗯。”
顾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占北的“嗯”。占北就已经从屋顶左边走向右边的她了,最终停在顾暖的跟前。
还在想着,怎么回复占北话的顾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占教授抢了先机……
顾暖只好,硬着头皮的看着眼前的占北,占北也在注视着她,过了半分钟后,两人同时开口道:“你……”
占北伸手,捂住顾暖的嘴后,用温柔的声音道:“乖,先听我说完,家中出了些事必需要我去处理……现在就要,立刻出发了不能陪你继续郊游了,请等我回来,对不起!”
说完这些话后,占北放轻松了一些,可又后怕暖宝会有些不悦,慢慢放下捂住顾暖的手,手掌心还沾有顾暖呼出的热气,占北更加担心了。
温暖的声音,被浮动地微风吹进顾暖的耳中和心底,使得顾暖有些飘飘欲仙了。顾暖软糯糯,又略带撒娇的声音响起:“占老师,我会乖乖的等你回来,你也要早点回来,因为我在等你!”
顾暖的话语声刚落下,占北就伸手把顾暖拉进自己的怀里,深深的抱紧顾暖,顾暖一脸惊讶,片刻后也伸手回抱占北。
我的天呐,占老师也可以这么温柔的啊!唉,为什么我还在这里!周雨默默的走过两人的身旁,再不下屋顶,我这个灯泡都要照亮“单身狗周雨”的美!随后顾暖,跟着占北缓缓地,一起走楼梯下屋顶。
周雨和陈乔站在小店门口,一起照亮对方的美,看着不远处老树下秀恩爱的两人。
只开了一辆车来,占北决定把车留给陈乔,让陈乔明开车天送顾暖和周雨回去,占北就等着占父的秘书,开车来接他。
老树下一米八七的占北,一身米色休闲服站在一米五九穿着纯白连衣裙的顾暖旁边,一种邻家哥哥的既视感。
两人都默默不语的静止站着,老树上的树叶,被风吹动着“簌簌”的声音,几片吹下的叶子,随风一直在空中盘旋着,盘旋着,落在顾暖的肩上。
占北伸手轻轻的,拿掉这片奇形怪状的叶子,递给顾暖,“这当是我们的约定之物,等我回来,你把它给我。”
顾暖伸出双手,去接占北手中的落叶,占北把落叶放在顾暖的掌心,顾暖还没收好落叶,占父秘书的车,就已经停靠在占北和顾暖的面前了。
顾暖拿着掌心的落叶,情生意动的对占北说道:“占北!我在家里等你回来。”这一刻顾暖对占北的称呼再也不是“占教授”或“占老师”,而是占北。
占北也被这声“占北”给惊讶住了,占北从来不觉得,这个名字有多好听,可从顾暖口中,说出却格外的好听!纵使占北万般不舍,也必须离开,伸手做了一件,一直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摸了摸顾暖的头。
占北虽难舍难分,但也要面不改色道:“顾暖,等我。”
顾暖眼睛微红哽咽道:“嗯!”
占北立刻打开车门,坐上车示意秘书开车。
顾暖站在原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车,直到看不见才停止痴望。
周雨走过来,把手搭在顾暖的肩上打趣道:“暖暖牌望夫石。”
顾暖听后哭泣脸变笑脸,“小雨点,我……”
周雨拿出纸巾给顾暖擦掉眼泪说道:“好了,占老师说了会回来的,我会陪着你的,陪着你一起等,好不好?”
顾暖感激涕零的对周雨说:“谢谢你,小雨点真好。”
陈乔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只有我是万年灯泡!我的盟军也找到“真爱”了,我的爱情在哪啊!
顾暖和陈乔打了声招呼,就和周雨回房休息了。
田园里的小路静了,婉转的鸟叫声远逝了,西边的夕阳也退了,黑幕来临,满天的星星赶来聚会了,月亮迈着婀娜步子翩跹而来。
顾暖一夜无眠。
清晨顾暖走到阳台,瓦蓝瓦蓝的天空雨雾缭绕,周围的景物一片朦胧,顾暖觉得身处童话里的仙境一般,心情也逐渐变好……
三人吃完早饭,办理好退房手续,由陈乔开着车送大雨姑娘和占北的小公主回小区……
归期未定
05
顾暖拿出钥匙,打开家门,刚想开心的对占北说话,一眼望去根本没有,占北的身影,弱弱的对着房子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心里想着,万一占北把事情解决好了,回来了呢!
没有人回应的顾暖,越挫越勇的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发现,都没有占北的存在,躺在占北的床上,对着占北的枕头说道,“北北,你还没有回来呢!你要什么时候回来啊!啊……不行了,后天就要高考了……”连滚带爬的从占北床上,转移战场到书房刷题。
顾暖认真的刷着题,遇到一题特别烧脑的题,不由自主的看着题,对着身后的人发出提问,“占老师这题怎么写啊?太难了!”一分钟中后,还是没有回答,顾暖着急的说道,“占老师答案是什么?”又过了一分钟,顾暖怀疑占北今天傻了,平时再难的题都能立马回答出来,转身一看……没人!
顾暖放下笔,用手拍打自己的脑门,顾暖你才是傻了!傻不拉几的!快点写试题,不要再多想了!经过自己的鼓舞,顾暖拿起桌上的笔,又开始了残酷的刷题。
周雨在家刷着试题也忘了时间。
周雨妈妈也就是“徐婷”,周雨回来,就和徐婷说了,这几天顾暖的家长不在家,需要徐婷烧好饭菜,带去和顾暖一起吃。
徐婷烧好饭菜,边打包边对着周雨的房门喊到,“小雨,饭菜烧好了,现在都十二点了,快点把饭菜送过和小暖一起,小暖都该饿晕了。”
都市超級天帝
周雨假装吃醋说道:“妈妈,您的亲女儿也快晕倒了,都不关心关心我。”
徐婷也开玩笑道:“你还知道我是你亲妈?你亲妈可是一直对小暖非常好的,谁让你这个亲女儿不对我好啊!”
周雨扑哧一声笑道:“我和暖暖都对您好,您对我和暖暖都非常好!”
徐婷听后也开心一笑,“这还差不多,哝,快点把饭菜拿去,记得路上小心点。”
周雨拿上饭菜,在徐婷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好的呢,母亲大人,谢谢您可口的饭菜,我走了。”
十分钟后,周雨出现在顾暖家门前敲门,顾暖以为占北回来了,兴奋的跑出书房,打开门一看,满脸的落寞把周雨领到餐桌上。
顾暖和周雨一起,打开包装盒,周雨思前想后觉得要说一些高兴的事,“暖暖,我们在同一考场哦!”
顾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停下手中的动作,满面笑容,“真的吗?这也太好了把!”
周雨也被顾暖的笑容渲染道:“真的,我们太幸运了。”
顾暖都顾不上吃饭了,一直和周雨唠叨,“哇,小雨点我们可以,一起去高考了,还在同一个考场,我们太幸运了……”
周雨边听周雨的唠叨,边把剩下的打包盒一一打开,等顾暖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周雨递给顾暖一杯温水,“先喝点水,我们是真的太幸运了,所以呢现在更要好好的吃午饭,一会才有力气刷题,一起去追逐梦想!”
顾暖也同意周雨的说法,好好的吃午饭,吃完午饭后,两人一起把餐桌收拾好。
周雨留下来,和顾暖一起刷题,这样可以互相交流一下,毕竟是在班主任眼中最“互补的两个直角三角形”,顾暖在和周雨的交流下,更加心无杂念的认真刷题了,连徐婷送晚饭来都不知道。
吃完晚饭,收拾好餐桌,周雨提议道,考前需要放轻松,带着顾暖去超市,血拼零食在回来刷题。
血拼回来后的两人,躺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剧,丝毫没有要进书房的想法,所以说,女人的想法和做法,是世界上最难解的谜!
第二天。
“啊!七点了。”周雨的美梦被顾暖的尖叫声打破,周雨还是躺在床上不起床。
顾暖只好推了推周雨,“小雨点,起床了!起床了!”
周雨抱着被子闭着眼,“暖暖,你就让我在睡一会,你也来我怀里继续睡嘛。”
顾暖听了气急败坏的,拉周雨怀里的被子,周雨也不甘示弱的,和顾暖一起拉扯着,拉了半天,顾暖放弃了,只身前往卫生间先去洗脸、刷牙。
顾暖洗漱好后,回房发现周雨还在睡觉,顾暖心生一计,对着周雨的耳朵大喊道:“周雨,你妈妈来了。”
“啊!”周雨立马睁开眼睛,起身站到地板上:“哪呢?哪呢?”
“哈哈哈…哈哈哈……”顾暖幸灾乐祸的大笑道,顺手也把被子抱道自己手中。
周雨怒火中烧的看着顾暖,顾暖示意周雨看床头的钟,醒目的“07:30”,周雨悻悻的穿起地板上的拖鞋去洗漱
徐婷在家想了一晚,还是决定让顾暖,今天和高考这几天都来她家住,这样有个照应,还能好好复习和高考,要是孩子太紧张了,还能及时疏通。
徐婷带着早饭,就赶往顾暖家了,周雨正好洗漱完,准备回房间找顾暖,正好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徐婷来了,见到徐婷来的周雨,说话都不利索了,“妈…妈…您怎么来了!”
徐婷怀疑今天的周雨,不是自己亲生的,怎么说话都结巴了,有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徐婷更加柔声说道:“我送早饭来了,我给你们把早饭摆好。”
周雨应声“好”后就回房了。
周雨觉得今天的母亲大人,是天使的存在!
顾暖和周雨吃着早饭,徐婷把想法说给顾暖听,顾暖也同意了,停下手中吃早饭的筷子,起身对徐婷说道:“阿姨,谢谢您对我这么好!”
徐婷连连挥手示意顾暖坐下,“小暖,你是好孩子,阿姨应该这么做的,不要说谢谢,阿姨不爱听这个。”
顾暖点头示意好,顾暖也知道徐婷对她,就像对待第二个女儿一样的好,自己也不能太和徐婷太客气了,这样徐婷会寒心的,自己也要加倍对徐婷好!
用过早饭,徐婷收拾餐桌。,顾暖收拾衣服和生活用品,周雨也帮着顾暖收拾。
离开家的顾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存在占北味道的空气,就要离开了……
“咔哒”关上门,我顾暖又是一条好汉!
归期未定
06
顾母离开顾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顾暖都在周雨家生活。
话说起来顾暖和周雨,也是一段“良缘”,小时候顾暖家和周雨家是邻居,两人一直都玩的极其好,后来因为徐婷的工作调动,周雨一家不得不都,要搬去北方,周雨想留下来,和她的好朋友顾暖一起上学,为此两个七岁的小姑娘,都知道要分离的那一天时,在学校傍晚放学的时候,都故意不回家,心想着我们都晚点回家,就不用离别了。
已经离放学三个小时了,顾家和周家的家长,才发现自家小孩不见了,急的找了一个晚上,把小孩回家的必经之路,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又把每个同学家都访问了一遍,最终在凌晨三点,才在学校的杂物房找到两个小姑娘。
家长们都急坏了,可在看到两个小姑娘,都在眼前安然无恙的熟睡了,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顾父和周父同时,俯下身去抱各自的女儿,却发现顾暖和周雨的小手紧紧的牵着,废了好大劲才把两人分开呢!顾父和周父都……
顾暖还在梦中时,周雨一家也搬走了……时隔五年后,两人在中考的时候遇见了,顾暖在前,周雨在后。
徐婷回来后,也了解了顾暖家发生的事情,徐婷也心疼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顾暖,自己在心里也早已经把顾暖,当成自己的女儿了,更加不能眼看着顾暖,受苦的徐婷,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去弥补顾暖失去的母爱。
……
顾暖跟着周雨和徐婷,一起来到周家,徐婷拿过顾暖的生活用品,对着顾暖亲切的说道:“小暖,阿姨帮你整理生活用品,你先跟小雨去学习,一会阿姨给你们送点水果去。”
顾暖回以微笑,“好的,谢……”徐婷咳嗽一声,顾暖立马改口,“阿姨,那就麻烦您了。”
徐婷莫名有一种教子有方的感觉,更加喜笑颜开道:“不麻烦!不麻烦!小暖对阿姨可真关心。”
周雨无耐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大人,“好了,妈妈我们去学习了。”
徐婷不禁瞥了一眼周雨后,还是面带微笑,“好的,去吧,不要太有压力!加油!”徐婷还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顾暖和周雨见徐婷走后,同时摇了摇头,转身去书房刷题。
徐婷把水果削好后,正准备给书房的两人送去,就听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徐婷一听这敲门声,就知道是谁回来了,本想晾着门外的人。
脚上的动作还是向大门走去,也把湿漉漉的手放围裙上擦干,扶上门把手,把门打开后一个眼神都没给周父,就走向厨房,徐婷走到厨房后丝丝的抱怨声响起:“每次出门都不带钥匙!”
周父换好拖鞋后,走向徐婷说道:“我想回家的第一眼就见到你。”说完就伸手拿了一块盘里的水果,放进嘴里吃,觉得好吃又想伸手,再拿一块被徐婷伸手打断。
徐婷瞪了周父一眼没好气道:“你和你女儿一样的说辞,没带钥匙还有理了?还不去洗手,给你也切了一盘水果。”周父靠近徐婷,在她脸上偷香了一吻,“遵命,老婆大人!这就去洗手!”
徐婷怀疑,这小雨亲我,不会是跟他爸学坏的把!怎么净跟他爸学些不好的,也不知道跟我学一些好的!
把水果送进书房发现,顾暖和周雨都在认真学习,徐婷终于觉得自家女儿,也有优秀的地方,徐婷把水果送去,并叮嘱两人记得吃,又轻轻的把书房的门带上。
刚出门就被周父拍了一下,徐婷吓得踢了周父一脚,周父一脸委屈道:“老婆大人,你为什么踢我啊?”
徐婷毫无不好意思的表现,直接捂住周父的嘴,把周父带到厨房里破口大骂:“你干嘛吓我一跳啊!还有这几天说话声音小一点,你的新闻联播也不要看了。”
周父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向徐婷示意他知道错了,徐婷看在周父也没做错什么事都份上,那就不惩罚他了。
吃午饭的时候徐婷坐主位,顾暖和周雨坐两旁,周父只好坐在,离徐婷最远的位置,周父吃醋了,我为我自己现在的,地位感到很捉急啊!
饭后徐婷开始询问,顾暖和周雨的学习情况,“小暖你和小雨学习的也差不多了吧!高考固然重要,可是心态也特别重要,这样吧啊,你们今天就不要学习,好好的放松一下。”
顾暖和周雨一听,也有些动摇了,题型虽然都掌握的差不多了,但面临高考,还是需要努力之后再努力!
“妈妈,我和暖暖都还想再学习一会。”周雨摇着徐婷的手撒娇道。
徐婷转头看向顾暖,顾暖也点头同意。徐婷也只好妥协,对着顾暖和周雨语重心长道:“你们这么爱学习,是一件好事啊我很替你们高兴,可是啊,身体也很重要!那就中午再学习一会,晚上可一定要放轻松哈!”徐婷说完摸了摸顾暖和周雨的头,示意她们可以去学习了。
徐婷带着周父出门,去菜场巡视一圈,买了两只老母鸡和一条鱼,回来煲汤给两位要高考的,重臣补一补。
至于那条鱼呢,它是个意外!周父一直在徐婷那,苦苦哀求说,“自己最近也需要补一补和各种的身体上的不舒服。”叨叨半天,徐婷被磨的不耐烦了,才同意给周父买鱼。
陰差
开心的周父,哼着小调,一路提着两只鸡和一条路鱼,回到家中。
晚饭前,徐婷就把熬好的鸡汤,盛给顾暖和周雨让她们慢慢喝,周父也坐在餐桌上,眼巴巴的望着徐婷,徐婷若无其事的,和顾暖、周雨说着家常。
周父只好乖乖的,像个学生坐着,也不敢去问老婆大人,自己的鱼汤呢!徐婷说完家常,就去把厨房炖好的鱼汤端来给周父,周父立马眉开眼笑的像个孩子,“谢谢我的老婆大人!来,亲一……”徐婷拿鱼汤里的勺子,堵住周父的嘴,对着顾暖、周雨说道:“厨房里还有菜,你们慢慢吃。”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周父若无其事的,拿出嘴里的勺子,喝着鱼汤,向周雨炫耀:“周雨,你看我的待遇可比你好多了!你的母亲大人,我的老婆大人刚刚亲自喂我喝鱼汤了!你可都没这待遇哦!”说完,他还举起刚刚到勺子示意。
真是家门不幸啊!周雨嘲顾暖摇了摇头。
三人在餐桌上喝着各自的汤。
晚饭后,被勒令放松的两人,在客厅看着电视,周父看着徐婷,徐婷看着顾暖、周雨……
顾暖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看着电视,却看的索然无味,心里想着,占北怎么还没回来……
归期未定
07
顾暖坐在沙发看了一会电视后,打着哈欠,和徐婷说她想回房间休息了。
徐婷笑着同意了,心想,小暖这孩子终于知道休息了!
顾暖慢慢的走回房间,转身立马把门锁住,又连忙走到床头,把房里的灯全关了,自己迫不及待的,钻进被窝移到床中央。
躺在被窝里,伸出不安分的小手,向上摸索着枕头底下,摸来摸去的,摸索了半天,一直没摸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整个身体从床中央,一直向上挪动,直到自己的,头顶和床头柜“咚”的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后才停止挪动。
掀开被子,又伸手摸索,终于在床垫和床头柜的,缝隙中找到了她宝贝的诺基亚,把枕头整理好,又开始整个人,往下挪到床中央,脚都感觉到凉意,又往上挪了一点。
顾暖在床中央,头顶着被子坐了起来,拿着手中的诺基亚,轻车熟路的开机,打开主页直接来到邮件箱,自己又不敢看,点开邮件箱的邮件后,立马伸手盖住手机的屏幕,等自己心跳平静后,在慢慢的移开手,心跳又开始不正常了。
邮件箱的邮件内容如下:顾暖,高考加油!等我回来——占北。
占北的邮件,让顾暖一夜好眠。
迎来了高考日的晨曦,徐婷五点就起床,为两个小孩子的高考做准备了,周父再三劝导徐婷,不用这么早的,周父还是向徐婷屈服了,两个穿好衣服,一起蹑手蹑脚的在顾暖、周雨房间外巡视了一圈后,又转战厨房了。
六点整,顾暖就清醒了,拿出昨天已经看了几十遍的邮件,还是很激动“啊”,立马捂住嘴巴,脚却一直踢着,激动完后又热血沸腾的,收拾东西准备去洗漱。
周雨也不敢忘了今天的高考日,破天荒的五点半就起床了,换好衣服准备去洗漱的,时候遇到了徐婷,徐婷可被早起的,周雨吓到了,最后还是保持着慈母的,微笑说道:“今天起的可真早,下雨,在去睡会。”
“我不去。”周雨说完,就转身继续去洗漱了。
徐婷也不在多说什么了,一来呢,高考孩子早起很正常,二来呢,其实我也很紧张啊!
早饭过后,徐婷就心急火燎的,把碗盘收拾好,又把顾暖、周雨高考的用具再三检查了好几遍,又怕出什么错,昨晚就让周父把东西写纸条上,这不,让周父边报,徐婷边把相应的东西放进包里……
顾暖站在一旁,被这一幕深深的感动了,自己很久,没有享受过父母对自己考试的,这么上心,已经久到,忘了这对自己是一种什么感受了!甚至以前的记忆都模糊了!
周雨在身后紧紧的抱住落寞顾暖,顾暖抹掉眼眶的泪水,转身回抱周雨,大概最好的友情就是这样的,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拥抱,就是最好的鼓励……
七点就来到考场,顾暖和周雨反而不紧张了,徐婷可是越来越急了,周父在一旁一直让徐婷,深呼吸……
七点半了,可以进考场了,徐婷本来有很多话想要叮嘱顾暖、徐婷,最后只紧张的说了一句话,“我相信你们!”顾暖、周雨点头示意,知道了!
后来的考试,越考越轻松,就像徐婷后来说的话,“我们考一科,丢一科,只要努力了,就好!”
……
高考终于圆满的,画上了一个句号。
高考后,顾暖见到了一位,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人。
那是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的时候,顾暖见到了,只有记忆与梦里才会出现的人,她还是一袭米白色长裙,看到自己,每次都是温暖的微笑,而在此时,顾暖觉得温暖的微笑,已经不是属于她的了,顾暖停下脚步,远方的她,也停下脚步……
顾暖以为自己对她,唯一剩下的,只有仇恨,可再见时,顾暖想上前去抱抱她,可又不敢,顾暖你别傻了!她早已不要你了!你还在奢求些什么呢?
决绝的转身,必须立马逃离这个地方,她压抑的顾暖喘不过气来……
还没逃离几步,顾暖就被女人从身后拥上,回应女人的,只有颤抖不停的身躯,严重氧气不足的呼吸声!
女人也颤抖着,哭的撕心裂肺,也在哀求着顾暖,“宝宝,对不起,宝宝,对不起,宝宝,对不起……”
顾暖拥抱着女人,抽泣的回应,“没—事—的,不—怪—你。”
顾暖只记得那天,天很蓝,阳光很温暖!
顾暖的生母,也就是“郑楠”。
归期未定
08
喜和悲,总是携手而至。
高考后,顾暖带着郑楠一起来到周雨家,顾暖也是按耐住喜悦,在周雨家和徐婷寒暄了许久,才和郑楠离开周雨家。
在顾暖跟着周雨一起去收拾东西时,徐婷和郑楠在书房待了许久,书房的气氛可没有刚才那么和气了,徐婷咄咄逼人的话语,“郑楠,枉费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位好闺蜜!一位好母亲!你怎么能,这么决绝的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啊!就算占晨(占父)他千不好,万不好,可暖暖这么小的小孩,她,她做错了什么啊!”说着,说着,徐婷不禁潸然泪下。
郑楠也不好过,精致的面孔,早已失色,糊满了流涕与眼泪,身躯也抖动个不停,“对不起,婷婷,当初是我不好,我没有顾及到这么多,我……暖暖跟着我只能吃苦,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都无事于补了,我不该留下她的……”哭泣到极致的哽咽。
“是啊!你知道,那你现在回来是博同情啊!你走吧……”说完这句话,徐婷也被自己震惊,自己此时和当初的郑楠又有什么区别?
“不!不!不!婷婷,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郑楠抓着徐婷的手腕,不停的摇晃着,头也跟着一起摇晃,嘴里还不停的呢喃着。
看着徐婷闭上眼,不再看她时,郑楠抓着徐婷的手腕,随着自己的跌落一起滑落,精神恍惚的哭着。
闭着眼的徐婷,随着跌落的郑楠,自己的情绪也跟坐过山车一样,跌幅的大起大落,唉,怎么说,人回来就好。
徐婷扶起跌落在地上的郑楠,拿出衣服口袋的手帕,仔细的给郑楠擦掉脸上的泪水,“不哭了,记住,今后不要犯傻了,好好的照顾暖暖。”手中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
郑楠还是抽泣不停,徐婷还是和当初一样,而我,已经物是人非了,如今,还能这么待我,我,泪水就跟泉水一样往外涌,“嗯,我—发—誓,我一定好好照顾暖暖。”做着发誓的动作,对着徐婷,一字一字认认真真的说出。
郑楠流着泉水一般的泪水,伸手抹掉徐婷脸颊的泪水,深深的抱住徐婷,不再言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顾暖和郑楠手牵手一起回家,像自己又做着和妈妈一起回家的美梦,真实的是手与手之间有温度的!终于,自己也能在放学后,牵着妈妈的手一起回家了!
郑楠说要给顾暖做一顿饭,让顾暖去看电视等着她。
顾暖坐在沙发上很郁闷,非常郁闷,妈妈真的会做饭嘛?小时候可从来没有见过妈妈煮饭!这次不会是因为想在我面前好好表现,才逞能的把!
顾暖打开电视机,眼神一直飘向厨房,一直盯着郑楠的动向,突然,人不见了,顾暖只好站起来,看了一眼,郑楠烧菜还会颠锅,哇哦!妈妈竟然会烧饭,真是藏的够深的,这么好的厨艺也从未展示过。
放下心中的记挂,顾暖终于能安心的看着电视剧,高考本来就是件费心劳神的事,又经历了见母的大喜大悲,还小的顾暖禁不起这么的大起大落,看了一会电视剧,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郑楠烧好菜端出厨房,看到熟睡的暖暖,也不着急离开,就保持着站姿,柔情似水的看着顾暖,又敲了一下自己脑门,可真笨,拿出一旁的毯子,轻轻地盖着顾暖身上,又看了一会,转身去厨房接着烧菜。
等郑楠把菜都烧好了,顾暖也悠悠转醒,闻着“炸肉丸,红烧排骨”的香气,立即掀开毯子,穿上拖鞋
来到餐桌上,郑楠一直不停的给顾暖夹菜,顾暖都是微笑道谢,然后一直埋头吃着一小座山的美食,吃着,吃着,竟然有胡萝卜。
顾暖也只好生咽下去,五年没有和郑楠相处过了,不知道如何去相处,这么多年的间隙还是很大的,妈妈也不知道我不喜欢吃什么,她已经都为我洗手作羹汤了,我也不能让她为难啊!
……
睡在久违的床上,顾暖盯着天花板,发呆了……
郑楠每晚都会给顾暖,送来一杯热牛奶,郑楠端着牛奶站在床边,手指一直摩挲玻璃杯,不知道怎么向顾暖开口。
回过神来,顾暖,“妈妈,怎么了?”平时郑楠从门口进来,都是笑言不断,今日怎么一言不发,顾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头蔓延开来,掀开被子,起身站到郑楠面前。
郑楠面色苍白,放下牛奶,扶着顾暖去床上,自己也跟着一起上去,哆哆嗦嗦,“暖暖—啊,你的—你的,外婆——她——她——她刚刚去世了。”郑楠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脆弱,可眼泪还是像断了线的珍珠,拼命的往下掉。
什么!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顾暖已经傻的呆住了,哀莫大于心死。
以前只是质疑自己是个灾难,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灾难,呵,顾暖,在你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在远离你,好不容易最亲爱的妈妈,回来了,又走了一个,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外婆,她老了……
顾暖呆呆的抱着郑楠,紧紧的抱着郑楠,头慢慢的低下,深深的埋进郑楠的怀里,放声大哭……
……
阳光是匆匆的过客,总是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她不愿停留,不,她也曾暂时在一些梦里徘徊……
顾暖又梦到外婆了,炎热的夏天,顾暖睡在凉席上,外婆给她打着蒲扇,手放在她背书轻柔的拍着,“暖暖,外婆要走了,我们会再相见的,可不是现在哦!外婆,相信我们的暖暖,会好好的活着,替外婆去感受这世界,暖暖,我们都爱你。”外婆为顾暖抹去泪水,消失在世界里,微尘里……
每个人都会做过这样一个梦,梦到你最亲的人,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离开你,梦里的你脆弱不堪,哭的喘不过气,你会常常哭醒……
外婆葬礼,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顾暖、郑楠带着外婆回到了家乡,外婆就长眠在漫山遍野的桃花里,有鸟儿的陪伴,阳光的照耀……
生活还在继续,地球还在转动,山在,树在,而你不在,顾暖会好好的活下去的,为了外婆,为了占北,也为了自己!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花开的一季过去了,又一季花开,人声鼎沸的花海里,我又遇见了你——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