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g0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雨蕁雲海婚後故事 林景夢-大結局下熱推-mwxxl

雨蕁雲海婚後故事
小說推薦雨蕁雲海婚後故事
小渔看着上官远去的背影,有点懊悔。
叶烁和何霏霏在餐厅等着上官,上官开车来了,飞快的跑进餐厅,问叶烁什么事,叶烁对上官说:“哎。上官,我想到一个办法能让云海不为雨荨伤心!”上官说:“切!你想的美!云海多爱雨荨啊?能不伤心吗?”上官翻了个白眼。叶烁猛拍了一下上官的肩膀,说:“去你的!我这是为云海和雨荨好!什么想得美!不让云海伤心,雨荨肯定也高兴!你也不想想!”上官说:“哎?你这么一说也对哈?!那你说有什么办法?”叶烁说:“咱们跟云海说:医生说雨荨过几天就会醒来,所以,云海啊!你就不要伤心了!!上官反了一句:”不行!要是云海去问医生怎么办?“叶烁说:”哎呀!那咱们就给医生说说这个办法,别让他泄密就行了吗!顺便问问雨荨会不会醒过来!这样你放心了吧?”上官满意的点点头!!叶烁说:“咱们让云朵,何霏霏,小渔,端木于馨都参加!你看行吗?”上官说:“这个…还有小渔吗?”叶烁说:“怎么了?你不会有和小渔闹别扭了吧?”上官说:“又不是我的错,谁让她先没事找事的!”叶烁说:“你呀!你真是本性难移!我给你说啊!这件事小渔有必要参加!!”上官说:“这…好吧上官回到家不耐烦的对小渔说:“哎!小渔!叶烁说他有一个办法能不让云海替雨荨伤心,想让你参加!”小渔说:“哟!上官大少爷什么时候也会来求我了?”上官笑着说:“小渔~~~~~今天早上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对不起~~~~~~~~~你就原谅我吧?!~~~好不好?”上官摇着小渔的手说。小渔也笑着说:“恩~~~~~~好吧,我就原谅你!那你说叶烁说的什么办法?“上官叽哩哇啦对小渔说了这个办法。……下午,上官小渔,端木于馨,云朵林晓黎,叶烁何霏霏在一块讨论这个计划。大家一致同意这个计划,明天就行动!
第二天,他们几个到医院跟医生说明情况之后,医生说:“不用了!我们对雨荨小姐做了进一步的检查,发现雨荨小姐已经没事了,过几天就会苏醒,你们不必费心了!”大家异常兴奋地说:“真的?!!太好了!!!这样我们既可以不骗云海,云还有可以不伤心,雨荨又会醒!!!”上官大喊:“真是天主我也啊!!!!~~~~~~~~~”大家一起说:“闭嘴!”
病房:云海正在雨荨床前握这雨荨的手,说:“雨荨,你一定要赶快醒过来,孩子和我都在等你呢!雨荨,你答应我好吗?一定要醒过来!”这时,他们进来了,云朵走到云海面前说:“小海,你不用担心了,我们刚才已经问过医生了,医生说雨荨已经没事了,过几天就会醒过来!”云海猛地站起来,死死地拽住云朵的手说:“姐,真的吗?是真的吗?雨荨真的会醒吗?”云朵说:“瞧你兴奋的!这种事老姐会骗你吗?”云海坐下来我这雨荨的手说:“雨荨,你答应我了,你听见我说话了,你可以见到我们的孩子了!!雨荨,你真是我的好太太!!” 过了几天,云海在外面给雨荨买水果和营养品,这时在医院,雨荨醒过来了!!雨荨张开眼,看到旁边自己的孩子,雨荨微微一笑,但是又看到云海不再,就想下床去找他,这时,医生走进来,看到雨荨醒了准备站起来,就赶快跑过去,说:“雨荨小姐,您醒了?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你快躺下吧!”雨荨躺到床上说:“医生,我…昏迷几天了?”医生说:“雨荨小姐,您…已经昏迷4天了!”雨荨说:“啊?”雨荨抱起自己的两个孩子说:“那我的孩子们….没事吧?”雨荨担心地说。医生笑着对雨荨说:“雨荨小姐,你放心吧,你在怀孕期间很注意营养方面,而且你在生孩子的时候尽职尽责地把两个孩子带到人间,这两个孩子长得都很漂亮,是我们医院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孩子,沈总也让全国最好的婴儿营养师,和很多的专家,每天对你的两个孩子进行检查,营养方面,所以,你不用担心您的孩子,他们很健康!”雨荨笑着说:“太好了!那云海呢?他在那里?”医生说:“哦,云海少爷去给您买水果了!”雨荨笑着说:“哎!对了,医生麻烦等云海回来的时候,您不要告诉他我醒了,我..要吓他一下!”医生笑着说:“呵呵!好的,雨荨小姐!”医生走了
云海买完水果正在回医院的路上。云海到了病房门口看见雨荨还没醒,叹了口气。云海走到雨荨身边坐下来,说:“雨荨啊,你怎么还没醒啊?”这时云海发现本来孩子应该在摇篮里,现在却在雨荨身边,就知道雨荨已经醒了,是在骗他,就大声说:“要是某人不醒的话,我就不爱她了,我爱蒋媛去!”雨荨猛地坐起来放声大喊:“你去呀!!你去呀!!你去找她呀!你找你的蒋媛去呀!你别爱我了呀!!”云海见雨荨生气了,赶快委屈的笑着说:“好了,雨荨,你知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再说了,我不是知道你骗我,想骗骗你让你醒吗!!~~~~~~~~~~”雨荨和云海一直在打闹….
云朵他们来了,看见雨荨醒了,赶快跑过去说:“雨荨?!!你醒了?!!!你…你没事吧?”雨荨笑着说:“姐,我没事。”上官喊着说:“哎哎,我们给孩子取名吧?”雨荨说:“啊?孩子还没没名字吗?”云海说:“我们想等到你醒了再取。”雨荨说:“哦,那取什么呢?”大家一起说:“女孩叫慕容雨云!男孩叫慕容海荨!”
云海走进雨荨的病房。
仍然看到雨荨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看到雨荨苍白的脸颊和紧闭的眼睛,不禁心头一痛。
他轻轻用手抚摸着雨荨的头发,当他的指尖从雨荨的长发中划过,他不禁轻轻啜
泣。
他俯下身来,在雨荨的耳边说
“雨荨,我爱你,你快点醒来好不好?你醒来看看我们的孩子,他们都很需要
你,我也很需要你,你不能这么残忍~~”
这时云海的手机铃声响了。
云海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手擦干泪水,轻轻地关上房门,走出去拿起手机。
“云海,你别太难过了,如果你因为雨荨昏迷不醒而崩溃的话,那你的两个孩子
怎么办?难道要让他们没爸也没妈吗?”
原来是叶烁。
“你不懂,你还没有结婚,你不了解那种感觉。”云海霸气地说道。
“你看你,你又在耍小孩子脾气了,你要想雨荨醒过来,天天在这里发呆和担心
是没有用的。”叶烁诚恳的说。
“那怎么办?”云海生气的说:“我妈都请了国外专家来治雨荨,他们都没办
法,哪还会有什么办法啊?”
“像这种昏迷,专家是肯定没办法的,但是我们有哦!”
“什么办法?”云海有点不相信。
“待会你就明白了,就这样吧,云海,我挂了。”
叶烁说完这句话,就挂电话了。
云海生气的说:“怎么会有办法?我看叶烁分明是骗我的!”
重生之金牌導演
他推开雨荨的病房门,往里一看,发现病床空空如也。
雨荨不见了。
何霏霏这时走进雨荨病房。
云海看到她,奇怪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医院的?”
何霏霏平静的说道:“刚刚来的,你怎么会怎么问?”
九界神帝
云海抓抓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恩~~雨荨该不会自己醒过来了,然后背着
黑暗之淚 king曌
我出去了吧?”
何霏霏说道:“我觉得可能会~~”
云海抱住头一下坐在病床上,小声的说:“那我去找她。”说完就站起身来。
何霏霏拉住他,说道:“别急,我知道雨荨在哪里。”
云海半信半疑的问:“你知道?”
何霏霏对他笑笑:“没错,刚才我看见雨荨从你后面走过去,她往医院大门走去
了。”
云海听完何霏霏的话,着急的说:“那你快点给我带路,我去找她回来,就这样
一走了之,也太不尊重我了!”
何霏霏看着云海微微一笑,她站起身来说道:“好,你跟我来。”
何霏霏带着云海走出了医院大门。何霏霏带着云海进了一家旅馆。
他们走到一间客房的门前。
何霏霏敲敲门。
门突然开了,叶烁和上官木木的站在那里。
云海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何霏霏看着上官问道:“难道雨荨她还没有………”
上官沉默的点点头。
云海立刻反应过来,问道:“你们对雨荨做了什么?”
男人你是我 沐陌雯
上官用手指了指客房里面,示意云海往里面看。
白色的大床异常耀眼。
雨荨正安静的躺在床上,还是脸色苍白,眼睛紧闭。
云海看到这,心里一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叶烁低下眼眉,对云海说:“云海,这件事情不能再瞒你了,我打电话给你,就
如果可以重來 陳氏飛雪
是为了把你从雨荨的病房引出来,好让上官把雨荨抱走。然后我们把雨荨抱来着
间旅馆,我们采用不同于专家的方法唤醒她,可她还是醒不过来。云海,对不
起,帮不了你的忙,也帮不了雨荨的忙,我很抱歉。”
云海摇摇头:“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不必和我道歉。其实我早就做好心里准备
了,我知道雨荨很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所以你们不必担心我,我会尽快好起来
的。”
大家听着云海的这番话,都觉得很感动,曾经骄傲自大,不可一世的云海已经慢
慢长大了。
云海走进客房里面,轻轻地抱起雨荨,在雨荨的耳边说:“雨荨,我们走吧,我
带你回家。”说完话,云海轻轻地吻了雨荨的脸颊。
何霏霏突然哽咽的说道:“雨荨,别害怕,我们一起送你回家。
上官和叶烁顿时沉默了,什么话也没说。慕容家
云海把雨荨抱到轮椅上,轻轻地推着她走到花园。
这时沈含枫走过来,问道:“小海,你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就给雨荨办出院手
续?雨荨还没有醒过来,你让她呆在医院不是很好吗?说不定那里的医生有办法
让她醒过来~~”
“妈,医生根本没有办法让她醒过来,与其呆在那冷冰冰的医院,还不如呆在家
里,在家里我可以随时陪着她,也可以照顾她呀!”云海生气的说。
沈含枫拍了拍云海的肩膀,说道:“小海,我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把雨荨带到
家里来也是徒劳的啊。雨荨在医院可以受到最好的治疗,在家里却什么都没有,
你要考虑清楚啊!”
云海坚定的说道:“妈,有些事情是用科学,医学也解释不了的,请你不要再花
心思请医生了,我心里隐隐的感觉到,雨荨这次的昏迷是任何医生都唤醒不了
愛至暮夏2 慕夏
的。”
沈含枫摇摇头,无奈的说道:“好吧,小海,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妈妈不干
涉你。那我的两个孙子就由我来照顾,你就负责唤醒雨荨吧。”
云海摇摇头,他看着沈含枫说:“妈妈,你养大我不容易,现在却还要照顾我的
孩子,我不想这样,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会照顾,妈,我不想再依赖你了。”
沈含枫感动的说:“小海,你真的长大了,你了解妈妈的苦心了,可妈妈不希望
你太累。再说那是我的孙子,我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啊”
云海说道:“妈,你别说了,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你快回房休息吧。”
沈含枫看着云海坚定执着的眼神,用手擦擦眼里的泪水,转身离开了。
深宮霸寵,一品調香師
云海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心里无比惆怅。
他在雨荨的轮椅旁边蹲下来,眼里充满爱意的抚摸雨荨的头发,他轻轻的对雨荨
说:“慕容楚氏,我带你出来散散步,你现在已经回家了。整天呆在医院里,感
觉一定很闷吧。”
云海看着雨荨紧闭的眼睛,忍住泪水继续说道:“你写信给我,说我们俩谁也不
欠谁,我们俩对彼此的付出扯平了。可我觉得你说的不对。雨荨,我们俩根本没
有扯平,是我亏欠你的太多了。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一直都在默默付出,而你
只是回应我,你并没有对我付出过多少。到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其实你一直都
在付出,你的付出比我的多很多。你很努力的忍让我,忍让我火爆的脾气,忍让
我乱吃醋,忍让我跟将媛好,忍让我去欧洲陪将媛。你努力的让我妈承认你,很
努力的照顾我们的孩子,很努力的把他们俩平安的生下来。这些,都是你为我所
做的,你没有任何怨言。”
云海握住雨荨的手,依然看到她眼睛紧闭,忍不住大哭起来,他一字一顿的说:
“雨荨,我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好吗?让我对你再对你付出多一点,我们俩之间
并没有扯平,我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吧!”
云海看到雨荨的眼睛依然紧闭,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夜已深。
云海一个人在酒吧里喝闷酒。
这时卓本奇走进他。
云海抬头看了看他,然后大方的说:“坐。”
卓本奇坐到云海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别太伤心了,雨荨她可能只是
暂时的昏迷。”
云海看了一眼卓本奇,冷笑道:“哼,算了吧,她不会再醒过来了,她已经彻底
的抛弃我了。”
云海说完话,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卓本奇看到云海低垂的眼眉,感觉到他已经彻底失望了。
卓本奇微微一笑,突然说:“云海,你知道吗?雨荨她小时候是非常喜欢我
的。”
云海白了他一眼,说道:“那又怎么样,你别忘了,她现在爱的人是我,不是
你。”说完他继续拿起酒杯喝酒。
卓本奇哈哈大笑,云海奇怪的看着他。
卓本奇继续说道:“雨荨在我面前,总是说你是个自大狂,骄傲又自恋,还经常
耍小孩子脾气。”
卓本奇原本以为云海听到雨荨这么说自己会大发雷霆,没想到云海却甜蜜一笑。
云海拿起满满的一瓶酒,嘴角微微一扬:“雨荨倒是把我看得很清楚。”
卓本奇奇怪的说道:“雨荨这么说你,你反倒高兴起来?要是你平时一听到雨荨
这么说,你早就火冒三丈了。”
云海看着卓本奇,拿起满满的一瓶酒一饮而尽。他醉醺醺的说道:“如果现在我
能亲耳听到她说我是自大狂,那么即使她说一万次我也不会生气。”

云海房间
云海把雨荨从轮椅上抱起来,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然后轻轻在她的额头吻
了一下。然后坐到床上,转过身摇一摇婴儿床。
湖人總冠軍 豆芽炒肥腸
云海拉了拉两个孩子身上的被子,把头凑进两个孩子,分别在他们的额头上吻了
一吻。
云海仔细的瞧了瞧两个孩子,看到他们静静地熟睡的样子,不禁一笑。
女儿的眉毛浓而狭长,眼睫毛短而细密,微红的嘴唇,尖尖的下巴,高挺的鼻
子。“我的女儿真是个美人胚子。”云海高兴地说道:“除了高挺的鼻子和尖尖
的下巴像我以外,其他的都像妈妈。”云海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说道:“我的孩
子,你一定会像你妈妈的性格吧,你长大以后一定很倔强。”
云海摸完女儿的头发,转过身来又看看儿子。看到儿子眉宇浓而尖,睫毛又长又
密,鼻子有着标准的高度,嘴唇薄而微红,尖尖的下巴。心里无比高兴,他自言
自语的说:“这孩子到完全像极了我,简直是我的翻版,长大以后一定会像我一
样很受女生欢迎。”云海对着自己的儿子微微一笑,他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
“不过,等你长大以后,可不能像上官叔叔那样花心哦,你一定要像爸爸一样专
情,只爱你妈妈一个人。”
云海看着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就轻轻从床上站起来,打打哈欠,伸伸手臂,他
今天已经累了一天了,他为了照顾两个孩子,外加照顾雨荨,疲惫的不能在疲惫
了。
他向房间的落地窗走去,想拉上窗帘倒头就睡。
当他想要拉窗帘的时候,他发现今晚的夜空异常的明亮。
他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
夜空璀璨,星星洒满整个天空,圆月高挂。
他突然转过身来,对正在床上静静地躺着的雨荨说:“雨荨,我好久没看到这么
美的夜空了,如果我能够跟你一起看星星月亮,那就更好了。”
雨荨仍然纹丝不动。
云海忍住悲伤,看着夜空,假装开心的说道:“如果这时有流星那就更好了。”
说着他闭上眼睛,轻轻地说道:“即使这时候没有流星,我也想向流星许一个愿
望,那就是我希望雨荨能够醒过来。”
说完,云海睁开眼睛,慢慢的蹲下来,坐到阳台的地板上,身子靠着墙壁,双手
放开,他静静地看着这片璀璨的夜空,看着看着,他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云海此时正躺在床上,他睡得很熟。
他感觉到有人在摸他的脸,那人的指尖轻轻滑过他的脸颊,带给他奇妙的感觉,
然后他感觉他的嘴唇被吻了一下。这个吻带给他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好像是雨荨
才会带给他这种特殊的感觉。云海觉得这一定是梦,梦醒了以后还会看到雨荨安
静的躺在床上,还会看到雨荨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脸颊。所以他迷迷糊糊,不想
睁开双眼,他想独自享受这个美妙的时刻。
突然云海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快点起来啦!你怎么这么懒,都快中午了还不起来!”
是雨荨的声音,云海心里想到。
云海忽地睁开眼睛,看到雨荨那张可爱的脸在看着自己。
云海坐起来,揉揉眼睛,吃惊的看看床的周围,他看到雨荨没有躺在床上。
云海意识到,大喊一声:“雨荨去哪里了??”
坐在云海对面的雨荨哈哈大笑:“你找什么呢,我不是在你面前吗?”
云海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雨荨,疑惑的问道:“你是真的雨荨吗?还是我只是
做梦?”
雨荨一把拉过云海的手,云海顿时感觉到从雨荨手心传来的阵阵暖意。
雨荨用手捏捏云海的脸颊,调皮的问道:“我才昏迷一阵子,你就不认识我
啦?”
云海意识过来,他一把抱住雨荨,抽泣的说道:“你终于醒了,你真的醒
了!!!”
雨荨拍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云海,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不好过,我跟你
道歉好不好?”
云海突然挣脱雨荨的怀抱,他生气的说道:“不好,现在道歉已经没有用了,你
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雨荨奇怪的说:“什么事?”
云海坏笑说:“呵呵,你知道的。”
雨荨嘟着嘴巴说:“不会又是kiss吧,云海,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吗?每次都用这
招~~”
云海突然不高兴的说道:“喂,慕容楚氏!你太不讲道理了!”
雨荨疑惑的说:“我怎么了?”
云海生气的说道:“别以为我睡着了我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雨荨心虚的说道:“那好,你说我在你睡着的时候干了什么?”
云海把头凑过去,坏笑的说道:“是谁在我睡着的时候摸我的脸?是谁又在我睡
着的时候kiss我的嘴唇??”
雨荨脸红的,结结巴巴的说道:“云海,你……你……你一定是做梦了吧,恩,
没有人对你做过这些,没有人的,你一定是睡迷糊了!”
云海眼睛直瞪瞪的看着雨荨:“哦,是吗?”
云海佯装恍然大悟的说:“哦~~ 原来这就是梦啊,那我觉得这个梦太奇怪了,
怎么会有人在我睡着的时候摸我还亲我呢?我去把这个梦告诉上官,叶烁,小渔
他们听,让他们给我解释解释!”
云海说完就穿着鞋子下床。
雨荨听到云海这么说,她不得已的说:“对,慕容大少爷,是我干的,行了吧?
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小渔,小渔会笑话我的。”
云海看着雨荨求饶的眼神,哈哈笑起来:“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雨荨握起拳头,想要揍云海。
这时沈含枫走进来,敲敲房门。
她说道:“你们俩都当父母了,还这么幼稚呀,云海快点洗漱,要吃早饭了!雨
荨,你刚刚生完孩子,我叫人给你炖补品,记得下来吃。”
沈含枫看着他们俩,微微一笑,离开了。
雨荨这时白了云海一眼,她生气的说道:“说你呢!快点洗漱!这么晚才起床,
真懒!”
云海朝雨荨吐了吐舌头,甜蜜一笑
五年后
“ 雨荨还想说什么,只见门开了,走进来依旧帅气,高大的身影,两个小孩子看到他,都亲热的走上前,因为救星来了
“爸爸”小爱和小晨一把搂住云海的脖子亲昵的喊道“妈妈又在凶诶,我们在帮她,她还不领情。”
真是恶人先告状,天知道自己怎么生出这两个小魔头
“怎么了,雨荨”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想掉眼泪了,云海心疼的问道“是不是你们两个小魔头又欺负妈妈了。”
“才没有,”小爱和小晨才不会承认“妈妈给姑姑烤了很丑很丑的饼干还要给姑姑做生日礼物,我们是怕妈妈丢你的面子,才把它给吃完的。”小晨依旧“振振有辞的说道
重生之賭神在行動 異數
“哈哈哈”云海听完放声大笑起来,这两个小鬼还真是聪明啊,
雨荨看着他们三个人无奈的说道“都是你宠的,才这么没大没小,看来我要重新烤了”
“好了,他们都是小孩子,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了,礼物嘛,我早准备好了,你就别这么辛苦了。”自从有了孩子,雨荨才决意动手术,因为她要亲眼看到自己可爱的宝宝,或许是上天的怜悯,雨荨终于重新看到了一切,云海更是对这份得之不易的幸福呵护备至,舍不得雨荨半点劳累。
“可是。。。。”雨荨有些可惜自己的饼干,狠狠的瞪了两个小魔头
“好了,走吧,老姐还在等我们呢?”云海催促道
“哦,太好了,去姑姑家了。”两个天真的孩子开心的喊道
云海看着自己一家四口,开心的幸福的笑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一家四口的身影,在夕阳下,是那么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