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dja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全球遊戲:只有我知道劇情 txt-第440章 告一段落展示-e5j7o

全球遊戲:只有我知道劇情
小說推薦全球遊戲:只有我知道劇情
白止背靠在一棵树上看着高玉峰说道:“如果我说你已经被你兄弟绿了,怎么说?”
“嗯?”高玉峰皱了皱眉,神情上也是有了一丝丝变化,随后又想了想,轻笑一声说道:“白老弟,你和我开什么玩笑。”
“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我们可是亲眼所见。”白止斩钉截铁的说道,但是看着高玉峰也是带着一丝坏笑。
他觉得只要是这高玉峰信了自己,那自己就算是拿捏住这高玉峰了。
無上魔皇 南宮淩
“白老弟,你别开玩笑了。”高玉峰摆了摆手,一脸很不相信的样子说道。
異能田園生活 畫媚兒
玫瑰则是走上前来说道:“你若是不相信,大可和我们现在回去看看,我可以说这个时候,你的兄弟和你的小娇妻正在行苟且之事呢!”
薔色山河
“别说了!”高玉峰突然有些愤怒的大吼一声喊道,“我不知道你们这样说他们是何用意,但是若是凭空捏造,我定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是我说你,我们帮你,你竟然还这样,你大可跟我们回去看看,也不耽误事情是不是?”百合这是一脸的不耐烦看着高玉峰说道。
高玉峰露出了一脸沉思之色,想了想之后二话不说就向着营地的方向走去。
波斯刺客:囚徒之舞 深海先生
白止对着百合三女示意了一下眼神,随后四人也是快步跟了上去,就算这高玉峰对于他们所作的话有些怀疑,但是怀疑的种子已经是埋在了高玉峰的心里。
果不其然,四人刚从树林里走出来,就看见高玉峰在那和二柱子在说些什么。
二柱子点了点头,高玉峰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那咱们回去看看吧!不过事先说好,若是让我发现你们在骗我,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白止没有接他这个话茬,是你先心存不轨,自己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是先反咬我一口。
冷笑一声,便带着三女紧跟在了他的身后,至于能不能看到那对狗男女在鬼鬼祟祟,白止并不关心,重要的就是买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几人也是沿着原路,很快的便来到了营地的附近,就在众人将要往前走的时候,白止猛然间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声。
示意了一下之后,几人也是向着动静传来的方向靠了过去。
“想死我了,宝贝。”
“别闹,他都已经回来了,别让高玉峰发现了。”
“怕什么,他们几个人一大早上就走了,现在就只有你和我,咱们赶紧点。”
“钱旺,你慢点。”
“……”
虽然是没看见画面,但是光听声音脑海里就已经是有了画面,顿时让人浮想联翩。
妖女追夫:獨寵天才巫醫
高玉峰的整张脸都快绿透了,一顶高高的绿帽子也是稳稳地戴在了高玉峰的头上。
高玉峰现在也是顾不得其他,二话不说便冲着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顿时,一副懂的自然懂的画面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高玉峰瞪着一双血目,陡然间大声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
“听我说二柱子,看来他只是无意识的抬起手臂,你看。”说完,高玉峰又是抬起手在这只丧尸的面前随意的摆弄,果不其然,依旧是毫无反应,并没有起身来进攻他们。
萌妃駕到 末豐
白止抬起头看去,乌云密布,看起来再过不久应该是要下雨。
二柱子则是淡淡的说道:“我是受够了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却要漫步在这鬼哭狼嚎的街头的日子。”
北令南幡
白止四人一直都没有说话,白止更是眼睛一直紧盯着高玉峰,他要看看这个高玉峰打算什么时候对自己四人动手。
只见高玉峰直接是冲了出去,上手就要去打钱旺,而白止四人则是站在一边,就这么看着这一出戏。
简直是堪比好莱坞大片。
百合在一旁更是假装劝架的说道:“冷静,都冷静,你和钱旺可是兄弟啊!”
“我冷静不下来!”高玉峰已经是和钱旺扭打在了一起,看这样子,要是不杀了钱旺,都难消他心中的怒火。
几人对视一眼,皆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在白止看来,让他自己自己最爱的老婆把自己绿了应该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所以这个结局令他还算满意。
————————————-
另一边,李云坤同样也是进入到了游戏当中,不过李玉坤玩的却是武侠。
李云坤看着这漫山遍野的江湖豪侠,自己还穿着一身古装,赤手空拳,像极了一副乞丐的样子。
看着这漫山遍野的江湖侠客,李云坤心中顿时豪气冲天。
“看样子像是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李云坤看着周围人群,心中琢磨道。
“不管了,先找到宋青书再说!”打定了主意,李云坤就在人群中就要去寻找武当山的位置。
他的任务便是解救宋青书。
宋青书虽然对周芷若痴心一片,但是!舔狗舔到最后总将一无所有!
毕竟人家张无忌才是猪脚,不过话说回来,不过他对于张无忌可是没什么好感。
邪王寵妻:異界煉丹師
突然有人伸过来一只手抓住了李云坤的肩膀,李云坤心中疑惑,回头看去,一个老尼姑此时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
“你们…有事吗?”李云坤皱着眉头问道,只是话刚说完,倒是那个老尼姑面无表情的看着李云坤说道:“秦天,不是让你准备吃食吗?这个时候就别胡乱走动。”
“哦,知道了。”李云坤应了一声,神经大条的李云坤猛地反应过来。
“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怎么和我师傅说话的?”顿时身后一名女子态度极其不好的对着李云坤说道。
“师太,这儿吵的我心烦,刚才有些没有听清。”李云坤当即回道,这个时候可不能露馅,面前这位武林名宿可不就是灭绝师太。
“没事就好,你去准备吃食吧,银两少不了你的。”灭绝师太点了点头说道。
“是,师太。”说完李云坤便退到峨眉派队伍的后头,自己现在是峨眉派的一个打杂的。
“张无忌啊张无忌,我这个时候倒是宁愿自己是张无忌了。”李云坤在人群缝隙处悠哉悠哉的看着前方。
“罢了,曾施主的确比老衲高明的多了!”
“晚辈是以少林派武功胜了大师,对于少林派而言,并未失威。”
“曾施主仁义胸怀,老衲既感且佩。”
“晚辈犯上不敬,还请大师赎罪。”
场上一个和尚,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子说的是你来我往,看的李云坤也是直倒胃,少林派自诩名门正派,每一次做的事都不是一个正派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