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nn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第638章 規避資產風險(第2更)相伴-gwvnu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分钟~~~~
~~~
~~~
三月的第一天,申城阴雨蒙蒙。
与阳春二字一点都不搭。
大清早的,方年同学便驱车先去了明珠小学,然后再去杨浦赶八点钟第一节课。
昨下午只是搬了东西过去,方歆跟林凤都还没住过去。
今天上午林凤还得跟方正国一块陪方年外婆先回一趟桐凤。
后天再回申城。
白天的喧嚣刚过,晚上的热闹立马袭来。
穿越之華山江不歸 受傷狼
申城这座城市,从来不需要休息。
站在酒店房间客厅的落地窗前,方年破天荒端了杯红酒。
望着窗外满目的霓虹。
方年浑身轻松。
抿下最后一口酒后,方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晚上8点33分。
接着拨通关秋荷的电话。
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喂。”
关秋荷有大家接电话的习惯,第一句话会是‘喂’。
首席的一日迷情:強吻億萬老婆
最強男人
“你好。”
邪王虐寵:棄妃太難纏
方年道:“荷姐是我,我申城的号码。”
闻言,关秋荷语气懒散的问:“大晚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方年直入主题:“有个正事想跟你说说,你给参谋参谋。”
那边厢的关秋荷换了个语气:“你说。”
方年也没有兜圈子,直接道:“我想在申城也成立运营中心。”
关秋荷没问为什么,而是道:“说说原因。”
方年接着说了下去。
“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点是现在游戏已经完全走上了正轨,我们应该提前考虑游戏服务器异地灾备的事情。
申城是国内目前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建在这里有利有弊,弊端毫无疑问是成本,其它方面基本都是有利点。”
关秋荷安静的听完第一个原因,嗯了声,静待下文。
“第二点是申城的人才更多,可以有机会做第二个游戏,或者从游戏转向运营方面。”
“第三点是在申城建立运营中心的同时,刚好可以顺便组建客服部门。”
“最后一个原因,这两天我刚好没事,在给一个公益活动当志愿者,主题是帮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我认为公司可以借这个机会支持一下公益事业,这个原因比较重要。”
方年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最后这个原因对方年个人来说,比较重要。
对公司来说,也很重要。
作为一家企业,具备一定的社会责任感,是理所当然的一部分。
当然方年也知道,这里面肯定会有自然而然的广告部分,在所难免。
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贪好玩’不主动宣传即可。
作为一个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泥娃儿,方年很认可自己身上那股泥泞的味道。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适当、合理、可控的支持公益慈善事业,尤其是农村公益慈善事业,是方年从上辈子就一直持续做的事情。
一开始是免费午餐、一帮一之类的小额公益捐赠ꓹ 后来是以公司名义进行定点捐赠。
这些,方年愿意且乐意。
或许这就是好人有好报ꓹ 所以不缺钱,却浑身遗憾的他才能重返人生……
听完方年的理由,关秋荷沉默了片刻ꓹ 然后才开口:“最后一点是想给游戏打广告吗?”
“不是。”方年认真回答道,“这个公益活动的资金流向如果能很清晰的公示ꓹ 我甚至希望不被主办方提及名义。”
“按照‘贪好玩’现在的规模,十万元左右即可。”
“不管将来是怎么样ꓹ 我都不希望你我利用公益作秀。”
关秋荷嗯了声:“明白了。”
接着冷静道:“在申城建立新的运营中心ꓹ 前期的成本投入确实会比较高,不过我觉得现在这个时间点差不多了。”
“按照数据统计进行推算,如无意外,将在8月中旬流量进入巅峰期,这个时候如果来一次服务器宕机绝对是一场灾难,所以这个异地灾备就是必须要进行的。”
“既然决定异地灾备,人才的储备也实属应当ꓹ 不论怎样,申城始终都会是国内最重要的金融中心ꓹ 对公司和我个人都会有更多的机会。”
“我同意这个事情。”
方年悄悄松了口气ꓹ 接过话头:“那明天你让人来一趟申城ꓹ 公益募捐明天下午举办。”
关秋荷应了下来ꓹ 打趣道:“就算是支持你这个公司大股东的志愿活动,我也得亲自去看看。”
得。
总经理亲自出马。
敲定了这个事情后ꓹ 两人都没多说ꓹ 挂了电话。
事实上ꓹ 除了这些原因以外,方年还有一份私心——
陆薇语的实习。
不过这次不会用安排林南那种方式进行。
仅仅是当做一个备用选项。
陆薇语要去什么公司实习ꓹ 方年不会从侧面干涉,至少在关系没有更进一步之前会这样。
额外的,如果陆薇语的实习本身很顺利,这个备用选项,就只会是方年心里的想法。
这是方年的第一手准备。
他可见不得陆薇语真的走到那种吃了上顿想下顿的场景。
只不过这一手准备,覆盖的层面比较多。
也就是公益事业、企业的社会责任、灾备、公司发展、关秋荷的事业发展、给陆薇语准备的备用选项这些吧。
而且全部都是一手准备。
公益事业不宣传是方年的本分,但如果有一些非商场的人,想要污蔑、抹黑公司的形象,认真低调的公益事业可以成为矛与盾。
这里面,用方年认同鲁迅先生的一句话——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可以解释。
方年不图大富大贵,但不代表连享受生活的资本都不想要。
而享受这些,可能会让人有点想法。
这就跟‘我承诺我不使用武器,但我绝对不放弃持有武器’是一个道理……
…………
不多时,方年走进了浴室,站在淋浴下。
温水洗礼,他的思绪活跃了起来。
接着眼前一亮:“我踏马这是来了申城以后,脑子瓦特了?”
“实习是可以不参加的啊!”
方年这才反应过来。
实习资料,是本科毕业的一个组成条件,但不是必须要参加的。
比如说很多人都会找一个单位挂靠拿实习证明。
还有些理论性学科,社会实践的调查研究报告都可以代替实习。
再比如说,考研。
“忽悠陆薇语考复旦的研究生,啧~”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方年就咂起了嘴。
“这算是最佳准备了吧。”
尽管想起了去实习并非本科毕业的唯一选择,方年有的是方法帮陆薇语拿到实习证明这些。
但最佳方案难道不是让陆薇语考复旦的研究生吗?
最好是选择复旦哲学系的研究生。
到时候,带一带还在上大二的本科生,偶尔当个助教给大二本科生们讲讲习题啊,批改一下作业什么的是吧。
嚯呦,姐弟恋马上升级师生恋,没毛病吧?
或许这才是女大三抱金砖的正确打开方式?
虽然陆薇语也就比方年大一岁半,但禁不住人家学习成绩好,跳级啊!
这个晚上,方年睡得很安稳。
对他来说,这就是美好生活的样子。
…………
…………
6月19日,周五。
关秋荷搭乘上午的航班抵达申城。
方年因为在募捐现场当志愿者,没有去接她,甚至都没有时间去一起吃午饭。
当关秋荷在四季酒店优雅的享用午餐时,方年同学跟蹲在陆薇语的旁边吃盒饭。
“方年,你是有事情吗,盯着手机都不吃饭了。”
见方年的盒饭都没动,陆薇语好奇问了句。
从17号下午到现在的白天时间,两人几乎一直在一起,早已没那么生疏了。
寧為狐妖
方年回完消息收起手机:“啊,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些消息,我回一下。”
是的。
关秋荷给方年发了不少彩信。
是在得知方年同学午餐是吃盒饭时,关秋荷发了她精致的午餐图片……
陆薇语哦了声。
方年望了眼陆薇语的盒饭,道:“下午五点钟开始募捐,七点钟才会结束的,午餐得多吃点。”
陆薇语又哦了声。
……最后的准备工作完成后,已经是4点多。
募捐现场人开始多了起来。

半官方的活动,场地是免费的,虽然是室外区域,但也正是这样,才能有更多的人看到。
有一些被邀请过来的公司和媒体。
总之,活动领导层面的事情,方年他们这些志愿者一概不知。
连吴淑芬也不知道。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高森
反正志愿者们只负责按需帮忙。
这个时候方年跟陆薇语站在一起,充当迎宾指引。
“募捐的时候你要捐吗?”陆薇语忽然小声问道。
问话时目视前方,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可爱模样。
方年想了想,才小声说道:“我没多少钱,只打算捐两百块。”
陆薇语咦了声:“我也是两百耶,你能顺便帮我去偷偷捐了吗,我帮你打掩护。”
方年点头。
据说这次募捐活动的筹备时间不短,分会联系了一些企业,在企业募捐之后,会有路人募捐。
可选择记名或者不记名。
总之,主要目的是普及公民公益意识等等……
……下午五点,募捐活动准时开始。
主持人,来宾等等入场。
流程上不是很拖沓,不过该有的领导致辞什么的都要。
这算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了。
方年也看到了关秋荷。
今天穿着简约的关秋荷面上没什么表情的进入了活动现场。
当然也发现了充当迎宾的方年,特地多看了几眼,眼角就有了笑容。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说道。
“接下来就是请现场的各位善长仁翁慷慨解囊,为我们这次帮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活动捐赠。”
“……”
开场是一些被安排好的企业捐赠。
主持人激情四射的道:“感谢文达集团捐赠的三百套书桌。”
“……”
“感谢……”
九天仙緣
这些被邀请来的企业捐赠,作秀的成分比较高。
至少落在方年眼里是这样的。
早早的准备好了巨大的捐赠单,就那种类似于大奖十万元的超大张支票的形式。
不过也无可厚非。
公司热心公益事业,肯定不能光嘴上说说,把钱给出去就算完事,得拿到相应的名声。
这也是这次活动选在人民广场的原因。
这个时间点,人民广场的人流量很可观。
总的来说,分会需要募捐,企业需要名声,最后办了实事,就是好事。
次元萌娘契約之書 飛宏踏雪
“感谢这些优秀的企业家们为我们这些失学儿童所作出的贡献。”
“……”
主持人满脸笑容的问道:“在场的还有善长仁翁吗?”
关秋荷这才不慌不忙的举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支票,淡然道:“略表心意。”
没有说自己是谁。
支票上的付款方有名字。
接着主持人念道:“感谢这位女士代表贪好玩公司慷慨解囊,捐赠人民币十万。”
“……”
驻足的群众有些意外。
夫君個個是美人 蘇愛希澈
“这个捐赠怎么没有那个大牌牌给记者拍照?”
“不知道,不过十万元真不少!”
“兴许比一开始的三百套课桌都值钱。”
“你算算不就知道了,一套课桌不可能到三百元的,就算是在申城也这样。”
“嚯……”
“……”
不只是驻足的群众在议论。
陆薇语也在跟方年小声说道:“这是不是才是因为我们发出去的那些宣传册才来的?”
方年轻点头:“很像,不过我也不懂。”
明明就是他喊过来的,呵,男人!
之后的现场募捐环节,方年找了个机会,匿名捐了四百块。
刚好碰到吴淑芬也去。
“啊,小方,你这是……”
方年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
吴淑芬感慨道:“你们这两个孩子真是般配!”
方年立马露了个灿烂得笑脸,飞快的走了。
瞧瞧,胖大姐这就已经看出来了!
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去。
慈善分会的办公室显得比较拥挤。
安排完其他几个组员,吴淑芬看向方年,温声说道。
“小方,明天早上9点钟去人民广场的大剧院正门,你跟小语一组,有手机吧,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瞧瞧,吴阿姨做事就是周到,不愧是组长!
本来方年还需要找个合理的借口去要陆薇语现在的联系方式来着。
见方年点头,吴淑芬接着又说:“这两天时间紧人员紧缺,也只能是辛苦你们了。”
说着就叹了口气:“你们两个孩子,心地都很善良……”
方年连忙脸色正经道:“我才来,都没帮上什么忙,吴阿姨你可别这么说。”
多愁善感的吴淑芬咂咂嘴,又看向陆薇语,语气里带着怜惜:“小语这几天累坏了吧。”
“回去早点休息,一定记得泡泡脚。”
陆薇语嗯嗯的点头:“好的,吴阿姨,我记住了。”
小马尾一翘一动。
“……”
离开分会办公区后,陆薇语看着方年道:“方年,你记一下我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