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z5s優秀言情小說 奪運之瞳 夢還二-第九百五十五章 屠豬一般【求訂閱】看書-mj17v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沈睿本以为无论如此死去的尸体都会被莫名的吞噬,可这次却留在了这里,这让他顿时有些迷茫了。
不过只有这一个例子,却让他难以推测出什么,还需要足够多的例子,或许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沈睿继续前行,这里步步危机,不仅仅有来自其他天王,更有来自渊族,自己这里的原生异兽的威胁。
刚刚行进的途中,他就察觉到了一缕若有若无的威胁之感,而他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来自什么地方。
道友,请留步。”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让沈睿心中一颤,莫名的想起了村长提起的一个故事。
影影绰绰,十七人出现在远处的树下,那颗银灿灿的古树耸入云霄,非常的壮阔,气象非凡。
沈睿眸子微眯,像是两道闪电扫过,冷声道:“何事?”
他态度冷漠,不畏惧也没有诧异,让对方的那尊首领似的修士皱了皱眉头。
“这里危险无比,想请道友一起,组成联盟,在此探索,互相也有个照应。”为首的修士足有极境,看起来很温和。
“没兴趣…”沈睿摇头,到了这里面,他暂时不需要隐藏修为。
而且就这群土鸡瓦狗,联合起来也没什用。
“道友还是考虑一下吧,此地极为诡谲,仅凭道友一人,恐怕难以走远?”那修士声音逐渐不善。
“哦,威胁我,想动手?”沈睿脸色一冷,环视众人,还有几分蔑视。
“诸位看到了吗ꓹ 他何其嚣张自负,真当自己是不世高手了吗?可笑!”
“我对他甚是不喜…”
一部分天王脸色冷了下来ꓹ 咱们都一样的修为,我报团了,你不报团ꓹ 啥意思?看不起我?
十七人顿时将此地围住,飞向不同的方位ꓹ 各个杀气弥漫,眼神冷冽ꓹ 随时会出手。
“此地的规则就是如此ꓹ 只能联合起来才能抗衡那些极强者。”为首的修士还在规劝,看似很为沈睿着想。
“呵,我不答应就准备杀了我吗?”沈睿冷笑,并不畏惧。
一尊中年修士眸光阴鸷,道:“你孤身一人,反正迟早会死,不如把身上的底蕴交给我们。”
一尊天王是非常富有的ꓹ 在这里一尊尊天王,生灵都是行走的财富ꓹ 有人垂涎很正常。
陌陸一長歡 沐微漾
“既然有傲气ꓹ 便好好磨磨他的傲骨!”一尊身穿红衣的女修士摇头ꓹ 细腰如柳ꓹ 柔弱无骨,冷笑道:“这么多人ꓹ 兴师动众ꓹ 直接杀死他岂不是太便宜了。”
其余天王也残酷笑着ꓹ 一群人向前逼进,各种流光隐现ꓹ 一些强大的神通浮现,他们来自不同的界域,名震各自的界域,自然都有底牌。
覆盖苍宇的魔印,如山岳似的翻天印,撕裂天穹的血色巨剑……一个个灿烂夺目,气盈野。
不得不说,这是一群恐怖的修士,都是天王,合在一起,难以抵挡!
“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承认自己错了,刻上法印,为我们的奴仆。”
一尊女修士平淡地说道,一身紫衣飘舞,超凡脱俗,流露着几许媚气。
其余修士笑了,不断点头,甚是残酷。
“这算是你们的遗言吗?”沈睿平静地问道。
所有天王都神色一滞,如此折辱,对方都心如止水,让他们心头一寒,未能乱了对方心绪,反倒让他们有些不宁了。
沈睿立身原地,毫不掩饰,释放自己强大的气血,顿时若汪洋澎湃,横扫苍茫大地。
他黑发如瀑,眸光如冷电,虽是一个人立于那里,却有一股气吞万里的气象,睥睨天下。
“杀!”这些人意识到了不妙,一齐出手,神通遮天蔽日,砸沉大地,恐怖滔天!
而最为可怕的是,有几件杀器炸开了,绝对能灭掉天王,这是恶毒的一次性大杀器。
全球緝捕:前妻別想逃
几乎在一瞬间,方圆千里被夷为了平地,大地沉陷数千丈,这片区域寸草不生,所有山脉都消失不见了。
这是特殊的物品,专为杀某一阶层的修士而炼制的,很特殊与珍贵,现在第一时间就祭了出来,可见他们心中的不安。
毕竟都是天王,灵觉惊人,察觉到了不对,要以雷霆之力镇压。
警探長
换作其他人,哪怕是一尊普通极境,此刻也都必然会重伤甚至死亡,因为无法避过。
沈睿是一个异数,躯体强横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之前又经历了月华淬体,再上一个小阶层,更加恐怖。
这些人非常狠辣,共有三件王级杀器炸开,杀死大部分天王都没有问题,虚空扭曲,恐怖的能量波动逸散而出。
片刻后,尘埃落定。
“他竟然……没死”众人凝神视之,见到了沈睿,顿时心头一沉,生出一股惧意。
沈睿把缭绕在身上的残存的血色雷霆弹掉,声音很冷漠:“你们都得死。”
“各位齐心,杀了他!”为首的修士冷声喝道。
“轰!”沈睿后发先至,化成一道金色的流光,挟滔天血气,打了过来。他出手简单而直接,一记金色的拳头,神威浩荡千里,飓风卷地,千里外的大山都被掀飞了。
“噗!”
前面的一人浑身裂开,而后崩碎,炸成一片血雾,被那金色的拳头穿透,而后消失了。
“轰隆!”沈睿举手投足间,有山崩海啸的声音传来,血气滔天,盖世无匹,接连挥动拳头,刹那间又是五人爆碎!
血雾弥漫,圣光沸腾,恐怖无边,这五人也爆碎了。
透視牛醫 林中仙鶴
“怎么会这么强!”有些人惊恐了,灵魂都在战栗,这个家伙简直强的不像天王。
一道法印落了下来,这是一道赫赫有名的神通,可以粉碎虚空。
仙劍問情(全)
然而,沈睿气血滔天,浑身金光灿烂,一巴掌拍向高天,将法印给打飞了。
“我们……到底惹了什么人!?”一尊天王心中后悔,这个人太恐怖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有天王眸子凝固,从心底感到发寒,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
他们可是天王,天王,天王啊!已经算是食物链顶端的修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