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oej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田園 txt-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好惹啊閲讀-yd8n9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起来在林子里转了一圈,活动活动身体。等田小胖回来的时候,发现玛利亚索老族长,居然在得力克的搀扶下,也在木刻楞前面的空地慢慢溜达。
这视肉的功效还真是厉害啊!田小胖心里也不由赞了一句。在刚刚得到视肉的时候,小胖子还是有点嫌弃的:这玩意虽说也是活物,可是又不长脚不长手的,连动都不懂,连眼睛都懒得眨两下。
现在看来,这是能救命的东西啊,真可谓是无价之宝。
“奶奶,您这身子骨好多喽!”田小胖凑上去,扶住老人另外一只胳膊。
老族长点点头,眼睛四下环视,最后落到田小胖脸上:“这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带领族人迁徙到你们这里,此地可为我族真正的家园!”
老人活了一个世纪,世事洞明,她当然知道,是眼前这个小胖子救了她的性命,这种情义,是无需用语言来感谢的。
她只希望,她的族人,能够帮着小胖子守护好这些驯鹿,守护好这片森林。
屋里,得力克的媳妇招呼吃饭了。一大早的,得力克就张罗着喝点,因为老祖母康复,他当然要庆贺庆贺。
这要是喝上,肯定又得放片儿,包大明白和萨日根则连连摆手:“这都要过年了,俺们还得回家置办点年货啥滴涅。”
“我们现在的族人,已经无需用酒精来麻醉。”老祖母也劝阻了得力克,前些年,族人在山下的民族村生活,不少族人心情郁闷,都染上了酗酒的毛病。现在情况不同了,她可不想族人一个个都变成酒鬼。
吃过早饭,田小胖一行人就直接从黑熊山庄那边走,抄近路去了镇里ꓹ 置办年货。
结果惹得老场长丁万林很是不满:这个小胖子,路过家门口都不进来坐一会儿!
不过没等他抱怨完呢ꓹ 就有山庄的服务员来请示工作,老场长就继续忙活起来。自从山庄里面的那批癌症患者都病愈之后,黑熊山庄就全力接待游客ꓹ 而且天天山庄里都是客满。
甚至连过年那段时间的客房,都已经订满了。一方面是借着滑雪场的名头ꓹ 最主要的,还是作为黑瞎子屯的分舵ꓹ 黑熊山庄算是跟着借光了。
这些情况ꓹ 田小胖当然也一清二楚,所以也就不登门打扰,再说了,去晚了的话,人家那边都散集了。
爬犁现在都空了,所以十分轻快,就是上了主路之后ꓹ 路面上的积雪都被清理,爬犁要是在水泥路面上硬拖的话ꓹ 估计下面的车辙也就磨完了。
没法子ꓹ 只能赶着大马鹿ꓹ 转到公路下边ꓹ 贴着树趟子的边儿跑。这里都是厚厚的积雪,就算有些坑坑洼洼的地方ꓹ 也被雪填平了。
娃子们坐在爬犁上ꓹ 说说笑笑ꓹ 隔一会还一起唱个歌啥的,没个消停时候。道边上ꓹ 那些捡粮食吃的喜鹊和乌鸦,都被他们给吸引过来,组成一大群,跟在后边飞,哇哇哇喳喳喳的,更添热闹。
在秋天的时候,农民从地里往家拉粮食,免不了就有些落到公路,慢慢就积攒到路边,乌鸦喜鹊啥的,根本就吃不过来。所以道边也就成了这些留鸟的集散地,甚至还有几只花野鸡,贼头贼脑地混在里边。
乌鸦和喜鹊这两种留鸟,生命力强,别的鸟类都日渐稀少,它们的种群却越来越庞大。这其中的缘由,一来是适者生存,二来嘛,无论是乌鸦还是喜鹊,都很少有人捕杀。
喜鹊呢,是因为老百姓认为它们是一种代表着吉祥的鸟,所以舍不得祸祸;乌鸦则正好相反,名声太臭,也没人碰。
所以说嘛,不上不下在中间的那些,肯定活的一般;要想活的好,就的往两头靠。
有些胆子大的乌鸦和喜鹊,甚至直接落到爬犁上,搭起了顺风车。惹得小喜鹊喳喳一个劲叫唤,吆喝这些傻鸟滚蛋。田小胖也烦得不行:“乌鸦喜鹊,各位大爷,你们赶紧回去吧,一会儿该迷路找不着家啦——”
吱吱吱!小猴子一阵怪叫,原来是一只乌鸦闲得慌,啄小白的尾巴玩儿。
小猴子挥爪抓它,乌鸦就展翅飞上天;抽冷子又落下来,继续调戏小猴子,所以气得小猴子哇哇叫。
籃壇第一控衛
必须得承认,乌鸦这种鸟类,智商确实挺高,田小胖小时候,就学过乌鸦喝水的课文;但是接触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乌鸦这玩意,早某些方面,跟黑瞎子类似,也喜欢作弄人,难道是因为它们都长得比较黑?
最后真把小猴子惹毛了,当乌鸦又一次展开翅膀飞上半空,以为下边的小猴子无能为力的时候,却见小猴子嗖的一下蹿起来,跃起来好几丈高,俩爪子一扣,就把这只作死的黑老鸹给活捉。
呱呱呱,乌鸦估计也被吓到了,扯着破锣嗓子使劲叫:估计它也纳闷呢,你没有翅膀咋也会飞涅?
殊不知,乌鸦这种鸟是非常合群的。看到同伴被抓,一大群乌鸦都朝小猴子冲过来,有的在它头顶盘旋,更有甚者,直接就往小猴子身上扑啄。
“你个惹祸精,这是捅了马蜂窝——捅了老鸹窝涅!”后边爬犁上坐着的包大明白和萨日根,也嘻嘻哈哈瞧热闹。
小白见势不妙,也赶紧撒手,把那只乌鸦放了。还是龙小妹吆喝几声,鸟群这才散开。然后,这些乌鸦又没脸没皮地落到爬犁上,好像刚才攻击的不是它们似的。
九炎涅磐
“黑老鸹真是赖皮呦——”小囡囡掏出纸巾,帮着小猴子擦——刚才一阵兵荒马乱的,有几只乌鸦太坏,竟然施展出空袭投弹的手段。
“没法子啊,打不得骂不得的,都怪你们这帮小家伙,招蜂引蝶,把乌鸦都给招来啦!”田小胖倒是不太在意,人和鸟能这么和谐相处,他心里还偷着乐呢,就是有点委屈小猴子了呢。
小猴子也是小金豆子不吃亏,跳下爬犁,在雪地里打了几个滚,把身上的白毛清理干净,下雪就有这个好处,可以清洁衣物。尤其是呢子料的衣服或者皮毛类的,在雪里来回抽打一阵,脏东西就都被雪沫子给带下去了,也算是干洗吧。
忽然间,小猴子打了几声唿哨。不大一会,大雪小雪就在天空现身,立刻把那群乌鸦给吓得屁滚尿流,仓皇逃窜。
“还是小白哥最厉害,都知道搬救兵啦!”娃娃们也都高兴起来。
可是没高兴一分钟呢,形势突变,就看到一大群喜鹊展开反击,把两只苍鹰愣是撵得仓皇而去。
大雪小雪得了命令,肯定不会真的杀伤那些鸟类,只不过是吓唬吓唬,可是这些喜鹊,却真被惹急了,下死口啊。
“快跑,大雪小雪快跑!”娃子们也急了,他们心里还是向着自家苍鹰的。
就连喳喳,也一个劲跟着叫。田小胖忍不住敲敲它的小脑瓜:“忘本了啊,你也是一只喜鹊啊。”
小喳喳立刻傻眼了,以它的小脑瓜,还真想不明白:俺到底该帮哪头儿呢?
苍鹰的速度,当然不是喜鹊可以比的,很快就带着一大群喜鹊,消失在视线之中。田小胖他们这边,总算是清净了,爬犁一路疾行。
不大一会,大雪和小雪就又追了上了,在爬犁上面盘旋。田小胖不由得抓抓后脑勺:好像有情况啊?
龙小妹朝天空望望,然后伏在田小胖的耳边:“干爹,后面有人捕鸟。”
这还了得,田小胖连忙把爬犁大队叫停。别看他们刚才跟乌鸦喜鹊啥的斗得不亦乐乎,但那就相当于自个家闹着玩儿。
“这黑老鸹和喜鹊咋还有人抓涅?”包大明白还有点不大相信,他急着去买年货呢。
按理说,这两种鸟,一个讨喜一个不讨喜,很少有人去祸害,所以包大明白才有此一问。
但是田小胖当然相信龙小妹,既然小丫头说了,肯定不会错的,于是掉头往回跑,有没有的,看看不就知道了。
往回跑了七、八里路的样子,就看到路边另外一边,正有一大群乌鸦聚集在空中,发出呱呱的怪叫。
众人下了爬犁,穿过公路,又钻过树带,就瞧见地头有一伙人,正在那忙活呢,正从地上捡起一只只乌鸦,往袋子里装呢。
地上,零零碎碎的,还有一些腐烂的动物内脏之类,显然就是用这玩意来吸引乌鸦的。至于那些被药死的乌鸦,估计是在食物里面掺杂了扁毛霜之类的药物。
“你们这是干啥涅,这不是祸祸人吗?”包大明白瞧见地上还有被毒死的喜鹊呢,不由恼了,要是黑老鸹啥的,死了也就死了,咋还朝喜鹊下手涅?
对面有五六个人呢,都是青壮年男子,其中一个楞头虎眼的横了包大明白一眼:“你个老梆子,少管闲事!”
一瞧见对方身高马大的,大明白就往萨日根身后躲了躲。可是,有不怕事的啊,小娃子们一个个都正义感爆棚,只见小囡囡指着对方:“坏蛋,你们都是坏蛋!”
而小光光和小文文几个,秉承着能动手就尽量不吵吵的原则,直接拾起地上的雪块子,朝那伙人就砸。
“这帮小兔崽子,找死是不是!”那伙人当然不肯吃亏,叫骂着往前冲。
还没等田小胖伸手呢,小猴子就迎了上去。刚才跟乌鸦惹了一肚子气,正好没地方撒火呢,可下子来了几个出气筒。
小猴子上蹿下跳,一通猴拳使出来,那几个家伙,最后全都捂着裤裆蹲在地上,一个个都疼得直不起腰。很显然,最后都中了小猴子的绝招:猴子偷桃。
爬犁上边有绳子,田小胖和萨日根他们一起动手,直接把这些人都给绑到树上。还有两个想挣扎的,被萨日根扇了几巴掌,就全都消停了。
“你们都老实交代,要是敢撒谎,就叫你们在这绑一宿。”田小胖蹲在地上,翻看袋子里的那些鸟类,多是乌鸦和喜鹊,也有几只野鸡,不过,都已经死透透的了,这也叫他气往上撞,又一家踹了好几脚。
雷霆神鷹
这大冬天的,别说冻一宿了,几个小时就冻硬了。那几个家伙也怕了,都抢着交代。原来,他们药死的这些乌鸦,竟然是回去吃的,加工成熟食,然后当成鸡肉鸽肉来卖。
现在乌鸦又多,一天就能弄个百八十只的,不用花一分钱本钱,可谓是一本万利。
“黑了心啦,简直比黑老鸹还黑!”田小胖忍不住又踹了好几脚,这人啊,为了赚钱都疯啦。
萨日根也很气愤,但是又担心小胖子一生气,真把这伙人给打个好歹的,于是劝说着:“小胖,还是打电话报警吧。”
“对,报警,赶紧报警,俺们都自首。”那伙人算是怕了,起码警察不会把他们绑树上冻一宿啊。
还有一个人嘴里不大服气,嘟囔一声:“报个屁,警察来能咋滴,俺们又没偷又没抢的。俺们还要告你呢,凭啥打人!”
田小胖都被气乐了:“你们知不知道,这乌鸦和喜鹊,都是保护动物,不能随便捕杀的?”
那伙人齐齐摇头:这个还真不知道,这玩意遍地都是,保护它干啥呀?
“行了,你们进笆篱子里好好学学就知道了。”田小胖算是服了,这帮家伙,啥都不懂,必须抓紧去受受教育。
在田小胖他们三个大人忙活的时候,小娃子们也没闲着,早就把地上那些下了药的动物内脏都清理干净,装到袋子里面,一丝一毫都没有放过。要知道,留下一点残渣,搞不好都能要几只鸟命的。
看着那一只只直挺挺硬邦邦的死鸟,小娃子们就恨得牙根直痒痒。凑到一起合计一阵子,就把小胖子他们也叫到一旁,然后,天空中黑压压的乌鸦群就落了下来,开始对树上绑着的那伙人展开攻击。
爪子抓尖嘴啄的,也把那伙人弄得鬼哭狼嚎的。等了一会,镇上派出所的警车就到了,田小胖上去打了招呼,把情况说明,警察取了物证,然后就准备带人,可是却有点无法下手得感觉——那几个人都被乌鸦给包围啦呀!
田小胖咂咂嘴:“这就是来自鸟类的报复,活该!”
試婚99天
在一旁的包大明白,还拿着手机录像呢,嘴里唠唠叨叨的:“按照老话来说,乌鸦叫是要死人滴,俺瞧着这几个人八成是快要嗝屁涅——”
听得警察也直皱眉:这家伙怎么一脑子封建迷信呢?
若水寒萱 洛光
好不容易这才把乌鸦撵散了,那几个人一个个都老惨了,直到上了警车,一个个才哇哇大嚎:总算捡条命,还是警察同志好啊!
田小胖他们重新回到爬犁上,小胖子一挥手:“走,赶集去!”
包大明白抬头瞧瞧天上的日头:“这都过了晌午,人家肯定都散集涅。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说的就是咱们这样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