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2nd精品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一百七十八章我不是秦北穆鑒賞-k3cga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只是,当众人都看清楚了这个人的长相之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他长得太像秦北穆了。
坚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长睫毛,眼睛黑而亮,薄唇,脸部的线条像是完美的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一样流畅而坚毅,完全是无可挑剔的,只除了他没有带那副标志性的金丝框眼镜,几乎跟当年的秦北穆是一模一样的。
南意棠的手心,是沁出的冷汗,他来了,他终于出现了,正大光明的站在她的面前。
只是,为什么他换了个名字,换了个身份?
秦北越?他怎么成了秦北越呢?
从南意棠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他对于南意棠的目光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给予一丝的回应,就这么走了过去,站在了秦老爷子的身边,往下面扫视了一眼,开口道。
“各位叔叔伯伯,到场的亲友,你们好。我是秦北越,是爷爷的第三个孙子。”
“秦少爷可真是一表人才啊。”
“是啊,是啊。”众人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纷纷开始夸赞,虽然个个心里都有些怪怪的感觉。
渺空 白首重來一夢中
就算是亲兄弟都没有长的这么像的,怎么这个秦家的三少爷却跟秦北穆长的一模一样呢?他们不敢去猜测,万一这是什么他们不该知道的豪门秘辛。
只要秦家的人说这是秦北越,这就是秦北越。
南意棠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今天这场宴会,要请她过来了,就是她亲眼看着,让她知道,这个人是秦北越。
可是,南意棠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如果是她根本就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的秦北越,为什么要三番两次的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救她?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
那个时候她装晕过去的时候,秦北穆那么温柔和关切的眼神,都不是一个陌生人能够表现出来的,这不对,一定是有什么不对的。
“棠棠,你冷静一点啊。”安知意拉住了南意棠:“虽然那个人真的很像秦北穆,但秦家不会把人给弄错的。是不是,你看错了的那个人,其实是这个秦北越呢?”
“不会的,不会的,我要亲自去找秦北越,我和他当面问清楚。”
“你先别着急,他们还在上面说着话呢,你这样闯过去,只怕是要出事的。今天可是老爷子的寿宴,你可万万不能砸了人家的场子。”
“我知道。”
南意棠的心里面很乱,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眼神一直看着台上的那个秦北越。
那个人的眼神是淡漠的,看着在场的所有的人,虽然是带着客气的笑容的,可好像跟所有的人都离的很远。
老爷子带着秦北越一个个的去跟长辈们打招呼,秦北越会点头微笑,所有的礼节恰到好处,他做的这样的滴水不漏。
可是,南意棠看着这样的秦北越,总觉得有些陌生。
感觉到南意棠一直追随的目光,秦北越抬了一下头,朝这边看过来,正好跟南意棠的目光对上。
那一刻,那眼神是照进了她的心里的,那么冷,淬了冰一样的,让南意棠心头一颤。
因为,这一次,从秦北越的这双眼睛里,她没有看到一丁点的爱意,只是那样的冷漠,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冷面boss步步驚婚
南意棠忽然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了,她从来没有和不爱她的秦北穆打过交道,这样的秦北穆她感到陌生。
实际上,南意棠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秦北穆回来了,却不再爱她了,她该怎么办?
秦北越的目光直视短暂的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秒,又转过头去。
“棠棠,你要不要把你的眼神收一收?”安知意在一边提醒道。
禦劍乘風
南意棠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忽然有些茫然。
等到秦老爷子离开了,秦北越一个人的时候,南意棠才鼓起勇气走上去,只是,围绕在秦北越身边的人太多了,南意棠一直找不到说话的机会。
她的心太乱了,离开了宴客厅,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着,吹着风。
秦北穆的那个眼神,开始让南意棠觉得害怕,如果秦北穆真的不爱她了,她该怎么办呢?
五年了,都会变得,她一个背叛了他的人,又怎么能奢望秦北穆这样优秀的男人一直爱着自己呢?
南意棠头疼的扶着自己的额头,近乡情更怯,这一刻她忽然不敢面对秦北穆了。
“南小姐?”
这一声,让南意棠的身子一僵,转过身来,看到秦北越站在自己的身边,他的目光依旧是那样淡漠的。
“你,你……”南意棠咬了一下唇:“你是谁?”
秦北越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回答道:“我当然是秦北越了,怎么了?我以为,刚才爷爷已经在宴会上介绍清楚了呢。“
“为什么?你明明就跟秦北穆长的一模一样,你真的是秦北越吗?”
“南小姐,你不是第一次把我当成哥哥了。我知道我跟他长得很像,啊,不,是一模一样,可是,我不是他啊。”
秦北越略有些遗憾的走近了一步,几乎要贴着南意棠的身子:“不过,南小姐,你若是愿意的话,我倒是也不介意做一回他的替身呢。”
秦北越的手,挑着南意棠的下巴,脸慢慢的凑近。
全職守夜人
那双眸子,就算是长得一样,可却不是他,南意棠往后退了一步,将秦北越给推开了。
“那,之前救我的人,也是你。”
我的華娛時光 寉聲從鳥
“是啊。南小姐,你怎么对我这么凶起来,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抱着我的腿恳求我不要离开呢,现在怎么转眼间如此无情,可真是让人伤心啊。”
“你……你……”南意棠攥着自己的手,脑海里一片凌乱,怎么回事,怎么会是这样呢?
为什么不是秦北穆?为什么一模一样的脸,却是另外一个人呢?
“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絕品靈師:腹黑邪王逆天妃 小呀麽小辣椒
“秦北越?”南意棠看着秦北越那张酷似秦北穆的脸,心一阵阵的揪着疼。
“是我。你是不是很失望,因为不是秦北穆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