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xhp精品都市小說 大國名廚 ptt-第1169章 雌雄大盜!看書-hoj7j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彭玉珂不是记者,甚至高中都没读过。
初中毕业之后,进了温州一家电子厂,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上班,接触不到异性,仿佛跟外界隔绝了一般。
至于收入也很低,每个月寄钱回家,剩下来的钱,不够买一件好看的衣服。
后来彭玉珂在师傅老梁的介绍下,前往惠州加入了一家电话营销公司,表面上是推销一种有保健功效的高性能电子产品,其实就是变着花样骗人。
彭玉珂在那家电话诈骗公司没有呆多久,但学习到了很多骗人的技巧。
在那家公司相处了一个男朋友,彭玉珂怀孕之后,那个男朋友告诉彭玉珂,他不仅结过婚,而且还有两个孩子。
彭玉珂心如死灰之下,在一个私人诊所堕胎,然后认识了中间人,也是现在的搭档吴青。
獨寵偷心暖妻
吴青长期在市内几家医院轮番蹲守,他的目标是那些怀孕堕胎的无知少女 ,替这些黑诊所拉客人,赚取中介费。
吴青觉得彭玉珂这小姑娘长得不错,人也机灵,“骗术”也不错,像堕胎这种事情,自然是女人出马,事半功倍,更能取得人的信任,于是两人在一起走南闯北,从一座城市骗到了另一座城市。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国家整治黑诊所的手段越发强烈,吴青觉得继续做这一行,没有什么空间,于是改变策略,选择更为隐蔽和五本的方式。
明朝五好家庭
像洪芳这种病急乱投医的病人不在少数,只要给他们一点希望, 完全不会在乎成本,人在这种茫然失措的状态下,会容易思维短路,任何一种机会,都会下意识地想要抓住,所以成功率很高。
無限兌換之旅 青衣殤
彭玉珂将从洪芳那里所得的五千块分成两半,一人两千五。
她和吴青有很明确的分工,吴青负责深入医院内部大谈资料,收集情报,而自己负责想好话术,具体实施行骗。
吴青开着那辆五菱宏光,在加油站加满了油,“我现在手里有三十多万, 你手里有五十多万,咱们去一个小县城买买一套房子,然后做个小本生意,你觉得如何?”
彭玉珂没好气地瞪了吴青一眼,“你别想太多,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跟你深聊过几次,你不会把我当成你的终生伴侣了吧?我跟你说清楚,我看不上你。你啊,又老又丑,人还特别的不老实,我跟你早晚得分道扬镳。”
吴青哈哈大笑,搂住彭玉珂亲了一口,“我就喜欢你身上的这股劲。你别看我人很坏,但我对待感情特别真诚,像我这么知根知底的人,可不好找,你可得好好把握住。”
彭玉珂厌恶推开吴青,“好好开车,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吴青和彭玉珂在高速下车,来到在网上预约好的酒店,彭玉珂本来打算只开一间,但彭玉珂自己又开了一间,对于自己的女搭档,吴青的确有点掌控不住,因为她的心比天高。
彭玉珂洗完澡之后,打开手机,准备玩会游戏,微信发来提示,“000!”
彭玉珂皱眉,是吴青发来的消息,他俩有这个默契,当一个人遇到危险时,就给对方发三个零作为提醒。
彭玉珂当机立断,没有更换衣服,直接提着包,走出了房间,穿过长廊,准备从安全通道离开,不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是那个女人,赶紧追!”
彭玉珂赶紧冲出楼梯,顾不得楼梯的起伏,从上一层直接滚到了下一层。
终究后面追的人还是穷追不舍,彭玉珂只觉得腰部一紧,整个人被扑倒在地。
彭玉珂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传来严厉的声音,“别动!我们是警察,你涉嫌诈骗,现在将你予以逮捕。”
彭玉珂只觉得手腕一紧, 被警察给提了起来。
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便衣警察,其中一个便衣盯着彭玉珂的脸仔细打量,确定地说道,“没错,从医院的监控看,就是这个女人对洪芳实施了诈骗。”
另外一个警察叹气:“这两个男女骗子还真是够心狠的,那么悲惨的家庭也下得了手。”
不負梵心不負妖 兮同
“你跟骗子谈良心,那不是对牛弹琴吗?”
大劍瑪麗安普魯
神秘嬌妻:寶貝對不起
彭玉珂和吴青分别被送入两辆车。
彭玉珂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的?像我们这种小案件,你们一般不是不管吗?”
“小案件?五千元可不是小数目,那是孩子的救命钱。”身侧的警察狠狠地盯着彭玉珂,“你们倒是跑得挺快的,我们追了几百公里,从燕京一路追踪,才找到你们的落脚地。”
彭玉珂目瞪口呆,意识到这警察是燕京跟过来的。
自己的确是骗了人,但犯不着一帮人追了自己几百公里吧?
一路上从警察的交流得知, 是上面层级的领导介入了,务必要将这连续作案,连续行骗的两个雌雄大盗捉拿归案。
彭玉珂意识到自己这次在劫难逃了。
至于吴青决定金盆洗手不干,在一个小县城买一套房子,做点小本生意的美梦也化为乌有。
……
临别燕京前一晚的晚餐,在国宾馆一家五星级酒店,除了唐骑和几个熟人之外,还有一个陌生人,那个陌生人在饭桌上没有说话,吃到一半的时候便离开了。
漢末風雲之鐵血西北
乔智知道这个陌生人,其实就是这顿饭的买单者。
华夏的饭局很奇怪,有各种各样的局。
这个陌生人想要拜托桌上的哪个人办什么事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乔智不仅被唐骑认可,还被他的圈子认可了,否则他上不了今天的作陪席。
餐厅的用餐环境不错,食物造型精致,至于味道差强人意。
当然了,这种饭局,美食无关紧要,重点是交流。
乔智看得出来唐骑的用意,是将于铁城介绍给自己,尽管之前两人有过接触,但都是唐骑作为中间人,这一次饭局之后,两人互换联系方式,就从熟悉变成朋友。
于铁城的名字很硬气,但本人完全不是那种铁汉的风格,他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头发是那种三七开,体型也不是很健硕,如果陌生人见到他,会以为他是一个搞文艺的青年,跟安保实在沾不上边。
除了于铁城之外,还有唐骑其他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大院子弟,不用过多介绍,都是各行业的精英。
总体而言,唐骑的身份最简单,但没有个人瞧不起他,都将他当成了中心轴。
他们平时各自不服,唯有唐骑才能将他们聚拢到一处。
于铁城等人都在观察唐骑带过来的年轻人,很少说话,但每一句话都说在点子上,不卑不亢,会很自然地流露出合适的表情,让人觉得这小子很好相处。
袁东林端起酒杯,笑着说道:“老唐,看上去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但他对朋友十分挑剔,咱们这个圈子都是他的弟兄,聚在一起吃饭,很少能见到外人,你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乔智幽默道,“我对朋友有是有选择性的,如果对方不够好,我也不会与之相处。”
袁东林哈哈大笑,“有个性的小子。来来,这杯酒我敬你,必须要喝完。”
重寫人生 八爺黨
请燕京警方连夜跨省捉拿彭玉珂和吴青这对雌雄大盗,就是袁东林帮的忙。
按理说,这酒不得不喝。
但乔智实在是酒量有限。
乔智暗叹了口气,求助地看了一眼唐骑。
唐骑连忙接过乔智的那杯酒,倒入自己的酒杯,“小乔,他不太能喝,我替他喝。”
“老唐,你小子还真是偏心眼啊。”袁东林没好气道。
唐骑不悦,“怎么,你还想挑我的理?”
袁东林无奈苦笑,“罢了,你耍无赖,我忍了。不过,你要替他喝酒,那就按照规矩来,后面敬他的酒,全部都你来了。”
唐骑脸上露出微笑,“行,一言为定。”
没想到唐骑如此爽快,袁东林忍不住拍了两下手,朝唐骑比了个大拇指,退回位置。
于铁城凑到乔智耳边说道,“袁东林是个爱热闹的人,他也不是故意刁难你,就是想跟你多说几句,拉近距离。”
乔智微微颔首,充满歉意,“我的确不太能喝酒,不是故意让他下不了台。”
于铁城在乔智的肩上拍了拍,“今天在座的都是老唐的朋友,不用想太多,怎么舒服怎么来!”
酒局气氛不一样,有些局,你不跟敬酒的人喝酒,他会觉得你瞧不起人。
但这个局显然无需多虑。
乔智心情舒松,微微颔首,“谢谢于总体谅。”
于铁城哈哈大笑:“我总算知道老唐为何对你刮目相看,儿童医院那个小女孩的事情,换做一般人,恐怕会忽略了。但你却很用心。”
他喜欢乔智身上的正义感。
乔智感慨道,“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但既然遇上了,能帮一个是一个。”
于铁城喊了一声好,“我喝完此杯,你以茶代酒。”
乔智见不远处袁东林望着自己,讪讪笑道:“那实在不好意思了。”
于铁城朗声笑道:“你现在是得好好保护自己,接下来要代表华夏出征法国里昂,一点要做好完全的准备,像酒色一类的东西,还是尽量少碰。但是等你从法国归来庆功的那一天,绝对要多喝几杯。”
乔智眉头动了动,只能苟同于铁城一半的观点。
酒这玩意肯定要少喝,因为会影响味蕾,还会影响神经系统。
为什么要戒色?
又不是运动员,难道色一下,会变成软脚虾吗?
自己靠的是手艺,又不是脚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