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g87人氣小說 《偷香竊玉》-第598章:沒有爸爸了-06rl2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
尘归尘,土归土,一代江湖大佬,正式踏上人生归途。
我抱着马妍坐在灵车的后座上,来到瑞城的火葬场,这是我第三次来这个地方。
每次来,我内心都有种巨大的压力。
这个地方很冷清,冷清到,绝对不会有普通人来,而来这里的人,都是带着极其沉重的心情,送走自己最重要的人。
车子停下来之后,我看着马龙根下车,摔掉魂幡之后,我知道,该下车,去火化马正元了。
我下车打开门,让马妍下车,她木愣愣的走下车之后,就站在一边。
一句话不说,一个动作不做,就那么麻木地站着。
刀保民招呼人,把棺材抬下来,我们一起抬着棺材走进火葬房,将棺材交给了工作人员。
这个流程,我太熟悉了,我经历了两次,这是第三次。
“啊妍,啊妍,去办手续,快……”
刀保民把相关的资料都交给马妍,但是她木讷的不知道去那,他拿着证明,在火葬场里面晕头四转,根本都不知道去那。
这个销户程序,只有子女,或者血缘关系的亲人能办,刀保民还得跟几个老家伙守着前台,所以,只能是马妍去办。
我看着晕头转向的马妍,我立马搂着她,带着她去政务大厅,给马正元办销户。
来到大厅之后,我拿着村里的证明,身份证,还有相关的材料,交给了工作人员,很快,他们就把户口给消了。
这件事,我办过了两次,这是第三次了,三个鲜活的生命,从此,在世界上消失。
屍魔重生
我搂着马妍走出去,她一句话不说,我很害怕,害怕她从此变得抑郁,怕她走不出来那道坎。
我父亲走的时候,我的天都踏了,我也差点没走出来那道坎,太难了,我知道那条路有多难。
那时候,我的环境虽然很艰苦,但是并不复杂,而马妍不一样,现在她所处的环境,是非常复杂的。
一旦她没办法振作,马帮文化,就垮了,肯定会旁落他人,那时候,一定不是马正元希望看到的马帮。
我搂着马妍在大厅里等,这个时间,这个过程,并不漫长,很快就结束了。
“啊妍,快过来,接骨灰。”
刀保民一声喊,立马将马妍给打醒了似的,她神经质的站起来,小跑着去正门等待着。
他不敢进去,不管我怎么推,她都强硬的站在门口不敢进去,我知道,那很残忍。
刀保民急了,他说:“阿峰,你进来,委屈你,扮个女婿,接一下。”
我立马走进去,将骨灰盒给抱出来,这还不算是最残忍的,上一次,我送蛇坤走的时候,骨灰都是要自己砸碎的,这一次,他们已经帮着马妍把骨整理好了。
我抱着骨灰盒走出去。
当马正元的骨灰被我捧出来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马妍,终于破防了,那冷着脸的眸子上,滚不尽的泪珠,一只沉默不语的她,哭着开口跟我说了一句话。
鬼吹燈前傳6:珠峰魅影
“我没有爸爸了,我没有爸爸了。”
当我听到这句话之后,我心里也是一酸,我与她何其相似。
在我少不更事的时候,我也没了爸爸,那种无奈与后悔,让我内心备受煎熬。
我能理解马妍。
我抱着马妍,我说:“你虽然没了爸爸,但是,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少一点爱,你还是那个少女,还是那个刁蛮的女孩,你还可以任性,还可以有人宠着你,护着你,不跟你讲道理的给你撑腰,我可以保证。”
马妍抱着骨灰,把头埋进我的胸口,我抱着她,我咬着牙说:“走吧,带大锅头回家,让他安息吧。”
马妍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才像是活过来似的,从迷惘中,回到现实,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带着马妍,上了车,刚上车,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着是余安顺的电话,我皱起了眉头,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余安顺跟我说:“不要愤怒,不要着急,也不要乱了分寸……”
我听到余安顺的话,我心里就知道,肯定发生了大事。
我看了一眼马妍,我说:“你说。”
余安顺说:“上午,马龙贵发起了收购公司股权公告,他以10亿的价格,收购了马会手里掌握的百分之15的股权。”
我听着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我刚想吼,我突然想起来怀里的马妍,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不冷静,那么她一定崩溃。
她不可能接受的。
萌妻嫁到:男神,你要夠了嗎
她爸爸刚火化,马龙贵父子就开始搞事情了,这是人干的事吗?
重生:獸妃寵不得
我咬着牙问:“这不是左手倒右手吗?他们要干什么?”
余安顺说:“你要做好准备,我觉得,马龙贵是为了做区块链而做铺垫,现在他左手倒右手,把股权换到自己手里之后,只要他比我们先拿到百分之52的股权,那么,做区块链的事,就没有人能阻止他了。”
我握紧了拳头,我看着马妍,她也看着我,她问我:“公司出事了吗?”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没事。”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马妍往我的怀里紧了紧,她对于我的依赖,让我内心更加的焦灼。
戀上偽男千金 糖小果、
我感觉,马龙贵的事,要办成了,我感觉没办法阻止他了。
车子停了下来,我看着到了马帮文化宗祠,我直接下车,打开车门扶着马妍下来。
我看着那几个老东西都下来了,我没急着问,今天,不管是天大的事,也得先把马正元安葬之后再说。
刀保民带着我们去陵墓前,她让马妍将骨灰放在墓坑里,然后让马妍埋第一把土。
马妍跪在地上,抓了一把细土,轻轻盖在马正元的骨灰盒上。
我看着她笑了,她特别温柔地说:“阿爸,你好好走啊,你别担心我,你放心,有人会疼我,有人会给我撑腰,也有人会忍着我的刁蛮任性,你放心走啊。”
我看着马妍这个时候的温柔,她很乖张,很扭曲,我很心疼她,我知道,她是担心她爸爸放心不下她,所以才说这些暖心的话。
但是,这种暖心的话,又是何其的让自己内心扭曲呢?
马妍站起来,她说:“叔叔们,盖土吧。”
刀保民挥挥手,那三个老东西立马开始盖土,这个时候刀保民赶紧走到我面前,他说:“刚才我听到马宏打电话,在谈收购公司股份的事,怎么回事?”
我眯起眼睛,我说:“马龙贵要收购公司的股份,为推动公司做区块链铺平道路。”
刀保民冷声说:“年轻人,阻止他,不惜一切代价。”
我看了一眼马妍,我点了点头。
子彈世界
我转身就走,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阻止你的。
马龙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