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4h4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橫的怕不要命的鑒賞-yosg0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李煜扬了扬手中的奏折说道:“现在关中的蝗灾已经消失了,剩下来的大概也就是赈灾、安抚的事情,朕不能留在这里了,朕要去东北,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个憨货将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了,盖苏文还以为我们是大举进攻,小心翼翼的,想来最近已经发现,我们的目标并不是他,他已经反应过来了。”
“陛下所言甚是,两位将军的事情臣也听说过了,十分胆大。”凌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李煜总感觉他的言辞之中,还有一丝讽刺。
“是啊!十分大胆,大胆到现在救援的奏章已经到朕面前了,若不是陈述之的水师,恐怕连辽水都守不住。手中的兵马实在是太少了,虽然指挥才能不错,但手上没有足够多的兵马,再怎么厉害也没有什么用处。”李煜摇摇头,程咬金是一个渴望战功的人,只要被他逮到机会,总是想捞一笔,辽东之战的前半部分是得了不少的好处,但到了后来,盖苏文并没有大夏主力,自然是知道自己上当了,在辽水的西岸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兵马,敌人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陛下,臣认为今年大夏已经发起了两场大战,先后平定西北,击败草原,南方的庞珏将军虽然就食于当地,可是关中、西北还是耗费了不少的粮食,若是再在东北发生大战,恐怕会动摇大夏根本ꓹ 臣认为还是继续以骚扰为主。”凌敬想了想建议道。
貼身高手 破壺.
李煜看了凌敬一眼,他知道凌敬言语中的意思ꓹ 这不仅仅是凌敬的想法,而是大部分文臣的想法,大夏自从李煜起兵开始ꓹ 或者从大业末年开始,中原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战争ꓹ 大夏建立之后也是如此,虽然不能说民不聊生ꓹ 但人口大量的下滑已经是事实。
最明显的就是大夏的军队ꓹ 大夏已经数年都没有扩充过军队了,大军的数量也在急剧减少,那些文臣们都是想现在休养生息,马放南山,不然的话,大夏的财政可以支撑,但其他的却是支撑不了。
“凌卿的意思朕知道了ꓹ 朕会好好考虑的。”李煜想了想,还是应了下来ꓹ 大夏是到了休养生息的时候了ꓹ 但他知道ꓹ 周围的敌人是不会让他恢复实力的ꓹ 马放南山是不可能的事情。
“陛下圣明。”凌敬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这句话说出来ꓹ 他自己心中都很害怕ꓹ 大夏的官员们谁也不敢进谏天子ꓹ 而大夏的武将们却渴望建功立业,恨不得每年都打仗。
“你和崔敦礼暂时留在这里吧!等赈灾的视情结束之后ꓹ 再回燕京吧!”李煜摸了一下眉心,大夏这么多年的厮杀,肯定是需要休养生息的,但这里面的章程也是要好生把握一下。日后的文臣武将如何处理,也是一个问题。以前天下都是崇文殿治理,但现在不一样,李煜要插手了。
醫品春閨:鳳華世子妃 火雯
“臣遵旨。”凌敬赶紧应了下来。
辽水岸边,大营绵延数里,程咬金和尉迟恭两人站在岸边,看着辽水中的厮杀,陈述之父子两人亲自率领水师在和高句丽人厮杀,大夏水师统一的都是水师战船,艨艟斗舰等等,装备精良,横跨辽水之上;而高句丽却是竹筏,竹筏之上密密麻麻的站着无数的士兵,这些士兵装备十分简单,胸前要害部位用铁甲遮掩。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程咬金和尉迟恭两人却是面色凝重,对面的敌人很多,或者是青壮很多,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辽水中的鱼一样,也不知道有多少。
超級少年霸王 影月舞
英雄連在1944 碧血千秋
“这哪里是高句丽的士兵,分明就是高句丽的青壮啊!”程咬金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忍不住长叹道。若是手上拿着兵器的青壮都算是士兵的话,大夏的兵马也不知道有多少。
“这说明高句丽已经无计可施了,我们的计划还是很正确的。高句丽已经出动了国本。”尉迟恭点点头,说道:“他们出动的青壮越多,损失就越惨重。”
“但此战过后,陈述之的水师也是损失惨重,他们损失一两个青壮倒没有什么关系,但我们损失一名士兵,那问题可就大发了。我们培养一名士兵,尤其是水师士兵,损失更大。”程咬金摇摇头。高句丽损失的是后续力量,大夏损失的是现在的力量。
在战场,大夏士兵都是英勇,但再怎么英勇,也怕这些不要命的,陈述之也不知道,明明是一群刚刚放下锄头的青壮百姓,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变成了一群悍不畏死的人物,凶悍的程度丝毫不下于大夏的水师。看着倒在甲板上的士兵,他都喊到心痛。
法醫戀 尹劍翔
大夏的水师可是一个宝,培养起来十分不容易,现在却死在这里,一战下来,也不知道损失了多少,再这么厮杀下去,恐怕会动摇大军的根本。
極品透視高手 舟遙青衫
韓娛修改器
终于,远处传来一阵鸣锣的声音,正在奋勇厮杀的高句丽青壮轰然而下,坐着竹筏上,消失在大夏水师面前,就算是面对后面射来的利箭也视之不见。双方厮杀到现在,能射的动利箭的很少。就算是射到了,那也是天意如此。
陈述之看着自己的战船,又看了辽水中的尸体,面色冰冷,尸体堆积如山,整个辽水流水的速度都慢了,鲜血染红了河水,尸体充塞着河流,一战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妻子失去了丈夫,有多少儿子失去了父亲。陈述之不敢怠慢,一面命人打扫战场,一面赶紧转移伤兵,能救多少就是多少。
“陈兄。”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人迎了上来,面色凝重,两人也看的出来,水师损失惨重,敌人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将大夏的水师击败,甚至是打残。以青壮的人命换取大夏精锐水师的阵亡。
“也不知道这个盖苏文征调了多少青壮,而这些青壮居然如此疯狂,对我们进行不要命的进攻。”陈述之转身望着辽水,大战之后,辽水上空气氛凝重,将士们也都失去了笑脸,毕竟不少袍泽都已经战死,也许明日战死的人中就有自己了。
“水师不能这样厮杀下去了,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已经向陛下上了请罪的折子了。”程咬金低着头说道。这个时候的程咬金已经失去了大战之初的兴奋。
“这是我们三个人做出的决定,陛下就算要处罚,也是会处罚我们三人。”尉迟恭摇摇头,说道:“水师主要还是要承担运粮的任务,不能损失太多,敌人的青壮很对,我们的水师却很重要,我已经决定了,从明日开始,我们的水师不再出击了,就以烽火台为主,敌人若是来进攻,我们就以骑兵进攻,这个辽水,就让给他。”
陈述之苦笑道:“也怪我们前期杀的太厉害了,沿海百里范围内已经没有敌人了,敌人坚壁清野,我们一旦进入辽东太深,就会有大量的敌人、生番出现,随处可见袭击者的身影。”
“这个盖苏文还是很厉害的,坚壁清野啊!派出使者,劝说山中的生番下来袭击我们。让我们没有机会袭击高句丽内地。”程咬金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盖苏文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莫说骚扰对方行不通,甚至连凤卫在高句丽行动不便,盖苏文就是想和大夏硬耗下去。
“根据凤卫传来的消息。新罗、百济隐隐和高句丽和谈的迹象。”尉迟恭忽然说道:“这大概就是盖苏文能够放心大胆发动全国青壮,和我们对战的原因。”
“讲和了?该死的新罗。哼哼,新罗新王杀了老王,这才更改了新罗的国策,等日后我们平定了高句丽之后,必定会顺势消灭新罗,这个忘恩负义的民族,就应该被我们占领,成为我们的郡县。”程咬金双目中闪烁着愤怒。
唇亡齿寒的道理任何人都懂,尤其是对新罗新王金伯饭来说,将金胜曼送过去之后,不见大夏动静,就知道,大夏日后肯定会找自己算账,既然如此,还不如早作准备。毫不犹豫的和高句丽、百济签订合约,让出了部分国土,撤出了边境的队伍,好让高句丽安心对付大夏。
“哼哼,盖苏文在这个时候敢召集辽东的青壮前来支援,就是因为后方没有压力,新罗忙于稳定国内,百济正在舔伤口,盖苏文才有这么大的胆子。”陈述之忽然说道:“说到底,这件事情还和王谢两姓有关系,他们派出船只,在两国做买卖,大量的新罗婢和青壮都被运到中原,为奴为婢,两姓的名声都弄臭了,连大夏也受到了影响。”
这次程咬金和尉迟恭两人没有说话了,新罗婢在大夏权贵家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都是从王谢手中买过来的。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以防御为主,有前方的沙滩,有辽水,敌人想攻入西岸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程咬金低着头说道:“我们等待陛下得到来。”
尉迟恭和陈述之听了不说话,他们知道,失去了水师这道防线,虽然有烽火台,但高句丽的兵马攻入西岸还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