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xse好看的都市小说 流雲劍 苕面窩-0652、玉手裁流雲分享-xe7m7

流雲劍
小說推薦流雲劍
五大绝顶高手在一起,竟然有人潜伏到悬崖底下没被发现,这要是传出去了,栖皇洞门口的五大高手就不要见人了。
不对,应该是四个人没法见人,梅蕊儿早就知道悬崖底下已经来了人,而且还是自己人。
曼黛莉!
刚才出声儿警告彩云仙子萧璧君的人,正是曼黛莉。
重生之空間神符 玄外飛音
曼黛莉是奉了苗三冠的紧急命令赶过来的,一同过来的还有另外二十四人,也就是熊储当年在崇福寺解救出来的姑娘们,二十四个喇嘛明母壇场。
这些人都是熊储的双修对象,全部都是佛道双修的超级高手。她们虽然没有正当名分,但也绝对是熊储的死忠分子。
其实,苗三冠的命令里面,并没有警告对方这一条,而是让她们过来当和事佬的。
虽然熊储和苗三冠、万练等人已经做好的破釜沉舟的思想准备,也想到过各种撕破脸皮的可能性,所以熊储北上的时候,把整个后宫都搬到了桂林府。
皇后岚儿、文妃袁鹂卿、明妃严二娘、两个小皇子、一个小公主,目前都在桂林府行在。韩冰茹率领女兵营九千六百人,全部都是装备的最新鸟铳和短铳,把整个桂林行在围得水泻不通。
留在缅甸、老挝、南越境内的只有司马承、杨虎、段鹏、曹宇鑫、陈捷超统帅的十五万马步军,再就是钟桂堂统帅的八万水师。
缅越王府改建的皇宫里面,只有“老太后”武大娘在里面享福,再就是宫女们日常打扫,根本不担心外人突然袭击。
目前,樊涛正率领两万四千大军从常德南下,进一步加强广西境内的防御力量,确保自己的大本营不出问题。
曼黛莉带领扈媚娘等人紧急增援梅蕊儿,就是要遏制雷州军方面的蠢蠢欲动,为樊涛的大军南下争取时间。
本来苗三冠交代下来的任务是拖延时间,但是曼黛莉在悬崖底下听到另外几个人咄咄逼人,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才开口说了一句话。
悬崖顶上的五个人,曼黛莉就认识梅蕊儿一个,另外四个人她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但是她知道夏芸的师傅叫萧碧君,黄妍莹的师傅叫蓝凤娘。
重生之夢
諸天世界暗行者 搖搖-欲墜
苗三冠只不过让她们过来接受梅蕊儿的指挥,并没有说要对付谁,更没有说这些人都是熊储的师傅、师叔。
当然,即便知道是熊储的师傅、师叔,如果这些人要对付熊储,曼黛莉等人还是会毫不犹豫出手杀人,因为保护熊储是她们灵魂深处唯一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曼黛莉没有忍住,更没有想到她简单的一句话会产生多大威力。
这不是开玩笑的,能够当着彩云仙子萧璧君的面,冷冰冰地说出“我现在就杀了你”这几个字,过去六十年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了。
看见彩云仙子萧璧君呼吸加重,望气散人慢悠悠地说道:“你生气有什么用?自古老来不以筋骨为能,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本来就是年轻人的天下。耗费五年光阴不能让他屈服,这也是天意如此。”
上清仙姑蓝凤娘仍然是风姿绰约,丝毫看不出来已经快一百岁了:“师兄这就要放弃吗?我从来不信邪,不到最后,我是不会放弃的。”
望气散人摇摇头:“我当初为了考验他,曾经连续三天把他骂得狗血喷头,但是他从来没有顶嘴半句。我还以为他和朱家弟子一脉相承,骨子里都存在懦弱因子。没想到那小子会如此执拗,竟然能够做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应该收他为徒。”
“哼!”彩云仙子萧璧君怒气更盛:“我走火入魔四十年,你就知道花前月下,到最后弄出这么一个孽障。他身上根本没有建文帝朱允炆那种懦弱的因子,在九道山庄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始终都不相信我的话。”
梅蕊儿嘻嘻一笑:“既然你们都已经明白了,干嘛还要死撑着?放弃雷州军的自主权,接受我们熊家军的统一整编才是根本出路。让上清派成为国教是不可能的,只要你们不违法乱纪,我家公子肯定不会故意打压上清派。”
“只要我一天没死,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上清仙姑蓝凤娘冷笑一声:“我当年从全真教反出来就立下誓言,一定要让上清派成为国教。以我师兄望气散人的名望,再加上皇帝师傅的身份,本来就是事实上的国师,你们不承认又能如何?”
極品邪君 醉夢紅辰
梅蕊儿摇摇头:“蓝凤娘,你也是快百岁的人了,怎么还放不下这些名利之争?赌这一口气有什么用?已经死了一个方千寻,难道要把黄妍莹也一起葬送掉吗?”
“蕊儿姐说得不错!”曼黛莉突然从悬崖下面跃上平台:“我奉命前来传达我们最后的态度:不允许出现军中之军,不允许出现国中之国,不允许出现法外之人。在这三个原则下,其它的问题都可以商量。”
望气散人终于睁开眼睛,双目精光射到曼黛莉身上,足足停留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没想到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娃子,内力修为竟然能够和我们平起平坐,已经到了返本还原的境界。”
“你就是我家公子的师傅吧?”曼黛莉是熊储的女人,自然不敢放肆,赶紧敛衽为礼:“小女子代替公子拜见师傅!”
“这也罢了!”望气散人右臂一抬,看似很随意地往外一挥:“他自己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平台上一时间狂风大作,飞石走沙。
曼黛莉衣袂猎猎作响,仿佛随时都会被吹向虚空。但是她娇小玲珑的身材,此时却宛如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座礁石巍然不动,依然拱手屈膝下蹲,完成了给望气散人见礼的全部细节。
尤其是在硬抗望气散人随手一拂的同时,曼黛莉语句流畅,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儿影响:“满清鞑子从北面、东面分九路来犯,我家公子为战局劳心,实在分身不开,还请师傅见谅!”
打铁老人面现惊容:“难怪他不把我们几个老家伙放在眼中了,敢情还有你这样的高手在身边坐镇。”
曼黛莉款款起身嘻嘻一笑:“你就是玄明道长吧?熊开山奉命镇守重庆,扼守我们的西大门责任重大。他目前军务繁忙,也不能前来给你见礼,让我这个当姑姑的代问一声。”
“有一点你可说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大高手,不过是公子身边的一个奴婢,平时就会端茶倒水,驱虫逐蝇,反倒让你见笑了。像我这样的奴婢,我家公子身边有一大群,数都数不过来。”
曼黛莉说道“驱虫逐蝇”四个字的时候,右手五指连弹,五股气劲激射而出,三丈开外的石壁上留下五个光滑的指洞。
随即左手一翻,凌空翩然一划,石壁表层顿时变成了粉末簌簌下落,竟然被硬生生刮去五寸之厚,五个指洞已然不见。
整个过程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摄人的气势,尤其是在曼黛莉绝世容颜的衬托下,恰似仙女玉手拂云,给人一种优雅舒展的美感。
打铁老人失声叫好:“好一招兰花指!好一招拂云手!我这个老打铁的甘拜下风!只不过你刚才说有一大群绝顶高手,是不是虚张声势?”
曼黛莉没有回答打铁老人的问题,而是冲着悬崖下扬声叫道:“姐妹们上来吧,给公子的师父、师叔们见礼!”
嗖嗖嗖——扈媚娘率先出现在平台上,一瞬间上来二十四人分成三排,冲着望气散人敛衽行礼:“奴婢们代表公子拜见师傅!”
二十四个姑娘,二十四个看不出丝毫修为的姑娘,放在任何地方都足以震慑整个江湖的庞大力量。
梅蕊儿嘻嘻一笑:“诸位,现在你们还能做梦一个人就可以杀掉我家公子吗?我和曼黛莉置身事外,如果你们单挑能够战胜其中任何一个人,我就按你们所说的办。话说回来,如果真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公子身边没有足够的防卫力量,我会在这里陪你们虚度五年光阴?”
曼黛莉俏脸一沉:“为了考验我家公子,当年竟然让吴圣昊出面,假装拉拢我家公子。仅此一条,吴圣昊那小子就罪在不赦。如果按照我的脾气,雷州军督帅吴圣昊的人头早就被割下来了。你们在肇州城屯兵四万,但是值得我们姐妹伸手的一共只有十七人!我家公子慈悲为怀,从来不想大动干戈,所以他们现在还活着。”
扈媚娘脾气更大,说话更是嚣张:“要说我们姐妹这不入流的功夫,全部都是我家公子闲暇无事随手传授的。实话告诉你们,我家公子对唐赛儿的武学传承早就全部融会贯通。即便是唐赛儿复生也无法战胜,放眼天下谁敢妄言杀得了他?”
青春從初戀開始 空谷鳴蟬
望气散人重新闭上眼睛:“你们让他来见我。”
曼黛莉不卑不亢,也算有理有节:“基本原则我们已经强调过了,我家公子暂时无法脱身,肯定不能过来给师傅您老人家请安。再说了,我家公子现在是大明国皇帝,他的一举一动并不是他自己能够决定的,这一点还请师傅见谅。”
上清仙姑冷笑一声:“他是不是心虚不敢见人?在没有一个合适的说法之前,让我们放弃原来的条件是不可能的。比如说我的徒儿黄妍莹为你们出生入死,准备如何安顿她?”
梅蕊儿笑道:“这个问题已经说了一百次,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早就强调过,只要雷州军接受整编,黄妍莹可以当贵妃,夏芸可以当庄妃,在后宫仍然是一人之下。而且贵妃、庄妃这两个位置一直留着,你们都知道。”
“不行!”彩云仙子萧璧君厉声喝道:“如果黄妍莹当贵妃,我的徒儿夏芸就一定是皇后,这个没得商量!”
梅蕊儿双手一摊:“每次都是这样的结果,那就没得谈了。大明国的皇后是岚儿,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更没有妥协余地。你们如果要一意孤行,我也只能就此告辞,没有耐性和你们胡扯。”
恰在此时,云天之外传来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谁也听不出来具体方位。听起来轻言细语,但是平台上每个人脑海中仿佛打雷一样,连心神都给震动了。
这个声音带着几分激愤,带着一丝无奈,还带着些许洒脱,让栖皇洞口平台上的人作声不得:
“方今天下汹汹,外敌日益猖獗。为了一己私利,公然无视大局内斗不休,实在让人心寒。人生百年如流云,功名利禄如飞灰。我今日郑重宣布:大明国皇帝之位,即日禅让给太子朱胜麒。驱逐鞑虏,还我汉家天下的重任让后辈去管。我看你们还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