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nnr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討論-第490章 極地曙光相伴-mjkjf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进入极夜后海豹就消失了,相应得北极熊也消失了。
一些种群的北极熊是会冬眠的,某种意义上留里克现在也处于间歇式的冬眠状态。
户外极寒,猎物藏进洞窟,所为猎手的熊与人类,何必非要在极夜里游荡?
罗斯人和巴尔默克人极夜中的活动半径也在约莫一千米以内,没有人敢走远,他们生怕迷路然后被冻成冰块。
借助着各种有限的光源,营地仍在缓慢建设中,他们正在加固防风的围墙,以求得一个安全。
又不知过了多久,大海突然变得狂暴,惊涛骇浪开始拍打海岸,任何接近海岸的人都觉得此乃奥丁的愤怒。
人们全都躲在屋子里,以躲避户外刺骨的狂风,唯有漆黑一片的木屋才是唯一温暖、安全的所在。至于户外的世界,很快就在寒风中化作伸手不见五指的混沌。
北极寒流来了!摩尔曼斯克首当其中,密密麻麻的雪子横扫整个世界,户外的气温也在个别时间达到-20℃的极端低温,罗斯人和巴尔默克人营地的围墙挡住了大部门的雪子,就在墙外逐渐变成雪坡。
两间主人、一间住鹿的物资被雪子进一步覆盖。
似乎贸然推开皮革加固的木门,只要站在户外很短的时间就会被冻死。
人们只能尴尬地在室内如厕,甚至啃食生肉、干嚼麦子。好在室内也是绝对的漆黑,木屋的一角成了厕所,大家只能压制着尴尬、忍受臭味坚持风灾雪灾结束。
结果这一等,愣是过了近乎十天!
留里克根本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他一旦清醒就试图再度入睡,其他人也是完全一样的。只有入睡能击败无聊,只有入睡才能节约食物。大家被迫冬眠,就在这怪异的冬眠中,时间悄然来到了儒略历的832年的一月份。
邪王嗜寵:一品藥妻 元寶兒
留里克没有守住承诺,他甚至是消失在茫茫世界里。罗斯人的冬季大祭祀本该是一场盛会,结果受到强烈暴风雪的影响,罗斯堡的石船祭坛都被积雪完全覆盖!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艾隆堡、罗斯堡,乃至东方的新罗斯堡、墓碑岛、梅拉伦湖地区、诺夫哥罗德地区,以及欧洲大陆腹地,强劲的韩流一支横扫至阿尔卑斯山。
整个北欧遭遇一场雪灾,如此恶劣情况下ꓹ 任何人都是自顾不暇,已经没有去管他人安危的机会。
人们只能窝在自己温暖安全的家里ꓹ 或是任何安全的避难所里,或是保持安静等待灾祸结束,或是向着奥丁、弗雷或是其他神祇的雕像ꓹ 祈求神灵停止愤怒。
不知过了多久,狂暴的风雪终于结束了?
“外面似乎安静了。大人ꓹ 我们都平安无事,就是不知道那些巴尔默克人……”耶夫洛言辞明确ꓹ 他就怕自己主人的新兄弟被冻死。
被迫待在被积雪覆盖的室内ꓹ 忍受着拥挤和复杂的气味,人人都想出去透气,可在确定安全之前没有人有这样的胆子。
留里克无法与比勇尼一众接触,更不能给畜圈里的驯鹿投喂新的草料和麦子。
“你就把门打开,看看户外的情况。若是安全了,咱们全都出去透气。”留里克催促道。
然而,耶夫洛发现自己竟无力推门ꓹ 不是因为自己变得虚弱,而是这门似乎冻住了。保暖的皮帘被卸下ꓹ 最后多人合力ꓹ 连整个木门都被拆掉。
推不开门的原因找到了ꓹ 只见户外已经覆盖了很厚的积雪。
外面的世界已经重见光明ꓹ 太阳仍不存在,留里克一个猛子扑到雪堆里ꓹ 此刻繁星璀璨ꓹ 一牙新月当空ꓹ 翠绿的极光如飘带贯穿天宇。
“终于晴朗了。兄弟们,出来清理雪吧ꓹ 看看巴尔默克人情况如何。”
听得命令,人们纷纷钻出来。他们用从故乡带来的掘土铁铲,或是临时用简易木板做的工具,奋力在木屋门口清理出无雪的空地,之后立即从室内拿出干燥的木块,辅助少量火绒,以弓钻快速钻出一团篝火。剩下的工作便是从积雪里把预制的松木柴搬出来焚烧。
雪地里一条通路被开辟,留里克自觉这积雪已经超过了一米,没有被积雪淹没而死真是命大。
那些巴尔默克人就像是躲在地穴中的耗子,木门被外力强行打开,惊得比勇尼等人本能的拔剑。
“兄弟,该死的风雪结束了,出来透透气。”
是留里克的声音,听得,心脏狂跳的比勇尼才收了剑。
“我的弟弟,我还以为来者是熊呢!”
“哦,那我就是一只报喜的小熊。出来吧,我们烤肉吃。”
营地的木头围墙基本完工了,经过这场风雪,面相北方的墙体集聚太多雪子,愣是变成巨大的陡坡,面南的部分积雪极少,故这个方位的墙被推倒,人们能真的进入外部世界。
烈火持续燃烧,围墙内的积雪或是被清扫,或是直接被火焰烤得蒸发。
留里克终于吃到了煮熟的麦子和烤肉,现在那些未放血附带腥臭、自体就有臊味的熊肉,留里克吃在嘴里,如今可真是幸福的珍馐。
漫长的极夜还要持续多久?留里克已经忘记现在的确切日期,比勇尼一语道破,所谓在巴尔默克部族,人们把极夜结束作为新年的开始。
这给留里克提了个醒。
罗斯人也是将罗斯堡那唯一的一天极夜当做新旧年的分界线。纳尔维克港与摩尔曼斯克在纬度上是比较接近的,如此两地的极夜持续时间也是大抵相当。
风雪结束了,气变低得非常致命,人们处在全年里最冷的时期。篝火点燃后就再无熄灭,罗斯人和巴尔默克人不停的砍伐营地附近的硬邦邦的松树,焚烧烤火以让自己舒服些。
他们拥有的肉所剩不多,所有人除了伐木烧火外都当限制运动,拉雪橇的驯鹿也在饲喂少量的麦子下维持着生命。
留里克也陷入到半饥饿的状态,他在忍耐,却察觉到自己的女人赛波拉娃,她的情绪正愈发焦躁。
漫长的极夜里留里克宁愿躺着,赛波拉娃依偎着,可是两人根本睡不着。
“你说黑夜是永远的吗?如果一直这样,我们会饿死在这里。”女孩想要离开这“世界的尽头”,她不敢明着说。
“很快就结束了。我的小松鼠,忘记我告诉你世界的本质了吗?再过一段时间太阳再度出现。”
“真的吗?我……害怕。”
“别怕,一切都是正常的。如果你是夏季到了这里,还会觉得太阳永远都不会落下。”
“那也比现在无尽的黑夜好。”
赛波拉娃继续攥着留里克的胳膊,身子不停地磨蹭。
品仙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
“老实点,保持安静!这样节约食物。”
听得赛波拉娃缓缓平静下来:“我就是腰酸腿疼,太阳快点升起吧……”
两人的对话被室内他人听着,现在大家都被迫保持安静。一开始人们觉得食物已经足够多,而今各种肉已经被吃干净,人们不得不去吃熊、海豹的难以下咽的脂肪,以及吸食骨髓。
倒是吸食骨髓的时候,人们舔一下盐混着烤熟的骨髓,他们享受到一种极端的美味。
该来的总归会来。世界开始异变,黑暗世界的一个方向在某个时间点突然变成了浅蓝,然后快速消失掉。
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注意到这一点的巴尔默克人都在哈哈大叫。
比勇尼兴奋地对着所有见到的人吼,“看到了那边的蓝色!这是太阳复苏的信号!明天就能看到曙光了!”
守望橡樹 白於
曙光?极夜终于要结束了吗?
一种强烈的亢奋感坐拥在身上,留里克心里长了草,他在煎熬中期待曙光降临。
一切正如比勇尼所言,地地道道的巴尔默克人深知漫长的黑夜结束了。
一些人无聊嚼舌头,真的因为这里是人类世界的尽头,表面面前有一片不冻之海,继续向北可是有一片不可明说的深渊。他们觉得黑暗不会结束,现实彻底改变了他们的臆想。
一个本是无聊的时间点,满是星辰的天空变了颜色。
阳光出现了,哪怕金光无法驱散寒冷,世界至少变得通透,人们在极短的光明中再度看清了世界的全貌。
人们面向太阳跪下,感谢奥丁的赏赐,甚至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比如脱掉上衣,满是毛发的前胸后背沐浴阳光,嘴上嚷嚷着感谢奥丁的赏赐。
这就是人类迷惑行为?
留里克觉得这很正常,他也单膝跪在雪地,张开双臂歌颂太阳。
他有意做一个仪式,让在场的人们感动。他实际也是发自肺腑的感恩太阳,因为每天白昼的时间会极速变长,夜幕下寂寥的海滩很快又会热闹起来,罗斯人赖以生存的各种猎物必会出现。
留里克仍旧高举着双臂歌颂太阳,接着在一种故意为之的狂乱地颤动后重重躺在雪地。
耶夫洛大吃一惊,他直接冲过去就把自己的主人抱起:“大人,你怎么了?”
“我……没事。”留里克故意表现一股憔悴,并在耶夫洛搀扶下站起,面对人们一双双震惊的脸。
漫长的黑暗,人们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与希望,阳光一扫任何的担忧,接着人们最渴望什么,留里克再清楚不过。
他带着胜利者的喜悦怒吼:“我的兄弟们!刚刚,奥丁将我的灵魂招去!奥丁说,我们罗斯人和巴尔默克人接受了极寒的试炼,我们都是冰雪勇士。所以奥丁许诺,会在未来几天让消失的熊、海豹再度出现!神说了,既然你们都是勇士,就杀死这些猎物,吃肉喝血,让皮革和海象牙让你们富足!”
没有任何人质疑,留里克的代神立言直击人们内心的渴望。
大家高兴于自己是奥丁认可的勇士,过几天就去夺取奥丁赏赐的猎物吧!他们已经在摩拳擦掌。
留里克需要让一度萎靡的士气振作,这番举动他的目的达成,至于宣布会有大量猎物出现,他也不是在胡说八道。
熊、海豹都去躲避极夜了,海中的鱼也都进入深海休眠。当暴风雪降临,这些生灵就与人类一模一样,藏起来躲避灾难。
最艰苦的时期过去了,对于海豹和北极熊,它们必须出现觅食,也必须为即将到来的春季繁殖期做准备。
留里克的判断在他人看来就是伟大的预言。
一个清晨,去户外如厕的人听到木墙外的吵闹。
这是一个巴尔默克猎人,他察觉异样后就踏着积雪奔向海岸,只见被海浪拍打出满地黑色砂石滩的海岸,已经聚集起大量晒太阳的海豹。
他在亢奋中回到营地,暴力踹开门无所谓任何理解,兴奋狂吼,“留里克大人说的对!奥丁的赏赐出现了。海豹!一千只海豹等着我们猎杀!”
猎人的休眠瞬间结束了,亢奋的罗斯人、巴尔默克人,带着自己五花八门的武器,誓要在海岸真对海豹来一场血雨腥风!留里克渴望鲜肉,渴望大块的鲜肉!饥饿的他自觉自己能啃掉一整头烤海豹!
他们以为海滩只有海豹,结果还没有到岸边,人们就察觉到了鸟儿的出现。
那是大概的能在极端环境下生活的北欧品种的海鸥,留里克觉得猎杀这种鸟儿太难了。
它哪里是海鸥?简直是喜鹊!
留里克看到了,一大群豹海豹慵懒趴着,一群象海豹聚在一起,不时还有海豹从海里钻出来。
大家面对的不再是贫瘠的海滩,这里分明是“海豹滩”。
北极熊张着嘴游荡而来,一些灵巧的白色魅影快速移动,那是北极狐。
到处都是蠕动的肥肉,到处都是皮革,到处都是珍贵的大牙,到处是狰狞威武的兽首。
斯文?
不!必须野蛮!
留里克一声吼:“兄弟们!尽情的狩猎!主攻大牙,给我杀!”
重生造星系統 姬朔
于是乎来自两个部族的猎人开始真对那约莫二十多头拥有大牙的象海豹穷追猛打,他们在与巨兽搏杀,获得了一边倒的胜利。
受惊的豹海豹又跳海,北极熊也规避。海滩上出现二十头象海豹的尸体,站在血淋淋尸体边的,可是毫无损失的猎人大军兴奋的笑脸。
“开始处理肥肉和牙吧。先把箭矢从头颅拔出。”比勇尼大声道。
搏杀一边倒的最大原因,正是猎人以十字弓狙击兽头,那是薄钢板也能打穿的碳钢破甲箭呀,巨兽几乎就是瞬死。
人们开始疯狂割肉,这种乱糟糟的场面留里克站在一边。他就等着弄到一块好肉,用海水洗干净血污后烤着吃。
隱婚獨寵:BOSS的心尖嬌妻
他也看到一些狐狸在鬼鬼祟祟探头,一些海鸟站在树梢,不时有一记突袭,叼着一小块碎肉、内脏块儿就立即飞走……
留里克终于吃上了鲜美的烤肉,没有腥臭的血,他算是明白为何虎鲸喜欢吃海豹。
今日的狩猎,人们得到了四十只完好的大号海象牙,以及一批小牙,它们都是价值连城,为了彰显同盟有意,今日斩获完全平分。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时日了?摩尔曼斯克的极夜在旧儒略历的一月十三日结束,围猎象海豹就在一月十六日。这仅仅是狩猎盛宴的开始!
留里克决意在此疯狂捕猎,大家在此战斗力长达十天,白昼时间长度已经变得非常舒服。可是当人们觉得该离开之际,才发现获得的成果已经太多了!
五十张北极熊皮,同等的兽头,大量熊掌,五百多枚海象大牙,以及多达三百张剥下的豹海豹极为细腻的皮革,五十余张北极狐皮。
同样的,海滩上到处是猎物的残骸剩肉,人类得到了自己需要的,狐狸和鸟类享受到它们的盛宴。
无可奈何之下人们只能制作简易雪橇,回归之路也必将变成极为艰难的跋涉。
留里克估计大家不得不磨磨蹭蹭原路返回,毕竟不能指望那几头驯鹿连人带货都运回去。
大家只能徒步行军,这极度考验大家都体能,留里克相信自己得手下有此能力。
他倒是不必,他会坐在一辆满载货物的雪橇上,搂住自己的赛波拉娃,晃悠可能一个月回到艾隆堡。
届时,留里克就是见到“世界尽头之海”,经历了“奥丁试炼”的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