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bu42小說 網遊之無心成神-第四百八十六章 大結局看書-hc235

網遊之無心成神
小說推薦網遊之無心成神
距封神之战已有半月之余,高寒这些人并未在拿到巨额奖金后就每天去花天酒地、醉生梦死,而是和平时一样,天天都驻守在游戏里,打理着自己的传承战盟。接下来的时间,游戏方会继续发布更多的新图和任务,玩家们的等级也在不断上升,而且据小道消息说,跨区的PK擂台也已经建设完毕,这些人们马上就将迎来外服玩家的挑战了。
游戏中的辉夜城,也早已挂上了传承的名号。而义云天,好像足足一个多星期都没在游戏里露上一面,至于他气成了一个什么模样,不用去看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此时,在临近暮光城的白森林一带,猴子正领着一队人马,恨恨的盯着不远处的另外一方队伍,“他奶奶的,怎么我设计个偷袭就从未成功过一次呢,又被这些货给截了!”
他身侧的老吴直捂脸,“人家寒哥打偷袭的时候可没有放弃过正面的攻势啊,即便是打佯攻。还有,谁见过打偷袭还这么高调张扬的啊…… 呜呜呜,寒哥啊,你快回来吧。”不过这些话都是在老吴嗓子眼里的,他现在可不敢触猴子的霉头呢,没看到猴哥那被气的三尸神暴跳的模样吗。
“奶奶个熊!”气愤的猴子直接下令开始强攻,全然忘记了自己是来打偷袭的了。
传承的精英队现在在游戏中,几乎已无可与其匹敌的存在了,即便是一个来偷袭的小队,也不是谁随便说说就能拿下来的。这样一来,现在作为指挥的猴子也乐得不去阵前冲杀了,他连自己坐骑的骑乘状态都没取消,安静的站在后方关注着面前的厮杀。
癡情王爺殺手妃
别人看上去,是猴子有大将之风,面临如此的阵仗时,面色依然古井无波,平静淡然。其实若让如此想的人知道猴子真实的想法,这人绝对能吐血三升,直接死过去。
都市恐怖病·蟬堡
封神之战结束后,参与团战的众人都拿到了一份不菲的分红。可高寒这几人,还有一个线下的‘分赃’大会呢,高寒直接把自己奖金平均分开,一众兄弟一人一份,无偏无差。对此拒绝之意最强烈的就是风絮天和杀破狼了,风絮天是因为自己已经有了一份八强的奖金,而杀破狼则认为自己刚刚加入,根本没资格拿这份钱。高寒几人都知道,风絮天的爱人已经怀孕,而且两人已经计划着在购置新房,正式需要钱的时候,即便他的奖金够用,但钱这东西,总是越多越好的嘛,讲了一通大道理后,风絮天总算勉强的收下了这一份钱,不过在分红的当晚,众人找了家星级饭店疯狂吃喝的那一顿全由风絮天来买单了。而杀破狼就简单多了,猴子和老吴直接把他按倒揍了一通,强逼着他拿下了这一份钱。
感动之余的杀破狼哀哀之哭,“见过逼婚的、见过抢钱的,从没见过逼着拿钱的。”
每个人在线下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拿出属于自己的那张存折,边看边露出一脸的傻笑,而猴子更是不堪,直接取了五万现金出来,于是每天数钱就成了猴子一个最大的乐趣。现在在游戏里,他的思绪又飞到了游戏外,飞到了自己床头的那摞钞票上去了。
“真想下线去数会钱啊。”猴子一脸的平淡,但背地里又露出了那副傻瓜般的笑容。
…… …… ……
而高寒,这些日子以来,也是急的团团转呢,除了去游戏里安排一下驻地的内务和攻略方向外,他只剩在屋子里转圈了。
深蓝偷偷跑到D市去看高寒,可是背着他父亲的,结果回到家后,唐父大为震怒,直接下令关了自己女儿的紧闭,再也不许他出门一步。至于高寒如约取得了团战和个人战的胜利,唐父也闭口不提了,这也是高寒急的直跳脚的原因。但转回头想来,唐父当初也并未许诺自己成功后就如何如何,自己也没得为这个事着急。可不管怎样,你老爷子也给句话呀,高寒急的啊。
‘封神之战’这个名字,只是游戏方为自己举办的赛事冠取的一个名字而已,有了那些实打实的金钱奖励后,什么封神啊,都是虚头巴脑的空衔,封与不封也没什么所谓了。
可游戏里的玩家们却不这么认为,既然是封神之战,那你终归要在最后给个名号才是啊。既然游戏方不管,那我们就自己来好了。
基于赛事是分成了两大部分,在比赛之初,就有好事者在谈论这次的名号了,封号嘛,也不用多华丽,团战中,能指挥人马破敌掠阵,万人之上的团队指挥,就封为‘战神’,个人赛中,最终傲视群雄,能一枝独秀脱颖而出的就封为‘斗神’。虽然还有很多辞藻华丽的封号被众人推举,不过这两个简单却带着无比霸气的封号最终被大多数人认可,甚至有人还提议游戏官方采用来为最终的胜者颁发呢。
最终结果是大家没想到的,人家官方只管发钱,根本没顾及到这点,还有就是,不管团战还是个人战,竟然都让一个人给拿下来了,那怎么给?全给高寒一人的话,有点不太合适,若分出一个封号再给另一个人的话,先不论高寒怎么想,被分给封号的那人可能也认为是种羞辱。不少人竟然开始赞叹起游戏方的精明来了,人家恐怕也是在比赛的最后结果出来后,才想到这点,而对封神一事闭口不提的。反正游戏中,还有论坛上,终究不会少了话题,这个就留给那些好事的玩家们去头痛吧。
…… …… ……
看到手机上刚刚收到的一条短信后,高寒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短信是唐父发来的,不过看那语气,分明就是深蓝写的,“队长快来,刘恢和他爸爸一起来我家了!”
高寒想到的第一个可能就是义云天这货同他老爹一起去提亲了,要不深蓝不会这么急。这下不能再忍了,即便现在唐父因深蓝逃家的事对自己有意见,他也不能继续沉默以对了。不过高寒考虑的还算细致,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去自己未来的老岳丈家,他还是换上了一身干净得体的西装,才急吼吼的冲出了家门。
路虎一路怒吼,不知道超了多少辆车过去,甚至在人少车稀的路口还闯了好几个红灯。高寒已顾不得这个了,后续的麻烦都交给老吴去头疼好了。
深蓝居住的小区楼下,一辆黑色的奥迪A6正停在那里,高寒依稀记得那就是义云天的车子,不用说,现在这货肯定就在深蓝家的呢。
尽管情绪激动,高寒还是使劲的深呼吸了两口,把自己的心跳使劲压了压。
门钟铃声响了几下后,一个女声问道,“请问是谁?”
“你好,请问是唐亦轩家吗?我是她的朋友。”高寒不能确定这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是谁,仍是礼貌有加的回到。
里面沉默了二十多秒,让高寒都有些焦躁起来之后,从应了一声请进,楼道门也‘啪’的一声打了开来。深蓝家在五楼,高寒连电梯都不愿等,一步三个楼梯的,大步就往楼上冲去。
“你好,请进吧。”一个中年妇人打开了门,从她的穿着来看,此人应该是保姆,不像是深蓝的母亲或亲人。
虽然先前知道这里是高档小区,但高寒一迈进门后,还是吓了一跳,单是这个客厅,就足有一百平了吧。
但现在的高寒可没有心思去注意客厅的大小和摆设了,他在进入屋内后视线马上就转到了在客厅中正坐的三个人身上。上首是两名中年人,其中一名就是唐父,他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另一名虽不认识,不过看到他旁边狠狠的用眼光在瞪着自己的义云天,这应该就是义云天的父亲了。
“唐叔叔,你好。”高寒礼貌的打着招呼,不过对另外两人完全视而不见。这也是当然的,自己是来唐家,和他们两人有什么关系。
“呵呵,高寒啊,你来了,来来,坐吧。”唐父满脸的笑意,根本看不出他是否还在对深蓝翘家一事而恼怒。
凭高寒这点年龄和阅历,自然看不出唐父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但他从不会就这么听话的坐过去呢。因为一旦坐下,说什么商议什么自己就只有听着了,义云天还有他父亲帮忙发言,高寒可不愿如此,毕竟自己从深蓝处得知,这二人是来提亲的呢。
高寒干脆对唐父是否还生自己的气一事都不顾了,他硬着头皮回道,“唐叔叔好,既然有客人在,我就不坐了。嗯,其实我是来找小轩的,我们约好了的呢。”
唐父还没说什么呢,一旁的义云天倒是先跳了起来,“高寒,你说什么呢!小轩也是你能叫的!现在她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
一听义云天如此说,两位长辈同时眉头一皱,露出不悦的表情来,刘父更是哼了一声,“小恢,坐下!这叫什么样子。”
高寒心内狂跳,那股小火苗更是一下子就烧了起来,不过从唐刘二人的反应上看了,应该还没到义云天说的这样已是板上钉钉了的。而且高寒就算不如唐父精明,但唐父看义云天时的那个眼神,高寒还是很敏锐的扑捉到了,这也让他心下稍安。高寒聪明的选择了没有应对,若要大声的去回斥义云天,那自己只会招来唐父的厌恶。
“小高啊,你先来坐。”唐父再次招呼到,语气里有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威严,同时他又对一旁的那名中年妇女说道,“张妈,去把小轩叫来这里。”
高寒面上的表情不急不火,依言坐下。不过坐正后的高寒只是淡淡的向唐父点了点头,连看对面的义云天都看一眼。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当在临近客厅的时候,又明显的放慢放轻下来。深蓝的小脑袋先从另一侧的走廊探了出来,当她看到高寒的时候,脸上明显一喜,可再看到自己的父亲,她忙又把脑袋低下来,慢慢的挪到了自己的父亲身后,一言不发。
“老唐啊,我说你多少次了,管孩子哪有这么一直严的。你看,把我们的小轩吓成什么样了,来,轩轩啊,坐到叔叔这里。”刘父一脸慈祥的招呼到。
深蓝很是勉强的笑了笑,不过脚下却没挪动一点。还有一点让义云天很恼怒的是,深蓝从出来后,视线根本就没落到过他的身上。
看到深蓝没动,刘父也没再强求,而是把目标转到了唐父身上,“老唐,刚刚你还没给我个答案呢,到底怎么样?这样一来,不仅是业务上的合作了,咱们两家更是亲上加亲啊。”
唐父摇头笑道,“我不是说了嘛,我为人父,就是照顾子女的成长,教给他们为人处世,而小孩子们的感情嘛,现在也不是古代那种包办婚姻了,我觉得,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要多加参与了吧。只要他们自己愿意,我永远都是全力支持的。”
这老狐狸!刘父心里暗骂了一句,两家公司的合作达成了,他在这个事上就打起太极拳来了,既不回绝自己,也不透露答应与否。没办法,怪只怪自己太早的就把底牌给抛了出去。
想到这些,刘父也不再对唐父说什么,而是把目标对准了深蓝,“轩轩啊,你也是叔叔看着长大的,而你和小恢嘛,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 ”转眼间看到了深蓝明显的厌恶之色,刘父直接改口不谈这个话题,“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小轩,这几天就去叔叔那里玩几天吧,那里可是有…… 呵呵,你一定喜欢的。”
深蓝没有说话,只是用小手使劲的拧着自己的衣角,不过他不开心的神情已经挂了满脸,任谁都看的出来了。
重生日常之主
义云天有些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些用嚷的说道,“小轩,我是真心的,这么久以来我为你做的一切,我相信你都很清楚的,答应、接受了我吧,我一定会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深蓝的脸上都快挂上霜了,小嘴里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来,“不要!”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连刘父脸上的笑意都有些僵硬。其实刘父本不想来管这件事,小孩子间你喜欢我、我喜欢他的事,他绝不会插手的,可刘父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太过于溺爱自己的儿子,特别是看到义云天在这个年纪就能够把自己的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时,那真是儿子的要求他统统无条件的去答应了。
这一次,当义云天说到自己喜欢唐家的女儿,而自己又因为在游戏中败于人手在深蓝那丢了印象分,刘父当即决定,带儿子来提亲,毕竟游戏嘛,在他看来终归不能代表现实中拥有的一切。
不知是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还是别的什么,唐父忽然转头对高寒问道,“小高啊,你这次来找小轩,是有什么事吗?你说小轩约的你,可是…… ”
言下之意高寒也略微明白,唐父定然是连深蓝的手机都给收走了,要不然那条短信就不是从唐父的手机上发来的了。但转念想到义云天父子的目的和话语,高寒又有点忍不了了,什么提亲,这分明就是来逼婚的。高寒不知道唐刘两家的公司究竟有什么合作,但唐父明显的不同意的反应,高寒还是能看出来的。
情绪有所冲动之下,高寒的心气也扬了起来,他直视着唐父的双眼说道,“叔叔,我这次来,是向小轩求婚的!”
“…… ”
几人顿时愕然当场,连深蓝都眼睛大睁,不敢相信的看着高寒,不敢相信平时牵个手都脸红的队长怎么会有这么大勇气和自己父亲说出这些来。
海賊王之漫漫長路 紫藍色的豬_20191013012542
樹宗
高寒继续直视着唐父的眼睛,“叔叔,我并不是就此想获得你的允许和祝福,我只是请求你,答应我和小轩的正式交往,最终目的是要走往婚姻殿堂的交往!”后面的几个字,高寒几乎是一字一顿,十分热切诚恳的说出来的。
唐父还没说什么呢,一旁的义云天已经爆炸了,若不是还顾虑着唐父和深蓝在场,自己要保留点风度的话,他恐怕已经扑到高寒脸上去了,“高寒!你有什么资格向小轩求婚!你有车吗!有房吗!你能给她幸福的生活吗…… ”喊的太急,义云天一口唾沫呛在喉咙里,不住的咳嗽起来。至于那辆让义云天一直耿耿于怀的路虎,他也清楚了,查查车牌就能得知车主的信息了,这点义云天还是做的到的。
高寒从进屋来,第一次正眼看义云天,不过那完全是厌恶和瞧不起的眼神,只是看了一眼,高寒立即就把眼神重新转回这边。
“我没有车没有房,更没有富足的身家,但是,没有车,我会用双腿带着小轩去走遍天涯海角,没有房,我会用双臂去给小轩遮风挡雨,哪怕我穷的只剩一个馒头,我也会给小轩吃,我有的,是一颗装满了小轩的心,是永远都只有小轩存在的眼睛。”高寒本想再丢给义云天一句,你不配和我谈谁更爱深蓝,因为从义云天说出刚刚那番话来之后,高寒真是觉得义云天以此来和自己比,是对自己的一种羞辱。
除了还在咳个不停的义云天,其他几人都愣住了,深蓝更是小脸通红,眼含泪光的看着高寒,高寒平时不是个喜欢夸夸其谈的人,更没有什么口舌之能,此时这些带着真情实意的话一说出,反而更能让别人看到他的心。
唐父终于开心的笑了出来,不过他下意识的看了刘父一眼后,说道,“我说了,你们年轻人的感情问题,我们这些老头子可说不来呢,代沟啊,深的不是一星半点呢。唉,老刘啊,我们年轻时,可没这么大胆子的吧。”
刘父也不是死钻牛角尖的那种,自己的儿子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相比,姑且不论深蓝的意思,特别是刚刚义云天冲动的说出那些话、还有高寒的一番表白后,刘父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完败于这个年轻人之手了。
“唉,是啊,小辈的感情…… 唉…… ”
“老刘啊,你不是一直垂涎我那几瓶酒吗?今天我就大方点,走,让你喝个痛快!”看着刘父眼里闪过的一丝惊喜,唐父当即就站起身来,去拉刘父起来。
網遊之新石器時代
唐父丝毫没管还站在客厅里的三个年轻人,不过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身对深蓝说道,“小轩啊,爸爸还是那个意思,只要你开心,爸爸都会由着你的。但是,不管是什么事、什么情况,像今次这种情况,可不要再让爸爸这么担心了啊。”
义云天傻眼,高寒惊喜,唐父的意思很明白了,只要深蓝自己喜欢,他绝不会多加干涉。
看着两个长辈,还有已在深情对视的高寒二人,义云天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涌上心头,“小轩,我…… ”
可还未等义云天的话说出来时,高寒已一把抓住深蓝的小手,带着她往外一溜烟的跑去,在身后传来义云天不甘的喊声,还有两位长辈的笑声中,高寒高声喊道,“叔叔,我带小轩出去了,你放心,我会准时送她回家的。谢谢你啊,岳父大人!”
…… …… ……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