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sop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936、價值20個億的錄像(二合一求月票)熱推-cnwd0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啥?扣在韩国?”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崔志峰,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竞争归竞争,谈判归谈判,就算吵架也是谈判的一部分,一言不合就想着把人扣下来,21世纪了还有这种不要脸的粗鲁行为?
“郑宝旭真是口不择言,他不知道三星在中国多少投资吗?”
崔志峰对陈汉升说道:“要是玩这一招的话,三星脸没了不说,还要连累所有在华的韩企。”
其实陈汉升的反应比崔志峰还要快,他甚至都对这种情况预备了反制措施,不过看着咆哮着的郑宝旭,陈汉升脑袋里灵光一闪,赶紧对崔志峰和覃英说道:“你们掏出手机把这一段记录下来。”
“对对对,拍下来甩给三星高层看看,我们作为受邀客人就这样被侮辱了。”
崔志峰还以为日后和三星商谈时,拿出来诉说委屈的。
老崔这“格局”显然是小了,他没经历过什么叫“公开处刑”和“社会性死亡”,郑宝旭辱骂中国人的话放到网上,保守点说,三星电子市值再蒸发个100亿吧。
崔志峰他们都掏出手机录像,这种商业会议都没有保安的,全部是坐办公室的管理和秘书,有些人意识到这样录像不好,跑过来劝阻也没有效果。
郑宝旭这个老棒子也很“给力”,他被陈汉升那句“1951年开坦克碾进来”刺激的直接失了智,破口大骂的语言也比较激烈,比如:
“中国就应该乞求我们去投资,态度一定要卑微恭敬。”
“果壳都是混蛋,陈汉升更是恶魔一样的大混蛋。”
“就凭你们对三星犯下的错误,就应该一辈子蹲在监狱,不要奢想离开韩国了!”
······
崔志峰和覃英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不过都知道郑宝旭肯定在骂人,也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闯入手机镜头里。
正是果壳电子董事长、苏商协会副会长、全国优秀的大学生代表陈汉升!
他抬头挺胸,意气风发,大声喝道:“够了!”
这一句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直接压下了郑宝旭老迈臃肿的声音ꓹ 甚至会议室里都出现了“嗡嗡”的回音,同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时的陈汉升ꓹ 没有了往日的飞扬跋扈和桀骜不驯,面容刚毅正直,还有一种正气凛然和不畏强权的神色。
“你们可以侮辱我陈汉升ꓹ 但是不能侮辱我的祖国,这是我的底线ꓹ 也是果壳的底线,所以请恕我不能继续和三星合作了ꓹ 这笔20个亿的买卖ꓹ 就此作罢!”
陈汉升说完,在三星电子员工的众目睽睽之下,拎起手包昂然走出会议室。
崔志峰和覃英也立刻跟上,下楼的时候,正好和那些收到命令赶来的保安擦身而过。
······
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以至于常务副理事金在焕脑袋都很混乱,本来合作都要达成了ꓹ 结果郑宝旭说话很难听,陈汉升也不服输ꓹ 双方直接闹翻。
金在焕心里对郑宝旭充满着抱怨ꓹ 现在都2006年了ꓹ 中国的经济早已复苏和腾飞ꓹ 还用80年代和90年代的眼光去看待中国,迟早要吃大亏的。
不过郑宝旭资格很老ꓹ 金在焕也没办法公开指责ꓹ 只能让下属重新收拾会议室ꓹ 自己再次联系陈汉升,希望双方能够重新坐下来ꓹ 把合同签完。
可是,陈汉升根本不接电话。
“这是什么意思?”
金在焕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也就在这时,有人过来汇报:“果壳陈董他们并没有回酒店,而是打车直奔机场了。”
“去机场做什么?”
鳳戲江山 雨落長安
金在焕非常纳闷,难不成陈汉升真的相信了郑宝旭的话,以为三星要把他们扣下来?
三星没那么短视,或者更简单的说,韩国在东风导弹的射程之内。
陈汉升也不应该这么胆小,轻易就被吓的如惊弓之鸟。
“不对,录像!”
金在焕猛然醒悟,刚才那阵混乱中,崔志峰他们都用手机录了视频。
如果被中国网友看到,三星顾问郑宝旭说的这番话······
金在焕灵魂里都打了个冷颤,他大声的吩咐下属:“马上!立刻!赶紧在机场把果壳那帮人拦下来,尤其是手机,一定要把手机检查一遍。”
“就应该这样做!”
郑宝旭误以为金在焕是支持自己的决定,“咣咣咣”的敲着拐杖大声叫好:“至少关他们一年半载,陈汉升直接关到监狱里才好!”
來自無限世界的男人
萬劫成道
“我······”
金在焕真想狠狠甩一巴掌给郑宝旭,他都不知道自己闯下多大的祸患!
其实这次商谈根本没有具体的合同金额,那陈汉升最后为什么说“20个亿的买卖”,金在焕觉得没猜错的话,陈汉升这是在暗示三星,录像的价值就值20个亿。
这20个亿的单位,绝对不可能是韩元。
“好可怕的讹人能力啊。”
金在焕嘴角动了动,匆匆回到办公室和上级汇报。
······
金在焕猜测一点没有错,陈汉升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打车直奔机场,在路上的时候,他们已经把视频通过QQ传给了果壳网络部同事。
所以科技发达就是好啊,这也得得益于韩国的4G网络,几分钟的视频很快就传输过去了。
确认网络部员工收到后,陈汉升心里这才踏实。
这20亿人民币基本落到钱袋子里了,后期就看讨价还价后,三星通过什么方式打过来。
陈汉升心里是门清,不过崔志峰和覃英都是迷迷糊糊的,就算不谈了,那也得回酒店收拾一下行李啊。
陈汉升暂时没有空解释,他先打给黄立谦,叮嘱网络部保管好这些录像,暂时不要发出去。
紧接着又和罗璇通个电话,表示自己先回国一趟,不用担心自己。
两个电话还没打完,仁川国际机场已经到了。
“首尔真是太小了,老子拉个屎的时间都能绕两圈半。”
陈汉升只能挂掉电话,不过他们刚走进机场,迎面就走来一群身穿西服的年轻人。
领头的冲着陈汉升鞠个躬,用生疏中文礼貌的说道:“我是三星电子公共关系部门的员工,不好意思陈董,刚才让您受惊了,金理事希望您不计前嫌,返回公司继续签订合约。”
“你们他妈的拍电视剧呢,滚呐!”
陈汉升看都不看这群人,直接走向安检口。
三星这帮人也移动脚步,继续挡在前面。
领头人语气依然很客气:“陈董,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或者您把手机掏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
“去你妈的!”
又得到了一句芬芳之语。
领头人没办法,只能打电话请示一下,然后一挥手说道:“把手机扣下来,注意不要伤到他们。”
两个群体这样对峙,早就吸引了一大帮人围观了,尤其在“扣手机”的过程中,虽然三星这边尽量收敛动作了,不过还是不小心把覃英推倒在地上。
“操你妈的!”
陈汉升气的破口大骂,但是他自己也动弹不得。
三星这帮人大概知道陈汉升身份比较尊贵,所以采取一种“缠绕战术”,一个人抱住陈汉升左臂,一个人抱住陈汉升右臂,还有两个人干脆蹲下去把陈汉升双腿锁住,可以说是全身都挂满了大汉。
而且大汉们也很懂规矩,任凭陈汉升拳头砸在身上,就是低着头不还手。
崔志峰和其他员工没有陈汉升这么强悍,基本上都被2V1制服了,乖乖的看着手机被抢走。
“咦~,这不是陈汉升吗?”
2006年国内赴韩旅游的人数虽然没有10年后那样多,但是也不算少,陈汉升今天没戴帽子也没带墨镜,很快就被机场中国人认出来了。
“穿西装的是谁呢?”
“他们为什么要束缚住陈汉升啊?”
“我去叫警察,你把这些画面拍下来,到时传回同学QQ群里,就说今天看到大新闻了······”
其实也不需要特意报警,这里的动静已经被机场警察注意到了,他们为了不影响机场秩序,直接把果壳和三星两拨人都带走了,当然这些也全部被录下来。
仅仅从路人拍的视频里判断,那就是果壳电子董事长陈汉升和下属,在韩国仁川机场被警察带走。
所以说啊,在网络的世界里,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真实。
······
“万幸!”
金在焕听到陈汉升被及时拦下来,心里终于松一口气。
他没有打算扣押陈汉升的意思,但是让陈汉升带着这些录像回国,那比“放虎归山”还要恐怖,三星是没有一点办法的。
太子老公不給力 煙雨相思
陈汉升留在韩国,就算他已经把视频传给其他人,金在焕觉得也是可以商量着解决。
上级也是这个意思,金在焕已经是三星电子高管之一了,他的上级就是三星电子的董事长,还有控股的李氏父子。
“喂,陈董。”
金在焕再次联系陈汉升,这次陈汉升终于接听了,两人通过翻译开始对话。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
陈汉升冷笑一声:“无故扣押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你是觉得中国驻韩大使馆不够给力,还是觉得歼7飞不过黄海了?”
“陈董严重了。”
金在焕干笑两声:“三星绝对没有扣留的意思,再说两家民企的纠纷,实在没必要惊动大使馆,主要是陈董离开的太突然了,我们只是想问一问,是不是有哪里招待不周的地方?”
“哼哼。”
陈汉升听到金在焕勉强找出的理由,他也没有拆穿,反而跟着绕圈子:“我来韩国准备谈一单20个亿人民币的生意,由于郑宝旭顾问的诘难,生意就这样没了,所以干脆回国吧,不然你们补偿给我吗?”
“没有没有,生意还是可以谈的。”
金在焕确认了陈汉升的潜台词——用20个亿换这些视频。
不过金在焕担忧的是:
第一、20个亿价格实在太高,尽管三星也不差钱,但是这样白白被讹走20个亿折合韩元相当于3000多亿,实在太亏了;
第二、退一万步讲,陈汉升拿到这笔钱,他会不会遵守承诺永远销毁那些录像;
第三、如果这笔钱换成技术援助的方式,不知道果壳能否接受,但是三星这边一定更容易通过。
······
诸如此类的想法都需要商议后再做决定,所以金在焕继续安抚陈汉升:“陈董,先麻烦您在首尔多住两天,您的意见我们都会讨论的。”
“那你们得快点,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意外。”
陈汉升挂了电话后,看见几个同事都看着自己,他们目前还在仁川机场,不过手机已经拿回来了,并且可以随时离开了。
“你身体怎么样啊。”
陈汉升先关心一下覃英:“看你在外面摔了一跤。”
“我没事的。”
覃英心里有些感动,摇摇头说道:“我们现在去哪里呢?”
“还他妈能去哪里啊。”
陈汉升啐了一口:“刚才没来得及走,现在肯定是走不掉的,老崔你回酒店休息吧,今天的事情大家都注意保密,等老子把20亿拿到手了,再好好的招呼棒子。”
崔志峰现在大概也能明白,那几条视频所产生的价值了,不过更值得佩服的是,陈董当机立断“拍视频和离开”的决定。
“晚回去两三天也没多大关系。”
崔志峰知道陈汉升在韩国有地方住,叮嘱覃英照顾好大老板,就和其他两个下属打车回新罗酒店了。
陈汉升继续返回罗璇家的公寓,在门口“叮咚,叮咚”按门铃的时候,罗璇坐在客厅沙发上,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你这丫头,耳朵不好吗?”
黄小霞从房间里走出来:“不知道今天保姆休息啊。”
罗璇依然不吭声,眼睛默默的看着电视。
“汉升又不是我撵走的,你冲我发什么脾气啊。”
黄小霞一边开门,嘴里一边絮叨:“也许是萧容鱼突然有急事找他呢······”
“呯!”
罗璇听到亲妈烦人的话语,把遥控器狠狠的拍在桌上,后盖的电池都飞出去两个。
要是平时黄小霞早就骂人了,不过现在却假装没看到,甚至还偷偷的弯了弯嘴角。
陈汉升离开韩国,黄小霞甭提多高兴了,她觉得陈汉升再呆下去的话,两个年轻人迟早要发生点事情。
“咯吱~”
黄小霞心情轻松的打开防盗门,脸色瞬间变得呆滞。
“汉,汉升啊,你怎么又回来了?”
榻上撩歡:寵妃別亂動 琦夢
強掠帝國 老道俯臥撐
黄小霞结结巴巴得说道:“衣服我可以寄给你们的,你还是先回国吧,免得你妈想你了。”
······
(这章是4200多字哈,晚上没有了,大家也讨论一下,下面情节应该怎么发展,老柳看看有没有所见略同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