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pzsu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暝相伴-z4fra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鬼印珠,永远嘀神!
在所有阿修罗的技能当中,最让他们信任的,便是这将波动刻印融合起来的鬼印珠。而鬼印珠,也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只要融合进去的波动刻印足够的话,哪怕是超过自己实力的敌人,鬼印珠也可以将其拖延些许时间。
对于谢铭来说,斯卡萨的实力自然是没有超过拔出刀的自己。但若单靠着意识投影的身体强度和达到宗师境界没多久的格斗术的话,当然还是它比较强。
不然,他也不需要靠着波动和空间能力来进行辅助,仅仅凭借着格斗术便足以压制住这条冰龙了。
哪会像现在这样,几次陷入到险境当中。
但唯有和强敌进行生死战斗,实力才能得到提升。要是打什么敌人,都直接靠掀起最终底牌来碾压,那么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死在其他的战斗中。
没有翻开的底牌,才是好底牌。未知,才能对敌人造成最大程度的逼迫。
就像斯卡萨利用知道谢铭的空间能力和武狂强拳后,设计陷阱来想要重伤他们队伍的成员一样。现在谢铭新打开的波动这张底牌,便让它的陷阱无功而返。
战斗便是如此,不仅是在实力上的较量,更有着双方底牌上的较量。
“嗞!!!!!”
四枚刻印融合而成的鬼印珠不断在斯卡萨的右爪中央摩擦着,哪怕龙爪正在拼命挤压着,想要将这个圆球捏爆,但鬼印珠依旧坚挺着。
鳞片不断的崩碎,淡蓝色的圆球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但确确实实阻挡住了原本应该抓在谢铭身上的攻击。
腰部的肌肉微微扭转,一个完美的翻身动作躲过了左爪的攻击。同时,右脚狠狠踹出。
战争践踏。
“咚!!!!”
宛如重锤砸在钢铁上般的爆鸣声,层层气浪以环状向着四周扩散。因为遭受到强力的踢击,左龙爪连动着斯卡萨整个身体都有着前倾的趋势。
而右龙爪手里的鬼印珠此时已经被抓到,但它也无法在够着谢铭现在的位置。
可,肉身够不着,不代表其他攻击就够不着了。
“吼!!!”
又是一声龙吼,冰柱般的龙角再次爆发出强力的魔力波动。随后,在斯卡萨的双翼之间,出现了一颗虚幻的冰蓝光球。以这冰蓝光球为源点,无数的冰棱向着周围四射而出。
本就因为处于雪峰之巅而极度寒冷的温度,在此时再度下降。哪怕加持了赛丽亚的元素抗性状态,距离冰龙最近的谢铭身上,也出现了层冰霜。
凌厉的剑气从远处爆发,在这全范围的攻击下,诺羽为了保护赛丽亚的安全ꓹ 只能动用幻影剑舞这样的大招来进行防守。
诗乃虽然不断的从远处射出狙击炮的穿甲高爆弹,但是她以冰属性魔力来生成高爆弹ꓹ 本就不会有太好的效果。更何况哪怕是高爆弹,在此刻的温度下,也如同烛火。
仅仅是轻轻的吹拂ꓹ 就能让高爆弹产生的爆炸火焰吹灭。
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三人倒是能保证自己的安全ꓹ 所以也没有让谢铭去操心她们的安危。不如说,现在状况最危险的是他。
距离斯卡萨最近的他因为冰霜而导致速度和敏捷都有下降ꓹ 且遭受到虚幻冰球的冰棱攻击的频率ꓹ 也是最高的。根本没有办法,来一一应对这些攻击。
掌家娘子 雲霓
可好在此刻,空间能力已经可以不受任何影响的使用了。
冰棱穿透了谢铭的虚影,射向远方。谢铭的身体,则是瞬间移动到斯卡萨的鼻子上方,右脚高高抬起。
这个位置选择的非常的好,冰龙的龙爪无法迅速防御ꓹ 想要抬头咬住谢铭,也需要好几个动作联动起来才行。可那时ꓹ 谢铭的战斧式下劈早已经踢在了它鼻子上。
因此ꓹ 斯卡萨选择的应对方式是:龙吼!
“吼!!!!”
这一次的龙吼ꓹ 是极为单纯的音波震动攻击。它的目的非常简单ꓹ 就是延缓谢铭的攻击速度,在它攻击到自己之前ꓹ 自己先进行闪避或者防御。
当然在龙吼的同时ꓹ 刚刚阻挡住谢铭觉醒技的冰障ꓹ 同样也出现在了它的鼻子前。但和刚刚的相比,两者强度完全不同。
“毕竟主要魔力ꓹ 都用在那里了啊。”
看了眼持续射出冰棱的光球,谢铭的身体没有受到声浪的任何影响。头上漂浮着的波动刻印再次多出两枚,爆炎和冰刃两种波动剑迎向了朝自己射来的锋利冰棱。
右脚的脚跟,则是在空中划过一道漆黑的轨道后,无情砸在了那一层层的冰障上。
“砰砰砰砰砰砰….”
清脆悦耳的破碎声在如今这混乱的战场上显得异常不和谐,而且因为斯卡萨龙吼的缘故,导致这声音恐怕只传到了谢铭和斯卡萨这一人一龙的耳中。
对于谢铭而言,这声音是动听的。但对于斯卡萨而言,这声音是烦躁的。因为这代表,危险正在不断接近着它。
“难缠!!”
心里怒骂了一声,双翼间的冰蓝光球在继续射出数十根根冰棱后消失。而谢铭脚后跟前的冰障强度,则在同时得到了强化。
龙翼挥动,狂风再次刮起,想要在向后闪躲的时候顺便动摇谢铭在空中的攻击姿势。战斧式下劈,也被最后几层冰障挡在了斯卡萨的鼻子前。
“不行吗….不,可以!”
眼睛微微眯起,谢铭的身躯再次通过空间移动。可这一次,他仅仅是向上在移动了些许,以此来再次给自己的下劈增添一些动能。
但很明显,这样是无法打破剩下的那几层冰障的。
無上神脈 門後有人
前提是,没有那一发跨越空间而来的子弹的话。
“咚!!!!”
哪怕仅仅是在游戏中,能够让谢铭差点翻车的人又岂是那么好惹的?
目前所处的环境,对怪物们能有极大的加成,对于诗乃也有着极大的加成。这个加成在大多数情况下,其实是一种弊而不是利。
可当诗乃会聚力量的时候,利才会真正的出现。
就如同现在这个时候。
死神的丧钟随着扳机的扣下而敲响,将冰属性能量凝聚到极限而制造出的子弹,顺着诗乃的引导,准确的贯穿了那剩下的几层冰障,和谢铭擦肩而过。
而已经被贯穿,出现裂痕的冰障,是不可能抵挡住谢铭的下劈的。
“砰!砰!砰!砰!!!”
爆碎的冰障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如梦似幻,但在斯卡萨看来,这种梦幻简直让它睚眦(ya zi)欲裂。
“轰!!!”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谢铭右脚脚后跟狠狠砸在了冰龙的鼻子上,鲜血迸溅,斯卡萨惨痛的悲鸣声瞬间传遍了整片万年雪山。
鼻子,是神经最为密集的地方。哪怕你忍痛能力再强,给你鼻子上来一拳,照样会流眼泪。
比武招妻 白羽燕
因为这和忍痛能力没有任何关系,单纯是因为神经密集从而影响到了其他神经而已。可哪怕击碎了鼻梁骨,对于人而言也不算什么影响生命的重伤。
因此鼻子这个器官,可以称为不算要害的要害。
而只要是长有鼻子的生物,必然会有着类似的构造。也就是说,在鼻子上的神经,绝对比其他地方要多上不知道多少倍。
那里遭受到了重创的话,绝对是疼痛难耐。
对于谢铭来说,是如此。斯卡萨来说,也是如此。
“混蛋!!!!”
用歇斯底里形容此时斯卡萨的声音,绝对是十分妥当的。但是,它并没有因此而疯了一般肆意攻击。而是直接用宽大的双翼,包裹住了头部和躯干。
一层类似于冰雪女王洛丝的淡蓝色防护罩,在它的周身形成。
“真是棘手….”
哪怕是谢铭,也不得不真正重视起这个敌人。因为它非常明白,在什么时候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在鼻子这种要害部位受到攻击后,哪怕它能进行反击,不管是命中率还是强度,都会大幅度下滑,而且会破绽百出。在这种情况下,反击毫无疑问的浪费。
若是没有办法防御也就算了,明明有着防御能力却因为情绪什么的来进行没有意义的反攻,只会让自己本就不大的胜率接着拉低。
那还不如先将自己的状态稳定,再积蓄力量反攻。
但哪怕斯卡萨已经防御,对于谢铭四人来说,也只能进行攻击。毕竟,他们不可能看着斯卡萨将状态稳定住。必须借着这个机会,用自己最大的火力进行输出才行。
三发和刚刚一样的高密度穿甲狙击弹,从远处呼啸而来,成品字状击中这巨大的目标。子弹不断旋转着想要钻入到防护罩里面,却仅仅只出现了些许裂缝。
紧接着的,便是诺羽。剑魂七段斩快速将斯卡萨纳入到自己的攻击范围内后,身躯化为剑光腾空而起。二十四把幻化出来的各类武器,围绕着品字状的子弹形成了剑阵。
极·鬼剑士·暴风式。
凌厉的剑光不断的斩击在龙翼外的防护罩上,让因为狙击弹钻出的裂缝扩散的越来越大,出现的越来越多。
但是,直到最后的暴风式上斩结束,量变依旧没有形成质变。防护罩,依旧没有被打破。
次元的開拓者
“真硬啊….”
感受着被反震的有些发麻的双手,诺羽没有丝毫恋战,凭借着还没有失去效果的跃翔状态腾空而起,迅速离开了最前线。
前脚刚刚离开,后脚到的,便是要吞噬一切光明的漆黑刀光:修罗瞬空斩。
没错,谢铭已经真正认真起来了。斯卡萨是敌人,是他不用刀的话,无法彻底打败的敌人。既然如此,那么就利刃出鞘,来结束这场战斗吧。
廢材狂妃:修羅嫡小姐
倘若修罗瞬空斩直接命中,那么那已经裂缝无数的防护罩绝对无法抵挡住,甚至连斯卡萨护在身前的双翼都有可能直接被斩落。
要是能就这么结束的话,谢铭自然是十分乐意。但很可惜,他之所以再次使用修罗瞬空斩,目的并不是结束战局,而是为了进行对抗。
与波动领域中所感受到的,斯卡萨身上散发出的巨大能量反应。
“轰!!!!!!”
周围的空气被凝结,无数冰棱从地面穿刺而出。极寒的光束在龙翼张开的瞬间,便咆哮着迎向了漆黑的巨大刀光。
红宝石般的竖瞳和脑袋上像冰柱一样的龙角一起,绽放着宛如虹光般的色彩。斯卡萨,将体内的所有能量都聚集在了这口龙息之上。
将自己的一切,赌在了这一击上。
哪怕是大宗师境界的刀术,哪怕是破魔属性的刀气,哪怕是将修罗邪光斩和瞬空拔刀斩两者融合的修罗瞬空斩,在这堵上一切的龙息之下,也略微显得有些不够看。
漆黑的颜色,缓缓染上了一层能够将灵魂给冻结的冰蓝。这份冰蓝在不断侵蚀着,很快就会完全染遍整道刀光。
雪萊的詛咒 小蔡飛鏢
“死!!!”
麻辣教師 明熙
见到龙息已经占据上风,斯卡萨再次加大了自己的力量。哪怕远处的狙击弹不断崩碎身上的鳞片,它也全然不顾。
只要杀死了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其他人不足为惧!这一点,它非常清楚。
诗乃不是没试过,狙击斯卡萨的眼睛来干扰。可是哪怕是用尽全力凝聚出的冰霜穿甲弹,在靠近冰龙头部时,也会被瞬间分解。
为什么龙珠在对波的时候从来没人打扰?
一个原因,是其他人实力不足,随便干涉进去很有可能帮忙没有帮成,自己白给了。
另一个原因,便是往往在对波时,战事已经进入到结尾。其他人死的死伤的伤,根本没有那个力气和余力。
诗乃之所以还能狙击斯卡萨,纯粹时因为斯卡萨那庞大的身躯。倘如斯卡萨是人形的话,狙击子弹根本碰不到它。
豪門婚外運 夕畫
就像现在赛丽亚的状态无法加持到谢铭身上,是同一个道理。
“既然,你已经赌上了自己得一切…..那么,我也必须回应你这份觉悟才行啊。”
左手,缓缓放在了阿波菲斯的刀柄端上。谢铭平静的漆黑眼眸中,闪过一道无比锐利的寒芒。
刀气凝聚为一线,以最快、最强的形态斩出。是将太阳摧毁,是将迦尔纳的对神宝具都能一斩两半的刀技。
尘世刀诀:暝。
世界此时化为了寂静,风雪停止,心跳停止,宛如一切,被某个存在按下了暂停键。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冰蓝光柱静静的分开。连同斯卡萨脑袋那根冰柱龙角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