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way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征戰樂園 ptt-第十八章 對薄!分享-r36wp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王维的这第一个问题。
其实大部分人都是不太懂的。
他们不理解这个问题的意义是什么……
搞死了魔之后,天赐之石在哪儿……重要么?
在圣子身上能如何?
在嬴枭身上又能如何?
甚至于,就继续留在起源之地,或是继续留在深渊祭坛内层空间又能如何?
关键的问题就两个字——情报!
别人不知道这事儿的前因后果,他们情报不足。但现在的王维,已经基本猜到了这一切事情的全貌……
所以王维问出这个问题,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能看到。
当王维话音刚落之时,除了嬴枭、画师、古锋三人之外,即便是站在嬴枭身边的文满,都有点儿茫然——就连他都不知道王维这个问题的真正指向。
只有嬴枭三人对视一眼。
眼中闪过的,却是无奈的光。
王维这个问题,直指核心!
因为,这涉及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立场!
画师和古锋沉默着,明显没准备回答王维的问题,但嬴枭却是不得不答——从情感上,从力量上,他都不愿意在现在跟王维翻脸。
所以,他说道。
“会继续留在深渊祭坛内层空间。不会落在圣子身上,也不会落在我身上。”
“呵呵……”
这个回答,让王维确定了一件事情。
嬴枭是真的有问题。
“那么第二个问题,圣子现在在哪儿?”
嬴枭干脆道:“我不知道!”
王维转头看向萨格洛特:“但有人知道!”
说着,王维便对萨格洛特勾了勾手指:“能感应到圣子的所在地点么?感应不到就来我身边,算是帮我个忙。”
萨格洛特与圣子,有圣子-圣徒契约做联系,当然,这份契约现在解没解除不得而知,即便没解除,圣徒想要找圣子,也是不太现实的事情——这毕竟是一个奴隶契约,主子定位奴隶可以,奴隶定位主子很难。
但王维自有王维的办法……
萨格洛特听罢,可能也有一些好奇心,他没多犹豫,便来到了王维身边。
王维捏碎几枚大源,手抚摸在萨格洛特身上。
凭借着还未完全垮塌的神国的力量,无限异能转化为连锁,连锁转化为沟通,仅仅只是转瞬之间,王维便已经通过萨格洛特与圣子的残存联系,寻找到了圣子的方位。
他当前……
就在天赐之石身边!
“第三个问题,圣子在那干什么?”
“这个你要问他,问我作甚!”
对于这第三个问题,嬴枭选择不做回答——这个ꓹ 可能也没什么毛病。
圣子作为一个独立个体,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ꓹ 看上去跟嬴枭扯不上什么关系。
但王维却笑了。
嘴硬是吧?
没关系,老子有的是招对付你!
“再回到第一个问题……”
“魔死之后,天赐之石会留在哪儿?确切的说ꓹ 是会落在你身上,还是……圣子身上?”
……
周围ꓹ 除嬴枭三人以及王维之外的其他人,都满脑袋懵圈的看着王维ꓹ 似乎不太理解ꓹ 王维这话拐来拐去的,为何就又拐回了原点。
而嬴枭,只是沉默着。
他似乎不太愿意重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又似乎……
别有隐情。
嬴枭的这副态度,让王维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而这一回,他并未死死逼问嬴枭,反而自言自语般说道。
“你们觉得我的问题很迷,那只是因为你们不了解这事儿的前因后果。”
“趁着这个机会ꓹ 我就好好的跟大家解解惑。有道是人多力量大嘛,大家都掌握事情的真相ꓹ 大家都研究研究这事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ꓹ 也正好辩一辩ꓹ 我和嬴枭ꓹ 到底是谁在无理取闹,包藏祸心。”
“首先是第一点ꓹ 这件事情的起源。”
事情的起源很简单。
天赐之石——这块儿不知道从哪儿飞过来的破石头ꓹ 为了补全自身ꓹ 开设了乐园这个矿坑,同时征集轮回者ꓹ 作为矿工开采矿场。
这个在场的众人基本都知道。
这里面也不存在什么问题。
“而第二点,便是魔引起的变化。”
上一代,也可能是乐园的第一代中,出现了一个绝世天骄——就是下面那个现在已经被废掉了的魔。
他的出现,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如果说原本,天赐之石乃是矿主,祂对乐园这个矿坑有着绝对的所有权。
但魔开发出来的神国规则之力,让魔从最强壮的矿工,摇身一变,变成了另外一个小号的矿主——没错,神国,就是魔新开的矿坑!
不仅如此。
魔这个小号的矿主,反而不太满意自己矿坑的规模。
想要扩大自己的矿坑,一是埋头发展。
但这个太慢。
另一个方法更快,而且更刺激——吞了那个比自己还大的矿场。
这个比方,很贴切的说明了魔和天赐之石之间的恩怨。
魔觊觎天赐之石的力量。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
天赐之石的矿坑,吞了魔的矿坑,也能扩大规模,扩大产量——所以,你猜猜天赐之石会怎么想,怎么做!?
你贪图我的身子。
却不知道我也在贪图你的身子。
“这里面,就有你们忽视的点了,一直以来,天赐之石都给咱们一种被动防守的假象。貌似,祂在魔面前,根本没有什么抵抗之力。”
“凭借‘弱势’的姿态,祂成功团结了两代近乎所有的轮回者,让所有人站在了祂这面。当然,这么说其实也不恰当,主要是魔这个人的确挺遭人恨的。”
“但这个不重要。”
“表面上的‘弱势’,让天赐之石成功隐藏下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祂贪婪的本质。”
文满忽然开口。
“但这个不重要,不是么?”
“天赐之石贪婪就贪婪,祂并未影响到大部分人的利益,受这份贪婪影响的,只是你和魔。”
王维点头。
“是这样的没错,这些事情跟你们无关,跟我有关,但关系不大……如果天赐之石的目的只是如此,这神国我不要了也无所谓。”
“但事实,真如此么?”
眼看着其他人还想说些什么,王维却猛地挥手。
“听我说完。”
“第三点。龙月等人的崛起。”
“其实……龙月他们,哎,挺伟大,但也挺卑微的。”
“上一代的事儿,霸王大哥应该都清楚,四尊者和上一代的轮回者,为了抵抗魔,出血出力不求回报,甚至整代人都被拼光了。”
“但霸王大哥,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龙月这四个人的力量,到底是怎么来的?”
问题转移到了霸王身上。
而霸王,则简单思考,便皱眉摇头。
“他们进了一场剧情世界……出来之后实力突飞猛进,就成了上一代的四尊者……但其实,这里面也没什么疑点。轮回者进入剧情世界捞好处,增强实力,这本身就是没问题的。”
这个当然没问题。
轮回者变强全靠剧情世界,就如同当时王维扒了刘辩直接起飞一般。
一场剧情世界薅了一大堆羊毛,这事儿并不少见。
虽然龙月四人的变强程度让所有人震惊。
但……
当时魔的威胁近在咫尺,己方实力大涨,这绝对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事儿,没人会在这个问题上过多深究。
王维目光瞟向了一旁。
而那里,汪昱唯苦笑一声,口吐四字。
“传承圣殿。”
其他人不懂。
但已经跟汪昱唯交流过这一切的王维,什么都懂。
他理所当然的补充道。
“四尊者的奇遇,叫传承圣殿。”
“这地方,帮四尊者及明月,周武,古锋,汪昱唯四人成就了规则之力,同时给了他们一些高级的技法。”
“这事儿周武也知道,所以你也能明白,我说得没问题。”
证人有很多。
古锋明月是天赐之石的人。
但汪昱唯是王维的人。
周武目前保持中立。
汪昱唯和周武点头,其他人对这个,自然再没了质疑。
王维说得都是事实。
“但这个,也无关紧要吧?”
霸王这般开口,引得王维点头。
大仙官 暗黑茄子
“无关紧要,却又涉及甚大……”
传承圣殿之事,无关紧要。
因为这事儿直到现在,还属于魔与天赐之石的交锋范围。
魔对所有人都是威胁,对天赐之石来讲尤其如此。
为了抵抗魔的威胁,天赐之石造出来一批强者,有问题么?
这个没问题!
但这事儿,需要结合总体来看,来讲,如此,才能一窥其中的全貌。
“听我继续讲。”
“第四点,上一代的最终一战。”
“我想现场的不少人,都知道,于最终一战之后,四尊者三死一伤。魔被封印!”
“咱们先不谈魔被封印这事儿,到底是他自己想要的,还是实力不济没打过。”
“切……”
当事人就在下面。
听到王维的话,魔冷哼一声,显然,第一次被封印,乃是他自己想要的。
当然,这个不重要。
重要的乃是……
之后发生的事情!
“龙月重伤之后,联系了天赐之石,两人合力布置下了这个无双大阵。”
“这个大阵的作用,现在大家应该也了解一二了。”
“其一,乃是封印神国规则之力,但这个只是表象。”
“真正的作用,在第二点,也就是反向汲取神国的力量,从而扩大天赐之石的矿场。”
“但你们貌似不知道……”
“当这个大阵成型之后……龙月回返深渊的途中,遭到了袭击。”
“于那一战中,龙月手上的四圣器遗失了三件……也就是魔王的双瞳,圣骨,和邪恶之勋,她只留下了魂匣作为传承,传承给了李全知,而李全知,又将这东西传承给了嬴枭。”
四圣器这玩意儿,在场的人大多都听过。
但他们的确没有听过龙月之后遇袭,四圣器被打散之事。
“这事儿谁做的?”
霸王冷哼一声,似乎想要为自己的老婆出口气。
而王维,则嘿嘿一笑,抬手一指,指向了现场的某人!
“他做的!”
“以……魔手下的身份做的!”
所有人的目光,登时集中在了画师身上,而画师,只是一耸肩。
“一派胡言!”
往事如云烟。
这事儿根本就无从查证。
王维认为这事儿是画师做的,但他没证据。
画师现在一口否决,凭的就是王维没证据。
王维有证据么?
他真没有。
这事儿上哪儿搞证据去?
霸王似乎也踌躇了——主要可能是因为打不过。
重生之嬌妻來襲 言人十
他看向王维,又道。
“能确定么?”
“不能……但按照我的逻辑链条,这事儿只能他做的。”
“我没做……”
王维忽然道:“行,你说你没做也行……反正这事儿也不重要……反正,当时李全知说了,他找到龙月时,龙月明言,四圣器因为魔手下的袭击,遗失了三件……事儿其实就是这么个事儿,现在再纠结谁做的,真的没所谓了。”
“关键在于下面这一点。”
“第五,当时龙月与天赐之石的协议。”
“这个问题,嬴枭跟我说过,你现在,能够再说一遍么?”
王维看向嬴枭。
全场人,都看向了嬴枭。
而嬴枭,没多犹豫,便开口道。
“解决魔,乃是第一要务。”
“为了防止如魔这样的人再出现,龙月与天赐之石布下了这个大阵。为的就是给自己找个宿主。”
“两者的分歧在于,谁掌握主导权。”
“天赐之石不想被人所制,所以他要找个傀儡。”
“龙月觉得让天赐之石决定轮回者的命运,乃是不现实的,这就跟让人工智能主宰一切的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她倾向于让一个品行高贵的人,掌握天赐之石的力量,从而主导乐园内的一切。”
“矛盾就在于此。”
嬴枭言简意赅,将曾经与王维讲过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而这番话,放在现在的场景当中,就有意思了。
紅粉官路
众人顷刻间想到了王维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魔死之后,天赐之石会留在哪儿?确切的说,是会落在你身上,还是……圣子身上?”
根据天赐之石与龙月的矛盾。
最后,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
天赐之石落在圣子身上,意味着这一局,天赐之石赢。
而天赐之石落在嬴枭身上,意味着这一局,龙月赢。
而现在……
圣子就在天赐之石身边!
这意味着什么?
被龙月选中的嬴枭!根本就没想赢!
这算什么?
嬴枭对龙月的背叛?
然后呢?
让一块儿石头主导乐园的一切,所有轮回者的命运?
这跟被人工智能统治世界有什么区别?
“你到底是谁的人?”
霸王禁不住这般说道。
却也表达了所有中立方的态度。
这般看来,嬴枭的立场,真的有些微妙了……
王维突然又插话道。
“还有,你刚才说的,一切结束后,天赐之石会继续留在深渊祭坛内层空间。不会落在圣子身上,也不会落在你身上。”
“这话,现在想想……你说的是实话么?”
显然不是实话!
鴻蒙仙猿 何太極
嬴枭现在的态度,现在的所作所为,明显就是想要把天赐之石送给圣子,让天赐之石直接赢下这一局。
他就是在拿龙月的遗志当狗屁!
但是……
“哎……”
嬴枭蓦地长叹一声。
“你们没理解我的苦心,更不理解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那么我就来说说我的想法吧……”
说完,嬴枭看向了周武。
“记得在屏障第二环上的剧情世界中,所发生的一切么?”
……
燃烧的世界剧情世界中。
天赐之石通过剧情,给所有轮回者埋下了心理暗示。
这份暗示很明显,也很明确。
当时,陨石想回家。
祂没有害人之心。
虽然祂的出现,给世界带来灾难是真,但往事不谈的话,最后让祂自己滚蛋这个结局,的确算是皆大欢喜的。
当时,第二重屏障上的剧情世界,共有十六个。
通关者不知凡几。
所以此刻嬴枭一说这事儿,很多人立刻明白了嬴枭想讲的话。
“那里发生的一切,其实真的表达了天赐之石的夙愿。”
“祂想要补全自身,然后回家。”
“根据矿场矿工的说法,大源,就是天赐之石归途中的能量储备。”
“但这份能量储备不太够,魔的威胁也近在咫尺。故,这一局,待到天赐之石吸了魔的神国之后,祂便能够完成储备能量这一环节,然后以圣子为宿体,就此远走高飞。”
说着说着,嬴枭的表情平静了下来。
“我在现实世界也有家人,有亲人,有朋友。我不想跟祂走。所以,我觉得,让祂寄体圣子,带着圣子滚得远远的,这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天赐之石走后,乐园就此不复存在,大家各回各家,在现实世界中好好的过一辈子……这不好么?”
这挺好的。
即便留不下力量,这也挺好的。
越是在乐园混迹多年的人,越厌烦这种打生打死的生活。
让天赐之石滚蛋,一切重返原本的模样,这在大部分轮回者看来,都不失为是快事一件。
“王维,我记得我对你说过吧?我不是什么觊觎力量的人……”
“呵呵。”
王维笑了。
嬴枭的逻辑,也说得通。
什么我不是觊觎力量的人……大家伙听听就完事儿了。
哪怕是真的,这无关紧要。
因为这里面,其实有两个大问题!
“我再问你第四个问题。”
“你怎么能确定。”
“天赐之石的根本诉求,就是想要回家呢?而不是把所有轮回者当成奴隶,甚至把现实世界纳入乐园,当成自己的分矿呢?”
“这问题说白了就一点。”
“你凭啥这么相信天赐之石?”
嬴枭短暂沉默,便肯定答道。
“直觉!预感!所见所闻!”
“我就是相信祂!”
“这就是一个选择问题。你可以选择不信,我自然可以选择相信!你选择不信,是你的自由,是你知道的不够多。我选择相信,自然也是我的自由!”
“而且,相信天赐之石的,不止我一个!”
“我也信。”
周武举了举爪,轻声道。
说完,他迎着王维的目光,苦笑道。
“我真信……因为,嗯,这么说吧,不是被洗脑,这是我自己的判断,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你要说证据什么的,我真拿不出来,但这不妨碍我就是信。”
王维也笑了。
“那你就是个纯傻子了。”
面对王维的笑骂,周武也不做表示——因为这东西你信就是信,不信就是不信。
他用事实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他走到了嬴枭身边。
除此之外。
人生系列
还有萨格洛特。
局势已经很明显了。
圣子眼下大事将成,身为忠犬,萨格洛特没有不给圣子保驾护航的道理。
倒是霸王。
走到了王维身边。
他还嘟囔着:“敢骗我媳妇,看老子不把你头给拧下来。”
霸王……
我不想逆天啊 新豐
嗯,冲动的选择。
怎么说?
这家伙重感情,轻事实。
……
现场,哪怕王维摆了这么多道理。
也没嬴枭简单一席话好用。
大部分人还是站着,等着,似乎在权衡利弊。
但嬴枭身边,有画师、古锋、周武、文满、萨格洛特五名掌握了规则之力的强者。
王维身边,却只有战士,汪昱唯,霸王,霸王还不是规则之力强者。
表面上,这一次对薄,乃是王维输了。
但王维却不慌。
因为他话还没讲完。
“第五个问题。”
“你是怎么能确定……”
“天赐之石吸了我和魔的神国,就有足够的资源储备回家了?”
怎么确定?
无法确定!
天赐之石的家在哪儿,谁也不清楚。
路程多远?
需要消耗多少能量?
更没人知道。
这事儿只有天赐之石知道。
那么……
如果吸了王维和魔得神国,天赐之石的能量储备还是不够呢?
到时候,祂又会做出什么事情?
这个问题……
如何解答?
答案是。
没办法解答。
谁也不知道。
也没人能知道。
“第六个问题。”
“如果天赐之石吸完神国之后,资源储备还是不够的话,你有什么解决办法?”
“第七个问题。”
“如果天赐之石控制了圣子,获得了身体,但祂赖在这儿不想走了,你该怎么处理?”
“第八个问题。”
“你就真的觉得,我们把一切的一切,都交给天赐之石来决定,真的合情合理么?”
“哦对了……当然是合情合理的。”
“至少在你看来,是合情合理的嘛……”
“毕竟,你从一开始,就是天赐之石养的狗嘛。”
“对吧,帝尊阁下?”